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噩梦(上)小说

噩梦(上)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2-22 16:10:22
骑遇状态:连载中作者:飘荡墨尔本全文阅读

的话齐遇也没遇见了宦享,便无法获知,有一个人,能能满足她对于爱情所有的幻想。的话宦享也没认识了齐遇,便无时光荏苒。。

骑遇 精彩章节

  夏夜的风总是带着热气,弥漫在狭小的房间里,令人感到胸闷气短。

  我呆坐在床沿,不时有苍蝇停在手臂上,便留下一个包,奇痒难耐。

  一旁的妹妹兴致勃勃地抓挠着枕头,嘴里咿呀学语。

  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成片的蛙声在黑暗中喧闹着。

  “砰—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我的心里一喜,“妈妈……”我赶紧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我的妈妈和那个老太婆。只是,她们的头发都披散着,凌乱不堪。两个人的脸上,手上甚至还有看得清楚的的血渍。

  “妈—”不等我说话,她伸手紧紧抓住我。

  “欣……欣欣,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能……好好保护你和妹妹……妈妈对不起你们……”她越说越激动,抓住我的双手也愈加用力。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想要伸手拉住她,可她却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而那老太婆,伸手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地把我往门外拉。

  “妈—”

  我从梦中惊醒,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早已是满头大汗,连头发都沾黏在脸上。

  旁边的妹妹,睡得正香甜。

  我用衣袖抹一把脸上的汗,袖子上立时被打湿,那袖子肮脏不堪。

  我下了床,走出房间,穿过走廊。

  父母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

  房门虚掩着,我蹑手蹑脚地迈进去,尽量不弄出声响。

  房间里很安静,他正仰躺在藤椅上。他的脚下散乱分布着原先装有劣质白酒的空的塑料瓶。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剩有一半液体的瓶子。

  而那张并不宽敞的床,乱作一团:床单拖到了地上,其中一个枕头也不见踪影,大概在床下,因为我看到了床下露出的枕头的一角。

  “爸……妈和奶奶怎么还没有回来……”我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吵到他。

  “老子咋知道?你妈……你自己不晓得看好?死了是最好,我总有一天打死她。给老子……滚……滚出去,不然老子现在就打死你。”

  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倒了一口酒在嘴里。见我没有离开,他捡起脚下的瓶子就向我砸来,正中我的脑门,我感到有些吃痛,跑出了这个酒气熏天的房间。

  拉上房门的时候,我瞥一眼他拿着酒瓶的手,想象着把它剁掉时的兴奋和快感。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穿过走廊,满脑子都是邪恶而又充满快意的念头。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在走廊里幽幽地回响着。

  我打开门,妈妈站在那里,除了脸上有些疲惫之意以外,和早上出门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妈,你总算回来了,奶……奶呢?”我看向她的身后,黑暗中只有树影在动。

  “她……今晚在你大娘家睡,不回来了”,她拉过我的手,“进去吧,外边儿冷……”

  她拉着我进了屋子,进到我的房间。妹妹依旧在熟睡。

  妈妈坐到床沿上,轻抚着妹妹的头发,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转过来面对着我:“早点睡吧,照顾好妹妹。”

  说完,她揉揉我的肩,走出房间,轻轻地带上门。

  我站在原地,凝神听着,却没有想象中踩着地板的声音。

  我回头看看熟睡的妹妹,她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大约是做了个好梦。

  我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往走廊尽头走去。

  走近了,却没有平日里熟悉的争吵声,静得可怕。

  我靠在墙壁上,透过门缝往里看。只看到妈妈背对我站着,躬着腰似乎在拉扯什么东西。

  而我并没有没有看到那令人生恨的男人。能够看清的,是妈妈脚边的一个酒瓶,大约还剩有半瓶的酒,因为倒在地上,酒也流失了大半。

  妈妈突然动了一下身子,踢到那个酒瓶,它便左右滚动起来。

  我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正想要进去,却听见自己房间传来妹妹的哭声,我只得又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朝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时,却看到妹妹不知何时摔到了地上,小手小脚胡乱挥舞着,正哭个不住。

  我抱起她,轻轻摇动着。

  我看向床,足有80厘米,小家伙一定摔疼了。

  我检查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新的伤口,这才稍微放松些。

  妹妹在我的摇晃下慢慢进入了梦乡,我便把她放回床上。

  本来想着再回到父母房间看一看,又觉得出奇的困,索性关上灯,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

  ……

  我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惊醒,我睁开眼,他的双手正紧紧地掐住我的肩膀,把我往地上拖。

  他还是我平常看见的凶暴残忍的模样,只不过这时他的头上汩汩地冒出血,顺着油腻的头发淌在地上,一些甚至滴在我的脖子上。

  他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然而我并没有感到兴奋和快感,有的只是害怕和逃跑。

  “给我去死……还想要搞死老子是吧,我现在就让你们去陪你们的没命的妈……”他的嘴里骂骂咧咧,双手也开始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

  “爸……放过我,饶了我。”

  我已经感到呼吸困难,可无论我如何苦苦哀求,无论我怎样挣扎,他手上的力气丝毫不见小。

  他这是,要置我于死地。

  也不知哪来的气力,我一闪身,竟然脱离了他的魔爪。

  他的眼神愈加凶狠,又朝我扑过来。

  我急忙打开房门,往走廊尽头跑去。我一边没命地跑一边回过头看,他并没有追上来。

  一定是将魔爪伸向了睡梦中的妹妹。

  我咬咬牙,冲进妈妈的房间。

  可房间里的景象让我心悸:房间要比先前更乱,塑料瓶四处散乱,在熏天的酒气中,无数只苍蝇在嗡嗡地飞着。而那张凌乱的床上,横躺着妈妈。她的衣服破烂不堪,上面印着斑斑血迹。她的脸也被抓破了,鲜红的血还在往外流。一只苍蝇停留在她的脸上,贪婪地吮吸着血液。

  我跑过去,拉起她垂下床沿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挲着。

  “妈—你醒醒,妈你不能丢下欣欣,你不能丢下妹妹……”我抽泣着,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房间,站在我的身后。“怎么样?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的妈妈……让你们永远在一起……“说着他拿起旁边的一个啤酒瓶,砸向我的脑袋。我的额头上冒出血来,他便又拿过旁边的绳子勒住我的脖子。

  我喘不过气来,却又无法反抗,“妈—救,救我……”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

  

骑遇状态:连载中作者:飘荡墨尔本全文阅读

的话齐遇也没遇见了宦享,便无法获知,有一个人,能能满足她对于爱情所有的幻想。的话宦享也没认识了齐遇,便无时光荏苒。。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