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刘备娶亲徐州热 战曹操吕布难赢小说

第七章 刘备娶亲徐州热 战曹操吕布难赢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2-23 18:00:57
三国之蜀国谋臣状态:完结作者:三笑无为全文阅读

这里是三国!  天道不公平,吾为君王。  世道变化无常,谁敢为皇?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个在现代大学生,再次穿越回了三国,局势会突然发生怎样的变化?这时候,黄巾刚要起义军,天下将乱。  天下会会三分?历史是否可以真的不能够变化,蜀国到底能不能够崛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村庄,因为现在是秋天,所以街上的人很少。没办法,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而且,官府又快要收税了!。

三国之蜀国谋臣 精彩章节

  却说,徐州城之内,此时,陶谦虽然已经死去,但城中百姓并无一人感觉到惊慌,盖应徐州太守为刘备刘玄德是也。长者行,幼者后,城中尽是一片安详之景。

  是时,糜竺大摆宴席,又命人去请曹林赴宴。曹林安然而往,当然,毕竟不要钱。不是曹林抠门,实在是刘皇叔给的俸禄不多啊,有时间,得和皇叔交流交流。曹林如此想到。

  不到片刻,即至糜竺府前,正有下人专门在此等候通报。见得曹林到来,一人慌忙便请,另有人去报知于糜竺。糜竺知道后,便亲自前去相迎。二人相见,糜竺请曹林于厅内就坐,一面令人来上酒菜。二人先饮得一杯酒后,糜竺放下酒杯,便叹道:“实不相瞒,今日请道明前来,乃是有一事相求也。”曹林淡然笑道:“子仲兄言重了,你我兄弟,但说无妨。”糜竺道:“如今,道明你被玄德所重用,深受信任,真可谓如日中天矣。某虽有薄财,乱世之中,却只不过徒为他人衣裳罢了!”

  曹林听了,放下酒杯,拍掌问道:“不知子仲兄对曹操此人有何看法?”糜竺听了,便回道:“曹操此人,枭雄之姿,虎狼之心也。”

  曹林道:“那子仲兄以为比之玄德如何?”

  糜竺道:“玄德英武不凡,气自天华,自是伯仲之间也。”

  曹林道:“是也,然曹操如今兵强马壮,文臣武将皆尽齐全,已有蓬勃之象,而玄德不能比也。如今之际,徐州正需钱粮,以备战资。子仲兄又何言所谓薄财呢?玄德正是需要像子仲兄这样的人来相助,方能成就大业也。吕布此人,虽其勇武,但刚愎自用,迟早为曹操所破。那时,曹操必将兴兵而至徐州,那时,正需子仲兄大力支持才是。”

  糜竺闻言甚喜,起身拱手道:“闻君此言,方才悔悟。”

  曹林回了一礼,道:“吾却有一法,可令君心忧尽去,只是子仲兄未必肯用也。”说罢,只顾自己坐下,闷自喝酒。糜竺连忙追问,曹林并不回答。直至三遍,曹林方才回道:“古人言:亲上加亲也。吾闻子仲兄有一妹,名为麋,生的貌美,又有富贵之容,便可嫁于玄德,岂不是美谈也。而君家财万贯,玄德尚需子仲兄的资助。只是资助钱粮不过是锦上添花,而亲上加亲却实为雪中送炭也。其个中厉害,子仲兄却是不需我多言才是。”

  糜竺闻之,深思不已,心动难平,只是一时半会,难以抉择。曹林见状,不以为奇,自顾喝酒吃菜。过得片刻,糜竺叹气,言道:“道明却是使得好心计也,是否早已此谋矣!”曹林笑道:“子仲兄何言,吾知你已心动,如今正是玄德大展宏图之良机,早做决定矣。”糜竺闻言称是,只是自下心意。酒宴既毕,曹林便告辞而去。

  出得府来,曹林并不打算回去,便于城中走动。见得城中一派安乐景象,不由自顾烦恼。如今,和曹操硬拼,实为不智,但是难有他法。刘备虽有盟军,如公孙瓒之流,也是好利虚名之徒,难有助力。

  于是,曹林便前去拜见刘备。问安既毕,曹林道:“玄德安且安坐。我此次来,乃是有一虑,一计献于玄德矣。”刘备闻之,正色道:“道明只管讲来。”

  曹林便道:“如今之际,曹操与吕布二虎相争,而吕布此人,薄情之辈,无义之徒,只凭勇武,只逞得一时英雄,曹操早晚会打败他。而曹操若是胜之,必将兴兵,祸起徐州。此乃一虑也。我方虽能坚守,但是终非上策。吾闻,荆州太守刘表,乃是汉室宗亲,玄德可以派人以书信交好。刘表为人,终是正直,若愿相助,徐州无忧也。此乃一计也。”

  刘备听完,深思不已,起身徘徊。片刻,刘备言道:“道明甚是远观也,便依你所言。”于是,便令曹林负责代笔写信交好刘表,一面,加倍训练士兵。

  过得几日,糜竺便邀刘备赴宴,刘备欣然允之。酒宴既毕,糜竺便唤出其妹,来拜刘备。刘备见之,赞道:“令妹真是蝶燕之容,拂柳之姿。”糜竺便道:“那便嫁于玄德如何?”刘备闻言,微微一惊,道:“如此,便依子仲所言。”

  不过三日,刘备娶亲,满城皆知。众人皆来贺礼,其乐融融,封其妹为麋夫人。自此,刘备果然渐渐宠幸糜竺,优劳厚待,自是不在话下。

  作者有诗叹曰:将遇良才方可为,美人还需配英雄。英才终要归明主,天下尽是无情帝。

  却说曹操班师回来之后,曹仁、夏侯惇连忙前来接见,二人尽言近日细作的报说:兖州薛兰、李封二人的军士皆多外出掳掠,城邑内部空虚,可引得胜之兵一举攻之,一鼓可下。

  曹操于是引军直奔商州而去。薛兰、李封被打了个出其不意,只得匆忙引兵出城迎战。许褚便对曹操说道:“吾愿取此二人,作为见面之礼。”

  曹操大喜,于是令其出战。李封使的是一画戟,向前来迎战许褚。二人交马方才不过两个回合,许褚便斩李封于马下。薛兰见状,急忙赶回阵中逃亡,却在吊桥边被李典拦住。薛兰不敢回城,于是又引军投向巨野而去;却被吕虔飞马赶来,一箭射于马下,军士皆溃散。曹操于是又得回了兖州,程昱便又请其兵去攻打濮阳。

  曹操允之,便令许褚、典韦为先锋,夏侯惇、夏侯渊为左军,李典、乐进为右军,曹操自己率领中军,于禁、吕虔为合后。兵至濮阳之时,吕布欲自己为将出来迎敌,陈宫谏言道:“不可出战。待得众将聚会后方可。”吕布道:“我乃飞将,吾怕谁来?”于是,不听陈宫所言,自己自顾引兵出阵,横戟立马,大骂曹操。许褚见状,拍马便出。二人斗了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曹操便道:“吕布非是一人可胜。”

  便又差典韦上前助战,两将夹攻吕布。片刻,左边夏侯惇、夏侯渊,右边李典、乐进又一齐杀到,六员将共攻吕布。吕布遮拦不住,于是拨马回城。城上正是田氏,见吕布败回,急忙令人拽起吊桥。吕布大叫道:“开门!”田氏道:“吾已降曹将军矣。”吕布见状,大骂不已,于是只得引军奔定陶而去。

  作者有诗叹曰:自负英勇盖世人,不知临阵通难变。辕门射戟天神力,善战无前吕奉先。

  陈宫急忙打开了东门,保护吕布老小出城。曹操于是又得了濮阳,宽恕了田氏的旧日之罪。刘晔进言道:“吕布乃猛虎也,今日其虽困乏,但却不可对他有稍微的放松,否则后患无穷也。”曹操便令刘晔等人守在濮阳,自己又引军前去赶往定陶追击吕布。

  此时吕布与张邈、张超尽在城中,高顺、张辽、臧霸、侯成前去巡海打粮未曾回来。曹操大军到了定陶之后,两军连日并不曾开战,曹操便引军退在四十里之处安营下寨。此时正值济郡麦子成熟。于是,曹操即令军士割麦为食。

  马上便有细作将此事报知于吕布,吕布于是亲自引军赶来。快近曹操的营寨之时,吕布看见左右两边的林木茂盛,又怕藏有曹操的伏兵而退了回去。曹操知道吕布率军回去,于是对诸将道:“吕布此举,是怀疑林中有我们的伏兵,我们大可多插旌旗于林中以疑之。而寨西一带的长堤,无水,可尽伏精兵也。明日吕布必定会来烧林,那时,堤中之军则断其后路,吕布必然可擒矣。”

  于是,曹操只留了鼓手五十人于寨中擂鼓;又将在村中掳来的男女留在寨内,令其大声呐喊。精兵多伏堤坝之中。却说吕布回报陈宫。陈宫道:“曹操诡计多端,不可轻敌也。”吕布道:“吾用火攻,可破伏兵。”于是,吕布留陈宫、高顺二人守城。

  吕布次日又引大军前来,遥见林中有旗,于是,驱兵大进,四面放火,谁知竟无一人影。吕布又欲投于曹操寨中,却闻得鼓声大震。正自疑惑不定,忽然寨后一彪军士赶出。吕布纵马赶来。炮响处,堤内伏兵尽出:夏侯惇、夏侯渊、许褚、典韦、李典、乐进骤马杀来。吕布料敌不过,落荒而走。其从将成廉,被乐进一箭射死。

  吕布大军损失惨重,有败卒逃回来报告于陈宫,陈宫言道:“空城难守,不若急去也。”于是与高顺保着吕布全家老小,弃了定陶而逃走。曹操却率着得胜之兵,一并杀入城中,势如破竹。张超见状,于是自刎而死,张邈则投靠袁术去了。山东一境,尽被曹操所得。安民修城,不在话下。

  却说吕布正在逃跑时,正与诸将相遇。不时,陈宫也已寻找到了。吕布看着众人,言道:“吾军虽少,尚可破曹。”于是打算再引军而来。

三国之蜀国谋臣状态:完结作者:三笑无为全文阅读

这里是三国!  天道不公平,吾为君王。  世道变化无常,谁敢为皇?  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个在现代大学生,再次穿越回了三国,局势会突然发生怎样的变化?这时候,黄巾刚要起义军,天下将乱。  天下会会三分?历史是否可以真的不能够变化,蜀国到底能不能够崛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村庄,因为现在是秋天,所以街上的人很少。没办法,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而且,官府又快要收税了!。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