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幻蜀小说

幻蜀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掌中枢机

时间:2021-06-04

小说简介

六百年的的景秀所以巴蜀汶川一场举世惊讶的大地震回到与大家所认识的相同的蜀山世界,下回分解小子如何在这样一个相同的幻蜀大陆找到了自己的道。本书交流群:6.6.5.2.4.2.7.4(评论交流直接加入)“沧海一声笑,。……

《幻蜀》情节预览:

幻蜀游戏破解版  

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江山笑......。

  “景秀吾徒:吾乃太乙混元祖师,得道千年,添为五台掌教,修习上古道书《混元道真》,修为虽不至天下无双,却也傲视群雄,携美畅游四海,纵横弛骋,自得其乐,奈何疏于经营,门下良莠不齐,多行天怒人愤之事,吾知其迟早合刻遭劫,怎奈峨眉欺人太甚,为师不愿与之分说,邀战峨眉掌教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濑溟于泰山绝顶,齐老道不敌,引来三仙二老围攻于我,为师虽不惧,只怪自己种因得果,门下弟子朱洪盗走吾护身到宝太乙五烟罗,终双头难敌四手,虽于战中一时顿悟,道行更进一步,得以窥见人道往后四百年发展长河,仍于战事无济,终难逃重伤溃败一途,为师知此劫难过,除转世不得脱,而待吾应劫转世之后,五台一脉断于我手,分崩离析,峨眉挟滚滚大势,横扫东蜀神州,邪魔外道尽数被诛,东蜀峨眉,一时大兴,须知天之道,有阴有阳,有正有邪,阴不离阳,阳不离阴,而峨眉如此行事,使天道失之平衡,盛极而衷,至此东蜀神州道法沉沦,终致面对北蜀盘州,西蜀域州,南蜀蛮州侵犯,无力自保,历经劫难,泱泱华夏文明几不复存,而吾知后世之你与吾有师徒之缘,天数变数或在你身,便以天地至宝伏羲枢机盘为阵之枢扭寻神州地磁极煞最重之地峨眉西北千里地低六千三百丈布下乾天坤地五生逆极轮回阵,引后世之你而来,只是此阵煞气极重,有违天和,虽以吾之全身精血、本命元婴为引,伏羲枢机盘为本,身毁宝碎之后余威仍为后世带来震世之灾,死伤者有众,为师布好此阵之时便是受劫神形俱灭之时,旁有吾之功法《混元道真》,一粒九转洗髓丹,九粒辟谷丹,和一柄无尘剑,洗髓丹可洗你后世之体浊气杂质,飞剑乃为师刚入道路时所炼,为师本命飞剑天魔诛仙剑给你也是无用,当你修为足够之时可自己寻宝炼制本命法宝,须知别人本命法宝乃是外物,如舍得百年时间去除别人本命印记,再花时间培炼,无疑于舍本逐末,此洞为师已设阵守护,你可安心在此修炼三月,辟谷丹一颗可抵10日口腹之功,切记:万事皆当顺势而为,但天势,地势,人势,三者相辅相成,天势也因人而动,那已经成了的便是天势,正邪唯心,好自为之。”

  东蜀神州青城山外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山洞里,此时正坐着一个奇怪的少年,上身穿一件短袖白中带黄衣物,胸前还画着一个大大的“what.is.fashion"图案。下身着一青色不知名布料的裤子(牛仔),光着一只脚丫,另一只脚上套着一只露趾无跟鞋子,脸上表情时怀念,时失落,时茫然,几种表情轮番显现,一张脸上能够挤上这么多表情,实在怪异以极,此子便是被吸入山腹的景秀了,原来自被奇怪光环罩住后沉睡过去,醒来便身在这个山洞里,心中还在回味睡前那一刹那的感觉,知道是错觉后,便自苦笑,自己居然会遇到这种怪事,想必说出去也没人会信的吧,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怎么回事的好!举目四顾,此洞类似一个简化版石室,只开一个门户用于进出,顶上放置一珠,发出朦朦白光,清亮,柔和,洞内有一石台,上放一个尺长白色玉匣,匣下压着一纸信函,两个表色玉质小瓶并列放着,伸出手欲拿开玉匣,怎么知入手极沉,一下子竟未提起,不由加重几分力道,方才挪动,信函外封上书,景秀亲启,拿起信函拆开细看:

  歌声尚在耳边萦绕,再欲寻得其人,却只见一点白光在天边悠忽一闪,踪影皆无。“剑仙中人,朝游沧海暮苍梧!诚不欺我,想我景秀苦苦修持,不敢有一日懈怠,如今终也到达这一境界,所学道法更是已有所成,正是扬名立万之时,此次出山入世行走,定要建立不世之功业,只是不知哪里听闻巴蜀巨派峨眉其势甚大,派中门人弟子入世修行行事多嚣张跋扈,大有老子天下第一的觉悟,除得几人可与之相交之外,遇上倒要留意好生斟酢一番。只是现在而今眼目下,该何去何从呢,总不能总这样满山乱转。岂不好比无头苍蝇?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原来一大早,老爷子便拎着锄头和一小袋肥料往后山菜地而去,起着再施点肥等两天小秀子回来就能吃上了,哪知道弯腰太久站起来,毕竟年纪大了,一口气没顺过来就直挺挺的倒下来了,被左邻发现送到医院,本就年老,已是来不及了,老爷子见了景秀便安心的离去了,七八天过去了,菜地里的菜如今也仅剩几株,明天就要回学校了,想着想着便到了后山菜地靠着的断崖前,此断崖生得甚是古怪,高约八米,宽约十米,崖面平整如镜,上端还有一个小上两号的方形崖面,远看恰似一个“凸”字。这也算不得稀奇,奇怪之处便在于崖面靠地正中间隐约凹进去的高四米的小形翻版“凸”字。如此这般,便显出怪异之处了,更绝的是靠近细看便会发现这小“凸”字中靠着崖根竟然还有一个近两米高的人形凹痕,只是崖壁长年风吹日晒,面上生有一些白色苔藓物,又风化得有些斑驳,非靠近细观不得发现,也是景秀打小便常在此崖面前玩耍劳作,又怎会发现,年少喜奇,便常拿自己的身体去对比印记,只是以往身高还未及,今日不知不觉走到这人形印痕面前才发现经年未曾对比,身高竟能隐约对上此人形凹痕了,自打上了高中,远在县城,吃住皆在学校,假期不补课就在做短期工,回家也是来去匆匆,很是少有机会再看到此崖,想到此便有了对上一对的心思,心思一起,便觉突然面前这平时不觉怎么样的崖壁好似有了一股什么特别之处,好似吸引着自己去试一试这痕迹一样,只是此时少年绝未想到,这想法一起,此后的人生又将是一另一番完全不同的境像,不经意间人形凹痕双脚的位置前便多了一双穿着凉板拖的脚,景秀刚一对上,心猛的一紧,浑没注意整个崖面一阵幽光闪过,心中刚升起好像挺吻合的念头,突觉脚下地动山摇,就见人形痕迹突然向崖内缩去,现出一个幽深不见底的山洞来,未及反应过来,一股巨大吸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掉落进去,,今日少年的第二声大叫便同样震彻后山,只是相对地动山摇,显得微不可闻罢了,此时如果有人在此,便只会看见一个少年站在一个洞口前,好似发现了什么美妙事物,大叫一声,便扑了进去,浑不知整个山崖在地动山摇中向下沉入,直到与地齐平,不知道的人压根不会想到不到一分钟前这里曾有过一个奇特的山崖。刚被吸入山腹面的景秀一声大叫后,吸力消失,便自下坠,一个深不可测的洞出现在身下,正自张牙舞爪对抗地心引力,突然洞底冲上来一股贺圆形光芒,外呈五色,中间似二个阴阳鱼围绕而转,身体一下子就被笼罩其中,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安宁的意念,如入母怀,还未曾细细体会,脑中一沉,便自睡去。

  心中正自胡思乱想,突然剑光骤然一停,面显古怪之色,如此佳景,竟还有人在此争斗,真是大煞风景,本欲调转剑光绕行,转念又是一喜,嘿!倒要看看是哪家不开眼的阿猫阿狗,说不得就要尔等当你家小爷的垫脚之石,果真是刚念想睡觉,便有人送来枕头,当下轻轻一压剑光,收敛气息靠得近前,只见一块空地上相对站着两男一女,正各施展飞剑斗个不亦乐乎,那女子着绿色束腰道袍,青丝垂腰,丰神英秀,只是此时满面羞急之色,更添一番诱人之态。运着一道青色剑光堪堪抵住另一道黄色剑光,头上一个玉环发出淡淡绿光,罩住全身,被另一男子所放灰色飞剑砍得左支右拙,摇摇欲破,两个男道皆身穿黑色同式样衣物,满面胡须的看来是师兄,不注意一看还有些男子气概,另一个年纪稍小的满面青春痘,颗颗光亮欲滴,此时正得意洋洋,满脸淫猥猖狂之色,一灰一黄两道剑光虽然驳杂不纯,只是法力比绿衣女子高出细许,又以二敌一,到是游刃有余,想必要不是两男对此女另有所图,存心戏弄,只需再加一把劲必可了结战事,既便如此,也只是时间问题。

  啦......!”

  东蜀神州巴蜀之地,自古就有“天府之国”之称,乃华夏鱼米之乡,人杰地灵,山明水秀。而蓥华山更是深得其道。满山绿树红花,怪石傲立,仙禽灵兽奔走其间,半山处一道飞瀑匹练似飞落,直入千尺,如神龙潜海,声势震人,远在几里之外都能耳闻,满山水雾环绕,斜阳夕照,虹彩光晕隐现,如入仙府神山妙境,天边一点白亮云彩点缀其间,更添致远韵味,待得细看,那白云越来越亮,呼吸之间便至眼前,原来却是一个少年剑侠脚下所踏飞剑之光,只见其脚踏飞剑,一身月白道袍随风飘荡,头戴云龙宝冠,腰别一束玉笛,面带微笑,似惬意而不羁,好不潇洒。口中作歌而行:

  啊~~!好痛,不是做梦,竟是真的穿越了,可是这个世界似乎和书上看的不太一样,不过只要能够飞天遁地,了道归真不就行了吗?只是……只是为什么我的穿越要以如此之灾难为代价,师父未见一面就已先逝,以华夏如此灾难不穿也罢,不过既然木已成舟,少不得要以自己人势去改改天势,好生为我华夏谋划一回,就算是条不归路,又何惧哉,只是连师父如此人物,尚且在天势之下身死道消,现实情况还是先把自己的实力增强,小命保住才好,实力才是硬道理啊,修炼吧,你

  “好啊!你个小娘皮,少爷怜你,你却忒地不识好歹,就让你见识见识你家道爷手段。”急催法力,便听“啵”的一声,那绿衣女子护身玉环碎成几段,掉落在地,那灰色飞剑顿得一顿,似乎有些不忍,转眼又立刻飞起朝面门直落,眼看如斯女子便要香消玉损。景秀已是快要到得那两黑衣男道身后,一见此景,暗呼要糟,哪还记得绕道偷袭,一拍腰间,二道璀灿光华冲天而起,一剑直取大胡子,一剑后发先至截住灰色飞剑,场中三人都未料及此变故,刚刚绿衣女子料定身在此间定然难以逃得此劫难,完全不理临身的那一道灰色剑光,借得那青春痘灰色剑光一顿的功夫招回剑光,发力催动剑光,落向青春痘头顶,而那大胡子正在饶有兴致的和那青色剑光你来我往,心中正在想着活捉此女之后的妙事,根本就未曾料及师弟竟欲取其性命,待得反应过来,忙驱使飞剑去阻剑救人,哪知旁边突然飞出两道剑光,其中一道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往自己腰间斩来,哪还管得着青春痘,忙不迭的急闪至一旁,只觉肚子一凉,还是没有让开,给剑光尾带着一点,肠子都掉出来了,再看旁边青春痘已是被劈成了两半,而突如其来的这道剑光光色纯正,气势逼人,便知只要慢得片该,恐怕命都跳脱不得,也不再作伤敌之想,挥手扔出一网,踩上剑光便自飞走,景秀见剑光被此网罩住,忙一催法力,网破剑出,已是来不及追上敌人,再回头说绿衣女子,本以为必死无疑,只是死前想看得斩杀一人方才甘心,眼睛都未眨一下,见到景秀两道剑光飞出,便知事有变数,此番几无生机,待敌人一死一逃,心神一松,就感浑身无力,只是救命恩人就在眼前,只能强自忍住,看来人剑光纯正,着装气质便知道多半是正道中人,面色一喜,缓步上前道:“多谢道兄相救,小女子申若兰有礼了。”

  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位于华夏巴蜀蜀都市西北偏西向五百公里处的汶川映秀镇,一家农家小院内,摆着一张竹制躺椅,其上躺着一个身穿单衣,光着膀子的小伙子。春末初夏倒也不显得冷,面目清秀,肤色白晰而不见血色,眼睛微闭,睫毛轻微颤动,嘴角上翘,好似想到什么极开心的事,胸上盖着一本泛黄的书,依稀可辩《蜀山剑侠传》几字,午后的阳光穿过院外树叶静静的照在少年身上,洒落一地余晖,似满天星河谪落,旁边的鸡狗也相安无事,似乎也怕打扰到少年,画面静溢而充满勃勃生气,可惜此时嘴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滩闪亮的水渍,很是煞却风景,突然少年一声大叫,响彻院落,瞬时鸡飞狗跳,鸟走叶落,腾起满院灰尘,少年长身而立,表情呆愣,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点黑白相间的小鸟粪便,原来刚才少年只是南柯一梦,想必所谓的那个骷髅头始作俑者只是一只麻雀,还以为自己挂了呢。好半天回过神来,哑然一笑,捡起掉落地上的书就往后山走去,后山有爷爷种的菜呢!今天我就能吃完你种的菜了,爷爷!

  景秀偷窥片刻,心知附近并无其它修士,自己此时立刻就可救下此女,不过并无把握可留下那两男道,如让其跑了以后少不得要有后患,稍一合计,心中已有计较,便自准备绕行到两个两个男子身后。再行那“打人不打脸,杀人不照面”之事,就听得那青春期男子吼道:““兀那女子,还不乖乖住手就擒,待会自会知晓你两个师兄之好处,难不成还要自找苦吃吗?”绿衣女子心中虽是气极,嘴上倒是一言不发。那青色剑光反到又灿烂了几分,又扳回少许颓势。那青春期道士平日里没少被同门师兄白眼,心里最是自卑,为人倒也不是大邪大恶,原是无意见遇得此女,师兄一见此女美貌,就欲强抢,哪知此女有些门道,一时间竟不能不伤其性命的擒下,本来自己心中对此女很是有些好感,又想到擒得此女也是师兄先得头筹,便有心让其少吃些苦头,回山再做细算,此刻见得此女视自己如无物,心中已是暗生愤恨,待得一见此光景,脸上红光竟也跟着灿烂起来,颗颗痘痘似就待破皮而出,也不言语。

  “不开眼的小辈也敢来打扰大爷。。。!”听得这句,心中直呼倒霉,暗叹一声,我命休矣。

  此女便是申若兰吗?果然清丽脱俗,此连番变故,莫说一女子,便是一般男修恐怕此时也不能如这般气定神闲吧!也跟着接道:“师妹不必客气,且在此候我,待我去取得另一人性命。”说着便御剑光冲天而起,“岂能让你如此逃去,少不得以后麻烦上身。”心中想及此,更是加速追去,几息之间,眼看前面一道黄光就要追上,到时只需施剑轻轻一绞,此番行事便能竞得全功,怎料又起变故,前方居然两位前辈高人正在争头,看那法力波动,便知是大神通者斗法,其中一人挥使一道剑光光华逼眼,气势夺人,另一人手拿一黑色巨幡摇晃之间,黑云密布,内里鬼哭狼嚎!偶尔能见其中有好多骷髅头,而那大胡子驱使黄色剑光见到此境也不绕行居然直接就冲过去,嘴里还在叫嚷:“前辈救命,小道家师......”显然被逼得急了存心死马当活马医了,景秀想到此番若是不了结此人,看其样子等其回了师门恐怕后患无穷,心下也是一横,也自顾自追上去,此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如此胆色心机,非拿下此人不可。突然就见其中好以正派使飞剑那人扔出一点光华,呼吸间便转大胡子黄色剑光一绕,可怜大胡子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一声惨呼自口中冲出,而另一使幡之人竟也驱使一个白色鬼头直奔自己面目而来,竟躲闪不得,心下大骇,只来及大声惊呼一声:“靠!我只是路过的。”

  大事件:蜀元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十四时二十八分,位于东蜀华夏人民共和国的巴蜀汶川县映秀镇发生八级地震,地震深度达十九千米,截止目前已知因此次地震而造成的人民伤亡人数以达数十万之巨,造成的人民生命,财产损失不可估量,是华夏人民共和国立国之后破坏力最大的地震,地震后中国首次容许媒体二十四小时传播灾情,灾情引起民间强烈回响,全华夏国以及全幻蜀大陆纷纷捐款,累积捐款额已超过华夏币五百亿元(谨以此报道对震灾罹难者致以诚真哀悼)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