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殷纣王小说

殷纣王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天下殷子

时间:2020-11-21

小说简介

一说起纣王,人们都要讲封神榜,说纣王是万恶之源。他娶的老婆是狐狸精,他置酒池,营肉林,造蛇蝎坑,造炮烙之刑柱,挖人心,剜人目,醢人身,脯人躯------。总而言之,纣王是罪恶的象征。可当我们仔细地地审慎选择以及最新的挖掘资料,对过去的的历史资料通过再深入研究,我们殷时人们极信鬼神,把国家战乱归咎于帝王的居地吉与不吉。为此数次迁都,从亳迁至嚣,从嚣迁至相,从相迁至邢,从邢迁至奄,从奄迁至殷。每次迁徙,都给殷商带来一段繁荣,这更使帝王将相们确信迁都是兴旺殷商的大举。帝乙面对四起的战乱也认为殷这个地方王气己尽,应尽快迁都,于是遣人踏遍山水寻找建都之地,最后选中沫邑(后来改作朝歌),派人在这里大兴土木、采来西山之石建筑宫殿街市。然而,建与殷地相同的王宫及市井并非是易事,用了近二年的时间,都市的工程只完成一半。帝乙受内乱外扰的影响,已无全部心思去考虑他的新京,只好将日日夜夜用在平息战乱上。无奈,帝乙年事已高,不论处理政务还是军事,处处感到力不从心。他深感自己历世不久,便嘱托弟弟比干助其子子受,将来治理国家。子受乃是帝乙的二子,为王后所生。根据武乙立下传子不传弟、传嫡不传庶的继位遗嘱,子受很自然成为下一代商王。不论比干及微子启一干人如何耿耿于怀,终究改变不了这种趋势。帝乙深知作这多事秋帝王的艰辛,告诫子受要学文习武,掌握治理国家的才能。。……

《殷纣王》情节预览:

殷纣王带文武  殷纣王干了什么事  殷纣王带文  殷纣王姓啥  殷纣王写在女娲庙的诗  殷纣王怎么读  殷纣王叫什么名字  殷纣王是什么朝代  殷纣王和商纣王是一个人吗  殷纣王  

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但愿河水不再流,

  子受坐下来,招呼贾父贾母:“老人家来坐呀。”

  “是!”费仲急忙命人去传令,不一会儿,邓九公与姬昌接踵而来,他们相继下战车,一一与子受施礼,子受还礼后,士卒端来墩子让将帅们坐下。

  “这……”子受听此大惑不解,“父王刚才讲要让王儿提防姬昌,为什么如今出征打仗反要带他呢?”

  你我白头到世止。

  士兵失去主帅,一时不知怎么为好,登上峰顶的士兵楞在原地,姬昌原本行在士兵中间,时刻步步紧跟在一士兵身后,除了贴身鏖战,箭矢是伤他不到。如今见队伍到达峰顶,胜利在望之际,黄飞虎却摔下悬崖,立刻挺身而出,挥剑令士兵冲锋,在商军勇猛的冲击下,敌人终于退却,商军抢占峰顶,回头再看退下的夷人,连死掉的也不过二三十众,姬昌大为肝火,用剑指着他们对士兵喊道:“箭矢疾石共用,把他们给我消灭!”

  “啊,好,好!”子受伸手从箩中取过一块,送入口中,顿感异香扑鼻,心窍大开,嚼后咽下,其味仍在口中回荡,不禁问:“这是什么味,怪诱人的?”

  “啊!”姑娘想了想,说道:“好吧,你说算你的就算你的,全给你得了,我今天早上就算白追这虎子了。”

  子受见那女子对自己如此关心,心中早产生许多好感,但小青年往往有一种心服口不服的念头,仍故作生硬地说:“不行,你再猎一只也没有我的那只漂亮。”

  丽日你我共呼吸,

  姬昌见费仲口齿如此伶俐,心中马上掠过一个阴影:不好,子受得此谋士,殷商将更为巩固,必须在将来除去此人才可实现夙愿,于是马上堆满笑容:“费先生,依先生之见,那么敌寇又躲在何方呢?”费仲又道:“依愚之见,夷人躲在南边山上和北边、东边海岛,待我方久搜不到,放松警惕时方会下来袭击我们。”

  邓九公听费仲如此讲,一拍大腿站起来:“讲的好,讲得好。我邓九公历来最忌恨不学无术、摇舌鼓唇之流。今天费先生分析的头头是道,我甚为敬重。费先生,请受末将一拜!”

  子受听后久久无语,好久才喃喃地说:“父王,您的话孩儿记下了,可孩儿不才,偏又生性好话,请容儿将心中话讲出,儿观前祖历代王爷,也不是都与不爱的人结亲。况且咱们王族浩大,子姓王族人多封侯爵,而我将来如果作得君王,上有王伯王叔辅佐,下有王兄王弟辅政,即使有时昏聩,殷商江山也有人扶匡,又何惧娶一民女作妃呢?”

  子受不好如实回答,只好搪塞:“猎了几只山鸡和野兔,还有一只野獐。”

  姬昌住在驿馆,送上礼单等待着天子召见,却被全副戎装的子受及黄飞虎、邓九公迎出去,扶上战车当作军师。姬昌来朝贡,本是惯例,但助子受征战那是十二分不愿意,可子受是奉王命而来,又置身于殷商天子的势力范围之内,即便有十二分不愿意也无话可讲,只得登上战车虔恭地对子受一揖:“殿下、在下才疏学浅,实难担当军师之命,不过,既是王命,臣绝对服从。只是战场形势多变,征伐退避还靠各位的智谋,千万不要治小人之罪。”

  “啊,虎是我射死的,有你什么份?”那女子问道。

  “是!”女眷们蹲身施礼,而后一一退去,偌大的殿堂内只剩下帝乙及子受。帝乙重将双眼闭上不无威严的道:“说,又到什么地方去了?”

  邓公与姬侯听后久久都没讲话,他们深知这年青的储君是在责怪自己。说良心话,邓公与姬侯鞍马劳顿,历经百战,见过许多大小场合,但这样无兵无卒的战场确实从未经历,所以数日来只是驱马而行,并未有什么举措。邓九公沉吟良久终于开了言:“殿下,这东夷着实狡诈,末将还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故也未想出什么良策。”

  贾蕊正在做针线,心早已飞向了北海,父母的话题她根本没有听到,贾母见女儿痴痴呆呆,甚为放心不下,就问道:“小蕊,这会儿想到哪儿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架空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