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决战(二十一)小说

第二十一章 决战(二十一)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7-22 18:13:02
混在1275状态:连载中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全文阅读

【远古世纪主题征文(15万字以上长篇作品)】负着着黑历史的秦明,被称为实验品的K,将演绎出何种人生?被选中时的命运,使他严禁不再次前进,为了所爱之人,为了我所爱之人,我必将会奋斗拼搏终生!直指冷锋寒,灵魄绕九重天。强则意凌然,弱且不顾影自怜。意兴意气叹,会酒饮千坛。他人尽他言,我自凭阑珊。忘掉旧痴缠,曲意逢迎昨日战。偕老千百年恋,乘风尽余欢。莫问功撼天,江湖绝义剑。莫测江湖变,异世界风云现!玉速帖木儿能感觉得到,被他扶着的大汗身体在颤抖,不是因为大地的震动,而是内心的恐惧,要说他们也并不是毫无见识了,宋人弄出来的火药很早就有实战的例子,在大都城中的火药局和火器院里也有研究,什么震天雷之类的用于守城更是贯穿了两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史,可与那些只能惊惊马,最后连战马也惊不了的黑色火药相比,眼前的才是真真正正的火炮。。

混在1275 精彩章节

“哒哒哒”

20挺56班、80支56半在一瞬间开火,明晃晃的火线如同灼热的鞭子抽向极速奔腾中的战马,在30步左右的距离上,7.62×39钢芯弹头带着巨大的动能撕开马腹,变线之后射入骑者的胸膛甚至是头部,依然能将血肉和器官撞得粉碎。

当先的百户连同胯下的战马就像撞入了一个火网,整个身体扭曲着打横飞起又落下,在布满尸体的泥地上翻滚着滑行了十多步,恰好停在吴老四的面前,还没有死透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冒火的枪口,不停地吐露着死亡气息。

“过瘾。”

吴老四半蹲于地,连弹鼓一共16斤的56式班用机枪在他大手中微微跳动,正好形成一个接近扇形的火力网,保证每一个骑兵在倒下之前,身上不会少于十个弹眼,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的骑兵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纷纷倒地,连个点火的机会都没有,从发起冲锋到被一个不落地全歼,仅仅过去了十息。

除了云帆这等原虎贲军中调来的老卒,包括第二军在内的所有军士全都惊呆了,他们在炮火的帮助下对付不要命的步卒都难以做到阻敌接近,何况是全速奔跑的战马。

“第一军全体上刺刀,跟随炮火落点冲锋。”

云帆将刺刀套上枪口,分别对自己的副手和吴老四说道。

“邵教官负责指引炮火,吴指挥请给我们做掩护。”

吴老四咧嘴一笑:“痛快,就该这么打。”

说完,站起身便是一声大吼:“儿郎们,咱们是。”

“天下第一都!”

在亲兵们的呼喊声中,他们平端起手中的机枪和步枪,与第一军的军士一起向前冲去。

在宋人的三面围攻之下,正面的宽度被压缩到了极致,步卒最多一次只能排开一个千人队,为了防止太过密集被宋人的炮火杀伤,这支千人队还得分成前后数队,因此兀脱的探马赤军万人队只能以百人队的规模排成了一个拉长的斜边方形,队伍之间保持五十步左右的冲刺距离,当第一个百人队被歼灭后,第二个百人队恰好进入冲锋状态,结果迎面撞上了反冲的宋人步卒。

“点火!”

第二个百户清楚地看到了前面那些同伴的下场,立刻扔掉了手中的刀子,奋力去划火镰,可这种坑爹货色别说是在颠簸的马背上了,就算是平地都不会很容易,一连擦了几下没打着,对面已经响起了清脆的“哒哒”声,他只觉得战马猛地一顿,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胸口像被人用尖头锤狠狠地凿下去,整个个人瞬间失去了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双双大头皮靴从头顶踩过去,连一点痛觉都感受不到。

几乎与此同时,第一波炮弹也落到了鞑子的骑兵大队中。

“轰轰”

11枚炮弹掀起的赤焰犹如一道爆裂的火墙

,顷刻间就将几十个骑兵卷了进去,那些被炸得飞上半空的马身不等落下,又发生了二次殉爆,黑_火药不完全燃烧形成的浓烟,一下子笼罩了阵地上空,似乎还夹杂着火油的“噼啪”声。

“狗鞑子好生可恶,竟然用上如此卑劣的手段。”

冲在最前头的当然不是云帆,而是第三指的剩余军士,第三指一向就是第一军的尖兵,在指挥使郑福重伤之后,便由教员张德全接过了指挥权,经过激战剩余的人员还有76人,按照云帆的要求,各部军官要在战士之前,张德全便当仁不让地成为带队冲锋的那一个,而两个硕果仅存的都头一左一右紧紧挟着他,踩着那些尚有余息的人或是马的身体大步向前,几乎跟着弹着点向前推进。

“20步?”

听到教官的话,朱初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射声军中以第一军的步炮协同做得最好,能够保证30步左右的弹幕徐进不伤到自己人,可是教官现在要求他们放到20步的范围,以60迫的破片杀伤能力,这已经是个极为危险的距离,他根本无法保证不误伤。

可军令就是军令,来不得半点折扣,在得到第一次射击的坐标指示时,朱初一便迅速换算出了接下来的数据参数,这种换算在第一军的各次战斗中早就形成了定例,他连前方战士的推进速度都能考虑周全,不需要一个一个地报回来,就能自主的调节到位,也这是这个原因,才能保证炮火的持续性和效果,为此,他亲自上阵,操作起了火炮。

“前面是咱们第一军的弟兄,都他娘的手稳些,谁要伤了自家弟兄,老子可是不轻饶的!”

嘴里骂骂咧咧,手上却是丝毫不停,一发发炮弹不间断地打出去,在不断冲过来的大队骑兵当中炸响,好不容易冲过去的骑兵,面对的是密不透风的弹雨,绝望中,他们只能远远地点燃火药罐子,企图利用马儿的冲力拼死一搏。

五百步以外,兀脱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几乎握不住马鞭子,早在昌平城下,他和他的人就见识了宋人的顽强,那时候他是攻方,宋人的火器异常犀利,却也没有到这种地步,眼前出现的是一道高达一丈有余的火墙,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就像永不停歇一般,更可怕的是明明只有数百人,打出的火器却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密度,长长的红线在他的马队中肆虐着,就连极速的奔马都无法撕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百人队消失在火墙后头,连渣都没剩下。

只短短的一刻,宋人不光恢复了之前的战线,而且马不停蹄地向前突进,完全不顾面对着上万骑兵,不对,从开始的那一刻起,他的万人队就在迅速地消失,如今至少没了两个千人队,那就意味着,额鲁特这个草原上有数的大部落消失了一小半,如果情况继续下去,有多少人还能回去,只有长生天知道。

面对无可匹敌的强大对手,兀脱第一次生出了怯意,不是为自己,而是部落的子民。

可他什么动作也做不了,身后不远处,一队白色

衣甲的骑兵堵住了他们所有的去路,任何一个逃回来的人都将被毫不留情地砍下头颅挂在旗杆上,从玉速帖木儿过来找他的那会儿为止,额鲁特部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吹号角,全军猛攻!”

既然没有了退路,他只能一狠心加快进攻的步伐,急促的号角声中,原本松散的队形一下子紧密了许多,用速度和数量冲破宋人的火网,这是唯一的办法,当进攻的数量压过防守者的火力密度时,就能突破敌人的阵地,一个简单到极点的推论,却意味着无数条人命的消失。

数千匹蒙住了眼睛的战马死命地奔跑起来,大地都会跟着颤抖,对于进攻者来说,就像眼前出现了一面黑压压的墙,好在这堵墙首先要经过炮火的洗礼,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冲过火网的战马已经不那么齐整,只不过速度越来越快,人人都伏在马身上去点怀里的火折子,偶尔有点着了的,马上将一指粗的引线点燃,顺着鞍袋一路烧过去,“滋滋”地作响。

“哒哒哒哒”

敌人亡命地冲锋也激起了吴老四的凶性,怀里的机枪欢快地跳跃着,泼水似的撒出去,与他一样冲在最头的19名队正队副以上军官人人也是一样的动作,20挺机枪织成的火网尽情地收割着生命,就算还有侥幸漏过去的,也逃不过剩下来的那80支56半,何况还有500多支上了刺刀的火枪呢。

“杀!”

有了强大的自动火器的支持,云帆所部立刻进入了狂暴状态,他们大踏步迎着敌人向前冲,往往在子弹射入人或是马身上的同时,锋利的三_棱刺挑开他们的身体,带着巨大的惯性轰然倒下。

“砰。”

他注意到绑在马背上的粗陶罐子,砸在地上裂开后露出来的黑色颗粒洒了一地,当中还插着捻成绳索的粗线,一道火光冒着烟往上爬,眼看就要烧到尽头,被他一脚踩进了泥里。

“注意,他们有火药,捆在马背上!”

云帆朝着通讯器里大吼了一声,将火枪交到左手,从胸口拔出一枚手_榴弹,用牙齿咬住拉环,奋力一拉,然后用力朝前扔出去。

“好恶毒的鞑子!”

吴老四听得真切,马上朝手下吩咐道:“都打准些,照马头打,别让鞑子冲过来。”

他当先停下脚步,将射击方式改成了短点射,半蹲于地三发一点,不再追求火力,每一枪都照马头招呼,让那些好不容易冲过炮火的战马一下子失去了控制,打横摔倒在地上,马背上的鞑子骑兵被摔得七荤八素,往往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从天而降的手_榴弹炸飞,爆炸引燃了马背上的火药罐子,又引发了更大的殉爆,他们身前三百步远炸得火光冲天,一个又一个百人队、千人队倒在了火光中,更多的骑兵依然不要命般地往上冲,像是永无止境一般。

而天色渐渐暗下来,很快就要沉入黑暗当中。

。m.

混在1275状态:连载中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全文阅读

【远古世纪主题征文(15万字以上长篇作品)】负着着黑历史的秦明,被称为实验品的K,将演绎出何种人生?被选中时的命运,使他严禁不再次前进,为了所爱之人,为了我所爱之人,我必将会奋斗拼搏终生!直指冷锋寒,灵魄绕九重天。强则意凌然,弱且不顾影自怜。意兴意气叹,会酒饮千坛。他人尽他言,我自凭阑珊。忘掉旧痴缠,曲意逢迎昨日战。偕老千百年恋,乘风尽余欢。莫问功撼天,江湖绝义剑。莫测江湖变,异世界风云现!玉速帖木儿能感觉得到,被他扶着的大汗身体在颤抖,不是因为大地的震动,而是内心的恐惧,要说他们也并不是毫无见识了,宋人弄出来的火药很早就有实战的例子,在大都城中的火药局和火器院里也有研究,什么震天雷之类的用于守城更是贯穿了两国长达半个世纪的战争史,可与那些只能惊惊马,最后连战马也惊不了的黑色火药相比,眼前的才是真真正正的火炮。。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