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铁血辽东小说

铁血辽东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书直

时间:2021-06-04

小说简介

元朝初年,努尔哈赤强势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努尔哈赤汗王努尔哈赤在明嘉靖四十三年举兵反明。进兵抚顺、铁岭。嘉靖三十七年,嘉靖帝下旨征伐,随后突然发生了萨尔浒大战,明军失利。后,努尔哈赤军以摧枯拉朽之势下开原,夺辽阳,破沈阳,大胜广宁。元朝举国惊讶,在此危亡之际这后金大汗名奴尔哈赤,姓爱新觉罗,明嘉靖三十八年出生于建州左卫苏克苏护部赫图阿拉城(今辽宁新宾)。他靠着祖上遗下的十三付甲胄起家,南征北战,东荡西杀,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统一了辽东女真大部,于万历四十四年自称“大汗”。万历四十七年四月十三日,奴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控诉明朝对女真的迫害,煽动起军民的反明情绪,向明朝宣战。次日,用偷袭手段,兵不血刃攻占抚顺城,俘虏明守将游击李永芳。四月二十一日,明军总兵张承胤率军救援,被奴尔哈赤主力部队全歼,张承胤力屈战死。。……

《铁血辽东》情节预览:

明末之铁血辽东txt  明末之铁血辽东 小说  铁血辽东哈大全  

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小校刘玄应声跑向台下,大声应道:“在!”杜松命令:“由你指挥,列阵操练!”刘玄应命:“得令!”待三百名亲兵排阵完毕,杜松双拳一举,大声地叫道:“孩儿们,仔细了!”台下轰然大叫:“遵命!”

  这一下惹恼了杜松,他猛地一拍桌子,就要跟李如柏反唇相讥。杨镐见势头不对,忙抬手止住杜松说道:“杜将军稍安勿躁,。我提醒诸位,今次会议当是商讨进兵方略,各位且莫意气用事。这样吧,咱们依次谈谈这次的出师计划,集思广益,如何?请诸位发言。”

  杜松首先发难。他知道李如柏是怕自己兵力单弱,担心遇上敌兵大队独木难支,因而赞成合兵一处。就见杜松两唇一撇,讥讽地说道:“说得好轻快哟。一鼓成擒?那奴尔哈赤是长着胳膊腿的,会等着你去擒他?不等你大军赶到,他早就跑得不见影了。往那深山老林里一猫,到哪找去?还还一鼓成擒呢,毛都摸不着一根。”

  李如柏知道众人大多不赞同自己,对自己的心思也都心知肚明。但他却不愿让众人对他产生畏敌怯战的印象,想了一想仍坚持说道:“我是说,大军从沈阳出发,道路顺畅,行进速度也快,并不耽搁时日。况天寒地冻,他奴尔哈赤又能逃到何处?这么多的老弱妇孺长途跋涉,可能么?”说着又转向刘铤寻求支持:“刘帅,你说呢?”

  站在旁边的汪可受也有同感:“是啊,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找在这个时候。要是等到战事结束,各部军兵凯旋归来,论功行赏之日,再来这么一场瑞雪,那是什么成色。”

  部署已毕,一切都在紧张进行。但到了二月十六日入夜,辽东平原上下起了茫茫大雪。早上一开门,地上已积半尺有余。下,仍旧没有看那天时,迷迷蒙蒙,雪花直坠而下,仍旧没有停下的意思。杨镐望望门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到得正午,那雪越发下得大了。杨镐不由得就有些发急,回大堂转了几圈之后,挥手叫传令兵,速传总督及巡抚、巡按到庭议事。

  钱元茂难为情地搓搓手,嗫嗫嚅嚅地道:“库里、库里已经没钱了。”

  誓师在校场举行。二月十一日卯时过后,东南西北四路总兵分别带领亲兵卫队入场。其时杨镐与巡抚巡按等早已在看台等候。总兵们与众人寒喧过后,各自看台落座。众亲兵分别由其副将带队,站到校场各自位置。部署已毕,总督汪可受宣布誓师开始。早有士兵布下香案,供上万历皇帝诏书。杨镐率众将行三跪九叩大礼,礼毕,小心翼翼地捧过诏书,转身面向众人,威严地断喝:“圣旨下!”看台上下立时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全场静得不见一丝儿响动。杨镐自左至右扫一眼台下,方缓缓地展开诏书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边报有警,疆事堪虞。狡虏计陷边城,致辽左覆军陨将,虏势益张,边事危急。今著令兵部右侍郎杨镐为辽东经略,特征调川、陕、湖广及山东、蓟辽壮士,亟图挞伐。各部军兵务期进剿,挫其狂锋,以振国威。经略特赐尚方宝剑,著严督将吏,先斩后奏。凡总兵以下诸将有退缩不前,抗命不从,妒功生事者,著遵旨参来重处。钦此!”

  马林没有搭言,只是微摇一摇头,抬眼看了看杜松。杜松知马林不赞成自己,不禁心头窝火,“哼”了一声说道:“在这里徒逞口舌之利算什么能耐,到了战场上见个真章,那才叫做本事。马将军,你说是也不是?”

  杨镐微点一点头,往直里抬一抬身子,向汪可受说道:“汪总督,你来说吧。”

  祭祀过后,场上气氛活跃了一些。接下来是部伍操练,展示军威。先由杨镐的卫队入场排阵。辽东经略的卫队,自是部伍整齐,操演有序。练到精妙之处,看台上众人不时地鼓掌喝彩。杨镐亦面有得色,捻须微乐。突然间,阵中一士兵靴底绽线裂开,行走不便,跟不上众人的步伐,慌乱中一个趔趄,差点被后面刀尖撞上,吓得他一个前跄趴倒在地。四周士兵一阵惊慌,纷纷停刀住手。有几个收手不住,刀尖直向前面士兵递去,前面士兵慌忙趋避,场上立时大乱。领队小校连忙喝令罢手,重新整队。杨镐面现不悦之色,挥挥手命令退场。中军高恒令旗一摆,三十名神机营士兵入场,分成三队排列。百步之外,一溜排开十个草扎的建州辫子兵。前排士兵手握长枪一字排开,取跪姿瞄准,轰然一阵大响过后,场上烟雾缭绕,辫子兵前胸全被洞穿。高恒令旗又是一摆,辫子兵被带出场外,新换一批摆好。前排士兵退往后排装弹,第二排士兵进到前排,瞄准听令。待到红旗一摆,又是轰然一阵大响,辫子兵前胸又被洞穿。如此数遭,无一人一枪落空。场上人众哄然叫好,掌声采声不断。杨镐忍不住捻须微乐,醺醺然有些轻飘飘的感觉。等到演练完毕,他便想讲说几句,以鼓动士气。未等起身,此次西路军总指挥,山海关总兵杜松已先他一步站起,向着杨镐略一抱拳,说道:“杨帅,俺今日带来三百名孩儿兵,就叫他们操演一番如何?”不待杨镐点头,便即向着台下大叫:“刘玄!”

  此时刘铤演练完毕,抛刀在地,向着众人略一抱拳,大踏步地走上台来。台止众人七嘴八舌地夸赞刘铤刀法精妙,武艺高强。刘铤也是满面春风,连连逊谢:“哪里哪里,老了老了。”杜松上前大咧咧地一拍刘铤肩膀,哈哈笑道:“刘帅宝刀不老,英风豪气不减当年。现下大战在即,消灭建奴,擒斩逆首,全仰仗老将军您

  于是勤务兵准备下纸笔,磨好了墨呈上周永春权做书记,众人你言我语地研究了数条:一,速拨银三千两为士兵添制刊肩、加厚头盔衬垫、发放鞋垫等物;二,拨马豆银五千两添加草料及马匹,添置马匹护脚;三,拨银五千两添置马匹拖拉车辆辎重。等等等等。

  三个人说着话来到厅上坐定,杨镐开口说道:“现在下也好。要不,等大军到了战区,岂不更是麻烦?大雪一下,我部行动固然受阻,但敌方运动同样不便,这个倒是不用烦心。只是这雪不知何时方住,且若大雪一停,天气必定寒冷异常,部队必须先期做些准备工作。该当如何定夺,还望各位发表高见。”

  杜松这一番说话,使得在场众人大都点头。巡按陈王庭说道:“杜帅此话有理。不说别的,单就部队集中一事,恐怕就得耽搁些日子。如今朝廷上下都在翘首期盼捷音,皇上更是急着献俘阙下。这几日兵部边疆红旗催促进兵,如果我们不能克期奏功,对上对下都不好交待呀。”

  了。”刘铤听着刺耳,反手一掌拍在杜松肩膀之上,拍得杜松晃了一晃,也是一笑说道:“哪里的话,你杜总兵兵多将广,灭建奴应该靠你才是,何必开在下的玩笑!”

  马林因父荫袭职,一直升到总兵之位。平日惯喜舞文弄墨,诗酒唱和,得了个儒将的雅号,带兵的才能却是平平,倒是学了些惯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的本事。这时他抬眼看看杨镐,见他手捋颌髯,静听着众人的议论,一付悠闲的样子,便知道经略府其实已经有了具体的军事部署,这个会议只不过是虚应故事而已。于是便开口说道:“大家不必再争了,经略大人早已成竹在胸,就请部署军事,我等执行就是了。”

  杜松这般旁若无人,引得台上众人一阵不快,杨镐更是皱起了眉头。南路军总兵李如柏,原是镇守辽东十九年之久的一代名将李成梁之子,一向与杜松不合,这时他站起向着东路军总兵刘铤一抱拳道:“刘帅,久闻老将军神勇,一杆大刀天下无敌,您是否走上两趟,让我等开开眼界?”此言一出,北路军总指挥,现镇守开原的总兵官马林立表赞同:“正是,刘老将军向来带兵法度严谨,军容整肃,今日就向众人展演一番,也好让那建奴知我军威。他日两军对阵之时,吓凶个落荒而逃好说不定。”说着转向杜松道:“杜总兵,你说是也不是?”

  演练开始,刘玄手执令旗连连挥动,依次变换阵法,场上军兵吼声连连,前进后退,左劈右刺。时光已近午时,湛蓝的空中无一丝云彩,太阳映照之下,校场上一片刀光炫人眼目,令观者心旷神怡,不时地鼓掌称赏。杜松坐于台上,连声呐喊助威,待到精妙之处,禁不住立起跟着手舞足蹈一番。这时他回身向着众人两手一摊,微一皱眉说道:“叫我说,区区三十名枪手,浑身是铁顶个鸟用!不等你摆弄阵势,让建州的马队一冲,还不是照样无用。要打胜仗,还得靠刀头血,白的进红的出。诸位说是也不是?”不待众人搭言,先自哈哈大笑。

  命令一下,众人除李如柏外,尽皆点头称是,交互议论起来。杨镐摇手止住众人,进一步阐明这次进剿的意图:“我四路大军齐头并进,奴尔哈赤势必分兵守御。然建部统共不过四万之众,以一敌五,想来他奴尔哈赤决难抵敌。”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架空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