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莫言年少七月风小说

莫言年少七月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夜风绝

时间:2021-04-23

小说简介

剑幕三同人小说 莫言青春年少七月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华山之巅,终年积雪,高处不胜寒。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纯白的雪上,反射着亮晶晶的光芒,夜里刚下的雪,松软的踩上去都是吱嘎吱嘎的响声。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往纯阳宫的方向奔跑着,小女孩不小心滑倒在地,整个小脸都埋进了雪里,小男孩坏笑着扶起小女孩,顺便拂去她脸上的雪,小女孩的脸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冻的,“快走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小男孩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女孩又跑起来。。……

《莫言年少七月风》情节预览:

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莫少七总爱一个人站在悬崖边,看着远处的山川风雪,从不担心自己会不小心掉下去,或许他心中想也许不小心掉下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不远处,总会有紫依的身影,她就这么坐在雪地上,默默的看着莫少七,她似乎也不担心莫少七会不小心掉下去,她想过也许自己会毫不犹豫的跟着跳吧,每每想到这里,她就会不自禁的脸红起来。

  可是,莫少七,总是会选择承受痛苦,保持最后一丝的心神,不让自己迷失。他不愿意做一个怪人,尽管他知道这无济于事,这改变不了同辈人心中对他的想法。

  纯阳宫,地上盘腿坐着许多仙风道骨的道士,他们都是纯阳辈分较高的弟子,这是例行的早课时间,纯阳子吕洞宾正在讲道,偷偷溜进来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正躲在屏风后听着。“我们不去做自己的早课,来这里做什么,师祖说的我都听不懂。”小女孩想扯开小男孩的手抱怨道,”嘘,别说话,小心被师祖听到了。“小男孩一只手紧紧握着小女孩,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捂住小女孩的嘴。小女孩正想反抗说话,但又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红着脸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

  不像纯阳的其他同龄孤儿,莫少七没有师傅,所有的弟子都有师傅,只有他没有。但他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叫吕洞宾师祖,叫纯阳五子师叔。

  名叫紫依的小女孩轻轻的帮莫少七擦去脸上的汗水,抬起头透过树叶的缝隙看了看明媚的阳光,伸手抓住了一片从树叶缝隙飘落的雪花,轻轻的放在莫少七的额头上,似乎减轻了一丝痛苦的莫少七就这样沉沉睡去。漫天飞雪下,紫依看着睡着的莫少七,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小脸透红透红的。

  紫依却是寂寞的,长得瘦小又有点呆呆的,总是同辈们欺负的对象,又因为她和莫少七的关系,大家都刻意的疏远她。紫依却是逆来顺受的性格,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也不去于他们争执。但她感觉的到,只有和莫少七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开心的,即使是默默的看着忍耐狂暴中的莫少七。而且,莫少七经常带她到处玩,华山上许多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他们一起看朝阳峰的日出,调戏九老洞的野狼,追逐莲花峰的雪狐。。。

  纯阳宫内现在死一般的安静,弟子们都呆坐着等吕洞宾说话,吕洞宾整理了下伤感的面容,重新开始早课的讲道。

  大唐以道立国,道教亦被李唐立为国教。屹立在华山之巅的纯阳教则是道教正统,是大唐子民心中的神圣象征。纯阳祖师吕洞宾,自号纯阳子,道法通天彻地,为世人所敬仰,其坐下有六位弟子,其中武学修为最高者为大弟子谢云流,然而他早已不在纯阳教中,众多低辈纯阳弟子根本不知道纯阳还有这一位祖师的得意弟子,谢云流这一名字也一度成为纯阳教的禁忌,知道往事的人却都只会掩藏在心里,被问起都不愿提及。而世人所知晓的也只有纯阳五子,玉虚子李忘生,灵虚子上官博玉,清虚子于睿,紫虚子祈进和金虚子卓凤鸣。纯阳五子的名声早已响彻江湖,每年不远千里上纯阳祈福的香客更是数不胜数,然而祖师吕洞宾讲道之所纯阳宫并不对外开放,香客们都只能怀着对纯阳宫的无比崇敬之心在纯阳宫前山上香祈福,然而纯阳宫真的就和香客们心中所想的一样神圣不可侵犯么。

  “人生或许只有一次相遇或者转身,但,我会回来的,回来找你。”莫少七心里想着这句话看着那早已模糊的眼眸,毅然转身,大步走开,他明明感觉到背后的那道目光不曾离开自己,直到漫天的飞雪掩盖了自己的踪迹他才无可奈何的慢下步子来,回首的他只能依稀看到那纯阳的山门,十七年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空山雪道,只剩一个早已被白雪覆盖的人影长久伫立。

  华山之巅,终年积雪,高处不胜寒。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纯白的雪上,反射着亮晶晶的光芒,夜里刚下的雪,松软的踩上去都是吱嘎吱嘎的响声。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往纯阳宫的方向奔跑着,小女孩不小心滑倒在地,整个小脸都埋进了雪里,小男孩坏笑着扶起小女孩,顺便拂去她脸上的雪,小女孩的脸通红通红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冻的,“快走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小男孩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女孩又跑起来。

  纯阳又下起了雪,华山的天气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总是让人一种生活在世外的感觉。这次是太阳雪,刚从纯阳宫后门出来的小男孩抬起头透过飞舞的雪花的缝隙看着太阳,一时间似乎看呆了,一动不动,身后的纯阳宫大殿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似乎想起什么的小男孩拉着小女孩飞快的跑远了。

  人家不喜欢理会你,那叫做寂寞。而你不喜欢理会人家,就叫做孤独。

  “大师伯?云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弟子到底是谁啊,怎么从来没听过师祖还有这么一个弟子呢?”躲着屏风后面的小男孩心中满是问号,“不管了,正事要紧。”小男孩从怀里拿出火引子,点燃了早已布置好放在屏风旁的引线,坏笑起来。拉着一脸惊呆的小女孩从后面悄悄的溜了出去。

  “大师伯?云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弟子到底是谁啊,怎么从来没听过师祖还有这么一个弟子呢?”躲着屏风后面的小男孩心中满是问号,“不管了,正事要紧。”小男孩从怀里拿出火引子,点燃了早已布置好放在屏风旁的引线,坏笑起来。拉着一脸惊呆的小女孩从后面悄悄的溜了出去。

  而制造纯阳宫惨案的小男孩莫少七此时正在莲花峰的一颗大树下,躺在小女孩的腿上闭着眼睛坏笑,虽然此时的他全身肌肉紧绷,皱着眉头,小脑袋上不停的留下汗水。

  名叫紫依的小女孩轻轻的帮莫少七擦去脸上的汗水,抬起头透过树叶的缝隙看了看明媚的阳光,伸手抓住了一片从树叶缝隙飘落的雪花,轻轻的放在莫少七的额头上,似乎减轻了一丝痛苦的莫少七就这样沉沉睡去。漫天飞雪下,紫依看着睡着的莫少七,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小脸透红透红的。

  纯阳宫大殿内,看着一群再无仙风道骨,被放在蒲团里的鞭炮炸的鸡飞狗跳的弟子们,吕洞宾皱了皱眉头,说道,“有这个胆子在纯阳宫做这种事的,只有莫--------少--------七。”强横的内力瞬间将这三个字响彻华山之巅,所有的纯阳弟子都微微楞了下,然后习以为常的笑了笑继续各自的事。

  纯阳宫大殿内,看着一群再无仙风道骨,被放在蒲团里的鞭炮炸的鸡飞狗跳的弟子们,吕洞宾皱了皱眉头,说道,“有这个胆子在纯阳宫做这种事的,只有莫--------少--------七。”强横的内力瞬间将这三个字响彻华山之巅,所有的纯阳弟子都微微楞了下,然后习以为常的笑了笑继续各自的事。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