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神秘女子的再出现小说

第八章 神秘女子的再出现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1-01-13 15:39:12
鉴鬼实录状态:完结作者:阿修罗的眼泪全文阅读

林逍,法医,他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也不是科学常识能作出解释的。   鉴鬼实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的,法医,这个工作不错,如果没有一身伏尔马林之类的味道的话那就更好了。其实我本人也并不在乎这种味道,只是因为有一个洁癖的姐姐,而不得不每天在下班以前把自己洗得干净再干净一些,免得她闻到我就大呼小叫的。一般来说,我只要在她十几米远的地方她就可以发现我,因为我的味道。我时常在想,她不应该属蛇,而是应该属狗才对。。

鉴鬼实录 精彩章节

  重新回到警局已经下午了,还没有进到办公室,就已经听到了李洋的大叫大嚷:“小逍去哪里了啊?”

  “在这里哪!”我忙走进办公室,李洋朝这里望了过来,立刻两眼发直就差没有流口水了,把我们人民警察威武良好的形象毁于一旦啊,当然,他发花痴的对象一定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方蕾。

  “哇,你好你好啊!”李洋向我这里冲了过来,然后很没有良心的把我推到一边,向方蕾伸出了他的狼爪。

  “你好,你一定就是林逍所说的李洋吧,我是方蕾。方圆的方,花蕾的蕾。”方蕾很职业的微笑着,和李洋握手表示友好,而我现在则只想把李洋的那双爪子剁下来当下酒菜!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见到美女连朋友都不要了,好歹我刚才还经历过危险的哎!

  “恩哼!”我故意清了清喉咙,只希望李洋的口水不要流得太长才好。

  “听说最近的那几起案子都是你负责的啊,我对这个很感兴趣,能不能介绍一下啊!”方蕾微笑的对李洋说,显然这位美女正在实施美人计哪,哎,我叹了口气,看来想要李洋这家伙不做叛徒是不可能的了,我们敬爱的党组织真是错看了人啊!

  “哦,原来你对这个感兴趣啊,你不知道,这几起案子啾啾啾啾…那些死者啾啾啾啾…我们警方已经啾啾啾啾…我认为啊啾啾啾啾…”李洋说的唾沫四溅热烈激情,可惜他在我眼里就只是一只发了情的公麻雀,而且还是很烦人的那种。

  我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决定还是先到化验室避一下为妙,李洋这个公麻雀不花一两个钟头来歌颂一下他的伟大是不可能结束的了。

  果然,直到两个钟头以后,李洋和方蕾才出现在我的视线内,方蕾还是一副职业笑脸,我不禁开始佩服她的好耐性来,要是我,肯定要拿张狗皮膏药贴住李洋的嘴!

  “小逍啊,晚上方蕾说要和我们一起去黑森林酒吧哪!”李洋兴奋的向我报喜,不过在我看来,这应该算是噩耗还差不多,我想我现在的脸一定很臭,这该死的天杀的李洋,见色忘友完全没有原则。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哦!”方蕾一脸的严肃,可是我却看出了她眼睛里正闪着恶魔一般的笑意。

  “小逍,你是不是身体不好啊,要不你晚上就不要去了吧!”李洋很关切的补了一句,不要以为他有多好心,他纯粹是想要有和佳人独处的机会,大家原谅我吧,我已经忍不住在心里往李洋的脸上扔个飞镖,扔个飞镖,再扔个飞镖。

  ※※※

  这个城市晚上的夜景其实很美,也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接触了太多的死亡和罪恶,所以对美的东西也就非常容易满足吧!但是谁又知道,这样的夜里会有多少死亡和罪恶正藏在某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哪!我望着车外的景色,完全不理会旁边某人恶毒的眼光,呵呵,李洋这个小子现在一定气我的不识时务吧,谁叫他自己先重色轻友的哪!

  “你对今天晚上的黑森林酒吧有把握吗?”车后的方蕾问我。

  我耸了耸肩,指了指李洋,“你问他!”

  “肯定有啦,放心好了。”李洋马上拍了拍胸脯,一脸马到成功的样子。我没有把今天下午在心湖的事情告诉他,因为我怀疑他不会相信,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即使我亲身经历过。

  “到了哪!”李洋把车停了下来,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家酒吧,夜色下正闪烁着霓虹的光彩。

  我们三个人穿过马路,走了进去。酒吧里很昏暗,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衬托着萎靡的气氛,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大概是因为真正泡吧的夜猫子还没有出动吧。我们挑了一个可以看到门口的位置坐下,要了酒,李洋和方蕾聊起天来,不过大多数是李洋在讲方蕾在听。而我,则拿着酒杯神虚太游起来,满脑子全是下午在心湖发生的一幕一幕情景,我想我的大脑还没有能够消化这些事情,和我平常的认知有太大的区别了。还有那个梦中的小女孩,就在我昏倒以后应该做了一个梦,可具体梦到什么却怎么也记不得了,难道是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吗?

  随着深夜的到来,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起来,可是没有一个看上去有可疑的人出现,我特别留意了一下进来的女子,不过好象都没有那个在老姐的电脑里出现的女子。李洋还在发表着他的高论,我不禁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唐僧啊,有这么多废话!

  我低头喝着酒,真是无聊啊,看来今天晚上是白来了,刚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四周好象安静了下来,再抬头的时候,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四周的景物和人都没有变,就觉得自己好象不是身在其中,而是在观看一个全息电影,本来的音乐声也没有了,四周的人都在说笑,明明口在动,可就是没有声音。难不成自己因为下午的事情刺激太大,以至于现在产生了幻觉吗?我忙望向李洋和方蕾,他们好象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仍然在交谈着什么,可即使相隔这么近,我还是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周围的人的动作好慢,好象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我感觉不妙,想张口说话,可是发不出声音,这下倒霉了,我的眼皮开始剧烈的跳动,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再次望向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两个女人走进来,一个就是老姐电脑里的那个女人,还是一样的风华绝代,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衬出了她完美的身体曲线,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想入非非。另一个女子则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皮肤白净,长发飘飘,和前几个死者在气质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我的心立刻往下沉,冷汗也冒了出来。我几次想站起来走到那两个女子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竟然象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就算我用尽了力气也没有办法从位子上移动半分。

  神秘女子就这样和那个姑娘有说有笑的喝着酒,看她的样子并没有想害对方的感觉,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渡秒如年的感觉,不能动,不能说,也不能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回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孤独的恐惧,虽然身在人多的酒吧里,可却没有人可以帮我,内心的孤独和恐惧让我汗水直流,我甚至可以感到背后的衣服正被汗水一点点的浸湿,手不停的颤抖着。我只希望有谁可以看出我的失态,可是好象我已经被人遗忘了一样。

  过了好久,神秘女子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那个姑娘尾随其后。我几乎可以脱口大叫,可声音到了嘴边却消失无声。就在神秘女子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我看到她竟然回头冲我笑,她的脸变的惨白,白中透着青灰,象是已经死得很久被风干的尸体,眼睛里没有了眼珠,而是空洞的一片,脸上的尸斑触目惊心。一股巨大的恐惧向我压来,我忙把头转向一边不敢再看,却正好对上了那个姑娘的脸,原本清秀的面容已经不见,而是一张因为惊吓而扭曲的脸,凸出的眼珠显示着生前所受到的惊吓,而伸出的舌头则表示她可能是被吊死的,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她还能行走,我真的可以确定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一具可以行走的尸体。

  两个女子就这样一前一后走出了酒吧,而就在这一瞬间,我又好象从新回到了正常的世界里,四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可以听得到,可以感觉的到,当然还可以动了。

  “林逍,你怎么了?”方蕾关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流了好多汗啊!”

  是的,是流了好多汗,现在的我活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我双手颤抖着把手上的杯子放回了桌上,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声音,“我,我,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方蕾看出了我的不对劲,问。

  “快追!”我突然从位子上跳了起来,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向门口冲去。

  “喂,你怎么了?”李洋和方蕾的询问声同时传来,可现在的我只希望能够追上那两个女人。冲出酒吧,我四顾张望,天色已经很黑了,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可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的那两个女子,可理论上来说,她们应该刚走出来没有一会才对啊!

  “你发什么神经啊?”李洋从身后追了上来,重重地打了一下我的肩,显然对我的失常感到莫名其妙。

  “快上车,到心湖。”我一把扯过李洋,急吼吼的往他身上一阵乱摸,只希望快点把车钥匙拿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在酒吧调查的吗,还没开始就要结束吗?”李洋问。

  “你先上车,路上我会解释的。”我不耐烦的把车钥匙从李洋的口袋里摸了出来,向车子跑去。

  “可是,你…”

  “先上车,再听他解释。”李洋的抱怨被方蕾打断了,而美女的建议李洋是一向都不会拒绝的,只好乖乖跟了上来。

  一路上我把车子开到了最大的速度,向心湖狂飙而去,虽然不能确定神秘女子和最近的几起案子有关,可直觉告诉我,现在去心湖一定会有所发现的。我边开车,边把老姐电脑里的那张古怪照片,还有刚才在酒吧里的怪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我想现在已经不是隐瞒什么的时候了。李洋和方蕾听了我说的,都没有再说话,而是都皱着眉,一脸凝重,我知道他们肯定也要时间来消化一下我说的事情,毕竟,这不是所有人都会碰上的吧。

  三个人因为事情的严重和诡异性都没有说话,车厢里一片死一样的沉静,气氛沉重。车子正疾驶在去心湖的路上,而越是靠近心湖,路上的车子越是少,到最后一段路上更是只剩下我们这一辆车。

  天上的月亮很亮,月色很美,我往心湖的方向望去,那里正朦胧一片,隐蔽着所有的丑恶。而我现在,却只希望车子能够开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鉴鬼实录状态:完结作者:阿修罗的眼泪全文阅读

林逍,法医,他不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并也不是科学常识能作出解释的。   鉴鬼实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的,法医,这个工作不错,如果没有一身伏尔马林之类的味道的话那就更好了。其实我本人也并不在乎这种味道,只是因为有一个洁癖的姐姐,而不得不每天在下班以前把自己洗得干净再干净一些,免得她闻到我就大呼小叫的。一般来说,我只要在她十几米远的地方她就可以发现我,因为我的味道。我时常在想,她不应该属蛇,而是应该属狗才对。。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