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七章  岿然不动    小说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七章  岿然不动    

来源:广文网 时间:2020-11-22 14:23:48
天才宝宝疼妈咪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天才宝宝疼妈咪》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赵守金,沈观,强杰,贝莱茵姆,伊尔比特,莱茵姆尔,圣扎伊尔,战非,沈星尘,沈星宇,平头男,沈小星,韩君弼,沈星,沈星宇和,梅杰,却被,宇和沈星,星宇和沈,伯爵,王志成,梅儿,上官蕊…

天才宝宝疼妈咪 精彩章节

王志成沈观小说名字叫做《天才宝宝疼妈咪》,这里提供王志成沈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精选:运动场上,几个不同年级的班级正在上课,只见一个小女孩站在树荫下,皱起眉头,抱着肚子,向她的老师报告,她的不适。“老师!我肚子痛,可不可以去上厕所?” 老师马上蹲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嗯!那要不要同学陪你去?”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女孩抱着肚子,一副强忍腹痛的样子,让老师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吧!自己小心一点喔。” “好!” 清晨,小女孩穿着运动服装,快步走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外。一个转身,她鬼鬼祟祟的闪入厕所旁的阳台上,拿出预藏的…

运动场上,几个不同年级的班级正在上课,只见一个小女孩站在树荫下,皱起眉头,抱着肚子,向她的老师报告,她的不适。“老师!我肚子痛,可不可以去上厕所?”

老师马上蹲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嗯!那要不要同学陪你去?”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了。”女孩抱着肚子,一副强忍腹痛的样子,让老师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吧!自己小心一点喔。”

“好!”

清晨,小女孩穿着运动服装,快步走在空无一人的教室外。一个转身,她鬼鬼祟祟的闪入厕所旁的阳台上,拿出预藏的望远镜,看向对面的六年一班的教室…

晴天,蝉意的夏√室外,徐徐微风吹落了几片榕树叶√室内,沈星尘轻脆的童音,缓缓地朗诵老师指定的英文诗。

在爱慕崇拜、忌妒不屑交错的目光下,沈星尘的黑眸,始终是平静的望着手里的诗词,不为所动。

阳光照在沈星尘稚嫩的侧脸、他的头顶,淡淡的化为一圈蒙矓的光环。坐在他身边的沈星宇,难得露出聚精会神的神情,专注聆听沈星尘的歌颂。

“沈星宇请你将沈星尘方才唸的那一段,做个翻译!”

“是!”在老师的点名下,沈星宇从容不迫的起身,完全不看稿,便流利的道出内容。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季的一天?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娇花嫩瓣,夏季出租的日期又未免太短: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他金光闪耀的圣颜也会被遮暗……”

榕树交错的枝影下,沈星宇与生众来的霸气,在他厉眼扫荡下,无形中化为一个盾牌,挡去四周投来的暗箭,顿时忌妒的气息淡去,只留下爱慕和崇拜的目光…

‘真帅!’女孩的爱慕透过望远镜直直射向他们两人,直到有人从她身后吼了一声。

“韩小宝!”

身后的叫声,把女孩吓了一大跳,她一个转身,看到老师阴沈的脸,不经尴尬的笑着。“老…师!”

“呵呵!”老师干笑几声,伸出魔手,将瘦小的小宝拎了起来。“你不是肚子痛吗?”

“是啊!我肚子好痛。”再加上现在被抓包的头痛…她真是痛到极限了!

小宝皱起眉头,小小的身体在体育老师的手臂上晃来晃去,在老师欲将责难的前几秒,挤出救命的眼泪。“呜…”

“哭也没有用!”老师这次是铁了心,硬是拎着小宝离开阳台,准备通知她的班导,小宝为偷看男生所做出的蠢事……

“当当当当……”下课钟声混着小宝的哭泣一同响起,让躲在厕所的沈小星,捏了一把冷汗。

“呼!真是好险。”差一点就被老师发现了。要不是他眼明手快,早就被体育老师抓去罚站了。

拍拍胸口,沈小星贼头贼脑的跑到阳台上,捡起掉在角落的望远镜,继续小宝之前的动作……

下课钟声一响,几个男生兴高采烈的冲出教室到福利社买东西,而女生则是三三两两的约到厕所换下一节课要穿的运动服装。

沈星尘无视于飞奔而过的喧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拿出运动服,准备到男生厕所,他还没有推开椅子,一只手便老大不客气的压住桌上的运动服,不让他离开。

“沈星尘!下一节体育课,敢不敢跟我比羽毛球?”三个男生围在沈星尘的座位旁,只见其中一个瘦高的男生,碰的一声,将沈星尘的运动服压在掌下,对他挑衅。

沈星尘看向他压在自己衣服上的手,再看向他盛气凌人的眼神,面不改色的问道。“跟你?”对眼前的挑战者,沈星尘勾起一丝无邪的笑。

王志成,一个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资优生,会玩又会读书的那一种天才,一个随便翻个书皮就可以全校第一名的王者。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他们还没出现之前的事…

‘他就这么讨厌自己吗?’沈星尘耸耸肩,无奈的想着。为了这些可笑的虚名,整天争来争去的,会很好玩吗?沈星尘实在不了解。

“你一定要跟我比吗?”

“对!你怕了吗?”王志成的下巴抬得高高的,一副等着看沈星尘出糗的样子。

沈星尘难得皱起漂亮的剑眉。“怕?确实有点怕…”怕流汗。他又不是沈星宇,为了整那些想欺负他们的人,不惜在运动场上挥舞汗水。

呕…他光想到那一身黏稠又难闻的汗,就混身不对劲。

但看到王志成一脸坚绝,他又要怎么回绝他才好呢?就在沈星尘苦思的同时,沈星宇走了过来。

“想以大欺小吗?”沈星宇往两人之间一站,可把王志成吓坏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有以大欺小?”虽然论体型,王志成比他们高出一个头,但是论气势,沈星宇光用眼神就足够杀死他了。

‘呵!不是很有胆识的吗?’沈星宇抬头看向高大的王志成,笑的一派无辜。“论体型,你一百七,而我们才一百四,这不是以大欺小,是什么呢?”

“长这么高又不是我的错,谁叫你们长的特别慢!”看着矮半截的双星,王志成不经叫屈。

沈星尘轻咳一声。‘嗯!发育很慢,确实是我们的错!’比起同期的男生,他们确实是发育的太慢了,因为……

因为他们拒绝长大,所以自动自发的压抑自己的成长。

‘长高有什么好的?’对沈星尘传来的抱怨,沈星宇抬起头,看向王志成高大的呆样子,哼了一声。‘上面的空气会让脑子更清醒吗?’

‘呵、呵!’沈星尘淡笑不语。

两人诡异的笑脸,让王志成不免一阵毛骨悚然。“沈星尘!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比?”王志成想越过卡在中间的沈星宇,却被沈星宇拉住。

“为什么非要沈星尘不可?我就不能跟你打上一局吗?”

“你…算了!当我没说。”王志成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摸摸鼻子走人。

‘YES!’躲在对面大楼的沈小星,忍不住为大哥喝采,真不愧是他们的大哥,他真是太崇拜沈星宇了。

拉长望远镜,沈小星盯着眼前的沈星宇,看着他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对沈星尘挤眉弄眼。

沈星尘则是吐着**,调皮的说了沈星宇几句,便打打闹闹的离开教室。

呜…他也要跟哥哥同班啦!看着两个哥哥的背影,沈小星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着。

“沈小星!”

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在沈小星的头顶上,沈小星的脸顿时乌云密布。

‘完了!’沈小星眉头紧皱,缓缓的转过身,看向来者。

太阳躲在云层里,忽明忽暗,站在沈小星身后的男人,像极了一团阴影,似有若无的飘在沈小星眼前。

“你是沈小星对吧!”

“是!”看着男人诡异的问话,沈小星不自觉得退了几步,却被男人大手一伸,抓了起来。

“乖乖跟我们走……”

    

不起眼的公寓,破旧不堪的墙,印着蜘蛛网似的龟裂图腾。偶尔,风不经意的吹过墙面,壁上的漆彷彿是灰色的雪片,落了一地。

男人抱着昏迷不醒的沈小星,大步走入破旧的骑楼,顿时,混浊的空气、陈旧的废弃物,骑楼的阴暗处堆满了拾荒者的财产。

一个拾荒老人戒心十足的望着男人,深怕他的到来,是为了抢走他的宝。男人没有理会他的自以为是,一个溜烟的,闪入狭窄的楼梯。

昏暗、脏乱、发出阵阵恶臭的怪味,活脱脱就象是一窟贫民区。在一个人身可以进去的空间里,男人对着唯一的小门,敲了几下。

一个女人应门,看到男人怀里的沈小星,马上开门,要他进来。“老大,钉子回来了。”

随着女人的叫唤,一个长发后梳的男人,站在危机四伏的阳台上,对他们点点头。“嗯!”

被唤为钉子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放下沈小星,对他们的头头叫道。“诱饵到手,就等鱼儿上钓了。”

“嗯!做的好。”拨开落在前额的长发,男人淡然的笑着。

女人抱起还没醒来的沈小星,走入一间不到五坪的小房间,而绰号钉子的男人,坐在客厅与他们的老大商讨计划的细节。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幻】集团的成员,镜、钉子和影。

【幻】,以长发的镜为首,由外号为钉子的男人当外探,而唯一的女性,影为内应,形成了完美的行动小组。三人因爱冒险刺激结识,进而成军为令人头痛的小集团。杀人、放火,他们不做,倒不是因为正义感使然,而是不屑。虏人、勒赎,要看对象,不是名人,他们懒得动手。

一旦决定出动,他们必定要搞的惊天动地不可。因此就算他们可以完成许多不可能的任务,也没有几个人敢惊动他们出马,要不是梅杰伯爵的执着,他也不敢轻易的招惹这三个狂傲、无常到不择手段的狂人……

镜向来喜怒不言于色的脸,一双深邃的蓝眼,闪动深不可测的寒光。在聆听钉子的回报,镜的嘴角露出冷血的笑意。“只要有这张王牌,我就不信他们两个不会自投罗网。”这几年在梅杰的悬赏下,各界从一开始的跃跃欲试,到后来的惶恐却步,全都是有关双星邪门的传言,有人说他们是恶魔转世,更有人称他们为异世界的怪物,林林总总的传言层出不穷,多的不胜枚举。

镜看向双星的相片和资料,笑得诡异难解。哼!什么异世界来的恶灵,他就是为了打破这个传言才会接下这个案子的。

将资料抛向空中,镜一个跃身反踢,脚没有碰到缓缓落下的纸张,却被他四周的劲风扫成两半。“双星…我要定了!”

    

“我要去救沈小星!”

“你冷静一下好吗?”

“你要我怎么冷静?沈小星可不是沈星宇他们,他没有办法能力自保的,我不救他,还有谁会救他呢?”沈观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

沈观承认自己的心,多少偏袒在他的老幺,沈小星的身上。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沈星宇他们从小就很独立,做什么事都不需要别人太过费心,但沈小星就不行了,虽然他们只相差一岁,但沈小星的资质是怎么也比不上两个优秀到不像正常人的哥哥,所以才更需要他这个做父亲的保护,不是吗?

沈观想说服蕊,却瞥见沈星宇和沈星尘站在沙发旁,用一双冷淡的眼神看着失控的自己,沈观顿时愣在原地。

沈星尘耸耸肩,缓缓的越过沈观,走到蕊的身边。“我们会把沈小星带回来的。”吻上蕊的脸颊,沈星尘笑的天真无邪。

“你们…你们要怎么救沈小星?”他们只不过是十一岁的孩子,要用什么方式救沈小星?沈观可不希望他们意气用事。

沈星尘望向沈观。“很简单,以人换人!”那些人不就是要他跟沈星宇吗?那就顺他们的意吧!

沈星尘洒脱的一句,却引来沈观的尖叫。“不!我坚决反对。”失去一个儿子就够他心痛了,现在要用他们两个去换,他说什么都做不到。

“听着,这件事就交给大人来解决就好,你们乖乖待在家里就好了。”

“爸爸!大人有时也不是万能的,何况时间紧迫,容不得我们想太久。”沈星尘超出同龄的早熟,有条有理的道出沈观的忧心。

‘接捧!’两兄弟交换一个眼神,换沈星宇走到沈观面前说道。

“爸爸!沈小星胆子那么小,你忍心要他等……”

“噢…不要再说了,你们走吧!”沈观难过的撇开头,却又忍不住看向准备离开的儿子。

“等一下!”终于,在他们跨出客厅的剎那,沈观叫住他们。

“还有什么事要交待的吗?”沈星尘停下脚步,看向难得对他们依依不舍的老爸。

他以为老爸要对他们说些什么,却见沈观做了几次的深呼吸,缓缓道出一句。“一切小心!”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客厅。

“嗯!”沈星尘轻笑一声,踏出客厅。心想,老爸还是在乎他们的,虽然对他们老是板着一张爱说教的脸……

滴打、滴打……

破旧的墙角,在壁上的钟,走一分,停两秒的当下。

月光打在缺角的玻璃窗上,在漫长的夜里,微微透出亮光,幻的首领──镜,长发披肩,静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而影则是小鸟依人的倒在他的背上小眠。

一片幽静,隔壁的小房间里,钉子巨大的身子,强而有力的双手抱着被掳来当人质的沈小星,倒挂在壁上,宛如蓄势待发的蝙蝠,紧闭双眼。

滴打、摘打……

时针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缩在钉子怀里的沈小星,没有呼吸、没有挣扎,像极了一尊没有生命的木偶,任人搂在怀里。

云层遮住了月光,老人的咳嗽、拾荒的猫叫,随着风,一阵一阵的传遍公寓的四周。偶尔,不远处还会飘来微弱的打呼声。

黑色、边不着际的天,金银双色的光芒悄悄的划过,速度之快宛如两颗不知名的流星,让人丝毫无法看出被光环护身的沈星宇和沈星尘。

公寓两旁的树影,随着两人的移动,开始摇曳。窗外渐渐远去的猫影,窗内昏睡的男女,一切看似平静的夜,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异样,除了两道若隐若现的光芒,缓缓的逼近破旧不堪的公寓之外…

真的!一切无恙。

当、当、当…

沈星尘与沈星宇降落的同时,指针正指向十二点方向,轻脆的钟声立刻传至整个房间。

剎那,挟持人质的钉子,睁开充满血丝的瞳仁,直视两人的到来。

“欢迎光临!”不疾不徐,钉子低沉、具有魔性的嗓子,在不到十坪的小房间传了开来。

沈星宇瞇起嗜血的眼,准备抢下被挟持的沈小星,身后的镜和影已无声无息的扣住他们的身体。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沈星宇压下心中的惊讶,蓄满额上的力量,想震开身上的束缚,却对上镜邪恶的笑脸。

他扣住沈星宇的手,望向他额上神秘的光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就是这个印记在作祟…”

在沈星宇的注视下,镜伸手想取下那枚闪烁异光的埃及眼,一股强大的旋涡却将他吸入沈星宇额间的埃及眼中。

沈星宇不发一语,只是用一双冷酷的眼眸,盯着镜渐渐消失在金色光芒的手,静静等待镜被吞噬的身体,成为他的…

“镜!”影见状,赶紧拉住镜的腰,一个使力,硬是将他拉出沈星宇额间的致命光线。

“啊…”在一阵拉扯中,一声尖叫,将影吓了一跳,她转身一看,原本困在钉子手掌里的沈星尘,已经把钉子整个人吸入体内。

眼前的震撼,让向来临危不乱的影,不经变色,因为更骇人的是,抱着昏迷不醒的弟弟,沈星尘的眼,竟透明的异常。

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影不寒而颤。

沈星尘抱着沈小星,在确认沈星宇没事的同时,伸出一根小手指,准备将两个碍事的家伙做一个脑部消磁的动作。

突然,镜推开影的搀扶,双眼变成噬血的红,抢在沈星尘之前,释放出他的力量,一股与双星不分上下的超能力。

原来他也是……

蓝光的入侵,银光的反制,相斥的剎那,擦出刺目的强光。沈星尘来不及闪避,只能在最危急的瞬间,将怀里的沈小星,推出蓝光的范围。

‘快!快把沈小星送回去。’沈星尘话才说完,一个分神,便被蓝光打中。

‘小心!’沈星宇见状,想为沈星尘挡下力量,却又不得不顾及到沈小星的安危,只好将全部的力量,投向一直没有清醒的沈小星身上。

当沈小星渐渐化为一道光束离开混乱的房间,沈星宇已经虚脱的倒在地上,任失控的镜,将他高高举起。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镜,鲜红的双眼,发出两道熊熊火焰,看着沈星宇在他的手里昏厥而去……

    

流窜在玻璃柜的气体、疯狂旋转的梅儿,只见被绑在架上的沈星宇和沈星尘,赤着身子,闭目且状似平静的睡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站在手术台的右侧,瑟恩递上手术刀。“伯爵!”

“嗯!”梅杰接过瑟恩手上的手术刀,飞窜在实验室的梅儿,象是感应到他颤抖不已的兴奋,开始鼓动。

“快!杰,快把他们的脑子剖开,我们等待四十五年六个月又八十九天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快!伟大的杰,快点取下他们的脑细胞……”

“梦想!”在梅儿的近乎怪异的叫声中,梅杰闪烁亢奋的眼神,一步步走向沈星尘的身边。

真是兴奋……

梅杰不知咽下多少次的口水,告诉自己要沈着点,四十几年都等了,实在不差再等上,这奔向胜利的几分、几秒…

是的!他是不该沈不住气,但自从镜跟他通知,抓到人之后,他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狂喜。

对!狂喜。

正想狂笑的梅杰,突然摇头。

不!他的心情岂是一句狂喜可以说尽的。

想起那一晚,梅杰的手再度狂颤。“瑟恩!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执着吗?”

“不知道!只知道这对伯爵而言,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一件比生命、金钱还重要的事。”瑟恩摇头,只能紧随在快要失控的梅杰的身边。

“比生命、比金钱还重要…”梅杰发出狂笑。

“瑟恩!今晚,我要告诉你一个小小的故事,一个科学狂人近五十年的执着。”

梅杰眼神迷离,语带呢喃的说道。“对!一份不为人知的狂热,还有……成为永恒…我的爱妻梅儿的故事,全是来自那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

梅杰,一个出身不凡的英国贵族,在人人称羡的表象下,却是另一个时空的实验品……

某个晴朗无云的夜里,在奶妈说完枕边故事后,在小梅杰挡不住瞌睡虫的入侵,进入梦乡后,一道强光伴着有点高分贝的杂音,由远至近的来到他的床边。

一种机器运转的声音,让梅杰沈睡的意识突然清醒,他忍不住奇的睁开眼,想知道是什么东西,打扰了他的梦…

仅有三岁的小梅杰,当时还不知道,他这么一睁开眼,所遇上的一段奇异的遭遇,就在那双神秘不可知的黑眸,如夜魔般的细长黑影中,展开了他与另一个世界的第一类接触,在他三岁的某一个夜晚开始……

大腿内侧的小针孔、胸前的小记号,这些只是一个开始,不会是一个结束。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挑上他来做实验。

也许是上天妒忌他拥有了太多,也许…也许…有太多无解的也许,藏在梅杰小小的心里,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三岁,神秘黑影的夜。十岁,在森林骑马的下午。十五岁,从学校返家的途中。二十岁,他与梅儿,也就是他的妻子,第一次的约会。

十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每一次的失踪、身上不停出现的新伤口,还有那一段段失踪期间,不见的记忆,随着梅杰渐渐成长后,开始激发出他追根究底的动力。

为了还原那失去的记忆,他终于在催眠大师艾特的帮助下,得到了答案…

原来…他被绑到了另一个空间,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的白老鼠!

外星人、白老鼠…

这个秘密,只有梅杰和他的父亲两人知道,为了不让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流传出去,梅杰的父亲暗自运用权势与一笔可观的金钱,顺利封住艾特的尊口。

为了保护唯一的儿子,梅杰的父亲更是在众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梅杰以热爱科学,支持胸有梦想,却苦无经费的科学研究的金主身份,在美国组成一个实验室。除了悄悄的网罗各地的科学精英,开始研究梅杰身上的伤痕,更开始了猎捕可疑飞行物和长期绑架梅杰的奇怪生物的踪影。

二年、三年…

等待与神秘生物再会的岁月中,同为热爱科学,进而相恋的梅杰和艾梅儿,终于在相识相惜五年后的某天,在大家的祝福下结婚了……

    

婚礼上的喧哗已经淡去,新居里,梅儿优雅的倩影,缓缓卸下蕾丝头纱的柔美,瞬间散下的发,宛如一道耀目的金色瀑布,让小鸟依人的梅儿更显得楚楚动人。

在柔美的灯光中,她一双温柔多情的瞳仁,闪烁一份聪敏的光芒,脸颊边的红霞,还残留着新嫁娘的羞怯。

拿起梳子,她顺着长发而下的手,有着甜蜜的跳跃。

就在她等待梅杰回来的同时,一阵脚步声,伴随推门声而至。梅儿开心的放下梳子,看向身后,她的丈夫,不经笑弯了眼。“杰!”

“梅儿!”两人深情相望,梅儿雀跃的奔向梅杰,任梅杰将她抱个满怀,她却是躲在他的怀里,笑的开怀。

贴在他的胸前,梅儿突然停下嘴边的笑意。

‘好怪!’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充斥在她的心头,在他们状似亲密的拥抱里。

梅儿猛然抬起头,突然推开梅杰。“你不是杰!”

莫名的,她就是这么认为…说不上是为什么,只能说是她与杰多年的默契使然吧!

盯着即熟悉却又陌生的梅杰,梅儿连退了好几步。

“梅儿!你怎么了?怎么会说我不是杰呢?”梅杰皱起眉头,一步步的走向梅儿,直到她的背抵住墙脚,才停下来。

梅儿卡在梅杰与墙面之间,进退两难,只好出声叫住梅杰。“你不要再靠过来了!”

望入梅杰的眼,梅儿止不住心里的恐惧,只好佯装镇静的站在墙边颤抖。

梅杰沮丧的看向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梅儿,百思不得其解。“梅儿?”他想安抚梅儿,却被她闪开。

梅杰的逼近、梅儿的反抗,在彼此的僵持下,梅杰终于失去仅有的耐性,开始露出挣扎的表情。一股骇人的气势,在灯光忽明忽暗的诡异下,他的温柔,在梅儿的忤逆中渐渐退去,渐渐被阴沈的气息取而代之。

“梅儿!别任性了,乖乖的回到我的怀里。”梅杰含着蛊惑的声音传入梅儿的耳里,显得有些虚无缥缈。

梅儿想说不,梅杰却从口袋里掏出金属棒,对准她发出火焰……

    

实验室里,数台的计算机仪器发出阵阵声响,十几个身着白袍的科学家和助理,各坚其职,在密密麻麻的仪器和试管之间,来回奔波。

“电子网、监视器,目前方圆五百公尺没有任何异常现象。”坐在监控室里,刚从助理升格为科学家的好友,上官德,正盯着荧幕向他们的幕后老板,也就是今晚的新郎倌,梅杰报告。

站在上官德身后,梅杰一身白色西装,神情拘谨,纵然今晚他大喜当头,却不免异常紧张。

“嗯!继续监控。”梅杰拍拍上官德的肩膀,要他继续盯着荧幕上的情况,因为他可不希望在这个重要的日子,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扰。

上官德收到梅杰的不安,只是点点头,继续手边的工作。“嗯!”

梅杰的紧张,他们都心知肚明,为了让两个好友终成眷属,他们这些好友兼下属的,说什么都会一路守护这对壁人。

空气中飘浮着一股不安的气氛,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两人短暂的交谈间,持续漫延……

荧幕反射出的蓝光,印在梅杰若有所思的脸上,一层一层的闪光,象是散不去的鬼魅,不断的闪过他的眼、他的心。站在上官德身旁,看向好友专注的样子,他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虽然有最新的侦测器和一群精英的好友,他心中的阴影依旧根深柢固的存在,依旧是止不住内心最深处,不停蜂拥而上的忐忑。

上官德抬起头,正好对上梅杰忧心的面容。“杰!这里有我们全程监看,你放轻松点,安心的当你的新郎,可别让新娘等太久了。”

“这…”

天才宝宝疼妈咪状态:已完成作者:梧桐阅读全文阅读

《天才宝宝疼妈咪》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赵守金,沈观,强杰,贝莱茵姆,伊尔比特,莱茵姆尔,圣扎伊尔,战非,沈星尘,沈星宇,平头男,沈小星,韩君弼,沈星,沈星宇和,梅杰,却被,宇和沈星,星宇和沈,伯爵,王志成,梅儿,上官蕊…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