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小艳(下)小说

小艳(下)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2-22 16:10:21
骑遇状态:连载中作者:飘荡墨尔本全文阅读

的话齐遇也没遇见了宦享,便无法获知,有一个人,能能满足她对于爱情所有的幻想。的话宦享也没认识了齐遇,便无时光荏苒。。

骑遇 精彩章节

  而此时的小艳,也正看向我这边。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那长长的睫毛又一次让我心生喜欢。

  我甩甩沉重的脑袋,试图放弃胡思乱想。

  饭后,我带着小艳到外面玩耍。她那胖胖的小手拉住我,也不去人多的坝子,而是径直往一条小路走去。

  这条小路,过分熟悉,就是昨夜梦里,我也曾到过那里。

  “小……艳,我们……要去哪里?”

  她扭过头来,步子却不停下。

  “上次那个地方,有好多漂亮的黄色的小花,我想去采,可以吗?”

  她那渴望的眼神由不得我拒绝。

  可是……

  上次?

  我想到了很多。紧张,恐惧席卷而来。

  不作多的解释,我拉着她飞奔回了家。

  她很不高兴,就是看着动画片儿的时候也还是撅着小嘴。

  到晚上的时候,她总算是心情好了些。看了一会儿电视,她嚷着困了,我把她安置在床上后,关灯准备离开。

  黑暗中,一只胖胖的小手拉住我,依旧是冷冰冰的。她却不说话,很用力地拉住,生怕我走开。

  我再次开了灯。她看着我,小嘴巴似在动,却没有声音。

  “怎么了?”

  “……姐姐你不陪我睡吗?”她的音调有些低沉。

  我向她解释自己还要看电视,她竟乖乖地点头,闭上眼睛假装熟睡。

  我关上灯,轻轻拉上房间的门,往客厅去。

  电视节目持续了两个小时,而我也有些困意。时间有些晚,家里人都回各自房间里睡了。

  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灯时却吓了一跳,小艳竟然没有睡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

  “我刚刚做噩梦了。”她的声音有些含糊,许是刚睡醒的缘故。

  “只是梦而已,睡吧,明天早上会好的。”我很困,并不想多说话。

  “我梦见你死了……”她一字一句地说。

  ……

  我躺在被窝里,房间里的灯发出暖和的亮光,让人倍觉心安。

  房间外似乎有铃铛声,听不真切,大约来自别人家的牛或马的铃铛。

  ……

  我被一阵燥热扰醒,我睁开眼,房间里漆黑一片。

  不远处传来门锁碰撞的声音,我摸摸身旁,没有人。

  “小艳?小……艳。”我朝门的方向喊着。

  没有回应,金属碰撞的尖锐声音继续响着。

  我试着开灯,可是开关好像坏了,按不到底。

  我拿来手机,借着屏幕的光看清正在尝试开门的正是小艳。

  “小艳。”我又唤她一声,她依旧不应。

  这时她也打开了门,不犹豫地径直走出了房间。

  我注意到她光着脚丫。

  是去上厕所吗?

  我赶紧提上她的鞋跟上去。

  “小……小艳,小艳……”我想叫住她。可她完全不理,走得飞快,似乎,脚不点地。

  我以为她会进洗手间,可她一直进了客厅,然后不停留地打开客厅的门往外面走去。

  我却不敢跟上了,她该不会在梦游吧?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开始害怕,同时又很担心小艳会出事。

  来不及思考太多,我跑到父母的房间外。开始是不停地敲门,但见丝毫得不到回应,我甚至开始擂门并不住地用脚去踢。

  “爸……爸爸,妈妈!妈妈!”

  可是房间里静悄悄的,就是平日里必有的父亲响亮的鼾声,也在此时匿迹。

  我很慌。

  那种感觉,就好像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尚存意识,或者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到怪象。

  那种感觉,让人恐惧害怕,甚至让人深感绝望。

  我蹲下来,眼泪开始不争气地涌出。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的父母。哪怕他们唠叨,哪怕他们吵架,也不要在这个时候,让我一个人去面对。

  房间里悄无声息,客厅里的灯光刺人眼球,屋外的风无情吹刮。

  我看向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又好像一切都看得清晰。

  那个长睫毛的女孩儿,现在到了哪里?我拿着桌子上的一把手电筒,不安地走向黑暗中。

  不能确定小艳的方向,我把电筒朝向远方四处晃晃。光亮好像可以穿破黑暗,却又在不远处被更深的黑暗阻断。而那更深的黑暗处,似有若无的黑影在潜行。

  我收回光束,使它直射在脚下的路,那样让我稍稍有安全感。

  “小艳……”喊出的这一声让我后悔,声音被无尽的黑暗吞噬,却没有任何的回应给我,那让我觉得诡异异常。

  瞎打瞎撞中,我终于听到前面有了声响。我循着光,寻着方向,前面走着的,不正是小艳?

  我的内心稍感欣慰,我喊着她的名字,然而她还是自顾自地往前走。

  我小跑上去,扶住她的左肩。

  她的身体冰凉。

  大概是被冷风吹得久了。

  她缓缓地转过身来。

  依旧是长长睫毛,大眼睛,只是再没有平日的生气。

  她看着我。

  我惊地掉了手电筒。

  “你终于来了……”不再是我熟悉的奶气的声音。

  我被吓在原地不敢动丝毫,就连放在她的肩上的手,也不知往哪儿放。

  她抓住我的手,“你看……”她指向我的身后。

  我机械地扭头,转身。

  眼前,赫然一座坟。

  石砖砌成的坟的周围,杂草丛生,坟头上还有那些熟悉的黄色小花。

  坟墓已经破烂不堪,甚至有些地方的瓷砖脱落来,露出里层的白色石灰。像白骨,森冷瘆人。

  而坟墓的前头,小艳正跪坐着,低垂着脑袋,短发凌乱不堪。

  我回过头,视野里空无一物,只有冷风在黑暗中吹动。就连我的手电筒,也不见了踪影。

  “姐姐,过来我这里……”不知何时,小艳已经抬起了头,看着我的方向向我招手。

  声音依旧是平日里熟悉的声音。

  可我哪里敢过去,想要逃了去,双腿却像被定住,动弹不得。

  “你过来呀……”她开始嘤嘤哭泣,小脸蛋上有了泪痕。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感到心疼。

  “小艳,你怎……么了。”好半天,我才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来。

  她却开始了笑,无声息的,却击打着我的心。

  不知怎的,我开始朝向她缓步走去。

  而她,笑得更甚。

  我想要停下,可是那股强迫我的力量不容我抗拒丝毫。

  到了她的身旁,她拉我坐下。

  “姐姐,你该知道这是谁的家。”她指指面前的墓碑。

  我摇头,又点头。

  张大爷的。

  “那就好……”不是身边的小艳说的话,而是……坟墓里……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惊恐地看向小艳,看到却不是那个长长睫毛,大眼睛的女孩儿的脸,而是一张血肉模糊,散发着腐烂的恶臭气息的“脸”。

  再一看,“她”的全身都已腐烂,只有那件碎花裙子,让我肯定她是小艳。而那烂肉上竟然还有蛆虫在蠕动着,她稍有动作,那成片的蛆虫便被抖落下去。那滚到地上的,先是在原地僵住,继而往我这边蠕动着。

  我感到胃里翻腾的厉害,脑袋也是一阵晕眩。

  一只蛆虫爬到我的腿下,我的到身体一个激灵,想要跳了开去。

  而小艳用那只被啃啮的几乎只剩下骨头的手死死地拉住我。

  她在对着我笑,没错,是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压抑地喘不过气来,胸口闷得死死的,我甚至感到下一刻我会窒息。

  这时,另一只手将我的肩膀掐住。不是小艳的,而是一只更粗壮的,同样腐烂不堪的手。

  我终于发现,那只手,是从坟墓里伸出来的。

  它掐住我的肩,使劲地把我往墓穴里拉。

  我感到绝望,因为我的半个身子,已经进去。我的视野里,只有一团漆黑。耳边,响着小艳银铃般的笑声。

  不,这是梦,又一个恐怖的梦。

  我现在,依然躺在我温暖的被窝里。

  隔壁房间的父亲,依然打着响亮的鼾,不时还有母亲的埋怨。

  小艳也依旧躺在我的旁边,安闲地睡熟。

  ……

  以后,我再也不要挨着小艳睡……

  我终于知道。

  我死了。

  真的死了。

  我看着躺在床上的我的身体,亲人围在左右。我听到他们说,我发了高烧,而刘叔,没有能救回我。

  旁边的小艳,依旧是长长睫毛,让我心里喜欢。

  她是无辜的。

  ……

  “王叔,你是因为什么?”我问。

  “生前与他不和,他死后我污言秽语诟他。”

  “那我是因为什么?”

  “你该不会忘了,两个月前你们做的好事儿?”这是张大爷在答,“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从崖上跌下来吗?”

  记忆在一瞬间闪现。

  “……所以说,小艳,也活不了,是吗?”

  “当然。”苍老的声音,简短有力。

  ……

  四天后,我再次在张大爷坟前看到了那个长长睫毛的女孩儿,她缓步地,走进张大爷的屋子。

  在门关上的一刹那,她回头,看着我的方向,笑的灿烂。

  ……

  “姐姐,这块石头,被你刚才撬松动了。”

  “管它呢,我们回家吃饭。”

  “可是……那很危险。”

  “谁踩上去,算他倒霉……”

  那个长长睫毛的女孩儿,回头担忧地望一眼松动的石头,转身跟上走远的人……

  

  

  

  

  

  

  

  

  

  

  

  

  

  

骑遇状态:连载中作者:飘荡墨尔本全文阅读

的话齐遇也没遇见了宦享,便无法获知,有一个人,能能满足她对于爱情所有的幻想。的话宦享也没认识了齐遇,便无时光荏苒。。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