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南都夜雨小说

南都夜雨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刃逍遥

时间:2021-05-24

小说简介

一场惊天阴谋,血腥般袭卷了整个南天都。  江湖,皇室,外族,敌国全部卷进到这场纠纷之中,却都带走了一条本不应该都带走的性命。  血性少年悍权势与危险,势要将报仇通过到神泣鬼鸣。用绝世的无双与智谋勾画出出一幅恢宏的报仇蓝图,这本来波澜不惊无波的饮氏江山南天都位于云宇青州的猎云山向东五十里,是云宇青州的核心区域,极是繁荣昌盛。更有猎云溪穿都而过,为南天都更添加了几分魅惑和神秘。数年来在皇族饮氏的统治之下还算是祥和,百姓安居乐业,民丰物足,生活太平美满。一时间竟呈现盛世之境,不禁让人对饮氏一族的治理能力也颇具一番赞叹。。……

《南都夜雨》情节预览:

南都夜雨吉他指弹  南都夜雨简谱  南都夜雨吉他谱指弹  南都夜雨吉他调弦  南都夜雨指弹  南都夜雨吉他谱  

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职业杀手行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杀人的最高境界便是杀人于无形,苦苦纠缠当然大是不妙,何况此地离云天阁不远,时间拖延的久了,便越是会被人发觉,可此时的情况正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此次内乱,虽说无伤大雅,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还是重伤了宫廷的辗转机构。平广王虽远戍边陲,但强兵犯境,兵粮诸事,自然不像以前那样得心应手。又有边关将士已多年未经战事,麾下战力自然也有所下降,加之平广王已年近花甲,满面沧桑,致使平广王一战失利,二战殒身。其时援兵未到,情势危急,朝廷刚刚经历一场战斗自然也无兵可出,无将可派。将士一番血战之后,情势竟有些难以控制。

  邢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想起儿子昔日英俊的模样,再看这杀手已经离车架越来越近,突然一声大吼,凌越而起,眸中杀意渐浓,眉宇之间似也有怒气凝结,嘴角微微翘起,双手握紧宝剑,势要全力以赴。

  “走最近的这条,夫人一定等着急了!”

  远处,一青衣人影傲立于雪中,袍角随山风呼啸而起,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脸色的苍白如此醒目,趁着幽黑且凛冽的双眸,细细述说着这疮痍的仇恨。

  忽而情况突转,画面有些呆滞,杀手们足点树叶,轻轻飞起,掠过云穆和邢让头顶,身法极快,竟欲成迂回之势,眸中寒光乍闪,锐利如冰,身形却似旋风一样急转而上,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由于已经历过一场力战,加上长途跋涉,舟车劳顿,邢让心中似已露出丝丝倦意,但心里惦念着在阁中夙夜操劳的妻子,不禁心里也有一丝激荡,困倦之意顿已灰飞烟灭。

  捷报传帝都,兴奋难免溢于言表,可饮帝心中却是一则以喜,一则一惧。喜是因为在南天都内竟然有如此神秘之机构,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比之能征善战,策马扬刀的大将军,竟也没有丝毫的逊色,如此才能,让人怎生不妒。若择长用之,则上可替君王分忧,下可为江湖表率,对朝廷笼络江湖也有所好处。可若是用不好,抓不准江湖人的脾气秉性,一旦触怒则狗急跳墙,到时不仅皇族人陷入危难,恐怕这南天都也将随之易主。

  此刻的邢让,在与魔教教主交战之后,正疲倦的悠闲走在回京的路上,这是一条通往云天阁的必经之路,也是通向死亡的不归路。

  眼前少年,天还没亮就已经站在这里了,双目紧紧的盯着这孤坟,眼眸深邃,锐利如冰。时已西庭日暮,斜阳余晖倾斜而下,直射人前额,刺的人双目眩晕,眼神殷红。迷雾渐散,面对着眼前荒芜,身后京华,这孤独的身影在白白茫茫的雾中显得更加的清楚,这夕阳,既熟悉,又阴懵。

  想之皇帝此刻心中,一定是喜忧参半。但毕竟云天极一年之内连立两件大功,若是有功不赏,无罪却罚,也难免失了皇族的礼数,玷污了皇室的雍容与大度。更何况,若是没有云天极力挽狂澜,救皇族于水火,想必这饮氏江山早已易主,又何来后续的北境之乱。皇帝虽忧虑不假,但云天极的功德也是真的。皇帝自当重重封赏,金银珠宝,绫罗绸缎,高官极位,都被云天极一一谢拒。最后只接受了一句圣谕:云天极与皇室同立,享亲王优待,入宫不需行礼,不需禀报,不需卸甲,一鸣俱鸣,一损俱损。如此看来,这皇帝的一句话,到也比锦衣玉食来的实在。

  “世事危机四伏,多奸佞小人,或许死亡是命定的劫难,十余年已过,你为何还是耿耿于怀不肯放下?”

  云天极的武功心法深奥莫测,几可与连烽域争锋。比起云天极,连烽域倒是显得更加神秘,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见过他,所有人几乎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身

  邢让行走途中,突然勒住了的卢前进的脚步,两道弯如新月的眉毛攒在了一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幽深的树林似有几分晃动。几只惊鸟腾空飞起,发出淡淡的几声哀鸣。职业杀手的嗅觉和敏感总是那样的超乎寻常,他们自认计划没有任何的疏漏,可是面对邢让这种老江湖还是露出了马脚。稍见形势不对,半山腰的密林之中突然响起了一声细细的尖锐哨音,仅接着树的枝叶极速的摇动,数条浅灰人影飞惊而出。与此同时,原本平静的环山草丛突然荆棘横飞,大约数十名杀手身着夜行衣,手执长剑飞天而起,两队人马汇到一处,瞬间排成进攻阵型,也不啰嗦,朝这一对人马直扑过来。

  自从十六年前一别之后,就真的是度日如年,一日三秋,这十六年的岁月,不出山门,苦心历练,竟也这样慢慢的熬了过去。

  “因是无可替代,所以失去了之后就无可倾述,我已经失去了父亲,我不想别人再有亲人失去。因果报应,既然他们种下了因,这恶果又留给谁呢?”少年目光坚定,语气如冰,或许无力改变降临于己的悲戚宿命,或许无法让法外之人付出代价,

  “师妹所言,为兄谨记。”

  “师傅,不动制动,这根本就不是南天都的武功,倒像是霄凌郡的九曲移魂阵,若不让这箫声停止,恐怕很难战胜!”云穆似看出了这其中的奥秘,焦急的提醒道。

  对峙一段时间之后,忽然人群中想起几声闷响,邢让突然吐血倒地,可杀手的身影依然无休无止的转动着。

  值此危难之际,云天阁突现一人毛遂自荐,愿手提一柄长剑,胯下千里的卢,薄甲踏雪,逐敌千里之外。皇帝见此人眉清目秀,容颜俊郎,颇具书生气质,而且就目前形式来看还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两难之下,无奈应允。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架空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