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将说小说

将说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将神老妖

时间:2020-11-16

小说简介

每个人身体里都藏于将——战将,青龙藏心、白虎隐肺、朱雀肝火、玄武肾水.....引神唤将,纵横驰骋天宇!一位当代中国的学者复活在魔宗的大弟子身上,前生记忆全失!成了名副其实的毫无用处书生!光怪陆离的异世界,书生凭着魔宗大弟子的身份创古武、开圣街道上一七八岁的小孩子穿得破破烂烂,在前面拼命的跑着。后面有五六个大一点的小孩在后面追,口中叫道:“小杂种!给我站住,又来偷我家鸡蛋!抓住了打死你!”。……

《将说》情节预览:

将说和做改成一首小诗  将说楚王中的楚王是谁  将说中运用的修辞手法对观众最有冲击力的  将说楚王路过洛阳楚王指的是谁  将说楚王路楚王是谁  将说中运用的修辞手法对观众  将说楚王  将说楚王 路过洛阳 楚王是谁  将说楚  

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等那人去得远了,林枫开口道:“爹那人好没礼貌,你问他他也不答你,好歹咱们也救了他一命啊。”;林老臭叹了口气道:“他不说倒也好,万一是个坏人,咱们还得成天提心掉胆的。”说完想起那人走时交待的要将草堆烧了,免得惹来祸端。林老臭想想也对,平白无故的草堆里多了那么多的血谁人问起也不好交待。

  魏长河上前揪住方溯衣领,道:“你现在功力不到三成,你怎么和我斗?你把玲珑乖乖的交出来,我心情一好,说不定留你个全尸!”方溯哈哈一笑道:“左右是个死,留不留全尸也无妨。”他知魏长河没有得到玲珑的消息,一时半会儿不敢杀他,是以言语相激,待得林家父子去得远了便以死相搏,求个解脱。当下只是和魏长河说话,暗自却在聚气。

  只是他逃走开时有了动静,方溯能察觉,魏长河自然也能察觉。只听他大喝一声:“哪里逃!”身形一起便向林枫扑去。

  林老臭一个箭步跑进屋里去,一看原来那人迷迷糊糊的叫着要水喝,林枫又去取了碗水来喂他喝。林枫平日本就毛手毛脚的,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心里也怕,端水的手送得急了,把那人呛了一下,不住咳嗽。

  后面那几个孩子几步抢上,揪住后颈衣领便提了起来,大叫道:“把我家的鸡蛋还来,少打你几个屁股,不然要你好看!”那孩子还是一副临死不屈的模样,叫道:“不给就是不给,这是我自己在田间捡的野鸭蛋,哪里是你家的鸡蛋了!”大点的孩子道:“不管是鸡蛋还是鸭蛋,反正在我家田里捡的就是我家的,你还是不还?”小点的孩子倔强道:“都摔坏了,怎么还,就是没有摔坏我也不还!”大点的孩子眼见他满脸蛋黄,知这“鸡蛋”是要不到了,大叫一声:“打他!”于是五六个大点的孩子拳脚便如雨点般落在了那小一点的孩子身上。小点的孩子毫无招架之功,只得哇哇大叫。

  林老臭哪里知道方溯的意思,说道:“东西明明你给了我,怎么还说在你那里?”这一下方溯心中是绝望了,暗叹道:“有心叫你们父子离开,你却如此不开窍。”

  方溯初时还能勉强招架,待得半盏茶的工夫,渐感不支,五脏六腑如被火烤一般,额头上刚渗出的汗立刻化成了一团水气。

  魏长河接了一招,虽无大碍,衣角也像是被火烤了一般散出焦臭。魏长河暗道一声:“焚血刀,果然邪门儿!”他哪里知道方溯早以身负重伤,那剑分九路的一招只发挥了一半不到的威力,不然以魏长河的武功恐怕也要受重伤。

  于是刚走不远,又折了回来,叫道:“方兄弟,他说东西给他便饶了性命,不如把东西给他吧。”

  其时候风声大作,草堆的火引向林家房屋,烧得哔哔啵啵,火光大盛照得方溯如狂魔一般。众人见他如此竟然都站着不敢再追。

  林老臭叫道:“不好,我把火折子掉外面啦。”原来方才林老臭被那人叫声所吓,火折子掉在草堆前,未曾拾起。那火折子被风一吹便燃了起来。其时正当秋季,稻草都晒得很是干燥,遇火便着。林老臭心急,说道:“我去把它扑灭了!”那人一把将他拉住,道:“别去!不要命啦!”

  要只这林老臭虽然长得粗野,但做事情却是颇为细心的,这家中的大小家什都是自己一手收拾得井井有条,最恨谁把它们弄乱了,林枫调皮,也曾挨过不少打。眼见父亲脸色一变,就知又要挨打了,退了几步道:“没有,爹,我真的没有。”

  好在这一呛把他呛得清醒了,那人睁开眼睛看见面前一大一小二人看着自己。立刻坐起身来在自己身上乱摸,摸到腰间一硬物时这才松了口气,又翻身下了床来,对着林枫父子便是一拜,说道:“多谢二位恩公救命之恩、”

  那边方溯一柄断剑使得风生赫赫,跟魏长河斗得难解难分。见林老臭毙命,大喝一声,一剑荡开魏长河,身形一闪连毙两人,接着纵身一越,挡在众人面前。本来包扎好的伤口全部蹦开,血流不止。

  见不是死人,林老臭放心不少,本来他也心地善良,见人如此伤势自然要救他一救。对林枫说道:“儿子!这人还没有死,快,快把他弄到屋里去。”于是父子俩,便把那人扶进了屋去。

  林老臭心中为难,但怕说出来这人又跟他用强,只得依从他的意思,带了他躲到屋里将门用桌子抵住,还是不放心。又将几根板凳放在了桌子放。饶是如此,心中还是发慌,双手不断发抖。

  这大汉姓林,妻子早死,以为官家到夜香为生,是以人们都笑称他做林老臭,真是名字却也没有人知道了,连自己儿子也只知道爹姓林,至于叫什么,父亲不说自己也不敢问。那小孩叫林枫,林老臭的儿子,今年八岁。调皮,到处使坏,又经常和街坊邻居的孩子打架,大人们都对他很是伤脑筋。

  方溯见此情况,心中叫苦:“若是真如此我又何必叫你们逃。”心念一转,说道:“我给你们银子是叫你们离开,怕这大盗烂杀无辜,东西在我这里,给不给他是我的事情,你们还不快走?”

  林枫虽然顽皮却也懂事,知道自己要是出去还是个死,只得抹了抹眼泪转身逃了去。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