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老三坡小说

老三坡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鬼怪

作者:默山

时间:2021-04-25

小说简介

三指掐灵位,一掌推阴阳,流云小沟事,有我老狗说。这天邻居张老太爷寻老狗爷老宅里大槐树下陪着老狗爷纳凉,人老健谈,说着说着就谈及儿女,张老太爷嘴上一咧,阔论自家儿孙成就集合、自身含饴弄孙好不幸福。老头子乐完了,忽的思及老狗爷向来独居独往,也不听他说过是否有个一儿半孙,顿时心里思揣,遂而定下主意:今儿啊,非得从这倔老头儿嘴里捞出点儿东西来!。……

《老三坡》情节预览:

审坡老三饭店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二十年的时间里面会发生许多怪事,就像流云沟里面,总有那么几件事让村民们口口相传、啧啧称奇。

  老狗爷哈哈一笑,小木剑又在狗蛋头上敲了一下,“你个小狗蛋!哈哈,我是老狗,你叫狗蛋,倒也缘分。娃子,下山去吧,你妈妈等着呢!我老狗还得上里边去一趟,你回去以后跟老张头说时常去照看下我宅子里那老槐树,我怕是回不去了;你若有心,二十年后长大了再上这山坡里面去给我上柱香也就是了。”

  “老狗爷,救命去呀!”不待张老太爷再说,老狗爷院外一年轻的后生喘着大气跑进来呼喊。

  狗蛋吸一口大气吹出来,把木雕人像上面的灰土吹走大半,然后撤扯下上衣的一块布条,小心的把木雕人像头上脸上的灰土擦干净。当狗蛋瞧见那木雕人像的样子以后,登时一愣,然后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老三坡位于河北省定县西南流云沟里,极偏远,总不过三五十户人家;此地为人称奇,全因有个老狗爷,人叫他“活半仙儿”,传说是“三指掐灵位,一掌推阴阳”,民间盛名颇大。要说名声这东西,有的传着传着就不灵了,有的呢倒是越传越邪乎。这老狗爷算是后者,但是其做派却不似那骗人的江湖术士,并不贪名求利,偶露一手也是碍不过邻里情面,帮人家取名看相定陵位,望风断水算宅址;且便是出手了也不收人分毫,是以老邻居们平日里都对老狗爷尊敬有加,十分照顾。

  “牛旺,你发什么慌?出了什么事?”老狗爷扶住惊恐慌张跑进来的后生牛旺,一双手在牛旺背后捋了三捋,温和着声音来问。牛旺方才大气难喘,老狗爷捋过以后登时渐平静了下来,只是神色里还是带着惊慌,“老狗爷,刘三姑的娃娃上了老三坡啦!”

  要说这老三坡在当地可是出了门儿的邪性,三道山坡“爪”字形排列,一端交汇成一处,另一端分裂开来慢慢低成平地;老三坡将此处自然形成两条沟,沟里面倒是有不小的一片平地,其中一道就是流云沟,村子里的人都住在里面;本来两条沟里都有人住着的,只是许多年前不少人瞧见山坡里茂密老林遍布,贪心里面上好的药材,然后却都在老三坡里面走丢再也没有走出来,两条沟里组织了不少人进去找人,可是这些人同样是进去了再也没出来,人们于是都怕了,之后再也没人敢进去。后来,两道沟里的人一则害怕,二则剩下的人都已不多,便就都聚在左边这道流云沟里来了。说来倒也奇怪,后来流云沟里人发现只要不进去老三坡,村子里面就一切平静,所以这么多年村里人也就这么过来了,只是每家每户都严厉告诫自家人:绝对远离老三坡。

  小庙里面一阵叮隆哐啷乱响,间杂着黄鼠狼尖锐的鸣叫声,响声持续一整个晚上,到了第二天黎明,这才渐渐消停下来,老林子里面终于渐渐归于平静。

  “唉,老狗爷来了!刘三姑快别哭了,求老狗爷救命啊!”拦着刘三姑那人眼尖,瞅着老狗爷走过来忙叫刘三姑起来。刘三姑一听老狗爷,立刻爬起来跑到老狗爷身前当即就要跪下去,“老狗爷,活神仙啊,救救我家的娃娃吧!”

  “老狗爷爷!”

  老狗爷在自家宅子里大槐树下站了好一会儿,深叹口气,然后转身进了老屋,厅里正中一张灵桌,靠墙摆一灵位黑白照片,那竟是一个仙风道骨慈祥微笑的老道士模样。老狗爷当即点三支香恭恭敬敬插在照片前面的紫砂香炉里面,然后俯首叩了三个头,望着照片里的老道士苦笑一声,“老师父,当年你羽化之际叫我下山自己求活路去,倘若遇见个不平事,量力凭着自己那几分本事帮衬下人家。徒弟我几十年游历不少地方,自问也不亏心了,临老到了这老三坡,第一眼就知道这恶地不是我肚子里那点东西平的了的,恶山恶水自古难平,一走了之心里也难过这坎儿,只好就留在这儿尽了本事照拂此地人;二十年了倒也相安无事,岂料今日平静不下去喽,我老狗去了怕是难回来了。”

  老狗爷盯了半天,见狗蛋平安下去了,便拿着黑木剑在大青石上面不住的敲打,“咚咚咚”的竟然很有声音,“嘿!迷那娃子上山来,不就是叫我出来嘛,你还不现身!”最后一句声音里面堂皇刚正,竟然将那青石震动了几分,然后忽的从大青石底下窜出一个灵巧的黄色小东西,老狗爷一看,那竟是一只小巧的黄鼠狼,这小家伙居然颇为人性化的一脸怒色,老狗爷瞧见了倒是一乐,“哈哈,得罪啦,黄大仙儿!有劳前边儿带路吧。”

  老狗爷这边不足半刻就赶到老三坡前头,挥袖拍拍尘土,才走进早聚了堆儿的人群。人前头一个望去四五十岁的妇人趴在地上要死要活的哭闹,呼喊着“我家娃娃啊”眼泪不住的掉,若非是周围邻居拦着怕是要爬上老三坡了。

  张老太爷瞧着大槐树俩眼发懵,这算哪门子亲故?

  “唉,老狗,你……”

  老狗爷又重重叩了三叩,“老师父,不孝徒儿今日只好上这老三坡,望您仙灵保佑,助徒儿平了这恶山!”然后老狗爷一脸严肃,深深凝望黑白照片里的老道士一眼,毅然转身去里屋取出一个半大木箱,然后来到院里大槐树下面,打开木箱拿出一把半尺来长的乌黑小刀,“老伙计,你本是此地土生土长的一枝灵木,我养你伴我这么多年,这次怕是得取你老根主枝伴我同去了,可莫怪我啊。”然后乌黑小刀对着老槐树最粗壮的那树根砍下两刀,一根一米来长的老树根就被砍下来了。

  老狗爷使着黑木剑将路上拦路的藤条都挑开,一步一步深入老林子,走了半柱香的功夫,见前面半山坡上一块大青石,石头上面一个小小的影子,老狗爷定睛一看,正是那小娃子狗蛋。老狗爷悄然松了口气,走上去倒拿黑木剑用剑把在狗蛋头上轻轻敲了三下,狗蛋痴痴傻傻的笑顿时愣住,然后打了个激灵,一个撺掇蹦了起来,眼睛里的神采登时恢复,带着惊恐四处张望了下,瞅见老狗爷,顿时放下心来,“呀,老狗爷爷,你咋的在这儿呀?诶,我咋的也在这儿?”抓耳挠腮摸不着头脑。

  老三坡实在让流云沟里面的人怕了。

  黄鼠狼真是灵性十足,翻了个白眼,然后窜在地上往老林子深处跑,跑几步就回头看老狗爷一眼,那样子就像让老狗爷好好跟紧了。老狗爷攥紧了黑木剑,跟上黄鼠狼。好半天,黄鼠狼带着老狗爷走到了老林子最里面,这里已经是老三坡交汇的地方了,此处老林子里面居然建着一座破破旧旧的小庙,黄鼠狼停在小庙门前,竟然一脸的凝重之色。老狗爷爷盯着小破庙半天不说话,然后长长叹了口气,“黄大仙儿,咱们请吧!”然后抬腿走进小庙里面。黄鼠狼抓耳挠腮,看样子颇为挣扎,最后还是吱吱叫了两声,窜进小庙去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鬼怪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