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揭穿小说

第十章 揭穿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1-14 18:01:03
虎斗三国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寂流光全文阅读

凌小黑的人生从他的好心救孩子时就变化,为了完成4寒叔所托付的遗志,他踏往了一条一切未知的征程,并努力让自己在乱世中活得更为精彩的。  到底是扶佐仁德刘备完全恢复汉室江山;或与枭雄曹操一争高下;又亦或偏安江南一隅成了孙权麾下重臣都督大权手握......凌小虎与同年纪的村中少年相比显得更加孱弱且营养不良,当然这也难怪了。寻常人家都饱受战火之伤颠沛流离之苦,更何况他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虎斗三国 精彩章节

  蛮牛神色一变,向着一旁伺候的女姬使了个眼色。

  凌小虎被请落座的同时,目光亦落到了那名女姬的脸上,赫然察觉此女正是那夜将赖三灭口的山贼女姬。

  司马懿见到凌小虎前来,不免兴高采烈起来,头先道:“凌大哥,适才命人欲请你来赴宴却遍寻不着,没想到是不请自来,是否该自罚三盅。

  凌小虎虽不嗜酒,但酒量却是不错,这一连三盅下肚亦不觉得如何。

  凌小虎识得在场的老管家司马义,可并没有直接道破;至于一旁的隐士胡昭,他就觉得眼生的很。

  胡昭倒是先打了声招呼:“失礼了,想来这位便是日前仗义出手相助二公子的凌壮士吧。失敬,失敬!在下胡昭。“

  “胡公子客气了。“

  两人互敬了一杯,便算是认识了。

  蛮牛突然怪笑道:“这两****不见凌队长于营中训练义卒,却不知是往何处去了?“

  凌小虎针锋相对道:“难道蛮统领忘了,日前不是你令我独自前往‘恶冥山’探查山贼山寨。“

  “哦?那不知有否收获?“

  “这收获倒也算不上,只是偶然间听说县中的地痞赖三半夜让人给灭了口。“

  蛮牛顷刻间脸色巨变,甚至连端起的盅内之酒也不及饮下。

  女姬暗中向蛮牛连使眼色,可他竟恍然不觉,脱口而出:“你怎知此事…。。“

  女姬见已阻不下蛮牛口出胡言,当即将手中的酒勺失手落到了地上。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众人的注意力一下便被吸引了过去,蛮牛这才顿时犹如梦醒般惊觉住口。

  “凌队长,你既是去探查山贼,为何却关心起区区一名县中地痞的死活来。莫非你替‘司马家‘出力,却不是出于真心?“

  凌小虎笑了笑,可他的笑意在对面席位上的蛮牛看来,宛如是掩藏着无数利刃般狠辣刺骨。

  “蛮统领,此话用来反问你岂不是更为合适。“

  “你……!“

  司马懿连忙圆场道:“蛮大哥,凌大哥,二位皆是‘义卒’近月所募得力将领,切莫为了小事而伤了和气。蛮大哥,他日大破山贼,‘司马家’所允诺之事必定履行。这女姬的话,司马家亦有不少。至于那名女姬的话,不知愿否割爱?”

  蛮牛哈哈大笑道:“既是司马公子亲自开口,我蛮牛怎能不卖给公子面子。只是那女姬甚为放肆无理,午前我已命人将她刮花双颊,吊晒于木柱之上,现今只怕已是活不成了。”

  司马懿闻言之下,脸色顷刻间也是一变,正待开口间却被触及的司马义目光所阻。

  凌小虎相比则显得无比平静,仿佛此事与他并不相干。

  但在场的蛮牛与女姬皆能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充斥弥漫着,并且随时将会爆发而出。

  “蛮统领……不对,也许该称为蛮寨主。你放着堂堂‘恶冥山寨’的二寨主不作,反倒投奔‘司马义卒’来当个统领,想来如此反骨也未必能活得长久。”

  蛮牛铁拳砸案而起:“凌小虎,我忍你已久。今日在这酒宴之上,你竟当着司马公子的面污指,莫非是觊觎这统领之位。”

  凌小虎未有作声应对,就在众人将目光转落到他时,一道银光从期手间电射而出。

  “乒!”

  一声脆响之后,那银光之物从空中落到了地上,赫然竟是“虎刃”。

  “你竟胆敢行刺司马公子!来人,快将凌小虎此贼拿下!“

  “慢着!“

  蛮牛没想到司马懿竟会出言拦阻,不由得急道:“司马公子,此贼竟携利刃于酒宴上飞掷,分明是想…。。”

  司马懿冷着一张脸:“蛮统领,你何不向身后看看!“

  待到蛮牛回过身时,这才赫然惊觉原本正在收拾酒勺的女姬,此刻竟反手执一柄诡异兵刃全身御敌。

  “血狼花……你…。。“

  凌小虎缓缓起身来到了厅上,边走边道:“蛮牛,你以为伤了玉儿,就会令我神智发狂阵脚大乱。哼,猛虎捕猎亦需谋定而后动。玉儿的仇,我自会加倍奉还。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先对付这位女山贼血狼花!“

  两名护卫义卒将一人推押入厅中,赫然就是被凌小虎擒回的那名侏儒山贼。

  此贼已是遍体鳞伤,如今陡然见到了蛮牛,当即便扑跪到了其腿边,苦苦哀求道:“蛮牛大哥救救小弟啊,瞧在小弟当年收留你在山寨的恩情!“

  蛮牛猛地一脚将侏儒山贼踹飞而出,几乎当场就要了他的半条小命。

  “凌小虎,你以为随便寻个人来便能污蔑我是山贼不成!”

  女姬血狼花陡然间出手,其手中的军用匕首更是直取主位上的司马懿而去。

  凌小虎早有提防,几乎是在同时现身阻挡在了她的身前。

  血狼花不敢大意轻敌,只得临阵收势变招改为防御。

  “蛮牛,再不动手更待何时?”

  蛮牛双拳怒握,厉声质问道:“不是你要我绝不可暴露身份,为何现在却要…。。“

  几乎是在话音刚落的同时,大队护卫义卒从厅外涌入,并将二人团团围困在了当中。

  血狼花阴沉着一张俏脸:“哼,若非你与那赖三交好,司马小儿又怎会疑心于你!“

  “难道说是因为赖三…。。”

  司马懿亦冷笑道:“赖三此贼那日为保性命而口出狂言,也幸得凌大哥暗中提醒于我。这赖三既然可隐藏身份前来募兵,那么天生神力的你,偏偏在义卒大败后出现,此事未免太过巧合蹊跷了。

  我原本还不愿听信此事,待到义叔回来后,我方才知凌大哥乃信得过之人。只是没想到,今日倒是你们先行自露了马脚。“

  “司马小儿,就算被你知道老子真实身份又待如何。今日老子要杀光司马家的人,且看你奈老子如何?”

  司马懿一声令下,众护卫义卒同时向蛮牛围杀而上。

  “慢着!”凌小虎上前一步:“此贼我要亲手杀掉!”

  司马懿重新坐回了席上,并挥手令众护卫义卒暂且退下。

  血狼花亦向后退开些,她很清楚今日能否全身而退,便看蛮牛与凌小虎之间谁生谁死了。即便此刻她想相助,那些护卫义卒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凌小虎取回了“虎刃“,并且贴身收藏在了身上。

  “蛮牛,你既号称天生神力,那就比一比拳力如何!“

  “怕你不成!“

  蛮牛一出拳来,只觉得拳风凌厉非常,实非寻常人所能抵御抗衡。

  凌小虎面色不改,只是沉着应战于前。

  “猛虎下山!“

  这一招当然是要硬碰硬,既然是要为玉姬报仇,那么就要让蛮牛此贼输得凄惨无比。

  两只肉拳同时轰出,并于半空中相接于一处。

  若单从身形上,魁梧健壮的蛮牛无疑是最明显的赢家。奈何凌小虎有“虎玉“魔性护体,体内魔力岂是所谓的外力可与之比拟。

  “喀嚓!“

  在裂骨脆响之下,蛮牛健壮的身躯竟连连向后疾退,那面容因剧痛已扭曲变形了。

  反观凌小虎一边,却只是习惯性地活动了下手腕筋骨,一副无伤无痛的轻松模样。

  指骨的碎裂已经让蛮牛无法正常握紧右拳,可受伤的野兽毕竟还是野兽。他并未就此示弱,反而狂暴异常地握起左拳攻出。

  凌小虎单掌摊开,轻而易举地便接下了暴拳。同时一个反手利用近身格斗技,将蛮牛的左手手臂整个关节卸掉造成错位。

  仅仅一个照面之下,蛮牛的双拳已然被废了。

  司马懿不由得喝了一声彩,却瞥见一旁的胡昭却是连连摇头。

  “胡大哥,你这是……?“

  “以蛮力难以服人,如此不过是互增仇恨而已。不过也难怪,并非人人皆能与项兄一般心怀气量。”

  司马懿眼前突然一亮,急切询问道:“胡大哥口中的项兄,莫非便是传闻中隐居于‘温县’附近深山中的隐者——项且?”

  胡昭却是笑而不语,只留下司马懿那一脸得不到答案的无奈与猜测之情。

  蛮牛不亏是凶狠野蛮的山贼出身,即便双手失了战力,却还能以双腿继续顽抗下去。

  凌小虎凝着一张冷漠如死神般的脸,无论是眼前闪现的玉姬那柔情万般,还是耳边的轻声细语。此刻皆成了蛮牛的催命符。

  凌小虎再一次施展近身格斗技,这一次他飞快擒拿住了蛮牛所踢出的右腿,并以一式分筋错骨技艺将之废掉。

  一条腿顷刻间失去了知觉,蛮牛失去了平衡跌摔了出去。

  蛮牛额头上因剧痛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此刻又见凌小虎缓步逼上近前,竟胡乱蹬踢起仅存的一条左腿。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后,蛮牛的左腿竟被生生折断于当场。

  凌小虎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始终平静如一道:“这是你应得的下场,下一刻便让你彻底解脱。”

  凌小虎猛地出拳,这一次便是“虎王拳”之绝杀——百兽王拳了。

  那锋利无比的军用匕首从半途中突然杀出,生生将已四肢全惨且丧失战力的蛮牛从死亡边缘抢救了回来。

  可这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挽救而已,血狼花甚至没能看清凌小虎是如何闪避的,却只得闻听蛮牛被拧断脖颈的声响。

  当蛮牛的尸体无力地软瘫在地时,血狼花不得不为自己的活命盘算。

  血狼花趁势急退而出,手中的军用匕首瞬间就割杀了两名胆敢拦路的义卒。

  凌小虎如同鬼魅般再此成为了拦路虎,这令意图速战速决逃遁而去的血狼花措手不及。

  “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与斗郎施展相同的格斗技?”

  “斗郎!此人便是训练你,并为你不惜与山贼王周生闹翻之人?”

  “杀了你!”

  血狼花将“军用匕首”施展的炉火纯青,甚至连接受过寒天煜正规培训的凌小虎也不得不暗自赞叹,此女很有使用此种兵刃的过人天赋。

  凌小虎一直都只是从寒天煜口中得知“军用匕首”作为现代特种雇佣兵的标配近身格斗兵刃,无论是威力与凶险程度皆不容小觑。然而此番一照面下,凌小虎的手臂已被锋刃被割伤了一处伤口。

  “虎刃”同时被祭出,两把类型相似的现代兵刃相击于一处,一时间火星四溅。

  由于工艺的局限性,“虎刃”的表面竟然出现了小小的裂痕。

  这一击的冲力甚大,血狼花再强其本质也不过是名女子。在凌小虎绝对的力量之下,她不得不被震退开了数步。

  一名义卒见血狼花退却良机,竟手举兵刀,欲从其身后来一招“手起刀落”结果了她的性命。

  血狼花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机,奈何身体被冲力作用,一时间难以及时回身防御或躲闪。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黑影从厅外纵身而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血狼花揽入怀中。

  义卒几乎在同时刀势下落,竟生生砍在了那黑影的头顶上。

  那黑影恍若毫无知觉般,只是任由着头顶上已断成两节的兵刀落在身边。

  那义卒蹬大了一双不可思议地眼睛,只因从不曾见过有人的脑袋竟然会比锋利的兵刃还要坚硬。

  黑影甚至没有回头,仅仅一招反手飞拳之下。只见那义卒如炮弹般飞射而出,生生撞击在木门之上惨死当场。

  凌小虎在那一瞬间也没能看清黑影出手,只因他的注意力在那时已完全被黑影胸前的那枚“玄武吊坠”所吸引。

虎斗三国状态:连载中作者:孤寂流光全文阅读

凌小黑的人生从他的好心救孩子时就变化,为了完成4寒叔所托付的遗志,他踏往了一条一切未知的征程,并努力让自己在乱世中活得更为精彩的。  到底是扶佐仁德刘备完全恢复汉室江山;或与枭雄曹操一争高下;又亦或偏安江南一隅成了孙权麾下重臣都督大权手握......凌小虎与同年纪的村中少年相比显得更加孱弱且营养不良,当然这也难怪了。寻常人家都饱受战火之伤颠沛流离之苦,更何况他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