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五百年前的茅山术小说

五百年前的茅山术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鬼怪

作者:寒冬凉风

时间:2021-07-17

小说简介

遥寄霜星坠浮情,  梦华流失独凄零。  隔世未伴缘休停,  沧桑难指诉悲鸣。  三百年前的一段真情,却让我痛断痛断。只怨苍天造物弄人,犹记往日,只叫人伤绝难立。这身本领亦不知道是福但是祸,如有来世,定不将让你我如此寂寞孤独。.  要不然我能像平时人我和麻子从读完高中那年就在他舅舅开的这家五金店干活,平时也就是拉货扛货。虽然累点,工资也不算很高,但是我们工作的蛮开心的。从店里出去就是几条热闹的大街,络绎不绝的人们来往穿梭在四通八达的大街上,当然也要算上麻子我们两个,每天都是东逛西窜的疯到半夜才回去睡觉,第二天起床上班别提有多费劲了,每天都是迟去一两个钟头。麻子他老舅也懒得说我们,都是老油条了。店里面也就四个人,除了我和麻子还有两个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伙计,平时玩得都还不错。。……

《五百年前的茅山术》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蛮好奇,问道长:“那是要去杀死这僵尸吗?”“那到不用,再说尸体还没变成僵尸呢,只是起了点尸变,摆一坛法,镇住尸气,再选吉时吉地下葬便可无碍了。”道长答道。

  “小兄弟,你是哪里人?怎么深夜一人在此荒郊野岭被那女鬼勾去了坟地呢?”道长突然问我道。我被他这么一问,顿时也傻了,对呀,我怎么就跑到这荒郊野岭来了,这时不是应该在我那乱七八糟的床上吗?难道这个怪梦还没做完,但回想其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哪里是在做梦,在梦中痛疼感怎么会那么明显呢。那要不是在做梦,又是谁大半夜的把我搬到这里来的啊?不会在租房里就被那女鬼够到这坟地来了吧?脑子里一大串问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道长见我半天不答他的话,只是在埋头想着什么,又说:“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妨说出来跟贫道说说,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道长,我本是在家睡觉的,醒来的时候却来到了这荒坟之中,被那女鬼迷住,还多亏道长相救,才捡回一条性命。对了,这是什么地方啊?我说完也不知道道长有没有听懂。他看着我说道:“这是刘家村和赵家村的交界地带,这一片坟地也不知道是刘家的还是赵家的,还是无主孤坟谁也说不清楚。反正没有后人来扫墓,现如今便成了一片乱坟了。”

  过了一会儿,一股寒意从体内传至全身,非常舒适的感觉,那被石头砸到的脚也没原先那么痛了,看来这止痛丸还真不是俗物,这立竿见影的效果果然非同凡响。道长看我能走动了,便说“我们还是快离开此地吧。”便搀扶着我走回到原来那条坑坑洼洼的黄土路上。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8点过了,麻子好像有点不舍的和我走出“东坡下厨”。“怎么样忆哥,这家饭店饭菜还不错吧,以后得多来这家店光顾啊。”“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麻子尴尬的笑道:“这家饭店饭菜真的不错嘛,现在还那么早,再去玩会呗。”麻子看了下时间说道。“玩什么,不会又想去‘酒吧’吧?”“刚吃饱饭,哪有心思喝酒啊,不如去上会网怎么样,好久都没玩了,今天麻哥带你超神。“切,就你那技术在我面前吹,还是猥琐点吧,别又给队友喷了。”“有那么菜吗,说多了没用,SOLO(单挑)一把先。”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见前面有一个人也拿着马灯好像在等人。还没等走到近前,就听他喊道:“薛道长,你怎么那么慢啊,我可等你有半个时辰了。”看来这就是道长说的那个刘家的仆人,走到他跟前。道长答道:“我在家准备了点符纸和几样法器,又在半路遇到了女鬼。”便指着我把刚才撞鬼的事说了一遍。那人听后便大赞:“道长法术高强,伸手便把鬼魂打得魂飞魄散,果真厉害。只怪我走快了一步,不然也能瞧瞧道长是怎么抓鬼的了。”道长一笑说道:“这常人还是少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为妙,你看这位小兄弟,差点就丢了性命了。”我尴尬地笑了笑。

  道长见我又不答他的话,只是坐在地上发愣,又问我:“看你疑神疑鬼的,不会被那女鬼勾了魂,还没清醒过来吧。让我给你念一道清心咒,心智就没那么迷乱了。”“道长,那到不用,我只是很多问题没想明白,再说那女鬼在就被道长打得灰飞烟灭了,哪还有什么女鬼啊?”

  “再来一局吧,拿个五连胜。”“靠,都12点过了,明天还干不干活了,快回去吧。”麻子虽然意犹未尽,但想起我们今天刚被他老舅训了一顿,也是无奈地说:“走吧,走吧,等放假咱玩个痛快!”我们便结账下机准备回去睡觉了。

  道长问我道:“小兄弟,我就和他一起去刘员外家了,你是回家还是?”这深更半夜的我能去哪里啊,忙回答他:“我家离这里还有很远,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刘员外家吧。”道长想了想“这样也好,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等明日我在帮你找路回去吧。”我们便在那个仆人的带领下走向刘员外家。这段路比刚才那黄土路宽敞了许多,手脚也没那么痛了,便不用道长扶着我了。

  此时我心里已是六神无主,难道我这是他妈的“穿越”了吗?虽然以前也看过那些清廷古装穿越剧,但我对那些电视剧一点不感兴趣。难道这狗血又扯淡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吗?越想越迷惑,索性不去想它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麻子如获至宝地用手机存下了这个号码。“咦,宋怡莲,忆哥这个名字好不好听?”“谁啊。”“就刚才那个服务员啊。”“你怎么知道的人家名字啊?”“这后面不是写了嘛,你信不信一见钟情啊,我感觉和这女的特来电。”“我看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再说你对哪个女孩不来电啊。”“我说真的,这次完全就不一样嘛,我看我是喜欢上她了。”麻子一脸猥琐的笑了起来。“呃,不跟你扯了,吃饭吧,这可是你救回来的东坡肉。”说着麻子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肉往嘴里塞,吃的满嘴是油。“还真他妈香啊,忆哥你快试试。”我便也夹起一块吃了起来,这东坡肉果真美味,入口肥而不腻,还带有几分酒香。三下两下便被我和麻子扫了个精光。

  我抹了抹嘴角的血,说实话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打那么重过,但是想起那道长刚救过我,对他却没有一点火气。“没事,没事,刚才被那鬼魂迷住了心窍,还对道长大打出手,在这我向你赔罪了。”“罢了罢了,你倒是没伤到我,而是我把你给打伤了。”说着又从兜里拿出一颗褐黑色葡萄大小的药丸递给我“这是止痛丸,看你伤的也不轻,快快服下吧。”我接过药丸便含在嘴里,却怎么也吞不下去,他在我后背一拍,那药丸便顺着食道划下了肚中。这药丸虽然不是很苦,但是有一股怪腥味,吃的满嘴腥味。

  “看来麻哥知道的还真不少啊,给我长见识了。”“那是,也不看看你麻哥是怎么样的人物,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问我就行了。”麻子毫不谦虚的说道。“切,给你点颜色,你就要开染坊了,你说的这些谁不知道啊。”麻子想起那东坡肉早就心不在焉了:“行了,说了半天,肚子都叫了,快进去看看味道怎么样吧。”

  我听他说的刘家村和赵家村也不知到是在哪,我又问道长:“这地名你能再往大点说吗?”道长想了想说道:“这是湖广省郧阳府金柳镇刘家村和赵家村的夹牛勾啊”我听完更是一头雾水,湖广省是哪个省,金柳镇也没听说过啊。我又问他:“道长,那今天几月几号啊?”道长表情有点诧异。但还是答道:“今为嘉靖五年四月十六。”

  我问麻子:“你不是常说你见多识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嘛,你知道东坡肉这道菜吗?”麻子想了一会便答道:“东坡肉不就是那叫苏仙的苏轼苏东坡创作的嘛,说起这苏东坡嘛,倒是写得一手好诗,‘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他自美。每日打上一大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这便是苏东坡吃东坡肉写的吃肉诗嘛。”

  我便从地上站起来和道长又一起往前走去,我问道长:“这是要去哪里啊?”“刘家村一家员外家的老爷突然暴毙身亡,听他家仆人说是选在四月二十下葬的,棺材便放在家里守灵四天,但就在昨夜守灵的人却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棺盖,便打开棺材一看,只见他家老爷手臂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可是尸变的前兆,就忙叫人到我家跟我说了,我便收拾了几样法器便赶往他家,方才杀那女鬼耽搁了点时间,那仆人可能就在前面。”道长应道。

  这小子虽然游戏玩得不怎么样,但他能从游戏中取得真正的快乐。游戏嘛,本来就是用来玩的,而不是游戏玩你。呃,扯得有点远了。说着走进网吧,一起玩了几把时下大众都喜欢玩的网游《英雄联盟》。

  麻子接过菜单,点了道酥香味东坡肉,再点了几个另外的菜,便把菜单还给服务员。麻子突然问服务员“:美女,那个东坡肉能加点辣椒吗?”服务员白他一眼“这道东坡肉都是不放辣椒的,会破坏它原有的酥嫩的。”“这样子的啊,那就别放了吧。”麻子有点尴尬地说道。

  不觉间已经走到一家“东坡下厨”的饭店门口。“去这家看看吧,刚开张不久的,还没到吃过呢,去试试味道怎么样呗。”麻子说道。“东坡下厨”这名字倒是蛮有趣的,好象有一道东坡肉的菜挺出名的。

  进去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服务员拿着菜单走过来,这家饭店并不算大,服务员没有穿服务员那种特制的制服,上身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下身则搭配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长得还挺清秀。看到美女麻子就来劲了,还没等服务员先开口。麻子先问道:“美女,你们这里有东坡肉吗?”服务员拿过菜单递给麻子:“老板,东坡肉可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有几种口味,菜单上都有写,你们自己看看吃些什么吧。”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鬼怪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