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 正邪是非小说

正邪是非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不归路1225

时间:2021-04-03

小说简介

江湖无正天真无邪是非多,苦难兄弟石攻玉与石如磐的人生遭受,一句命理难言。无根门乍现,江湖起血雨,几人得消遥,踏歌而行者,人生一江湖。生死情仇,爱恨别离,朝廷风雨,江湖热血,一段与人放声高歌的江湖事,一段荡气回肠的人生路,自此相同。一家四口,父母带着两个孩子,坐着破旧的牛车,急急地往高处赶。心中指望,能从老天的魔爪中逃脱,眼见一个浪头打来,惊恐出现在一家四口的脸上。父母急忙卸下牛车,将两个孩子牢牢绑在在那头老牛之上,浪头过后父母就消失于茫茫的洪水之中,两个孩子也不知被卷到了那里。呜呜的哭声在这滔天洪水中想起,老天是否也有恻隐之心,天空顿时划破了一片明亮,天晴了,是的天晴了,撕心裂肺地喊叫,换来了这朗朗乾坤。无论,这两个小孩怎么喊,父母都不答应,也许是累了,不想再搭理他们了,更可能是永远的睡着了。农田里的老牛,这时像受到了感染一般,奋力的划水,离开这儿,可能是那头老牛唯一的想法,一顿饭功夫,老牛载着两个孩子来到了一个高坡,上面也聚集了一部分避难之人,大水正在缓慢的褪去,人们暂时能够躲避洪水的侵袭,两孩子却一直痛哭不已,口里不停地喊着:娘亲,娘亲,爹爹,爹爹.....传来的只是回音,几分凄凉,袭上心头。旁边一老妇人说道: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呀!。……

《正邪是非》情节预览:

当是非正邪之交  只看正邪不论是非  正邪是非风月交于后人定  

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两小孩,就跟着老乞丐,练这粗浅武功。初次接触武艺,两兄弟十分兴奋,练的很带劲儿,热情也很高,不出两三天下盘就练得很稳了。可见那学武还是得看天赋,两小子天赋还是不错的。渐渐地就开始练那些招式了,不出半个月,就小有所成。什么舞花坐山,白云盖顶,猛虎下山,赤目焚情也都有模有样了,特别是拳打脚踢,那一顿乱拳简直把人打得找不着北,孺子可教也。两兄弟也好好过了一顿不愁吃穿的日子。

  两兄弟看到害死自己父母的凶手已然伏诛,觉得大快人心。但是呢,日子还得继续过,只是父母却再也回不来了。两兄弟,算是在金陵定居了。每日徘徊在酒楼,客栈门口,眼巴巴地指望着好心人的施舍。

  老人家,攻玉冒昧问一下,您刚刚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当然算数呀,我侠丐古奇隆是什么人。老人家刚才跟我们说过,拿什么跟我们换酒的,说是教我们什么猛虎推山的,您老忘啦!你这小子讨打,偷了我的酒,还想骗我的武功。如磐应道:我们真学了您老的武功,一定不会欺负好人的,我们真的......

  金銮殿上,大臣启奏:黄河突下暴雨,导致黄河决堤,两岸居民流离失所,哀鸿遍野,千亩良田被淹,急需朝廷赈灾,救一方百姓于水火之中,恳请皇上赈灾。满朝文武无人回答,一片寂静。无奈之下皇上问:黄河此地,归谁管辖?东厂厂公刘安启禀皇上:崔业立为工部尚书,一直主管黄河两岸堤坝建设,发生此类天人共愤之事,奴才也痛心疾首,但崔尚书难辞其咎,理当重罚。朕乃一国之主,对崔尚书寄予厚望,奈何黄河决堤,百万居民流离失所,死于洪水之口,朕深感愧疚,崔业立你该当何罪?崔业立跪下回答:臣知罪,罪该万死。崔业立辜负圣恩,犯下滔天大罪,两岸居民的冤魂你需代其偿命,秋后斩首示众,全家发配边疆,以儆效尤,须知百姓之命,不得儿戏。众臣齐口高呼:皇上圣明。

  两兄弟就从黄河两岸流落到国家的首都金陵,那里的一切,带给两个小孩的又是什么呢?

  动若惊雷退风逝,急如紫电破云出。妙呀,妙不可及!

  听说了吗?明天菜市场有砍头,好像是什么朝廷的大官犯了罪。翌日,两兄弟闲得无聊就兴冲冲地跑来看砍头。有书生打扮的人道:这工部尚书,崔业立,因中饱私囊,导致黄河决堤,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今日问斩。两兄弟一听赶紧把耳朵凑了过去。问道:这位大哥,是不是因为这个官的原因才导致龙王爷发怒的。可不是吗?这个狗官,贪赃枉法,挪用公款,朝廷搜集了十大罪状,每一条都是死罪。若不是老天爷开眼,这狗官就要逍遥法外了。常话说得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小孩子家,哪里懂得酒的奥妙,白白糟蹋了这壶世间美酒。旁边走来一邋遢乞丐说道。

  这小子这回偷喝了我的酒,没想到酒劲上来,没抗住给醉倒了真是自作自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东西。攻玉,你是不是偷人家东西,老说交代,我们要饭的也要行得正坐得直,你实在太不听话了。哥,我知错了。老人家,如磐向你赔罪了,对不起了。这小子倒是听话,不错不错。

  舞花坐山,凭借蛮力对敌人发出攻击,主攻敌人腰股使其站立不稳。白云盖顶,佯攻上路,实扫下盘,击倒敌人。猛虎推山,这招的精髓在于气势二字,你们若能达到气如猛虎,势如出山就行了,记住打人得先打胆。这一招又叫拳打脚踢,简易的一顿乱拳,有时可能起到意想不到战果。赤目焚情:狂嘶怒吼,爆发潜能,慑敌心神。不到紧要关头不可使用,切记。这些套路,虽然简单但是运用得当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虽然都是些寻常功夫还手足并用,不过架势偶儿也能吓唬到寻常江湖人士。这都是些基本套路,要想练好武,得狠狠打基本功才行,才是根本。练我这套粗浅功夫,得先大基本功,从扎马步练起,等你们马步能够达到盘臂若山,下盘稳扎时就大功告成了。

  自从两兄弟当了乞丐,整日游所好闲,偷鸡摸狗的本领也学会了不少,日子没以往那么艰难了。哥哥,你看那边的房子好大呀,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只见金陵皇宫地势巍峨,如怒龙盘在地上,一飞冲天之姿震慑宵小。却不知,这皇宫跟他们两兄弟的命运从此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金陵四季分明,山水秀丽,本朝太祖定都于此,引来无数文人骚客,为其作诗歌颂。且金陵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每个金陵人莫不以此为傲。有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更凸显出金陵的佛教思想,普度众生。因此两兄弟在金陵倒也过得滋润,装装可怜,说几句好话,倒也不担心饿了肚皮。起初,还不得要领,每日都得饿着肚子,不过在一帮老乞丐的耳濡目染下,渐渐摸着了门道,觉得要饭也不错哦。

  三人收拾了一下,靠在树边。这真是秋风送爽,大树底下好乘凉呀。老乞丐说道。如磐跟攻玉说;弟弟,你刚刚是怎么了,突然就倒了下去,吓死我了,我们两兄弟相依为靠,你可不能?攻玉脸红了红,也不说话。依我看呀:定是这小子偷喝了我那壶好酒,酒劲儿上来了,一时没撑住醉了,哈哈哈哈。“闻道云安曲米春,才倾一盏即醉人”。这东西,可不是你们两个小屁孩能碰的,想喝酒甭想了。

  大哥,你看,看我要到了什么,说着从背后拎出了一个酒壶。弟弟,你这是哪儿来的呀?你别怪我呀,我说:那边有个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睡在大马路上,我看他旁边有个东西,我上去捡起一闻是酒再一看,还有一大半,我就顺手拿回来了,我这可不是偷东西只是碰巧捡的。还有我听别人说,这里面可是好东西,能解忧愁十分神奇,小时候看爹喝的时候,也是很小心地一次只喝一点,我们兄弟俩尝尝。弟弟眉飞色舞的说道。哥哥:弟弟,这回你可弄到了好东西呀,小时候我还偷喝过一次,被爹一顿打骂。来来,我先弄一口。说完,拿起酒壶就喝了下去,一股辛辣涌上心头,喝的太急了,喝得太快了。

  这金陵的的街道可是繁华至极,两农村的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顿时被这花花世界给吸引住了。唱戏的,卖艺的,算命的,说书的,应用尽有,看的两傻小子眼花缭乱。农村的孩子玩过什么:掏鸟窝,下河抓鱼,上山打猎,老实巴交的种田,不出意外,一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

  午时三刻已到,监斩官将手中火漆往地上一扔,四周立刻安静下来。话说午时三刻乃天地阳气最重之时,人死了灵魂会下不了地狱,而是直接消散在着天地之间,连转世做人的机会都没有。刽子手得令,端一碗白酒猛喝一大口含在口中向鬼头大刀喷去,拎刀高举。没想到这时,崔业立猛然狂呼道:诸位同僚老夫先行一步,圣上,宦官当权更比天灾呀,望陛下能还我一个公道,吾皇万岁,罪臣死不瞑目。

  两兄弟,一路风餐夜宿,走走停停,来到了这繁华无比的金陵。到了金陵,衣服也给磨破了,饱一顿饿一顿,在这乱世之下,两兄弟相依为命,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坎坷磨难。如磐说:你看,这里的人穿得很好估计很有钱,应该会好心施舍些饭菜给我们。一路辛苦再加上饥寒交迫的折磨早已将两兄弟折磨的不成人形,哥哥还好些,弟弟的情况可就不那么乐观了,还好一条小命倒是能保住。两兄弟迫于生计不得已加入了金陵的要饭团伙,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乞丐,整日奔波,也就为那一顿饱饭。

  这老头子说跑就跑,真是那啥?弟弟攻玉说道。如磐说:师傅老人家,有大事要做,我们还是好好习武,日后不再受人欺负吧。攻玉:说的也对,凭咋哥俩的这一身好武艺,天下之大又有何愁呢?

  黄河决堤,是为天灾,也有人为,酿成此等大祸,其中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崔业立,不过是只替罪羔羊,是朝廷大佬的弃车保帅的棋子罢了。不过东厂确是趁机发展壮大起来,那些受到牵连的官员,发配的发配,革职的革职,外调的外调。朝廷,经过这次洗牌,再也没有人敢挑战东厂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玄幻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