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鬼事异谈小说

鬼事异谈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鬼怪

作者:黄果瓜

时间:2021-03-27

小说简介

有人说,在我们的地球上除了人与动物植物,还不存在着另一种生灵,有人叫它邪穗也有人叫他幽灵,更多人的是叫它鬼怪!   鬼事异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当我的思绪在贯穿古今的时候,我们己经踏上北上的路,最新勘探到一座古墓等着我们去开掘,在还没有对外公布之前,所有的事情对所有人都要保密,包括我们,我们只是跟着队长和教授走,到了地方自然会知道,我们作为第一批即将进入墓地的队伍,主要还是为了探路和勘探墓地规模以及做部分开掘工作,尽管如此,还是来了两位教授,我们作为助手自然不能落下,另外还有几名挖掘人员,一路上同事之间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我则望着窗外观赏着沿路的风景,这是一种由城市到农村的潜移默化,说不上哪里是具体的分割点,城市的喧闹换成了农村特有宁静,树上几只老蝉毫无生气地叫着,当车停下来的时候己是下午,我们来到一座偏僻的小镇,几座二三层的小楼耸立在算是比较宽的大路两旁,之所以说是耸立,那么因为这己经是这一带比较高的建筑物了,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路两旁的杂草上落着厚厚的尘土,而楼房的后面就是深深的大山。我以为到了目的地,便走过去问队长,他正在指挥着分配物资,头也没抬地说道:“还早呢,前面的路我们的车根本开不进去,只能到这里,然后徒步前进。”这种情况我们经常遇到,稍成规模的墓地都很隐蔽,有些古墓更是因山而冢。长期的野外生存使我们的体格还是强壮,负重几十公斤长途跋涉也是常有的事,当然了,教授是不能背东西的,就这样,我们带了几天的食物和水还有几个行军帐篷以及必要的挖掘工具和探测仪器,一个由十人组成的队伍出发了。。……

《鬼事异谈》情节预览:

世界上最鬼异的事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我们的营地在北边,我们也确实一直在往北走,至于为什么走不出去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我们真的遇到鬼打墙了也说不准”张延楚无奈地说。

  “要不要先找点东西防身”我颤抖地说这话的时候张延楚己经把上面的棺材板给推到了一边,紧接着掉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层灰尘,我哆嗦着拿手电向里面照去,只见一具尸体躺在里面。

  戎马一生荡胡虏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不言,我想可能是都在猜想即将挖掘的是什么样的古墓,致少我是这样想的,就在出发之前,我无意中看到队长往怀里揣了一样东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一把枪,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我们是考古而不是盗墓,所以我们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工作的,危险性不是很大,当然也有过特殊情况,几个月前一支考古的同事进山去考古,回来之后行为就怪异起来,说不上哪里变了,但就是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不知道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难道此行会有什么危险?由于想的过于投入,前面的人停下来我都没看到,一下就撞到了前面那人背的旅行包上,我猛然回神,前面是张延楚,王教授的助手,他被撞了个趔趄,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走着路还能睡着?”我尴尬地笑了笑,问道:“怎么了,怎么都停下来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前方,这时天己经暗了下来,由于树木众多,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汽,一个村庄在前面若隐若现。

  “也可能有人出来过”张延楚的声音有些颤抖。杂草向外的倒向肯定了张延楚的说法。难道里面的人复活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死,动物的话不可能踩得这么有规律,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张延楚用手电在地上照着找了块石头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朝屋里走去,我怕他有危险也紧跟了过去,门并没有关,我们拿手电照去,一副棺材躺在正冲着门的地方,屋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床、桌子之类的生活用品,棺材也不是用的好木料,己经腐烂地凹凸不平,有的地方己经裂开了很宽的缝隙。

  好一番豪言壮语,可惜可叹!正在要大发感慨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枪响,“不好!队长他们出事了”我心里暗惊,我知道队长临行前带了枪,感紧跑了出去,王教授和张延楚也紧追了上来,我们寻着枪声竟然出了村子,一直追到了村子后面的山脚下,这里到处怪石嶙峋,四周影影绰绰,杂乱的荒草后面仿佛一双双幽暗的眼睛盯的我浑身毛骨悚然,突然一声刺耳的声音划破这死一般的寂静,耳膜就要被这声音穿破一样,把脑子震的生疼,眼前的事物也渐渐模糊起来,正当想找一件东西把它撕的粉碎以发泄我心中暴躁到极限的情绪时突然感觉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烦闷,没有苦恼,一切都那么祥和、自然,那声音也变得悠扬悦耳,如天语纶音一般。这是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呼唤,是对肉体的驱动,我所有的希望,我的理想仿佛就在眼前,只要往前一步就会唾手可得,扫除眼前的一切障碍,梦想离我越来越近。。。这时突然脑后一疼,瞬间清醒了过来,感觉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我摸着后脑勺,有些失落地看向四周,我竟然走到了半山腰,队长在身后拿手电照着我说道:“醒了?梦到什么了?瞧你刚才一脸的淫荡样,口水都流出来了。”我恍然若失,刚才那是怎么了,我所看到的一幕幕画面是如此的真实,当我正思乱想之际只听队长说了句不好,我回头往前望去,只见王教授和张延楚正木讷地走进了一个山洞里,我和队长悄声跟了上去,洞口依然古木参天,几块大石半遮着洞口,从远处看的话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一个洞,我和队长躲在大石后面借着惨淡的月光向洞里看去,只见洞里鬼影绰绰,由于光线太暗看不到有多少人,也没有人说话,正当我们疑惑之际,里面有人发现了我们,洞里杂乱的脚步声离散我们越来越近,我靠在石头上浑身颤抖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时队长推了我一把说道:“我引开他们,你想办法进到洞里,整件事情的谜底可能就在里面。”说着队长便站到洞口拿手电朝洞里照了几下便向山下跑去,果然洞里一群身穿铠甲的人凶猛地朝队长追去,正当我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人群中跑在后面的几个人又折了回来,径直朝我跑来,尽管天然很暗,我依然觉得他们穿的铠甲是那么刺眼,我的心猛然一提转身便向山上跑去,山路崎岖脚下的石头一个比一个大,后面的人却离我越来越近,我一边跑脑子一边飞速的思考着,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我的体力也渐渐不支,早晚会被他们追上,当我跑到一棵大树跟前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爬树,先爬到树上喘口气再说,正当我为想到这个好办法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后面的人眼看就要追上来了,我立刻往树上爬去,这时跑在最前面的突然向我扑来,我往上一窜险些被扑到,好不容易爬到一枝树桠上准备喘口气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爬树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我发现他们正一个个向树上爬来,为了不让他们爬上来,我只好抓住树枝想把他们一脚给瞪下去,没想到他们的身形竟如此敏捷,爬在最上面的那人身子一跃竟抓住了我的脚,感觉身下一沉只听树枝咔嚓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掉到了地上,还没等我喊疼身下一人翻身把我按倒,树上的几个人竟然一个人向我的身体跳压过来,只感觉一下比一下沉,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只见他们张着血盆大口正向我咬来,满嘴参差不齐的牙齿哪颗有蛀牙都能看得出来,没想到我年轻才俊就英年早逝,还没来得及想好遗言竟死在这些似人非鬼的嘴下。我绝望地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这时突然听到扑通一声,我猛然睁开眼睛寻声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旁边的树上跳下来叫了一声转身便跑,这时压着我的几个人竟然不顾我的存在朝黑影追去。我大大的松了口气,虚脱地靠在树上,真是劫后余生,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我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周围又安静了下来,不知哪位义士刚才仗义相救,救命之恩容我以后再报吧,此地不易久留还是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再说,不知道队长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起队长在分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那个洞里会有什么,对于今晚发生的事队长之前肯定知道些什么,那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正思考间我己来到了那个洞口,这时洞里早己空空如也,手电在逃跑时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没有照明工具我只能顺着洞墙一点点向里摸索着走,洞的深处不时传来水滴的声音,大约走了几十米的时候,身后的洞口处传来了脚步声,我紧贴洞墙向洞口望去,一束手电光照来照去,我以为是队长找我来了,等那人走近我才发现原来是队里的赵源,当我看到他的时候有种终于找到组织的感觉,一股莫名的激动涌上心头,而他见到我表情却没有丝毫异动,只是冷莫地看着我,当我问他队里其它人的时候他只是冷冷地说道:“死了,全都死了!”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一惊,白天的时候还是有说有闹的同事,仅过了半个晚上竟然霄壤相别,人鬼殊途,而我竟没有从赵源脸上看到半点悲伤,他也没有安慰我的意思,正想着就不自主地跟赵源朝洞里走去,一直走到洞底所看到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并没有队长说的什么谜底,赵源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我也发现了他的异样,还是对他加以提防为好,心里正想着,突然然感觉我所靠的石头后面一股潮汽吹来,石头后面竟然通风,我绕到石头后面发现果然还有一个洞,朝洞里看去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转头问赵源要手电的时候,他紧步走到我跟前抬脚向我踢来,我完全没有防备,只觉得脚下一空向洞里摔了下去,完了,这次是真完了,这回不会有什么大侠义士相救了,当我即将淹没在黑暗中的那一刻,我绝望的看到赵源冰冷的脸上挤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对,看建筑应该是三国以前。”说着话王教授己经走进了屋里。

  “棺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张延楚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再有十年光阴日

  “这。。。”

  当我的思绪在贯穿古今的时候,我们己经踏上北上的路,最新勘探到一座古墓等着我们去开掘,在还没有对外公布之前,所有的事情对所有人都要保密,包括我们,我们只是跟着队长和教授走,到了地方自然会知道,我们作为第一批即将进入墓地的队伍,主要还是为了探路和勘探墓地规模以及做部分开掘工作,尽管如此,还是来了两位教授,我们作为助手自然不能落下,另外还有几名挖掘人员,一路上同事之间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我则望着窗外观赏着沿路的风景,这是一种由城市到农村的潜移默化,说不上哪里是具体的分割点,城市的喧闹换成了农村特有宁静,树上几只老蝉毫无生气地叫着,当车停下来的时候己是下午,我们来到一座偏僻的小镇,几座二三层的小楼耸立在算是比较宽的大路两旁,之所以说是耸立,那么因为这己经是这一带比较高的建筑物了,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路两旁的杂草上落着厚厚的尘土,而楼房的后面就是深深的大山。我以为到了目的地,便走过去问队长,他正在指挥着分配物资,头也没抬地说道:“还早呢,前面的路我们的车根本开不进去,只能到这里,然后徒步前进。”这种情况我们经常遇到,稍成规模的墓地都很隐蔽,有些古墓更是因山而冢。长期的野外生存使我们的体格还是强壮,负重几十公斤长途跋涉也是常有的事,当然了,教授是不能背东西的,就这样,我们带了几天的食物和水还有几个行军帐篷以及必要的挖掘工具和探测仪器,一个由十人组成的队伍出发了。

  “这什么这,快点爬吧,说不定等会他们来了就没我们的份了”

  定教国安天下平。

  “不可思议”张延楚摇着头看着棺材说。

  既然要等到天亮,我们索性研起身后这座院落来,这是整个村子里最完整的建筑,大门上红漆斑驳,门虚掩着,看不清里面的景象,王教授提议进去看看,我和张延楚都还心有余悸,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进那个院落的话,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也许我们现在睡在帐蓬里做美梦呢。想到这,我想起了刘栋,那个打牌好耍赖的家伙,现在却突然离我们而去,而且死的不明不白,就连尸体也不知道弄到哪去了。我念犹未了王教授己经推门而进,我和张延楚对视了一眼也便跟了进去,整个院落整洁干净,好像有人经常打扫,房门前的立柱上左右各写着威名四海,流芳百世八个大字,门上也未曾有什么匾额,房门大开,在手电的照射下一座手持偃月大刀,身穿银白铠甲,手捋美髯长须的雕像巍然而立,与真人一般大小,雕刻的栩栩如生,猛然一看与真人无异。屋子里雕梁画栋,描金凤舞,与其它见到的院落迥然不同,整个屋子一派气势辉煌。

  “你仔细看下这棺材,你不觉得太干静了吗”我用手擦了下,棺材上灰尘并不多,好像有人经常擦拭。

  说是有门,门板早己腐烂,张延楚一脚差点连门旁边的墙跺倒,院子里杂草齐腰。

  他正拿手电四处照着,看有没有什么危险,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我赶紧走过去看,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前面,只见一片由于践踏而倒在地上的杂草从屋子的门口一直延伸出来。

  雕像身后立着八尺屏风,把整个屋子分成了两部分。上面几行刚劲有力的大字跃然于屏风之上,只见上面写着: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鬼怪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