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树林修炼无岁月小说

第七章 树林修炼无岁月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4-09 09:28:48
剑芒璀璨状态:连载中作者:南房先生全文阅读

何为正道?何为邪道?皆因人定,一个了衰落的将军府里的少年在父母争夺战宝物之战中不幸丧命后下山入门派,自此就了一段修真路 剑光璀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哇,哇...."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标志着一个新的生命体的诞生。。

剑芒璀璨 精彩章节

  禹州禹城,一座人口数百万的大城,其中传说中的‘化罗门’便屹立在其中‘化允山’之中,每年到‘化罗门’进行考核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可奈‘化罗门’招收门徒限制之苛刻。考验之严酷。故而剩到最后还能再进行考核的只有寥寥数十人。不过一旦成为‘化罗门’弟子,那就跃身数阶,即使是外围的弟子,一个个也身手不凡。

  在禹城‘潇湘楼’里,西北角的一个偏僻位置中。

  有一位相貌平平,举止端庄的少年,这位少年眼角中竟然参杂着一点晶莹透亮的液体,他竟然流泪了,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谈。”可是也要看遇到什么事情了,很显然这位少年遇到什么令人伤心而且带点仇恨的事情,因为从少年神情之中不难读出此人遇到过悲愤的事情。

  “小二,来碗烧酒,再来盘酱爆牛肉。”少年用略带成熟的语气招呼小二拿酒。

  “诶。客官,稍等,马上就来。”小儿用那惯有的招呼声回答,并且麻利的吩咐厨房快点上菜。不一会儿,酒和牛肉便被小儿端到少年面前。“客官请慢用。”说完小儿便又去招呼客人了。

  等小儿走后,少年便没有停歇式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仿佛这时在少年手中的已经不能称为酒了,没有人这样如此疯狂的灌酒,即使有,最后的结果也只有一个——最后肝肠尽断,然后暴雪而死。喝着喝着,突然,“噗”的一声,少年吐出一口鲜血,但是手中的酒杯却还没有停止。而少年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当有一个白须倒地的老者想要去搀扶他的时候,他却把手一抬,老者一个措手不及,似乎要摔倒在地,可是很诡异的是,老者在倒地瞬间居然一个跃身,便定住了身体。萧风望了望老者,然后头也不会的,便快速离开了酒店。

  这位少年便是萧风,刚刚他在喝酒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有个人在注视自己,于是便假装喝醉并且用内力逼出了一点血。而当自己要倒下时,正在注视自己的人便出现了,于是自己便马上离开,以免打草惊蛇。说实在的,自己虽然也有一点伤悲,毕竟刚刚感受到父母逝去的悲伤,但是自己好歹也是将军府出来的公子,故而自己把那份伤悲转化成为力量,深深的埋藏在心中。离‘化罗门’还有一个多月,于是萧风也久很闲散的逛着禹城,感受着禹城的磅礴气息,尽管知道有人注视,可是从刚刚那人的身手以及作风来看,仿佛对自己并没有伤害,由此看来,自己是想多了罢了。

  走着走着,感受着数百万人城市的巨大,萧风心里并没有太多的震撼,因为他来这里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在三个月后进入‘化罗门’的考核,然后加入‘化罗门’学习功法,让自己的实力增加起来。尽管自己有父母传下来的‘虎爆拳’,可是因为萧瑟那时考虑萧风太小,所以只敢传给萧风只能练到后天之境的‘虎爆拳’。但是因为毕竟是祖传的,所以‘虎爆拳’虽然练到大成只有后天前期巅峰的修为,但真正的实力却可以与后天中期一般高手媲美,实为一本中乘功法。

  禹城的路面全部都是用‘清风石’铺成的,看起来非常的华丽,这里的商铺也与于都城不同,一般都是在三层之高,而且最有标志性的建筑便是‘藏秘楼’,顾名思义,这‘藏秘楼’里出售的不泛有珍贵之物,也有上乘功法,可以让那些没有加入门派的人有所选择,不过价钱却是贵的吓人,听说最少的都可以抵得上别处一个小工三年的工钱了。这些都是萧风趁刚刚在酒楼喝酒时听过来的,当时自己也为之感叹了一番。突然,一声让大地震动的声音传了过来。“让开!让开!没看到‘化罗门’‘血枫堂’堂主二公子驾到吗,得罪了二公子你们担当得起吗!”一队整齐有素的军队浩浩荡荡的经过禹城,只见领头的头带‘银岗石’铸成的‘伽罗头盔’,身穿‘白银盔甲’,脚踏‘血玉’履鞋,体形非常魁梧,彪悍的大将模样的人正在训吼那些挡道的街民们。这位大将便是‘化罗门’‘血枫堂’芘下三十六岭之一的‘银狼军’伍长雷虎,名如其人,练就‘虎狼暴杀掌’,此人已达后天后期巅峰实力,随时都有可能进阶先天。

  而在此人旁边,是一位看似纨绔子弟的青年,长得眉清目秀,手指居然如此纤细,脸色异常苍白,若是女子,便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惜,是个男儿身。此人竟然骑着一匹‘乌金肇马’,一看便是大富大贵人家。这位少年便是‘化罗门’‘血枫堂’堂主最疼爱的三儿子‘余血熬’,此人阴险毒辣,依靠自己父亲威名到处欺压弱小。今天因为听说‘翠香楼’来了一位佳人,故而忙让手下准备马匹,带着‘银狼军马不停蹄的感到禹城,想来一睹佳人音容。

  这时的人们用惊骇的目光注视着这些‘甲士’以及所谓的三公子‘余血熬’,深怕自己得罪了这些凶神恶煞之人而丧失了性命。‘余血熬’望着众人的目光,更加高傲起来,他,就是喜欢被人瞩目的感觉,因为自己是‘化罗门’内部的,并且还是‘血枫堂’堂主最疼爱的儿子,天下人不屈服自己那自己颜面何放呢。可是当他望见萧风的方向,脸色慢慢阴沉下去,因为萧风竟然连看都不看自己,这是对自己的最大侮辱。

  “去,把那个不知好歹的人给我带到这里来,让我好好教训他!”‘余血熬’很急促的吩咐一个甲士,顿时,甲士谢令后,便带着三四个人到了萧风面前,并且对着萧风吼道“喂,听见没有,我们公子叫你过去问话,别磨磨蹭蹭的了。快走!”其中一个‘甲士’伸出脚踢了萧风一下,可是萧风一动不动,于是三个人轮流抬起萧风腿和脚,并且很吃力的才把萧风带到‘余血熬’旁边,‘余血熬’一挥手,这三人便知趣的下去了。过后,‘银狼军’伍长雷虎突然在‘余血熬’耳朵前低低私语了一会儿,‘余血熬’的脸色才慢慢变好,只是轻蔑的看了看萧风,便又命令手下起身,前往‘翠香楼’寻找佳人了。

  原来,刚刚‘银狼军’伍长雷虎对‘余血熬’说的话便是什么“区区小流之辈,别脏公子你的手....”诸类的话语,这才让‘余血熬’放弃了羞辱萧风的念头。

  当‘银狼军’离开后,众人一阵后怕,本以为刚刚会发生惨事,可是最后总算还是走了,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会放过刚刚那位少年,但那都不是自己所能触及到的领域,故而大家又开始各干各的了。等众人散去后,只留下萧风一个人埋着头正在独自深思什么似的。

  “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实力,再说自己还要进入‘化罗门’修炼,如果这时就得罪了‘化罗门’,那以后为父母报仇就难了!”经过刚刚的事情后萧风便决定在实力无法抗衡时只有忍耐,等到实力上去后才能说上话,这便是这个世界的不定法则。虽然每个人都要求公平,但是公平是要靠实力才能得到的,如果没有实力却还要公平的人那真是痴心妄想罢了。现在萧风最重要的便是修炼,只有修炼才能忘却烦恼,也只有修炼才能让人的实力得到彰显。

  想通了这些,萧风心情忽然感到无限的凉爽,这丝毫不压于清风带给自己的感觉。萧风突然从袖中拿出一张‘牛皮纸’,这是一张地图,记载着禹州十八郡的所有信息。萧风看着地图上的禹城其中一处点,不住的点头,然后便把地图又抽回袖中,快步的向着西边走去。原来萧风选择的地点名为‘落鼓峰’,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峦,此山之中动物稀少,唯一存在的便是‘小珍鼠’和‘赤鼬’,这两种生灵没有攻击性,一般被上山玩耍的小孩带回去作为观赏之物而已,所以这座山对于萧风来说并没有危险,也真因为此山之中并无什么珍贵药材以及生灵,故而很少有人涉足这里,这也正好给萧风提供了一处安静的修炼之所。

  当走到‘落鼓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萧风看着晚霞闪耀着绚丽的光彩,不禁的吟起诗来。又走了一会儿,萧风选择一处茂密的‘罗衫树’丛,这是禹州常有的树种,名为‘罗衫树’,是一种四季常绿的灌木。当此树长成时足有十丈之高,甚是骇人。萧风之所以选择这里,原因有二:其一,这里不轻易被人发现,可以为自己遮挡。其二:这里背靠水源,自己便不会担心用水不足了。因为萧风准备在这‘落鼓峰’待上近三月,然后便去参加‘化罗门’考核。这里离‘化罗门’相隔数百里,但是却比禹城短上十里,所以萧风也不急着时间不够,因为要待上三个月,所以萧风也准备了足够三个月用的食物,甚至有余也说不定。做完一切准备后,萧风便把随身包袱打开,然后取出练功用的‘金丝手套’,套上数十斤重的铁砂坨,然后便开始练习‘虎爆拳’之虎跃式,这虎跃式是训练灵敏度的,可以让人听力以及视觉得到大幅度提高,但是要求却非常苛刻,必须把基础式练到大成,就这一点,让萧家多少人最后抱饮长终,而萧风也幸亏得到‘乾元珠’,故而过了这个坎。

  只见萧风在各个树之间来回穿梭,好不迅捷,可是当要到第三个树杈时,“蹦”的一声,萧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不行,重新来!萧风再次站起,平息了一下气息,便又开始训练‘虎跃式’,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训练,让萧风从修炼中领悟,从领悟中修炼,渐渐的冬去春来,时间飞逝,一晃便过了十天,这一天,只见萧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穿梭于树与树之间,而是闭目静养,眉目之间居然发出一点微弱的红光,甚是怪异之及。“这‘虎跃式’真是苛刻,想我这数十天以来不停修炼,却还是没有感觉到书上所说‘神清化合’,怎样才能做到‘神清化合’呢”这十天来,萧风没命似的修炼可还是没有达到书上所说的最基本的感觉,于是萧风又开始了沉思之中。

  突然,一阵“喵”声传来,只见一只黑猫纵身一跃,那矫健的身躯仿佛流线般的流星划过一样美丽,耀眼。“对,就是这样,我终于也可以‘神清化合’了。”萧风狂笑起来,刚刚的黑猫给自己已经触动感觉边缘的思绪一下推动了一下,让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脱离束缚的感觉,其实有的时候并不是只有按部就班就好,有的时候需要一个契合点,这黑猫便是萧风的契合点。只见萧风又开始做同样的动作,可是咋一看,却觉得萧风的动作是那样的诱人,就好像一桌丰盛可口的菜摆在面前,自己无论选择哪一个都会让自己感觉出美好的滋味,而萧风以前就像一桌非常大量的丰盛佳肴,让自己眼花缭乱,到最后,弄的很是苦恼,不知该选择什么一样的道理。萧风再次感受在树与树之间穿梭的感觉,那种感觉与以前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只见树枝上的绿叶发出‘唰唰’的清脆声,更加为这宁静的树林增添了光彩。萧风就在这感觉与领悟中进行着训练,突然,在萧风跳过第六棵树快要濒临水源时,突然看到一道清光闪过,顿时萧风停住了脚步,然后细细琢磨起来。刹那,萧风便又移动了身躯,向着水源方向奔去。到了水源之中,亮光越来越强,只见在水源口的瀑布下面,突兀的冒着亮光。这让萧风非常吃惊,要知道,这瀑布下面可是万丈水潭,任何掉进此潭之物都不可能让在谭上之人望见,由此断定,这可能是一个奇特之物。

  于是萧风也顾不得危险,脱下衣服,便纵身跳入水中不见。过了一会儿,在水下的萧风突然看到一颗珠子正闪闪发着亮光,刚刚的清光便有可能是从这里发出的,萧风心里不禁猜测道。看着这颗珠子,只见珠子是一颗只有三尺见圆的小柱子,全身晶莹透亮,像似珍珠,却比珍珠明亮了许多。萧风也不管是何之物,于是便顺手把珠子捧在手中,便向着水上游去。

  到了岸上,萧风才细细观摩起来,越看越觉得此物仿佛在哪里见过,突然,萧风脑中灵光一闪。顿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雨落丹”,这竟然是与‘洗髓丹’相持平的‘雨落丹’,可是这却与普通‘洗髓丹’不同,显然这颗更加极品珍贵,可能是不知名的奇异之物吧,想到这里,萧风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手一伸,口一张,便把这颗‘洗髓丹’吞入口中,没入不见,顿时,萧风感受到了全身无穷的‘元气’滚滚流入自己的身体,突然,“啊”的一声,萧风非常痛苦的忍受着钻心的疼痛,这时脱胎换骨的前兆,渐渐的,疼痛逐渐消失,萧风也终于忍受到了极限,昏倒过去了。两日过后,当萧风醒来再观自己时,顿时大惊,自己虽然还是相貌普通,可是那股气息已经完全改变,看这大千世界也大不一样,这,难道就是这颗‘奇特之珠’所带给自己的好处吗,萧风再试着打出一道‘虎爆拳’基础式‘爆气’,只见此时的‘爆气’已经变成深红色,力道也比以前大了许多,可是萧风却感觉得到自己的功力没有增加,只是纯度更加精粹些罢了,这就让萧风有点疑惑,传言‘洗髓丹’让人的二十八道绪脉打通后,便感受得到功力的增加,可是自己功力没有增加,力道和纯度却增加了许多,看来这颗珠子不简单啊。想了一会儿,萧风便穿上衣服,裹上包袱,便向着自己临时搭建的茅草屋走去。茅草屋在树林的南面,这里里出口相隔很远,也是萧风每晚留宿之所,当时因为功力不精,故而只用几块木桩外加一点茅草搭成,所以遇到大风大雨就不行了,而现在自己的力道以及纯度都有了明显增加,所以萧风决定要把茅草屋改修一番。

  不一会儿,萧风便把木头,还有绳子准备好,这绳子是萧风在进入‘落鼓峰’时在小市之中购买的,起先只是为了防身之用,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过了两个时辰,一个精致的木屋便搭成了,看着自己的‘杰作’,萧风很是满意,于是便把包袱放进用木头搭好的床上,便盘坐修炼了.....

  又过了三日,突然,“涮涮”两声,两片树叶便无声无息的从树上飘落下来。只见一位少年眼带轻佻,然后对着手指吹了一口气过后,便又开始了例行的训练,这位少年便是萧风,仅仅三日,萧风便已经出道了‘神清化合’的境界,感觉那真是甚好,只须纵身一跃,便可以让身体变为一条直线,对着目标射过,杀人于无形之中,这,便是萧风对于‘虎跃式’之‘神清化合’的境界感受,这三日,也是进步最快的三日,自从服下那颗不知名的丹药过后,萧风的修炼速度也大大增加,仅仅用了三日,便达到了‘神清化合’之境,实为天才禀异,可是萧风却知道,要是没有先前的‘乾元珠’做辅,再加上这颗珠子,那自己不知道何时才能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但是机遇不是每次都能遇到了,故而萧风并没有因此而全都依靠外界力量,而是更加疯狂的训练,就这样离‘化罗门’考核还有五天的时候,萧风已经触到了‘后天之境’的边缘,便收拾了包袱,再望着自己住了二十多天的木屋,深有感触的看了一眼,便向着目标‘化罗门’的方向奔去。

剑芒璀璨状态:连载中作者:南房先生全文阅读

何为正道?何为邪道?皆因人定,一个了衰落的将军府里的少年在父母争夺战宝物之战中不幸丧命后下山入门派,自此就了一段修真路 剑光璀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哇,哇...."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标志着一个新的生命体的诞生。。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