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缚苍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废太子

第四章 废太子

白马浊酒刀 2021-04-30 18:10:27
尼玛!小白脸?刘嵘因为生了一个古铜皮肤小麦肤色,怎奈又也没古天乐的国内知名度,反而是经常因此看起来乡土气息浓郁,被美女瞧不起,因为说他平生也最恨小白脸了!不屑地看了他几眼,刘嵘懒懒道:“我哪有说什么红颜祸水?而已感叹这么一个眉清目秀女子居然生得这“什么?”那小白脸眉头紧皱,轻摇了一下扇子,心想,是这个意思吗?怎么偏偏我却理解成了那个意思?学艺不精,学艺不精。玉面公子小白脸摇摇头“哗”地一声又将扇子打开,轻晃两下,喃喃道:“这女子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可她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官方为保一方平安如此费尽周章缉拿她,莫非也错了吗?”“烧杀淫掠?那样的话那些中招的爷们儿可有的福享了,哈哈。”刘嵘心里想着画上的女子樱桃小嘴,柳梢眉的,该比昨晚的那个小娘皮也不差,嘴上的蛤蟆啦子立马就流了老长。性嗜淫?我喜欢!。...

缚苍龙

推荐指数:10分

《缚苍龙》在线阅读

  尼玛!小白脸?刘嵘因为生了一个古铜皮肤小麦肤色,奈何又没有古天乐的知名度,反倒是常常因此显得乡土气息浓厚,被美女看不起,所以说他平生也最恨小白脸了!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刘嵘懒懒道:“我哪有说什么红颜祸水?只是感慨这么一个俊俏女子竟然生得这么一身本事,就连让官府也要编出这么一大堆理由才可能缉拿的到她。”

  “什么?”那小白脸眉头紧皱,轻摇了一下扇子,心想,是这个意思吗?怎么偏偏我却理解成了那个意思?学艺不精,学艺不精。玉面公子小白脸摇摇头“哗”地一声又将扇子打开,轻晃两下,喃喃道:“这女子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可她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官方为保一方平安如此费尽周章缉拿她,莫非也错了吗?”“烧杀淫掠?那样的话那些中招的爷们儿可有的福享了,哈哈。”刘嵘心里想着画上的女子樱桃小嘴,柳梢眉的,该比昨晚的那个小娘皮也不差,嘴上的蛤蟆啦子立马就流了老长。性嗜淫?我喜欢!

  “有福享?什么有福享啊?这位公子你的意思是……”小白脸方才没注意,一句话也没听全,但见刘嵘神色淫荡,嘴里却听不清咕哝着什么,禁不住便是修眉微皱。“啊?哦,我是说看那画上的模样,弱不禁风,天仙似的,怎么看也不像一个为非作歹的人啊。呵呵呵呵。”刘嵘赶忙收起猥琐的神情,打着哈哈道。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就因为她看起来美似天仙,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就认为她不会为非作歹?兄台的这番见解在下就不敢苟同了,妲己褒姒之流,哪一个不是倾国倾城?剖心挖腹的事情也是做的出来的。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这女子看着虽弱比杨柳,但是狠毒手段确实骇人的紧,听说不久前王少府的宅邸才被洗劫过呢。”白面公子身边另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娘炮似的开口说道。

  洗劫了少府的官邸?这少府大人秦汉时期可是不得了啊!秦朝末年的著名将领,上将军章邯曾经不就是少府吗?胡媚儿莫非是个侠盗?这少府之职,是秦汉时的九卿之一,掌管着全天下山海地泽的收入更兼为皇室手工制造的大总管,是那皇帝老儿的私人财务总管,油水大的难以想象,这胡媚儿专挑达官贵人下手,怪不得官府缉拿她这么肯下血本。

  刘嵘兀自出神间,这娘炮却依旧是侃侃而谈,听起来就好似男人故意尖细声音似的,兰花指一翘,道:“再说了,自古红颜多祸水,这长得漂亮的啊,都是骚狐狸,没有一个是正经的。轻的勾引有妇之夫,闹得人倾家荡产,重的迷惑贤明君主,致其慢怠朝政,祸国殃民。夏妹喜,商妲己,周褒姒,吴西施,哪个最后不是搞得国家分崩离析,男人身败名裂?要我说啊,这个胡媚儿,听着名字就骚气,更不是什么好货色。下贱坯子!不是好东西,哼~”这娘炮最后一声娇哼,直搞得人浑身上下鸡皮疙瘩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他娘的,想不到咱们大中华人妖伪娘的历史也这么悠久了。

  “这位公子说的不错,说的不错,呵呵呵呵……”俊俏小白脸十分尴尬地伸手拂下那娘炮搭在自己肩膀上的一只白嫩纤长的女人般的手掌,神情极不自然,禁不住向一旁躲了躲。要说这娘炮似的男人阴阳怪气的,同女人似乎更相似一点,可为何他们却往往是对那女人这么咬牙切齿呢?莫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同性相斥?

  “不错个鸟!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原来刘嵘听不下去这娘娘腔在那里引经据典,天花乱坠,忍不住呸了一口道,“组织酒池肉林海天盛筵的是夏桀,管妹喜何事?妲己诗词歌赋样样在行,那是响当当的才女兼美女,女人陪自己的男人跳跳舞,喝喝酒,虽称不上贤内助,却也算不上大奸大恶,要怪都怪纣王刚愎自用,不思进取。那褒姒姑娘就更无辜了,人家每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郁闷,不想笑的,那周幽王就屁颠屁颠地跑到烽火台上将狼烟都点着了,是褒姒出的主意吗?说到西施姑娘,人家是地地道道伟大崇高的地下党,单凭自己的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就抵得上勾践的十万带甲雄狮,在床笫之间就覆灭了敌国,何其可歌可泣!”

  “只是因为后世的狗屁史官文人欺软怕硬,沽名钓誉,遇事都拣软柿子捏,心中担心批判人君惹来祸端,便将这祸国殃民的事统统推在这些女子的头上,真是卑鄙虚伪的很!哪朝帝王不好色?嬴政身边三步之内不离美女,六国佳人齐聚阿房宫,他在世时秦帝国南灭百越,北逐匈奴,何其威风!怎地他就没有荒废了朝政?再说本朝高祖皇帝,那可是一个十足的好色之,咳咳,这个,那个,怎的他老人家的嫔妃都丑的不行吗?”

  “正所谓人生短短几个秋,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啊,西边黄河流,美人江山乃是相辅相成的事情,可这男人荒废了江山,辜负了美人,到头来却把这烂账都算到女子的头上,真是一点胸怀都没有。小小女子半边天,这男女一阴一阳,共铸天道,正所谓巾帼不让须眉,哪里是你这样的搞基的死人妖可以看不起的?啊?你说什么是搞基的死人妖?哦,这是对喜欢同性菊花的男人一种通俗的说法,要文绉绉地说来的话,叫作龙阳之癖。”

  “你——呀!好你个不识抬举的狗屁叫花子!本少爷不惜自降身份教诲你,你竟然敢编排本少爷!死叫花子!你个挨千刀的!我饶不了你!”那娘炮脸涨得通红,脚一跺,张牙舞爪地便像个猫似的扑了上来。“唉吆!”那娘炮还未近身,刘嵘破鞋一抬,正中那人面门,看来这学了几个月走后门弄来装饰门面的跆拳道黑带也非全都是水分。

  “我的个娘来,咿呀咿吆喂,我的脸唉~你这叫花子,竟然胆敢以下犯上,本少爷我饶不了你呐,咿呀咦吆喂~”那娘炮双手捂着红肿的面颊,阴阳怪气的腔调不改,“我现在不和你一般见识,辱没了斯文!你给我等着!”言毕,娘炮便抽身而退,没走几步却是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疾走回来,一把拉住方才那白面公子的手腕道:“公子,快随我来,万不能和这等粗鄙之人相处,凭的失了身份!”

  “可是这位公子,我们似乎也只是初见,不认得啊,不认得啊,呵呵。”小白脸虽然长得女人了一点,可看起来性取向还是正常的,但见他面上一阵尴尬,急忙挣脱了他的手。那娘炮掩面轻泣,扭扭捏捏地跑走了,剩下刘嵘和那小白脸公子站在秋风中凌乱,这他妈的死人妖,太恶心了!不过面前这小白脸似乎不像是个搞基的,但是长着娇滴滴的小白脸就不可饶恕,刘嵘也没有多少好感。拍打了两下自己的灰旧长衫,便是继续往那城门口走去。

  “公子请留步!”那小白脸见刘嵘怏怏离开反倒是连忙跟了上来,对着刘嵘说道,“在下刚刚听见公子高论,相逢恨晚之意油然而生,不知可否邀兄台于那酒楼茶馆上一坐,再好生聊聊呢?”

  我了个去!你丫请客吃饭倒是早说啊!早知道当时在悦来客栈就可以省一顿早餐钱了啊!尼玛的本少爷我刚刚酒足饭饱你却跑来献殷勤,这不摆明了是要让小爷我遗憾吗?老头子或许等着用药,不能再耽搁多久了,况且这小白脸生得好看,本小爷最讨厌和比自己生得好看的男人一起吃饭喝酒了。至于自己方才慷慨激昂的一番高论倒不是因为自己是女权运动的支持者,女权这玩意儿在曾经的那个世界闹得轰轰烈烈,早就登峰造极了,只要是胸前顶着两团肉的,都一个个拽的像老太爷似的,对自己男朋友呼三吆四,刘嵘看着早就不爽了!但也正因为如此,到了这个世界,突然看到这些女子一个个温顺、体贴,与从前简直是云泥之别,竟然还被这死人妖鄙视,自然就想为她们打抱不平。当然,昨晚的那个小娘皮除外,那性子泼辣简直就像是和他一般穿越过来的。

  “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你我都是正统性取向的捍卫者,按照道理来说当然是应该去喝一杯,只可惜事务缠身,我一会儿就该出城了,恕难从命。”“哦?那恐怕要令兄台失望了,因为胡媚儿的缘故,这长安城现如今只准进不许出,估计就算到了明天这禁令也解不了了。”刘嵘大怒:“啊?这昏庸的皇帝老儿!说封城就封城!他眼里还有没有一点人权的概念了?天赋人权!自由平等!他怎么能限制我的人身呢?”

  “族矣!”小白脸倒也够意思,冒犯皇帝在历朝历代那可都是斩立决的大罪,见刘嵘出言不逊他急忙出声阻止,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低声呵斥道,“兄台莫要胡言乱语!冒犯皇帝,那是要灭族的!”“呵呵,在这个世界,就算是神仙也灭不了我的族了!”刘嵘穿越到这里,孑然一身,就像是孙猴子一样突然从石头里迸出来似的,哪里还有什么族人?想到此,他叹了口气,神情忽然之间竟是凄婉好多。

  这小白脸好像是品味出来了刘嵘眼中的寂寞和孤独,在一瞧他行装潦倒,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灰旧而又泛白,莫不是流落京城的失意读书人不成?这两年皇上几次下诏招贤,普天下读书人不远万里都涌向这帝都,希望博取个功名,但是,这未央宫虽大,但又能容得下几个新人呢?“听公子口音与关内人士稍异,莫非不是本地人士?”“本地人士?是还不是呢?”刘嵘低叹两声,他虽然也是关内人,但与眼下的这个关内却是生生隔了偌大的一个时空。“呵呵,我本非是客,但这偌大的帝都却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咦?公子言谈举止总是那么让人难以捉摸,其中处处蕴含哲理,让人回味无穷,可敬可敬!在下与公子虽是萍水相逢,却是仰慕公子的很,不知公子可否留下名号呢?”“名号?无名小卒,哪有什么名号,我叫刘嵘,兄弟指教了!”刘嵘苦笑道。“兄台莫再要胡言乱语了,会杀头的!”这白面公子这次竟然比起方才还要慌张,一双白嫩的小手差点就掩在刘嵘的嘴上了。

  草泥马啊!马善被人骑,人帅被人戏啊!你个挨千刀的基佬,竟然想揩我的油!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丫莫不也是个搞断袖的吧?否则怎么会动手动脚的,你可别看上老子了,别看你长得俊俏,可老子的性取向那可是坚定不移的!“什么胡言乱语?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嵘就是我,我就是刘嵘!难道这刘就只能是他们皇家可以姓的吗?哼!”刘嵘说完拂手而去,留下白面公子一人在那里愣愣发呆。

  “刘荣殿下,废太子临江王刘荣殿下?唉吆我的妈啊!怎么有人冒充他啊?他不是早就被苍鹰郅都给逼死在狱中了吗?是重名了?”原来,这当今皇上所立的第一个太子也叫刘荣,这放在后世自然没什么问题,同名同姓的从来都是举不胜举,可这里不一样,与太子殿下同名那可是一种严重的忌讳,犯讳可是要杀头的!

  小白脸同志被刘嵘这螃蟹过街横着走路的神气搞得不知所措,不避皇家的讳竟然还趾高气昂的样子?莫不是那人太无知,连这避讳的事情都不知道?他正要追上去,提醒一番。却见得阳光照射之下,刘嵘腰间金光一闪,正入他眼帘,仔细一看三爪大蟒盘旋其上,威风凛凛,好不霸气!“太子佩!”白面公子小嘴轻掩,惊讶地仿佛眼睛都要掉下来了似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缚苍龙 第二章 冤家重逢 第三章 狗咬吕洞宾 第四章 废太子 第五章 有钱了! 第六章 街头大乱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