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法医鬼仙小说

法医鬼仙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苦海鬼涯

时间:2021-07-08

小说简介

法医学生江雷意外身亡,灵魂穿越到异时空,成为孤魂野鬼法医,不仅是刑侦专家,更是半个外科医生看他如何利用所学,在神秘的阴曹地府风生水起,惩奸除恶,治病救鬼当然,也会顺便救救花仙子,狐狸精什么的……………………本书已完本,新一个戴着枷锁的亡魂,正被鬼隶押着,蹒跚而行。。……

《法医鬼仙》情节预览:

鬼案法医txt下载  鬼案法医 小说  法医为什么不怕鬼  法医怕不怕鬼  法医害怕鬼吗  法医不怕鬼吗  法医鬼仙最后一句是啥意思  法医鬼仙下载  法医鬼仙 小说  

文章描写有张力,吸引读者带入情绪,引人阅读

  宁远鬼城外,阴风凄冷,大地苍白。

  一个戴着枷锁的亡魂,正被鬼隶押着,蹒跚而行。

  亡魂很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散去,只有一双眼睛,始终清晰坚定,想来生前应该是个冷静、执着的人。

  他叫江雷,本是地球的大三学生,因车祸变成亡魂也就是“鬼”后,穿越到异时空,并很快被巡逻的阴间官差抓住。

  这两天,他已经打听明白,异时空阴间,由十殿阎罗管辖。而阳间朝代,叫做天齐,风俗制度和大明相同。

  天齐之前,也有夏商周,一直到唐宋,都和他所熟悉的历史差不多。因此他猜测,这是一个和地球同源,在南宋末期发生突变的平行世界。

  “进十里亭歇歇。”鬼隶的声音传来。江雷看到路旁有个木瓦长亭,古香古色,连忙走进去。

  鬼隶脱掉白尖帽,端坐在石凳上,江雷很有眼色地接过帽子,捧在手中。

  他不是缺乏变通之辈,成了异时空的野鬼,还抱着众生平等的念头不放。虽然鬼隶是阴曹地府最底层,但老话不是说了吗?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眼看再走十里,就要进城隍庙过堂了,到时鬼隶只要歪歪嘴,自己就有吃不完的苦头,何必找罪受呢。

  异时空的阴间和阳间一样等级森严,甚至十殿阎罗比皇帝还崇高。

  皇帝之下,有县、州、府、省各级官员;而阴间除了县、州、府、都各级城隍外,还有管辖整个天齐王朝的京师城隍。

  县城隍有属吏,属吏之下才是阴差鬼隶,因为统一穿皂色公服,戴圆锥一样的白帽,所以又称皂隶。

  江雷坐到下手,开口问道:“章老,总听您说起阴德,这阴德到底是什么?”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孟子诚不欺鬼。章姓鬼隶听后,开心地大笑三声,只是鬼笑起来阴恻恻的,和哭没有区别:“阴德,说白了,就是做善事,做老天高兴的事。比如你,一个孤魂野鬼四处游荡,老天爷就不高兴。要是每个人死后都这样,还要轮回干什么。而我将你抓住送去投胎,就是善事,完成后,老天就会赐下阴德。”

  江雷心说,看来所谓的阴德,就是维护阴间秩序的工资。脸上却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谢章老指点。”

  “呵呵,说起来,我也在阴间活了一百多年,当得起你敬重。”章姓鬼隶得意地撸着山羊胡。

  “那是!”江雷表示赞同,又问:“不知阴德有什么用?”

  “用处可大了,就像你,过堂后去酆都投胎,有了阴德,下辈子就能转世为人,甚至出生在富贵人家。否则就要做猪做狗,任人宰割。说来也怪,你身上既无恶业缠身,也没有阴德护体。虽然没有恶业不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但没有阴德,这猪狗虫豸的命是跑不掉的。”

  江雷听后急了,谁愿意当猪狗啊,连忙问:“章老,有什么门路可以留在阴曹地府当差?”

  “想留在阴曹只有三个办法:第一,考科举;第二,生前是名臣良将;第三,用阴德买个鬼差名额。你能办到哪一点?”

  “考科举?”江雷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当然,想当初,咱章土在阳间也是读书人,死后还考过一科,可惜没被录取,只好用阴德买个差事。”说着,鬼隶心酸地一声长叹:“活在阳间也没中秀才,说到底还是上辈子阴德攒得不够。”

  “要说咱宁远县城隍宋焘可是做文章的好手,还记得当年的考题是:一人二人,有心无心。出自论语‘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也。’宋城隍文中有一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被上官称颂,得了城隍大印……”

  章土酸童生脾气上来,滔滔不绝,江雷一句都没听懂,只在琢磨出路:“考科举不行,我一个学法医,和尸体打交道的学生,没那个本事。其他两条路更行不通,不知阴曹地府有没有仵作、刑名师爷一类的职位……”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只能胜任仵作一职,就算刑名师爷,也要熟悉公文,写得出一手漂亮繁体字才行。

  江雷正琢磨着,突然看到一队阴人阴马逶迤而来。鬼走路都没有声音,更不会惊起尘土,只有阵阵阴风相随。

  章土叫道:“出事了!你看那个,就是宋城隍。”

  江雷顺势望去,只见一个头戴通天冠,身穿绯色长袍的方脸长须鬼,端坐在八抬大辇上,前呼后拥者不下三百之众。

  章土更是给他一一指点城隍下属,谁谁是文武判官,谁谁谁是三司大神,这五位都是正式官员。

  另外还有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等小吏,剩下的就是和章土身份相同的皂隶。

  官和吏差别极大,官有大印,由十殿阎罗册封。吏只有吏签,城隍就能任命,也能随时开革。

  “走!跟去看看。”章土一把抓过白尖帽戴好,拽着江雷尾随在队伍后面。

  “牛兄弟,出啥事了?”章土问一个瘦高鬼隶。

  “夜游神发现一具无头尸,却找不到新死鬼,这可是大事,连宋城隍都惊动了!”

  江雷听后,暗道原来如此。城隍不仅负责审鬼,还掌管活人阳寿,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说得就是十殿阎罗手下的各级城隍。

  辖区内有人阳寿未尽冤死不算,连鬼魂都消失了,当然是大事。若是人人如此,阴曹地府不就成了摆设?这和地球警察,发现罪犯持枪杀人一样,都是限期必破的特大案件。

  只是他曾听老师说过,古代无头尸案最麻烦。死者没有头颅,就无法辨认身份,自然无从下手。以至于阳间官府,将所有找不到头绪的案子都称作无头尸案,可见影响有多恶劣。

  大队“鬼马”很快到达现场,是个破败古庙,只有一间大殿,殿中神像早化成一捧黄土,看不出供奉地是谁。一具身穿道袍的无头男尸趴在地上,暗红血液从断颈一路流到门槛。

  庙中众鬼齐聚,顿时变得阴风惨惨,章土仗着鬼隶身份,硬拉着江雷挤到近前观看。

  “夜游神,可曾查到死者鬼魂?”宋城隍问道。

  “禀城隍,属下发现尸身后,巡查了方圆百里都没有线索,这才上报。”

  “文判官,可有良策?”城隍继续问手下。

  “下官觉得此案蹊跷,必有妖邪作祟,还请城隍动用地府官印,以神术将死者冤魂拘来,案情一问可明。”城隍听后摇头道:“本官以为,凶徒敢于杀人夺魂,就有不惧神术的瞒天手段。也罢,且试试。”说完,张口吐出一枚阴气逼人,五寸见方的黄色大印。

  官印轻转,转眼飞到城隍头顶,射出一道刺目金光,罩向地上的无头尸。白猿、麒麟、青龙、天狮……无数瑞兽在光柱中若隐若现,几十息后,光柱收敛,死者鬼魂却没有出现。

  江雷看众鬼脸色,就知道失败了,虽然不清楚所谓的神术是什么,但出现在光柱中的诸般影像,和仙侠小说中形容的法宝、法术一模一样。

  宋城隍收回官印道:“诸位还有办法吗?”

  众鬼面面相觑,连十殿阎罗封在官印中的神术都没用,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

  阴阳司大神拱手道:“若是报告上峰,由州城隍出手,自然可以手到擒来。只是这样就显得我辈太过无能,昔日我在人间见过断案,下官以为不妨试试人官手段。”

  宋焘是县城隍,不出意外,再熬几年就能官升一级。自然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当下点头同意,只是随后迟疑起来:“人官断案,必有仵作验尸,我阴曹谁精通此术?”

  众鬼再次面面相觑,自宋朝确定重文轻武的国策,与士大夫共天下后,地府经过六百多年的新陈代谢,逐渐被读书人把持。就连皂隶,都是章土这样的童生。

  童生,就是没中秀才的读书人。

  而仵作是贱业,子孙连科举都不准参加。阳间的人活不下去,宁可卖身为奴也不愿当贱民,起码家奴后代还能考科举。因此不要说地府,就是阳间都没有多少合格仵作。

  江雷挤在众鬼中听了半天,心知苦盼的机会出现了,毫不犹豫地越众而出,对城隍鞠躬道:“禀城隍,学生为人时,邻家就是仵作,曾见过其人手段,后来也读过《洗冤录》,可以一试。”

  他的目的是留在地府当差,因此不敢说自己就是仵作,怕发光发热后被清高的文士一脚踢走。自称学生,意在表明自己也是读书人。

  “噢?!”城隍打量着戴枷的江雷,问:“你所犯何罪?”

  章土连忙上前:“禀城隍,此鬼暂时无罪,是我在荒野抓捕的,正要押往城隍庙听候审判。”说完,狠狠瞪了江雷一眼。

  “既然无罪,且开枷,让他一试。”

  “遵命。”章土打开枷锁。江雷曾在起点看过小说,知道古儒注重仪态,因此把腰杆挺得笔直,再次作揖道:“谢城隍洪恩,学生斗胆请一位先生,在我验尸时填写验状。”

  他可不敢暴露现代刑侦手段,幸好《洗冤录》是法医接触最多的一本古籍,江雷确实读过。只是他不会用毛笔,更不会写繁体字,这才先发制人,要求别人代笔。

  “准!”城隍爽快答应,立刻有皂隶捏笔捧纸站到旁边。

  江雷又要来一把量尺,沿着无头尸身走一圈,大声报道:“尸身无头,上身朝向殿门,平伏于地,周围无异物。”

  然后又用尺子丈量一遍,报道:“残尸长四尺八寸,身穿道袍。中衣,内衣皆白色,除血渍外无污迹、无破损。怀中有青花小瓷瓶一件,黑色陶瓶一件。”

  城隍听后,暗暗点头,心说此子行事倒也稳妥。

  天齐王朝的书生,眼里只有四书五经,连史书都不读。所谓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更别说洗冤录这种杂书了。之所以点头,是觉得江雷做事井井有条,颇合古意。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江雷不慌不忙验尸,口中不停报着:

  “尸身除颈部外,无新伤,无痣、瘢,斑,痕……”

  “颈部伤位于肩上半寸,略斜,伤口、断骨平滑,无锯拉痕,应是利刃一次斩断。”

  “颈部接地,有血泊,周围无散乱血滴,无挣扎、打斗痕迹。”

  刚说完,众鬼开始议论纷纷,都说必是熟人下手,否则不会没有打斗痕迹。

  城隍听后,没有任何表示。

  江雷继续报道:“断颈处,伤口皮肉不卷凸,两肩井不耸。学生验尸完毕。”

  宋城隍睁开双眼,瞳中精光四射,问道:“何解?”

  江雷朗声答道:“《洗冤录》有言:有截下头者,活时斩下,筋缩入。死后截下,项长,并不伸缩。又言:一般系刃物斫落。若项下皮肉卷凸,两肩井耸,系生前斫落;皮肉不卷凸,两肩井不耸,系死后斫落。”

  “死后伤”三个字就能讲明白的事,他偏偏引经据典,自然是为了继续装读书人。

  城隍听后,沉吟道:“哦,死后斫落……可有破案线索。”

  江雷犹豫起来,线索当然不少,但都是现代推理手段,比洗冤录高明太多。可他的目的只是留在阴曹做皂隶,表现太过,必定让人生疑,事后怎么圆?

  不过转念一想,不露点手段,终究只是一个仵作而已,没什么值得城隍破例相留的。二十四拜都过来了,也不差最后一哆嗦。便开口侃侃而谈:“学生认为,此地没有发现喷溅状血迹,想来应该是凶徒在他处杀人后,背负尸体来此,然后斩首抛尸。”

  “所以,学生推测,凶徒杀人之地,离此不远,而死者的头颅,也很有可能被抛弃在附近。可向四面严查,除了明显的血迹、头颅,就连异常之处也要注意,必能找到线索。”

  其实,作为现代法医手段,尸僵、尸斑、尸温才是推断死亡时间的重要依据,确定死亡时间,就能大致计算出第一现场与抛尸点距离。

  但他发现,死后一两个小时就该出现的尸僵现象没有发生,更没有尸斑。江雷曾听章土说过,这个世界存在修士,而死者身穿道袍,正是修士的典型特征,因此干脆忽略了一些在地球可以当做重要判断依据的东西。

  他也由此认识到,自己所学在这个世界并不能完全用上,一旦涉及超自然的神奇力量,就要抓瞎。

  城隍沉思片刻,采纳了他的建议,派出大批皂隶四下搜索,更有急脚鬼不断来来往往,向众鬼官回报进展。

  搜索三里,没有任何发现。

  五里,仍没有异状。

  江雷听后,暗暗着急,因为杀人第一现场和抛尸点的距离,与案发时间,抛尸工具,作案人员心理素质有很大关系。

  如果案发时间在凌晨,凶手又是步行,就会因为担心天亮被人发现,而早早丢下尸体。

  如果是深夜,又有快马,心理素质极好,就有可能飞奔个几十里再抛尸。那样的话,搜索的范围就太过巨大,到时城隍对他的信任就要大打折扣。

  九里时,鬼隶来报,说有一处乱石岗,无故聚集着很多苍蝇。

  众鬼听后大喜,觉得很有可能就是此处。

  城隍带队而行,到地方后,果然看到无数苍蝇,在几块石头上爬来爬去。只是石上全是浮土,一丝血迹都看不到。

  众鬼又开始议论纷纷,说就算有线索,也被凶徒早早处理掉了。

  只有江雷,鬼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微笑。城隍看到后问:“可是有所发现?”

  “禀城隍,只需几桶水,学生便能找出血迹。”

  城隍命鬼隶搬来几桶水,江雷提桶向乱石泼去,浮土冲走后,坑坑洼洼的石面上,出现不少血斑血丝!

  众鬼大哗,都道江雷手段通神。

  喷溅状血迹,不仅提示第一现场,更会形成不易清洗的血凝块,不是那么容易遮掩的。

  江雷暗自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懊恼起来:此处太过偏僻,没有现代仪器支持,就算可以确定为第一现场,也找不出多少有用线索,看来只能继续寻找头颅了。

  不料城隍却哈哈大笑,对左右言道:“此处不远就是一个鼠妖洞府,我从前固然觉得此妖不安分,却无证据。这次看它往哪逃!武判官,速领枷锁将军,将鼠妖阴神拿来拷问。”

  江雷这才想起,古代办案根本不需要证据齐全。两鬼领命而去,不久即返,以锁鬼链捆着一个三尺多长,肥胖老鼠样的阴神。

  “可知罪!”城隍厉声问道。

  “可知罪!”众鬼一起附喝。

  可怜老鼠的胆子本来就小,就算开窍成了妖,也改不了旧习,见城隍已经找到案发地点,哪敢抵赖,当下将事情原原本本道出。

  原来,鼠妖曾得到一卷残经,记载着一种使用生魂炼制阴毒鬼幡的法门,已经悄悄进行了很久,只是以前都挑邻县下手,才没被发现。这次因为四邻城隍盘查得太紧,才对路过的本县修士下手。

  武判官道:“取来!”

  鼠妖不敢装糊涂,连忙回洞府,取出一张黑幡送上。

  武判官口吐黑印,一道闪电飞出,将幡击碎。七条阴魂自鬼幡碎片飘落,对着城隍大哭叩谢。

  随后,有玄黄两色的飘带从天而降,碎成无数光点,现场所有城隍属下多少都分得一些。最多的三份,分别飘到城隍,武判官和江雷身上。

  众鬼大喜,就连宋城隍都露出满意笑容。

  “看来这就是阴德了。”江雷想着,却发现光点飘到别人身边,都被迅速吸收。只有自己是浮在头顶,盘旋不下。

  “难道因为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江雷暗暗焦急,这可是天大的秘密。

  “你还没有吸收阴德的玉牌吧,我这恰好有一个,赐予你了。”城隍说道。

  “原来如此。”虚惊一场的他上前致谢,接过玉牌,还未来得及细看,阴德光点便被玉牌吸收。

  “想查看阴德,只要将玉牌贴在眉心即可。”文判官提醒道。

  江雷同样致谢,却没有急着查看。众人看后,无不点头,觉得此子老成持重,有读书人气度。

  鼠妖略一打量阴德的分配,便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城隍是主官,自然分到最大的一块蛋糕。武判官擒拿了自己,也该有一份。那剩下的一大块不用说,就是揭破自己一番布置的‘人’。

  想到这,它目露凶光,狠狠盯了一眼江雷,心道:“城隍只管鬼魂和寿元,可不像人官那样,讲究杀人偿命,我虽有罪,却不一定死。有机会,鼠爷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宋城隍却在琢磨:“此子有些手段,否则也不会那么快找到元凶。干脆留下,虽说这种事百年难遇,但万一碰上,就是大麻烦。”想到这,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雷一听有门,拱手答道:“学生姓江名雷,蒙师赐字介田。”这个所谓的字他早就编好了。

  “可曾过院试?”

  这话就是问他有没有功名。

  江雷哪敢胡说八道,后人说起秀才来好像没什么了不起,连小学生都敢自比。可他曾在网上看过秀才的书法,瘦金、台阁、行、草无一不是大师级水准。更别说必须掌握的训诂、音韵,经义了。若胡吹一气,稍加考察就会露馅,当下镇静开口道:“学生惭愧,读书五年,连县试都没通过,就因家贫辍学了。”

  “呵呵,五年太短,不能过县试不足为羞。这样,我考你一题,答得好便留你在我城隍庙中。”

  江雷嘴上说着:“请赐教。”心中却想:“我都承认自己狗屁不通了,你咋还咄咄逼鬼泥!”

  “就以今天发生的事赋诗一首,五绝七绝皆可,只要平仄相合就行。”

  江雷知道,这几乎是最低要求了,考得是基本功,只要读过几年书,看过《广韵》就能编出诗来。可问题是,他根本没正经学过。

  “只能抄了。”他低头做沉思状,其实却在搜肠刮肚地回想古诗,宋之前是绝对不能抄的,元朝抄来也不保险。有句话叫是金子总会发光,就算元朝从没出现,那些生于宋末的才子,还是会在天齐王朝扬名立万。

  明朝同样不能抄,谁知道大明诗人,会不会同样出现在天齐王朝?那就只剩清朝了。其实明清并非没有好诗,只是打宋朝开始,就有诗以人名的弊习,书生不中进士做高官,诗写得再好都没人看。

  琢磨一会,江雷突然想到一首可以借用,心中大定,开始挺胸踱步,仿佛摇身一变,曹植附体。

  数着脚步,走到五十,江雷面皮一松,佯作欢喜道:“禀城隍,学生有了。”

  “虽然时间久了点,但能成诗就好,你且念来。”

  “莫叹今朝死,君王也不归。年年野棠树,花在路旁飞。”

  这是明末清初诗人吴嘉纪的一首《玉钩斜》,他的诗语浅言深,少用典故,乍看之下也不新奇,正好符合自己半吊子读书人身份。

  只是原诗第一句是“莫叹他乡死”,因为不应景,改动两个字。

  其实这诗抄得并不贴切,因为第二句明显是在说崇祯,全诗只有一个主题:国殇。不过料来对方也不知道。

  果然,宋城隍听后大笑:“不错,不错,比我想得好一点。”

  江雷心说眼光可真高,人家可是大才,年少时府试第一,随后明亡,守节不考,这才没中进士,连王士祯都推崇异常。

  城隍让文判官取出一柄一尺长两寸宽的吏签交给他,言道:“以后,你就是宁远城外五十里铺的‘境主尊神’了。这就上任去吧。”说完命人押着鼠妖打道回庙。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更多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