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愤怒小说

第十五章 愤怒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0-10-16 18:01:24
重生之唐末太子状态:连载中作者:码字工眸叔全文阅读

再次穿越皆浮云,复活不可怕的,从园林设计师到在唐朝太子,李远播只很想说一切皆有可能会。究竟是丧权辱国尸首异处,但是醉里美人膝行掌天下权,废话谁放着三宫六院一百零八妃切记明明去做那灭国奴。正值五月草木葱笼,空气中飘荡着甜蜜的香味,火红的石榴花在枝头开的正灿烂。石榴树下摆放着一张四方的石桌,桌面是青色的大理石,四张圆形的矮石凳环绕在周围。。

重生之唐末太子 精彩章节

  空荡荡的延英殿中,只余两人。

  一人身穿明黄色黄袍,头上是缀着明珠的金色发冠,整个人雍容华贵不可多言。但是他此刻眉目中是化不开的忧愁,此时他左手搭在龙椅上,出神的望着前方,眼神几乎没有焦距。

  摆出这副失魂落魄模样的人正是李晔,连日来,因为一系列事件的打击,他精神极端疲倦,已经到了难以支撑的地步。

  另一人身穿紫色长袍,上面绘着展翅腾飞的仙鹤,乍一看那白鹤似乎正要腾飞,锦官玉带配上他一张正义浩然的脸,好不气派。身穿紫色官服的人是当朝丞相杜让能,皇帝的心腹,亦是他所能信赖的寥寥无几人中之一。

  此刻,杜让能拱手在殿下站着,李晔颓废的在龙椅上瘫着,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这种沉默里分明透露出一种绝望的意味来。

  在地上歪歪扭扭的躺着一张打开的奏章,上面字迹潦草飞龙走风透着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朱红色的御批狠狠的在上面留下一团红晕,却没留下半点字迹。

  凑近看才让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张奏章是被人狠狠一涂,直接扔到地上的。

  两个人没有一个人看向地上的奏章,可是在他们心中,这本奏折就像一个烙铁,让两个人心同时疼着。字字句句尽是诛心之言,杜让能作为一个臣子,想起奏折上的话好有一种羞愤难忍之感,他不敢想象身为皇帝的李晔看后又是什么心情。

  其实杜让能是想开口劝皇帝忍下去的,他们现在是弱势的一方,根本无力与反贼对抗。可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儿,又怎么能在对方的敲落下隐忍,再这样放纵下去,恐怕对方就要骑到头上撒尿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好像有一团棉花塞在杜让能喉咙中,他想说些安慰的话,又无从说起。说什么,难道讲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么?虽然后人都赞扬越王勾践足够隐忍,酝酿了二十年将吴王夫差拉下马报仇雪恨。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看起勾践,或者能去效仿他呢,将心爱的女子献给有着国仇家恨的敌人,还亲自去尝对方粪便。普通人都做不到,跟别提一国之君了,所以勾践只有一个。

  杜让能活了五十多年,也经历了很多任皇帝,他深深明白,大唐的皇帝骨子里是骄傲的。他们可能没有能力将国土收复,没有能力将权臣覆灭,可是绝对忍不了奸贼的侮辱。

  这不是第一次了,杜让能回忆着,他面前这个年轻的皇帝其实比起以前来,脾气收敛很多了。刚开始时,同一个人送来的类似奏章,他不是直接丢进火中焚烧了么。

  那时候李晔刚登基年轻气盛,将皇权看的太至高无上,可事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作为皇帝不过是烧了一本言辞桀骜不驯的奏章,就被写奏章的人——李茂真逼的道歉。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何止是屈辱更是无法容忍的挑衅。

  可是没有办法,当别无选择的时候,能忍不能忍,都只有忍下去一条道路。

  就连李晔自己,他又何尝不知忍字头上一把刀,可是他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将一切全都忍下去。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和藩镇抗衡,因为他和需要李茂贞的力量,去维护中央的统治。

  所以,在对方一次次欺压下,李晔只能一次次愤怒,又一次次熄火。

  这次,李茂贞在奏折上大言不惭的贬低着李晔,指名道姓的说他无能,没办法保护住亲人与国家,颁布的命令根本无人听从。

  李茂贞说的话全是实话,字字句句戳在李晔的伤疤上,看着嘲弄意味极深的奏折,他几乎能想象出写奏折时李茂贞猖狂的嘴脸。李茂贞的口气证明了,他根本没把李晔放在眼里,不认为需要尊重他,只是将皇帝看做一个昏庸无能的人,可以任由他责骂的人。

  想到这里,李晔如何不悲哀,古往今来有几个皇帝会被臣子如此欺压,他恨不得自己是秦皇汉武,能用铁血手段,将反对他的人镇压。遥想当年,秦皇汉武是何等风光,即使千年之后依旧让人推崇。

  半响,李晔面无表情的将目光移向了地上的奏折,他现在只想把它撕得粉碎,发泄心中不满。想当初,乱世中各方势力纷纷起来争锋,唐太宗李世民力压群雄将江山一统,四方来朝人称天可汗是何等的荣光。李晔不明白,他怎么就混到了这步光景,要是太宗泉下有知,肯定会责斥他们这群不肖子孙。

  大唐的江山,就只能这样乌烟瘴气下去么,李晔咬着唇,磨出血来也浑然不觉。肉体上的疼痛,怎么能及得上他心中悲愤的万分之一,要是能用一死换回大唐江山的繁荣,李晔根本不会畏惧。

  可他怕的是,如今这局势,若是他死了,大唐就真的全完了,没有挽回余地了。他只能勉强支撑着,等待李家子孙中,再出一些英雄子弟来,也许在他的儿子中就会出现力挽狂澜之人。

  在奏折上,李茂贞不止指责了李晔,还将几个忠心为国忠于李晔的人贬的一无是处,他将最讨厌的杜让能直斥为匹夫。

  好歹杜让能也是坐镇中书省的丞相,年纪也半百了,面对此等羞辱,颜面又能摆到何处。

  将国号改为景福之后,天下并没像李晔幻想的那样平定下来,景福二年还没有过完,可是各地战争,你放唱吧我登场,一茬接着一茬没有停歇的架势。从过了年,各个区道之间彼此征讨,节度使忙着抢夺地盘和兵力,把中央所在的李晔当成了摆设。

  百姓陷入苦难之中难以自拔,百官人人自危,到底哪里是景哪里又是福。

  “丞相。”李晔心中怒火翻滚到了极致,开口反而冷如冰雪。

  杜让能在殿下垂手立着,整个人像被在油锅中煎熬,猛然听到皇帝开口,赶紧俯身道:“陛下,微臣在。”

  他行礼一丝不苟,言谈十分恭敬,好像这大殿之中站有文武百官,而非他一人。

  李晔眉头微皱:“丞相不必拘礼,你我君臣二人,如今也同是天涯沦落,要是你再拘泥于规矩,朕不知该与何人商议了。”

  他的话平静又苦涩,杜让能听的满是心酸。

  早在李晔看了奏折之后,骤然变色雷霆大怒,随便找了个由头将殿中文武大臣全都赶出去,只留下杜让能后,他就猜到皇帝一定是有大事要说。

  果然,等人都出去了,李晔直接将手中奏折扔到了地上。

  为什么会挑杜让能单独在时扔,不是为了办他难看,只是李晔不知百官之中有多少人被李茂贞收买,等待着将他的一举一动传递过去。

  这是多么可悲,他一个堂堂天子,不仅不能自由发布命令,还要受权臣掣肘,更凄惨的是怒火都不能任意发泄。

  “陛下,天佑我大唐,请陛下振作起来从长计议,微臣虽然不才却万死不辞,甘愿为李唐江山献身。”

  “好!有丞相这番话,朕亦是无憾。可惜,如今奸臣当道,你我君臣二人竟被人如此折辱,倘若我有雄兵百万,又何惧他区区一个李茂贞,可恶,可恨!”说到最后,李晔恨得牙关紧咬,手猛的拍向扶手,身体也克制不住的抖动起来。

  杜让能半低着头表情严肃坚毅,似乎没看到李晔肌肉僵硬的样子;“陛下保重龙体安康为紧,小人一日不除,大唐就一日难安。只有您的身体强健,才有力气与乱臣贼子战斗。”

  被杜让能这么一劝,李晔颓然往后一倒喟然长叹:“杜爱卿,阵等不下去了,一次又一次李茂贞往朕的伤口上撒着盐,肆意作践着朕的尊严,如若再忍下去真不如让朕寻个痛快。短短两个月,他就上了四封训斥朕的奏章,他眼中,还有皇帝么?”

  呼呼,说完后,李晔伸手抓着领口,试图松口气,他真的是气坏了,没办法再忍了。

  这话毫不夸张,杜让能听了后只能连连告罪,冒着得罪皇帝的危险说:“陛下,臣知道李茂贞罪大恶极忍无可忍,可是您现在根基尚且不稳,现在要是去与李茂贞硬碰硬的话,恐怕对您十分不利啊。”

  杜让能说的很中肯,李晔听了更加烦躁,他直接伸手接下皇冠泄气般掷落在地怒吼道:“真知道,要忍,要忍,一切都要忍,可是朕如何能忍。杜爱卿,朕意已决,与其眼睁睁的看着李茂贞做大,将朕狠狠踩在脚下,不如现在趁着朝中还有人听命于朕,与他来个生死对决。若是丞相害怕,没有把握的话,那这差事朕只能交给其他才能远不如你的人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杜让能呢个被逼的哑口无言,直至听到李晔说他怕死,他从容的跪倒在地不慌不忙的磕了三个响头。

  李晔坐靠于龙椅之上,等待着杜让能回话,若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他又怎么忍心逼迫老臣。在他父亲在位时,杜让能已经是朝中重臣,又跟了他的兄长,现在又为他为官。

重生之唐末太子状态:连载中作者:码字工眸叔全文阅读

再次穿越皆浮云,复活不可怕的,从园林设计师到在唐朝太子,李远播只很想说一切皆有可能会。究竟是丧权辱国尸首异处,但是醉里美人膝行掌天下权,废话谁放着三宫六院一百零八妃切记明明去做那灭国奴。正值五月草木葱笼,空气中飘荡着甜蜜的香味,火红的石榴花在枝头开的正灿烂。石榴树下摆放着一张四方的石桌,桌面是青色的大理石,四张圆形的矮石凳环绕在周围。。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