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箭令小说

箭令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夕阳孤馆

时间:2021-05-01

小说简介

天上日月,皆为天子,一人隐于夜,一人耀四方;天下有妖孽,八方四派斗机锋。你当皇来我当王,王王皆可为皇,问天下谁人当皇,孺子同声,天下要亡。回到屋,收拾一番,在这荒郊野外李文谨慎的将周围的环境都查看一番,回来后看见那小孩,还站在原地没动,一边绞手指,一边扣鼻屎。。……

《箭令》情节预览:

箭令 小说  箭令荷花如何修剪  箭令鱼骨  箭令横拦  箭令图片  箭令白荷  箭令荷花就是昙花吗?  箭令花  箭令的意思  箭令  

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回到屋,收拾一番,在这荒郊野外李文谨慎的将周围的环境都查看一番,回来后看见那小孩,还站在原地没动,一边绞手指,一边扣鼻屎。

李文发现这大道是围着大山转的,李文跑了一大段路,发现还是沿着大山的,而路上,李文在路旁看见几个衣着气势都不似普通人,看起来像是练家子。李文目不斜视的越过他们,脑中却在急速思考着。终于转了一个弯,李文看见一辆小马车正准备离开。

“你只有爹爹吗,你娘呢”李文知道这时候问小孩这些问题很残忍,但是必须问清楚,这个小孩是唯一看见李文的人,不管他有没有家人李文都准备带走,性命危关是事情,一不小心就会惹来杀生之祸。

身体高热却打着寒战就,脉浮,表受邪,李文的手指捏着脉象取中,李文按了两三下,观其面色,便八九不离十了。

“婆婆,停下来喝点水吧!你孙子病了”李文走到老人身旁。

此时在南山下面歇息了不少人都拖家带口的,应该是灾民,每个人各走各的,面黄肌瘦的脸上是深深是疲惫。

“无聊?前方山贼压于路上,你是想得到我的庇护吧?”马车内的主子语气并没有生气与否,依旧平淡,但是不改的是主人公的矜贵与高傲。

李文里里外外捣鼓了一番,连田里的蔬菜也带了走,老母鸡,田里的鸭也没有放过。

夜晚,李文两人早早的睡了,而山脚下的人似乎还没有睡意,他们围着篝火,一批人吃完了又换另一批人,始终是聚精会神的。而他们的主人站在马车旁背对着众人,而那个车夫一直侯立在身旁,车夫应该是这个人的亲信吧,不然不会准许时刻靠这么近。

李文对狗剩再次教导了一番,虽然说黑衣人没有看见他,但不难保他看见黑衣人不发狂,到时候暴露了死定了。然后出发,隐藏在路口的一个隐蔽的地方,看着前方的大道,只等着到时候人多的时候混过去。

李文转过头,快步走去。看见狗剩拿着柴刀,站在牛车上,如鹰护食般,挥着刀杀气腾腾,瞧见谁要捞车上的东西,便是一刀子下去。那群灾民看车上不得手,便把注意打到毛驴身上,狗剩顿时睚眦欲裂,怒不可遏。

带李文走进,虽然马车简朴不起眼,不过这样最后,那些山贼最喜欢打劫豪奢的马车,这人身边的仆从倒是让李文安了心,有这些个高壮的护卫,想必等闲人不敢拦路。

午间时间,李文倒是瞧见马车内那人的面目,一些青黑色的赤金长袍,腰间大剑,身高八尺,身上带着威势,气质沉稳傲然。

牛车已经被狗剩送给了下河村的村民,算是对对方的感谢,此时身边还有不少的吃食,狗剩虽然小,但是单纯善良,所以只要能吃的也都分了一些出来给年纪小的孩子吃。

李文也气愤异常,三两步走过来,扭起一个无赖便往旁的地上丢,也不理会别的,只管拳头往脸上招呼,见那些同伙过来,狠狠的踹了地上的无赖几脚,也不理会他痛的哼哼唧唧。

李文他们骑马来到前方的岔路口,发现这里似乎有山贼等候,林荫间影子闪闪烁烁,溪流缓慢流动,空气中带着夏日的炎热。

狗剩醒了后找哥哥,看到爹爹死了,就蹲在他爹爹的尸体前哭。

狗剩拍拍驴子,两人便坐着牛车下山去,那只土狗在后面跟着撵,狗剩不理,抽了抽鼻子,“小黄平时最爱跟着我顽闹,每逢我爹带我上集市去买卖东西,总是跟疯狗似得,汪汪的跟着,那时小黄还不大个,我心疼它便总会把它抱上车去,跟着去城里赶集。可是今天我不能带小黄了,我养不活它,前几天听说西边的地方正在闹饥荒,恐怕难民要来了,我怕我带它出去,最后会成为一口粮食。在这里好歹可以打野食吃。”

果然,不一会身后就传来声音,李文转头看,一群拖家带口衣不蔽体的人,面黄肌瘦,面色疲乏的人像一群蚂蚁似得爬了过来。隐约听到几个字,山贼?死人?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架空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