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剑

第二章 剑

聿文田 2021-06-11
人问堂外刘大夫:“这把剑究竟是也不是嫌犯刘竹叶的?”  刘苦楝稽首回道:“草民并不学武,犬子而已随附近崔老将军学几手防身武器。剑我只给他们打过一把。”  程兰花抢着回道:“这把剑也不是竹叶哥哥的,我常常给竹叶哥哥擦剑,我不认得。这把我从来不没没见过。”太原县属京县,县令杨大人乃正五品,他端坐高堂,不怒自威。刘竹叶跪在堂下,其母张氏和程兰花在门外抱头痛哭,其父凝神不语。李明远作为讼师站在堂下。。...

大唐刑吏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翌日开堂。

  太原县属京县,县令杨大人乃正五品,他端坐高堂,不怒自威。刘竹叶跪在堂下,其母张氏和程兰花在门外抱头痛哭,其父凝神不语。李明远作为讼师站在堂下。

  杨大人端视刘竹叶,威严的问道:“刘竹叶,你家代代行医,广有善名,你却为何杀人?”

  刘竹叶抬头茫然答道:“草民没有杀人,草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从后院拿的剑,前日练剑回来挂在那里,现在这把剑我从来没见过,而我的剑怎么会……”

  杨大人问堂外刘大夫:“这把剑到底是不是嫌犯刘竹叶的?”

  刘喜树稽首答道:“草民并不习武,犬子只是随附近崔老将军学几手防身。剑我只给他们打过一把。”

  程兰花抢着答道:“这把剑不是竹叶哥哥的,我经常给竹叶哥哥擦剑,我认得。这把我从来没见过。”

  韩进功也补充道:“我也从来没见过表弟用其他剑。”

  杨大人道:“话虽如此,你们都是相识之人,本官怎么知你们所言是否属实?”

  李明远拱手道:“杨大人,刘竹叶的剑基本可以确认是凶器,而这把剑却是新铸,从来没用过,刘捕头熟知各种兵器,应该能看出这一点。”

  刘捕头向杨大人拱手答道:“确是如此,此剑铸纹尚在,确乃新铸,并未使用。”

  李明远道:“刘竹叶确有可能拿一把新剑掩人耳目,但此案疑点甚多。刘竹叶家道殷实,为人忠厚,与死者素不相识,没有作案的动机。此剑也来历不明。”转头问刘竹叶:“出城后的半个时辰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不直接到南边石桥?”

  刘竹叶扭扭捏捏的说:“我出了城就看见树林边有仙女,既像跳舞,又像在飞,我就追过去,七弯八绕人就不见了,然后就在北边碰见进城的林老头。”

  杨大人一拍惊堂木:“荒唐!哪来什么仙女?”

  刘竹叶怯道:“草民句句属实。”

  “那你昨日为何不向刘捕头言明?”

  “我怕,我怕兰妹她、她…”

  “一派胡言!速速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李明远道:“大人且慢。仙女之说确实荒唐,但这把突然出现的剑却是大有问题。造型和我们几个所用之剑几乎一模一样。刘竹叶除了早上出城练剑,平时伴随其父行医,从未远行,若是他打的剑,必在城中或附近村庄。可以持剑找他们辨认,或许可以证实嫌犯之罪。”

  刘捕头道:“城中只有几十个铁匠,城北常年受突厥袭拢少人居住,城西只有李家庄张铁匠,城东和城南有5个铁匠,但能打造出这种剑的只有4、5个人,把他们叫来一看便知。”

  不多时,几个衙役将刘捕头所说的铁匠找来。结果李家庄的张铁匠认了出来。

  张铁匠道:“这把剑前几日突然丢了。一个月前有个契丹人出钱让我打一把剑,要和他手里拿的一模一样。我要他放下剑让我照着打,结果他只让我看半个时辰。嗯……对了,他拿的剑剑身尾部红布包着,不过依草民之见那里应该有字。这把剑就是在这个位置印了竹字。他付了定钱就走了,结果再没来过。有一天早上我生了火正要干活就发现剑不在了,我还担心客人来了拿什么给人家呢。”

  “契丹人?”

  “草民从前被抓到契丹,前几年大唐打了胜仗草民才逃了回来。所以能听出他是契丹人。”

  “刘竹叶,是不是你半夜偷来的?”

  “草民家教甚严,天黑后除非出急诊绝不外出。”

  “这只是你一面之词,如今人证物证俱全,本官劝你还是从实招来。”

  刘竹叶甚为惊惧,李明远道:“契丹与我大唐不睦,边境很难出入,只有一些契丹马贩经过特许可以进入大唐,那么契丹人来到太原无非是与官府或者马商交易,大人可以找到那个契丹人在太原那几日城中马商和军部的购买记录,查知此人。恳请大人准允。”

  杨大人面露不悦之色:“好吧,看在你多次协助官府,也看在刘家多年行医的份上我就去请兵部主薄查阅购马记录。先将案犯押下去,两日后重审。”

  程兰花已经哭到无泪,韩进功却表情复杂,而刘喜树只是摇头。

  杨大人转头问刘捕头:“程家布店布匹失窃案可有眉目?”

  刘捕头大惭:“卑职无能,尚无任何进展。”

  “半月之内再破不了案就给我回家种地去。”

  刘捕头满脸通红,唯唯诺诺的“是”、“是”、“是”。杨大人接着审理其他案件。

  刘喜树和韩进功却在追问刘竹叶到底怎么回事,竹叶只是不知。明远又向兰花打听了布匹失踪的事,丢过两次,第一次是红绿各一匹,第二次是两匹红布。李明远细细的将这两日所发生之事反复思量。时间上刘竹叶和赵长生都有可能,赵长生与刘竹叶之前未谋面,在客栈一直到天亮方才离开,不可能拿到他的剑。而竹叶性情温厚,绝不可能杀人,也不会带两把剑,那么另一把剑是谁带去的?韩进功?程兰花?程兰花急着追竹叶,到石桥的时间尚不到卯时二刻,韩进功比兰花还早一些。那么竹叶剑如何出现到现场,又是谁杀了人?李明远双眼突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觉得不对。突然又笑了。

  杨大人断完案准备退堂,李明远向杨大人拱手道:“草民突然想到案发现场有一物或许是真凶之物,想请刘捕头派人和我明日再去一趟。”杨大人准许后退入后堂。李明远随后与刘捕头耳语数句后也回了家。

  却见院内拴着一匹骏马,家中有一五十多岁男子与父亲相谈甚欢。此人虽是便装却是威风凛凛,双目如电,端坐稳如泰山。李明远向客人行过见面之礼后奉父命将今日之事详禀,只叹时间太紧。客人大笑:“此计甚妙,杨大人那里我帮你宽限几日,你放手去查就是。孺子可教也!”李明远心里纳闷:“此人是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两具尸体 第二章 剑 第三章 柳暗花明花未明 第四章 凶暴的猴子 第五章 水落石出 第六章 边境疑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