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无极归墟录小说

无极归墟录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天生爱南瓜饼

时间:2021-04-21

小说简介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要有劫数,在这些劫数中最最重要的的劫数就是极劫,以九为极,过极须先渡劫,正如岁逢十祝大寿,却越是难渡的劫人生之路就越是辉煌的历史。顺极劫,融山川;逆极劫,破天地;九九极劫长生仙,无极上仙重归墟。“嘿—!”在少年的一再努力下,竹笋总算是剥离大地,留下一圈乳白的笋根。“呼,这么大一颗笋还这么嫩,肯定很好吃,看来没白走这么远。”少年说着把右手的镰刀放在一旁,然后伸手拿出破布,把竹笋轻轻的放进竹篓,再捡起镰刀放进竹篓里。少年心满意足的看着手中的破布,再看向竹篓,接着便背起竹篓将手中的破布往怀里一揣,迈着步子走向回家的路。。……

《无极归墟录》情节预览:

无极仙途归墟石  

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信和紫闻声转头一望就迅速飞离,只留下一阵风证明这里有人存在过。方守母亲一看傻了眼,算命先生说的劫数难道就这他们,不好,方守有危险,方守可是她艰难生存下去的唯一依托。她来不及多想,将荷包往怀里一揣,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一只鸟飞向大竹山。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洒向大地,带来明亮与温暖,竹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然而在这分外美好的世界中却突兀的出现了三个身着黑衣脸戴白色面具的人,他们其中一人身背一把黑色的长剑,另外两人腰间斜挎着一只棕色小葫芦,身背长剑的男子似乎一直在诉说着什么,并且从怀中拿出了两张折叠好的黑色图纸,另外两人接过图纸,图纸的里侧是白色的,图纸上面仔细的画出了房屋小道,那是小竹村的地图。两人看罢图纸,互相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从葫芦里倒出一粒如同墨水涂抹过的药丸,黑衣人把药丸递给背长剑的男子,男子接过药丸后便收入怀中,身形一动便如同飞鸟一般踩着落叶迅速远离,不一会就消失不见踪影。

  “任务不能拖延,迅速行动。”

  “小心为上。”

  少年回到房中,确定四周无人后关好门窗盘膝坐在床上。少年拿出怀中的那块破布,轻轻的从边角打开破布。这是一本纸张发黄还有不少皱褶的羊皮书,书的封面用烫金印有一个娟秀“极”字,整个字看起来与普通书法家写的并无不同,但细看之下,“极”字的每一笔每一划都蕴含着若有若无的气势,不似书法大家却更似书法大家。

  “哎,好嘞。”少年将房门关严实后这才去洗手吃饭。

  “行了,洗手吃饭吧,长身体不是,那就多吃点。”

  “那我们直接去找他还是?”

  “信,合作这么久了你还是放心不下我么?说到底你更像一个女人,甚至比女人还唠叨!”紫对信的话语并不太感冒。

  “平安就好,咱不图发财,能好好活着就行。”

  “嘿—!”在少年的一再努力下,竹笋总算是剥离大地,留下一圈乳白的笋根。“呼,这么大一颗笋还这么嫩,肯定很好吃,看来没白走这么远。”少年说着把右手的镰刀放在一旁,然后伸手拿出破布,把竹笋轻轻的放进竹篓,再捡起镰刀放进竹篓里。少年心满意足的看着手中的破布,再看向竹篓,接着便背起竹篓将手中的破布往怀里一揣,迈着步子走向回家的路。

  “应该是这没错了,”信收起罗盘转头对着紫说“行动吧。”

  “你们是谁?”

  “嗯,我会注意的,快去做饭吧,这还有笋呢。”

  湛蓝的天空下,竹林在微风的吹拂中发出飒飒的美妙乐章。在这美妙乐章之中,还不时发出咚咚的声音。一位着褐色麻衣的少年正挥舞着两寸长的镰刀一次又一次的砍向他的“猎物”—半米高的竹笋。少年的脚边摆放着一只装着新鲜草药竹篓,在药草上边还有一块破布包裹着一样东西,不过破布太小,于是漏出了一个角,貌似是一本书。

  “呦,愣子回来了,采了多少啊。”说话的是一叼着卷烟收拾药材的硬朗老汉,老汉是采药队的负责人,主要统计分类和发工钱。

  “不就是一把竹剑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方守心想,这胖子该不会又给人坑了吧,上回一串普通糖葫芦硬是被人坑的以为是用仙果做的糖葫芦,还傻乎乎的帮别人叫卖呢。

  “娘,”少年推开吱呀的围栏门,将背篓取下拿出笋后搁一边,接着走进竹房。“今天采到了个大笋,还嫩着的呢。”

  在少年迈步行进了半柱香之后终于出现了一条蜿蜒平整的小道,沿着小道不一会功夫就能看到一座竹桥,竹桥下方是湍急的河流。竹桥是村里几代人的依托,自从修了桥后村里的生活不再仅凭种地来维持,而且镇上的药店一直盼望着能有一只采药队而不必靠进货维持药源,少年便是后来这只采药队的一员,小竹村与竹山的连接就靠这座竹桥。少年步履轻快,几个呼吸间就走过这座竹桥,再沿小道走上一会就能回到小竹村,回到他的家。少年年仅九岁,一米二多的身高,家里亲人只剩下母亲,父亲在他两岁那年进山采药回村时恰遇暴雨,由于草鞋沾满泥泞,在过桥的途中一失足滑落河中。第二天十五人左右的采药队才回来不到十人,村里人沿河流找了半个月也未发现一丝踪迹,于是村里便传出河里有水怪吃人的谣言,发生这事以后,村长告诫村里人不是正常天气都必须在桥头结伴或等天气转好后再过桥。

  “唉,这孩子也是受苦的命啊,要是他爹还在或许就不是这样了。”说完老汉吸一口卷烟,吐向空中,接着收拾药草。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