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记事华盛顿小说

记事华盛顿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鬼怪

作者:张世琛

时间:2021-04-30

小说简介

我是金?佩雷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报社记者。非说个爱好大约是不喜欢匿名侦破杀人案,可能会是所以望着警察们一脸愚不可及想破脑袋的样子真让我怕极了 ,也也可以说我是个侦探,这是我的很荣幸。我居住华盛顿的一隅,是个破败的小住宅区,是我想逃避母亲的第一个地方我坐在位子上挂水,烦躁地皱着眉头,拉斐尔在我的耳边唠叨着,我却一点都听不进去“嘿,别发呆啊,金。你知道前几天在这个医院发生了案子吗?”“什么?”拉斐尔轻笑了一声,“我弄到了通行证,命案现场还保留着,你老老实实地挂完水我就带你去”。我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地耸耸肩“好吧。”。……

《记事华盛顿》情节预览: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男护士西姆·齐儿,他是茉莉小姐的男友,作为茉莉小姐的帮凶来考虑作案动机的。

  我病了,并不是很重的病,只是轻微的感冒,如果每天浑浑噩噩无精打采也算的话,好吧,其实是重感冒。然而我并不想去医院,我讨厌消毒水的味道和小孩子歇斯底里的哭声至于我现在为什么在医院?是拉斐尔,我的编辑,别说什么关心我,她大概只是怕我不能及时交稿子而已,她可是个工作狂,总是摆出一副无害的样子,那漂亮的脸蛋可替她办成了不少事。哦,天哪,又有孩子哭闹了。

  待我挂完水已经是傍晚了,拉斐尔带我去了案发现场,是在顶楼从右边数第四个房间。“嗨,金。你怎么过来了?要采访吗?”说话的是苏·马丁内斯,我的老同学,是警局出色的法医。我摇了摇头,仔细询问了情况,还没有结果,只有个猜想,一位高龄男士,在起夜回来时,一不小心摔在了床边致死。尸检报告也没有出来。“你问这个做什么?金?”苏见我发呆,在我眼前晃了晃手。我回过神来:“你也知道,我对这些事比较好奇,我看看哪里帮得上就帮,毕竟以前匿名匿出个大新闻……”苏大笑几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跟我说:“哈哈哈,你先回去休息吧,等尸检报告出来我就联系你,我看你感冒了,还挺严重的。”最后压低了声音:“你身后那位女士挺不错的,介绍给我?”我斜了他一眼,没有搭话。看上了拉斐尔,他的眼光还真是特别。

  拉斐尔大概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洗漱了一番出来了,这可比我前女友快多了,真是个女强人。拉斐尔坐在我车上,看她脸上明显的黑眼圈和脖子上的吻痕就知道了,她肯定没睡好。“男朋友?”我突然的提问让拉斐尔愣了一会儿,“呃,算是吧。”“什么叫算是?”“还没定下来。”我心想:照这样的话,苏还是有机会的。“你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我看拉斐尔摇摇欲坠的样子,索性让她安静地睡下来。没想到拉斐尔没有睡着,反倒开了车载音响,因为调的特别大声,所以我吓了一跳,险些撞上栏杆。“你干什么?不睡一会儿?”“我怕你把我带到什么荒郊野岭去然后走不回来了。”我语塞,我确实是个路痴,这还真说不准。

  “苏,带我去看看尸体。”“行啊,金,你倒是直接啊。”苏走到停尸间,拉出了放尸体的铁箱。我掀开白床单,从死者头部看来,我更加确信了这是熟人作案。死者是因为腿骨折才进了医院,应该配有拐杖,而现场并没有发现,这是一个蹊跷,没有人作案会拿走死者的拐杖吧?除非,那上面沾有他的指纹。如果是这样,拐杖早就被销毁了,又断了一条线索。“苏,现场有发现什么指纹吗?”“你可算问到点上了,金。就是因为现场只有约翰的指纹,我才说漏洞百出的。”作案太仔细可不是一件好事,看来不是惯犯。一转眼已经晚上了,拉斐尔困得要命,我只好把她送回家,苏也要回家了,他可不是爱加班的人。秋季的阴雨时节真是让人感到不舒服,我连打了几个喷嚏,真是糟糕。

  大概是三天,苏给我发了短信,说是尸检报告出来了,还说让我顺带着拉斐尔一起。这家伙其实只是想见拉斐尔吧,无趣至极。我开着车到了拉斐尔家门口,敲了敲门。只见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开了门。我从头到脚观察了一番:头发——乱糟糟,刚睡醒的样子。白色浴衣——看来是昨晚住在拉斐尔家了。我没有往下看,拉斐尔留个男人在家睡一晚还穿着浴衣,还能干什么呢?“请问有事吗?”男人发问了,我也不好不接话:“拉斐尔在吗?她是我的编辑,现在有工作找她出去。”男人看了我一眼:“哦,好的,您请稍等会儿,我去叫她。”我客套地笑笑,点了点头。

  死者的女儿薇妮·克朗,毕竟是发现死者的,不能排除嫌疑,那么动机嘛,就是遗产了。

  到了警局,已经是正午了。苏站在门口,看着手表,一副不满的表情:“金,你们也太慢了。”然后看到拉斐尔又绅士地鞠了一躬,伸出手:“你好,美丽的小姐,我叫苏·马丁内斯。”拉斐尔握了手:“你好,我是拉斐尔·李。”拉斐尔从来都是这样的,对常人不冷不热的。“金,走,上去吧。”苏带着我们进了警局,他的工作在三楼右手边的第二个房间进行。苏在路上说,这不是意外,是他杀,伪装成了意外而瑕疵却很多。既然是毫无防备被推的,可能是熟人作案,苏说死者衣服上并没有触碰过的痕迹,那么可能是戴着手套,当然了,这只是推测。

  清晨,闹钟的响声打破了我的美梦,让我起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可是我又不得不收拾一下,毕竟……要来客人了。我简单地把屋子清理了一下,我现在能理解我母亲以前的感受了。“嘭嘭嘭……”一阵敲门声让我瞬间清醒,我打开门迎接那位客人。

  那么,准备好,审讯,开始。

  最后一个可能就是死者的情妇,名字都不太清楚,我们只知道死者有一个情妇而已,动机就是伪造遗书,将所有遗产继承给自己。世上哪有情妇是真心的呢?还不都是为了钱。

  死者叫约翰·克朗,发现者是死者的女儿,薇妮·克朗。凶手不能排除他的女儿,可以说值夜班的护士医生都有嫌疑,而恰巧,他的女儿是外科的主刀医生。据警方薇妮的笔录来看,她是在早上七点钟去探望约翰的,然后走进房间看见了约翰倒在地上的情况,对了,当时薇妮带来的鸡汤洒了一地,这些虽然都说的通,但也不能排除是假话。我怎么知道警方的供词的?哦,拉斐尔的叔叔在这里工作。

  我坐在位子上挂水,烦躁地皱着眉头,拉斐尔在我的耳边唠叨着,我却一点都听不进去“嘿,别发呆啊,金。你知道前几天在这个医院发生了案子吗?”“什么?”拉斐尔轻笑了一声,“我弄到了通行证,命案现场还保留着,你老老实实地挂完水我就带你去”。我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地耸耸肩“好吧。”

  死者的夫人希尔·刘,死者和他夫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虽说没有人看到她夫人来医院,但是用钱就可以解决一切不是吗?监控录像晚上八点以后的录像就被人动了手脚,直到七点十五分才恢复正常。

  “嘿。好久不见,金。”“真是好久不见了,雪。”介绍一下,雪·史密斯。我的中学同窗好友,一米七八的样子,身材中等。阳光的样子可让不少女生迷恋,而事实上在我眼里只不过比我多了一个会弹吉他的特长罢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女友。雪是法学系的高材生,现在是一名优秀的律师。找雪来主要是想让他帮助我审讯犯人,毕竟我不会绕弯子。那么这次一共有五个纳入嫌疑犯的人。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鬼怪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