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箭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73章 追忆

第273章 追忆

夕阳孤馆 2021-05-01 18:01:39
本网提供更多了夕阳孤馆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箭令》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73章 缅怀在线阅读。李文抖了抖衣服,不理周围各色的眼神,轻飘飘的跨过无赖的头顶,不理会。。...

箭令

推荐指数:10分

《箭令》在线阅读

手腕处轻转,罩着几人后脖子两刀,几人随即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只是嘴里干嚎叫。..这是一场没有对比的纷争,以李文一人压倒性胜利。

李文抖了抖衣服,不理周围各色的眼神,轻飘飘的跨过无赖的头顶,不理会。

狗剩在车上本来还担心这个便宜傻大哥吃亏,没想到自家大哥这么能干,直揍得这几个恶徒爬不起身来,李文狗剩欢呼雀跃的跳下车,直缠着要学武功。

这时一个武人打扮的男子向两人走过来,礼貌的抱了抱拳。

“兄台好身手,我刚才本欲出手相助,不料兄台身手了得,打的恶人跪地求饶。”

可不是跪地求饶了么,这几人本还糙话连天,天南海北,连宗带祖的骂,最后发现自己身动弹不得,才惊骇不已,连连求饶,以为是什么神仙法术,心中直懊悔冲撞人。

“哼,马后炮,刚刚躲在婆娘背后,现在充好汉。”狗剩撂完这句话,便转过身去侍弄驴子去了。

“小兄弟说的对,是我的不对。”那个壮汉听了狗剩的话,羞得满脸通红,“刚刚我婆娘拉着我了,我没有来得及。”

那边壮汉的婆娘看着自己汉子挠头捎耳的样子,暗怒不争气,但是又不能被别人欺负了去,便急急忙忙的赶来。

近看这个刚才还威风马面的男子,竟然是个俊极了的青年小哥,看着他轻声向自己问好,柳红芪脸微微发烫,回了个礼,也跟着轻声细语来。

原来刘红旗这一家人是去盛荣城投亲的,其祖辈家业便是走镖,经常出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次是因为孩字生病了,柳红芪有了顾忌,便没有由着丈夫性子来。

双方经过介绍,也渐渐熟悉起来,听说李文懂医术,便央着要给孩子看看,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李文就应了下来。

转身把那地上几个动弹不得的人身上的踢开了这种人渣死了不嫌多,久了恐怕流血不止,这种天气,想必过不了多久就没命了。

李文回到自家马匹旁边,狗剩忙着照顾着路途上唯一的马,要是马儿中暑了,就得走着进城了。

“没想到你倒是没有说谎,的确有几分本事!”白胖车夫拿了矮凳放置在干净的大石上,玄衣男子拂了拂衣摆坐下。

“那是自然,去盛京打听打听,我李文可是个响当当的汉子,从来不会说话不算数,讲道义,言行如一,这是我们青云帮的宗旨!”李文勾唇笑道,眉眼柔和,口气猖狂,倒是有几分不同寻常的样子。..

对方轻轻点头,不置可否,反正看年纪倒是比李文大得多,对方举止一言一行似乎有着隐隐的气势,让人不能小瞧,不是李文接触的人所能有的风范。

既然答应了帮忙看看对方孩子的病,李文虽然是半吊子,但是好歹从小身边有个神医,虽然没有学到青医的一成本事,但是一般的伤寒还是能够辨认。

柳红芪忙拉开轿帘,汉子方奇升便进车一把把儿子抱出来。

孩子精神有些厌厌,手中捉着一只竹子编的大鸟,低头作弄着大鸟,见人不吭声。

柳红芪忙拉过李文,“文哥儿,你来看看冬子,身上发热有几天了,饭也不吃话也不说,荒郊野岭,找个大夫也不容易。”

“快别念叨了,打扰到文哥儿在诊脉了”

听两人的吵嘴,李文放下冬子的手,眼睑猩红,舌头一片红点子,看来又是感染伤寒了。

看李文瞧完了,夫妇两也不拌嘴,都望着李文。

“让东子休息吧,我们去边上说。”

三人来到人群少的地方,李文便准备如实相报,让他们好做准备,况且这是一种传染病,一不小心便是大规模的死亡。

“冬子十有八九是得伤寒了,你们村里可是有人同冬子那样吗?”

“不曾啊,我们是走亲戚,又不是避灾,早知道路上会这样,我们娘两就不该来。”柳红芪惊得一下子大声叫起来,随即又左看右看,低下声来抱怨,越说越伤心,低声哭起来,“冬子没了,我也不活了。”

方奇升也震惊到了,忙扶着妻子低声安慰,原本只是以为天气炎热,路途辛苦,冬子有些不适罢了,“那东西是传染的,冬子好端端的怎会有?莫不是你”

“病是没有错的,我先替冬子施诊缓解一下,只要早点到城了有了药,冬子便有八分好的可能。”李文知道他们怀疑,毕竟自己年纪轻,加之认识时间又短,所以并没有计较。

“至于病的源头,我倒可能知道。”李文声音低下来,手指隐秘的指了指一个方向,“冬子先前可有和那个老太婆的小孙子待过?”

“你是说?”方奇升又悔又怒,最后只得长叹一口气,见妻子啜泣不止,心中更痛,“莫哭了,这里人那么多,哪个起疑了,就糟了。”

“文哥儿,我家孩子,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

“放心,方大哥,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给冬子吃些清淡的,让他养点精神。晚上我就来施诊。

回到竹林道路旁边上,见刚刚被自己打趴的几人,偷偷的打量着自己这边的人,以为他们又动了什么歪主意,便狠狠地瞪了几人几眼,看他们都转过身了,才和狗剩说了说悄悄话。

“怪不得刚刚这么大方,就一个水壶还拿去送人。”狗剩拿着斜眼瞧李文,刚刚看见他水壶送人就不满了。

“呵呵,我也是没有料到的。”李文尴尬的去赶毛驴,这小子脾气越发难以捉摸了。

狗剩自己拿个草帽遮阳睡觉去了。

太阳正在头顶,刺啦啦的晒着,正逢夏季,日头又烈,李文只得给马儿在林荫深处找了一些青叶草,让他能够吃饱,这里离盛京远,没有马料只能将就了,这可是李文唯一的一匹马儿了,好到山下阴凉处,期间方奇升见车上没有水,还递了一个水壶过来,李文正口看舌燥,万分感谢一番,抽了一分神关注那婆孙两个,见他们抱着水壶,摇摇摆摆的迎着烈日走在干燥的山道上,太阳晃眼,渐渐看不见,最后那一分后悔也消失不见,终究是怜悯大于那一口水的。

山间的水水清澈见底,布满青色苔藓的大石头,水底各色的鹅卵石,一些小鱼不知愁的游来游去,乘着凉,李文兴致大起,中午吃螃蟹喽。

“狗剩,快拿个盆子过来!”

“做什么?我放着驴子呢?”

“叫你拿你就快拿,一会儿要跑了!”

狗剩早就看见李文在石头间翻来翻去,伸着脑袋瞧着正好奇,听见李文叫他,故作不耐烦的把驴子栓在林间,从车上找出木盆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文面前。

“就这个?蟹子你抓来干什么”狗剩一脸失望,还以为有好东西呢。

“这个是好东西,你快翻翻石头下面,多多的抓来,今天中饭我教你大饱口福。”

尽管狗剩并没有用心寻,但这些地方没有被开发过,蟹子还是很容易寻找的,不一会就一盆了。

怕煮不入味,李文拿出自家的刀,三下五除二给螃蟹做了分解,等待下锅。

难民都是往盛荣城的方向走,大中午也都在山下歇脚,转了看了看没有瞧见婆孙两个,也就不管了。

“辣椒,白酒,紫苏,盐,可惜没有别的材料,否则更香。”

“打劫,放下东西,人,滚开。”遇到山贼了,这山贼恐怕也是在山上休息了一阵子才下来的吧,特不敬业了,要不是李文他们疲懒,早就打算离开了。

一群草莽中有一个穿着斯文年轻男孩,公鸭嗓子般的声音自然是那个男孩子发出的。

这群土匪中只有那个青衣长衫男孩子和一个年龄稍大的刀疤脸两人皆拿着一把大刀,其他人不过是拿着大棒而已。

难民们并没有动弹,对他们来说身上仅有的东西就是他的命,没有这些东西便走不出这山道,你现在让他把东西留下,就是在要他命。

“不见棺材不掉泪,兄弟们上。”男孩装腔作势的发号施令,长衫挽到腰处,就跟着杀出去,刀疤脸站在路边看着事态,防守在盛京官道上,堵了难民的路。

这帮山匪见人只管抢东西,不给就棍棒相加,拳打脚踢的,不过这里面有几个硬茬,方奇升夫妇,犯在李文手中的几个恶徒。

方奇升走南闯北和妻子都是走镖世家,常年走那些道儿,哪个山头哪个神,都清楚,江湖上走镖靠强盗朋友帮衬。两句话一说,二位再一谈门户,人不亲艺亲,艺不亲刀把子还亲呢,大家江湖上都有耳闻,也就放过去了。

不过也有不开面儿的草寇,非劫不可,这时镖师还不会动手,继续忍耐,说:朋友听真,你是林中好汉,我是线儿上朋友,你在林里,我在林外,你我俱是一家。

如果土匪说不是一家,这时镖师还会一忍再忍,压着心火说:五百年前是一家,是朋友吃肉,不是朋友啃骨头,啃了骨头你别后悔。那意思我硬。此时强盗若还是执意动手,就只好亮兵刃了。

不过现在兵荒马乱,社会动荡,这些入草为寇的山民向来讲究拳头是王道,这些山匪更是穷的响叮当,甭管你穷的只有一根竹棍,也要给你刮下来。

夫妇两也不客气上门来就招呼,拔出车板上的刀,方奇升和那个拿刀青年打斗起来。

“大人,我们来护送你。”一根棒横着打过来,二环躲闪不及一棒打的头晕眼花的。

胖子扶着自己兄弟,一脚踹了那人一脚心窝子,回头憨笑,“你看,我们兄弟别的不会,当您的肉墩子还是可以的。”

李文不理会他们的装傻弄痴,虽不明白事情原因,但是这几根臭虫他还是不准备收下的。

“马,马,大哥,还有我们的东!”狗剩盯着自家财产,急的团团转。

李文带着人来到柳红芪车前,问可安好后,便进入战团。

“你们要跟着我?确定了就上吧!”此时跟在李文身边的居然是先前打过自己主意的那几兄弟,李文勾唇,将那几恶徒推出去,以恶制恶,反正死了谁也都是活该!

李文举刀去帮方奇升,方奇升对战的那个书生没想到也是个耍刀的好手,看来是有师傅在教,聚集这帮山贼也是有几分本事。

李文所学颇杂,但是好歹本事有,打架不算宗师级别,但是也不能小瞧。有了李文的帮助,书生便不能招架了,那边那个刀疤脸见此,对人群中的几人打了个信号,便踢开挡路的几个难民,凶神恶煞的越过来。

这下公平的二对二。

刀疤脸的刀使得更纯熟,力量更壮,一刀一刀从高处直直的砍下来,李文感觉到手麻,李文举棍身子往左边旋转过去,就着力量向刀疤脸压下去,乘其不备攻其下盘,刀疤脸膝盖被卸力,便要跪倒下去。

刀疤脸不能力敌,这边方奇升的战斗也到了尾声,刀疤脸瞪着眼咬牙恨恨的看了一眼自己这帮的战况,就势一滚,起身拖着腿大吼一声:

“撤,淮哥儿,别恋战,走。”

一群布衣短褐的山匪快速的聚在一起,书生扶着刀疤脸向盛荣城方向的一山脚下跑去。

却没想到刚到山脚,便看到一个绿衣姑娘从山下慌慌张张的跑下来,看到刀疤脸一群人,顿时惊慌不已,连连后退,一眼瞟到李文这边的,便跳下溪,往竹林路口跑。

“救命啊,救命啊,求求你们救救我”

方奇升看见情况连忙拿刀就奔去,李文见此也紧跟着。

刀疤脸他们看见李文他们出手,也不追了,一群人跑山上的时候狠狠的威胁道:

“小心你老娘姐妹的皮子,哼!”

“小心谁的皮子,你个王八蛋。”方奇升和李文追着山贼而上,李文谁也不捉,就瞅准王八蛋书生。

在古代穿能长衫的人一般都是读书人,周朝文人都是比较金贵的,跟何况是山匪窝子里,更是金凤凰。

(本章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71章 为何会有顺子 第272章 第两百六十一张狗剩 第273章 追忆 第274章 第275章 副业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