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箭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75章 副业

第275章 副业

夕阳孤馆 2021-05-01 18:01:40
本网提供更多了夕阳孤馆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箭令》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75章 副业在线阅读。村长皮笑肉不笑的打手势叫那个干瘦猴坐下。。...

箭令

推荐指数:10分

《箭令》在线阅读

“这人身份不凡,你们就不怕报复。”李文坐到下方的位置,提出疑问。

村长皮笑肉不笑的打手势叫那个干瘦猴坐下。

“这不过是我们捡到的物品,何来的报复。”

“哼,任你口水翻天,在那些身份高贵的人面前,足以要你命,我来也不是为了黑吃黑的,我知道你山头有那么多人要养,没有银子不行,但是那边那个人得治好,还有山头上你知道那些碰过伤寒哪些有事哪些没事。”

“那你说怎么办”村长将问题丢给李文。

“那个人治好之后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仅不关你的事情,有事只会是好事,还有伤寒必须治,否则山上别想安生,到时候可能山上的人十不存一”

“那这银子”

“哼银子,你手里的东西哪样不能卖个几百两,羊毛出在羊身上。”

因为山上识字的青年青年不多,机灵有见识的就只有书生一人,所以就有书生去买药,上当铺。

晚上书生拉着草药回来了,伤寒药直接在大锅里面煮了几锅,人吃完了,直接拿来泡澡,置于那个落魄贵族,亦不过吃些活血化瘀的药,包扎了伤口后就听天由命了。

盛京城内就有几分躁动不安了,主使的人虽然抓住了,但是荀墨却一无所踪,连同跟荀墨的人的的下落也不得而知,无论是郡守府还是有荀家的人今晚都是派出鹰犬,加紧找人,虽然着荀家只是小小的副都督,不过荀墨失踪之前曾经和邱家城有过摩擦,不少人在传荀墨的失踪与邱家城有关。

“闻大师,刚刚青成典收到了一件稀罕货,据老掌柜说和荀家有关。”小厮站在塌下躬身禀报。

“什么,呈上来瞧瞧。”

闻道翻看着这玉佩做工材质皆是上上等,只是着荀家的标志闻道倒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这块玉佩除了质地不凡,基本没什么差别。

“快去荀府叫人,就说三天前的事情有眉目了。”

荀都督急匆匆的赶来,进了屋连忙追问什么意思,闻道将玉佩给他看。

内行人看门道,荀都督原本就是荀家人,旬的印字入了眼帘,荀都督瞳孔一缩,“是了,是墨儿随身之物,在哪里发现的。”

闻道将自家当铺的事情一说,荀都督立马调内线探查,特别是城门的检查那里。

话说这城里可不是城主一言堂,要说那管辖江南的郡守府才真是权柄的掌管着。

所以一有消息,不管是不是邱家所为,不过面子上也得给邱家打声招呼,如果是邱家所为,那么这次拜访就是警告地方,荀家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冒犯的,即使是一城郡守

所以天不亮见闻道等人整顿出发,出了城门,便掉了人马尾随其后也。

李文等人在山上过夜,第二天闻鸡打鸣便乘凉准备出发了。

下山在草丛里找到马,将银子交给狗剩保管晃晃悠悠的出发了,那个坐着马车的那位身份不明的大人物,李文自然是没有瞧见的,两人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两人的身份似乎有着天庶之别,没有什么情谊可谈的,大家各走一方,陌生人而已,对面的人已经在打理地方的东西了,似乎已经准备离开。

那治疗伤寒的的药自然也有东哥的一份,那些多出来的草药李文都分出来给那些病人带着,山上的难民的确是自己赖着不走的,但是那些病人难民经历了坑埋的经历也不管被劫的包裹银钱了,都纷纷跟着下山了。

离进城还有三个小时的路程,赶车的话应该快一点。

“大哥,你这挑的桃子和李子去市集卖啊”一身发白的短打长裤,看见这路上难民们如饿狼般的眼神,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他这果子可是要卖了银子好给儿子做盘缠考试用的。

听到旁边马上有人问话,一瞧一个白衣骑马的书生面相,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农人通常对读书人带着好感尊敬。

“是咧,我家儿子秋闱要去京都考试,老儿我要不知要卖多少果子才能攒够他的盘缠呢,唉”

“大哥家还有读书人啊,真了不起,不怕不怕,等你家哥儿榜上有名了,那可是光宗耀祖,荣及乡里的盛事,以后成了官老爷,管一方之民,您就享福了”

“小哥这话太早,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过指望娃子有些本事,能穿衣吃饭罢了。”话虽如此,但是那止不住的笑意,从眼睛里,到嘴角上,无不述说着高兴和得意,连挑着担的脚步都更轻快了。

就连柳红芪也抱着顺子到车板上玩耍,听到李文这边的话聊也闲不住的唠嗑起来。

“驾、驾、驾...”前方骏马在官道上奔驰,尘土飞扬,难民纷纷躲避诚惶诚恐。

一黑一白在前,气势凌然,挥着马鞭,目不斜视,一起一落袖袍飞扬,两人都是百里挑一的人物,让人诚服,身后跟着几十人,一洒而过。

这一群人走后不久,又有一帮穿着官服的人,紧随其后。

李文心中暗暗思索,是否是因为自己而起,心中又怀疑贼匪山的那个裸男,事情线索太少,这事情不是李文所接触的层面。

李文暗暗摇头,到了城门口,走过吊桥,城门口两座军事楼,城墙上也有官兵巡视,李文顺着人流而入前面是方奇升,后面是农民大哥,看到有官兵搜身,检查财物,李文心中七上八下,目光隐晦的看了看马车上藏人的地方。

很快到自己了,出示了户籍。

“黄城,黄书,黄回,三兄弟,那么黄书何在呢”官兵拿着户籍看了看。

“黄书在他爹床底板的呢不信你去瞧瞧。”搜身的士兵揶揄的哈哈大笑,从旁的人也跟着笑起来。

“哎,你这只老母鸡不错。小子打开我检查检查”狗剩把鸡捉出来,黄衣官兵摸了摸肥瘦,朝另一个官兵丢去。

“哎~我的鸡。”狗剩急着,这可是拿来下蛋的母鸡。

黄衣官兵一巴掌拍下来,“急什么,检查了就会还给你。”便放行了。

李文拉着狗剩赶紧走,方奇升他们还在城门摊子那儿等着。

“狗剩这么了,哭什么”方奇升见到这么个凶狠孩子不住的抹眼泪。

“有什么,不过是一只鸡被人拿了去,正伤心。”李文不以为然。

“没有鸡以后你让我们这么活,在城里当乞丐”狗剩就讨厌李文这点当家不知柴米贵。

“不要闹了,一会儿顺子该笑话你了。”李文拿出帕子丢着狗剩脸上,狗剩不甘心的擦了擦泪水。

“哪里人,户籍拿出来。”,“说话,你不要往里走。”,“再挤赶出去了”

后面的人也排队不耐烦了,有些卖菜的赶时间去占个好位子呢,都嚷嚷站一边去。

李文往城门一看,居然是哪个裸身男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跟到城门的,他不吭声就这么用身子往里面挤着。

唉,麻烦已经有了不在乎多一个。

“二弟,你怎么跟来了,不是让你看家吗”李文高声喊着,疾步向城门走去。

黄衣官兵见了李文,他对那个黄书还是印象深刻的,张口就来,“哦,你家黄书在这里啊”

“大哥,这是我二弟黄书,脑子不大好使。”李文牵过裸体贵人。

“你家的鸡我拿去检查了,居然是病鸡我已经拿去处理了,你弟弟又耽搁了大家的时间,你看这事儿怎么办”黄衣官兵,一副你扰乱了治安,居心何在。

“小弟,你过来,快过来。”李文唤着狗剩,从狗剩身上摸了两个银罗子给官兵,“哦,原来是病鸡,我也不知道啊,我二弟有病,官爷就不要计较了,这是罚款。”

“不知者无罪,这次就算了,走吧走吧。”

盛荣城熊大威武的城墙,城门有三条路,百姓们排着队进进出出,而官兵们检查百姓们的物品和核对身份,很是严格。车夫拿了一个东西给排查的军官,士兵很爽快的放了跟随在李文身边的那个灰色马车进来了显然,对方的身份如同李文猜想,并不是一般人,李文在盛京的巷子穿梭多年,认识的人很多,不过多数人皆不识李文这个混子。

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扎“彩楼欢门”,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交通运载工具:有轿子、骆驼、牛马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形形色色,样样俱全

狗剩对身边的环境十分好奇,明亮的眼睛匆匆的打量着,穿过第二个城门,马停了下来,李文和狗剩就着就下了马。

“多谢你了,先前上车前说过得厚报,金银我没有,不过像公子这般气度的人一般金银也入不了你的眼。”李文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这块令牌虽然此时并不起眼,不过总有一天它会有让公子拿来用一用的时候,公子你笑什么,虽然你或许觉得我赖皮,我也就厚着脸皮的说了,我李文一定会成为这盛京的老大,莫笑,我从不说大话,祝愿公子前程似锦,得偿所愿。”

李文将青云帮的令牌往前再次递了递,双手紧握着递给齐晟,齐晟望着眼前这个黑色的牌子,是木头红漆所做,并不值钱,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伸出一只手接过来,车帘陇上,李文对着车夫道声谢,带着狗剩走上街。

“哥哥,我饿了。”狗剩摸了摸肚子,嗅了嗅空气中的糕点香气,真香啊,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狗剩转过头看着路边的糕点,吞了吞口水,舔了舔唇,清澈分明的眼睛抬头望着李文。

李文,看着花花绿绿的街上景色,看着那个白色的糕点,李文也饿了,看着挪不动脚步的的狗剩,李文哄着,“一会儿哥哥给你买。”

“哦,好吧。”虽然很想要,但还是听话的走了,只是脑袋时不时的转过身看着糕点。

真的是成了身无分文的穷人了啊李文心里想着怎么来钱,看着前面有一个馒头铺,李文想馒头应该可以去要两个吧

“馒头,又白又大的馒头,馒头又白又大的馒头。”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在馒头热气腾腾的烟雾中看不清五官。

“老板,来两个馒头。”李文带着狗剩走到摊子前,狗剩一眨不眨的盯着白面馒头。

老板很快包好了两个馒头“两文钱,客官。”

李文有些窘迫,“老板,我没有钱,可以先赊账吗我一会儿给你。”

“两文钱,赊什么账,没钱走开,和尚我也不施舍。”馒头老板,把馒头放回蒸架上,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然后继续吆喝。

“小师傅,肚子饿了”一个穿着嫩黄色衣裙,头上戴着珠翠小姐模样的女孩对身旁的李文说话。

“施主,贫僧从西方而来,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我身边的孩子是我从山匪下救出的,他父母都死了,希望施主发发善心,给这可怜的孩子一顿饭吃吧”李文一脸高僧模样,一脸愁苦慈悲。李文都觉得自己头上金光闪闪。

“真是太可怜了,师傅真是英勇无畏,慈悲心肠,小翠,把我的银两都给这位师傅。”黄衣小姐,一脸感动,这位师傅,不仅人长得好看,心肠也不错。

李文拿着荷包,看着菇凉一脸感动,丫鬟一脸痴迷的样子,微笑,微微鞠躬,

本章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71章 为何会有顺子 第272章 第两百六十一张狗剩 第273章 追忆 第274章 第275章 副业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