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记实录小说

记实录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鬼怪

作者:念柒宝

时间:2020-11-20

小说简介

记实录  真实的的灵异事件  跳楼自杀的女鬼  莫名其妙的灵魂出窍  差一点的冥婚  笔仙  真实的的事件,悬疑的小说  18X。本文可分几个阶段。每个阶段一个主人公。  亲们口下手下留情 记实此中年叫刘涛,正我的曾祖父,他是一位游历四方寻求稀奇古怪,探寻诡异真象好奇心极重的人每次除了探寻真象外还会杷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记录下来,祖父在他6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去世前就把他一生所见的奇闻异事记世录传给了我祖父,当时我曾父已经46岁了,早期人们结婚生子都比较早,自从有了我祖父后,曾祖父就离开了家到处游历,我曾父是我曾祖母一人养大,好在当时曾祖父家比较富裕母子俩也设吃什么苦,但曾祖父的离开也造成了我祖父设有兄弟姐妹。我父辈父亲也是家祖中唯的男丁,也许昊巧合在我这辈中我也是家族中唯一的男丁。在我20岁的的曾父把记世录传给了然后他、就离世了。看着破旧的书页我心中充满了好奇。翻开首页记录的便是上述讲的大厦诡异事件。我曾祖父在书中写到他询问到一些情况决定晚上探密下这座大厦,因为每次怪异事件都发生半夜与凌晨之间包括5位死者的死亡时间都在那个时间段。。……

《记实录》情节预览:

电影记实录  记实录rec 在线观看  记实录 小  记实录 kong  记实录是什么意思  我的抗美援朝记实录  uc之炮灰记实录  抗美援朝记实录  o记实录  记实录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经过上次大厦事件后,曾祖父虽然害怕,但他更加喜欢上了灵异之说,至此他游历到各地都会向当地人了解当地发生的各种诡异而又神秘的故事,有时候还会自己去故事中灵异事件发生的地方去寻找蛛丝马迹,同时希望能够再次遇见传说中的鬼怪,以求的更加肯定的认证。

  第2天清晨,小洛醒来,发现自己在旅店后面的一处山坡上,在不远处还有一颗干枯的大树,而自己的行李散乱的堆放在大树旁。小洛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体来到树下收拾好自己行李。然后小心翼翼的向旅店走去,当她推开旅店大门的时候看到柜台上不再是那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而是一个中年男子“请问你们老板呢?”“什么老板,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啊”“之前有个老婆婆呢?”“这间旅店除我我一个人,其他的都是旅客,也从来没有来过老婆婆呀。”小洛顿时震惊了,“请问下309的客人还在吗?”“309?旅店没有309号房间啊,最高是306.”“什么,那409呢?”“也没有,小姐请问你要住店吗?不住店的话赶快离开不要挡着门口妨碍我做生意。”小洛傻了,彻底的傻了。“没有309,也没有409,更没有老婆婆,那我之前住在那里,这2天都在都在哪来?王峰呢,他又是什么?”小洛心中不断的询问着自己。过了一些时间,小洛终于回过神来,提起行李跑外面跑去。“不信我要马上离开,这里太诡异了,这2天发生的事太诡异了。”小洛越想越害怕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当小洛再次经过那个枯树的时候悄悄的望了一眼,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挂在枯树枝上随风轻轻摆动,苍白的双脚下没有穿着鞋子,枯燥的脸上嘴角正慢慢向上翘起,在对着小洛笑,但这笑容是多么的惊悚,多么的瘆人呀!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座崭新的孤坟。

  呼,终于搞定了,啊……累死了,这一天干的活比我之前干的活总合还要多该死的,不行了我要好好的睡一觉。”

  “深山里的清晨空气真是清鲜啊,嗯好舒服啊!”。“你好”,小洛背后传来了一男孑的声音,小洛转过头来看见了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年青人,“你好,我叫王峰,是来渡假的”。“你好,我是刘小洛,你可以叫我小洛,我也是来渡假的,很高兴认识你。”小洛大方的和王峰握了下手说道,“你昨天来的吧之前没见过你。”王烽说到,“是的昨天下午刚到。”“你一个人吗?”壬烽询问到。“是的,怎么一个人不行吗?”王峰急忙解释到,“不,不,我只是好奇你一个女孩子怎么独自进深山茂林里来,不怕危险吗?”小洛见壬峰有些着急了,于是笑着说,“沒什么我从小就胆大。”王峰见小洛这样说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对了我住309,你呢?”王峰问到,“我住409,我来的时倾老板说是最后间了运气还是不错,就是房间脏了点,好像很久设人住过了。”“什么409!”王峰瞪大了双睁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怎么了有问题?”“你昨晚睡的怎么样?”“挺好的呀”,“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什么奇怪的事情?”早已把昨晚怪声忘得一干二净的小洛好奇的问到。“没,没什么”,王峰很不自然的挤出了几个字,“你还是尽快换个房间吧”,留下最后一句话后就匆匆离开了。小洛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也没有在意太久四周逛了一下,感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就回到了房间里。

  小洛坐到了床边在背包里翻找东西“幸好带你了,不然在没有电的深山里该怎么过呀”说着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笔记本电脑。小洛迅速的打开了电脑,登上了QQ。电脑里马上就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是小叶发的信息,小叶是小洛大学的室友兼死党感情好的像亲姐妹,俩人之间无话不说。小洛马上开启了视频聊天“小洛,跑哪里去了,刚放假就搞失踪”小洛回复到“没有啦,就是出来散散心,来到了大山的怀抱,呵呵。”“出去散心都不叫上我,真不够姐妹啊。”“我怕你受不了,这边的生活像在原始森林一样,没有好吃的,没有好玩的,连住的都是木板房,更没有电,像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哪里受得了,所以我没叫你过来陪我一起过受苦,不过这边的空气还真是好。”“好吧,就绕了你,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再过几天吧,告诉你我在这边遇到了帅哥”“真的,有多帅,和吴彦祖差不多,还是像古天乐?”“你看你一说到帅哥就范花痴”咚咚咚,等下有人来了我去开门,小洛随手把电脑放在了桌台上去开门。就在小洛开门的时候一件怪异的是发生了,小叶在摄像头上看到房梁上有个若隐若现的影子,等小叶准备仔细看的时候,突然“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小洛拿起了电脑问道。小叶被小洛突然的出现给吓了一跳,平复了下心情后问道“小洛你房梁上是不是挂什么东西了?小洛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呀,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的出现幻觉了吧,真不愧是花痴”“哦,可能真是我眼花了,怎么刚刚谁找你,是你说的帅哥吗?”“我也不知道是谁在敲门。”“不知道?”,“是呀,刚一开门连个鬼影都没看到,估计是谁在恶作剧,这个我们我们不是也常玩吗?”,“那到时好了,不说了,我要出去逛街了,迟点聊。”“好的,88”说完小洛关闭了电脑靠在床枕上,拿起了一本书就看了一起,除了吃饭出去外一直在房间了看着书,一整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发生。今天小洛依然很早就睡了,睡到半夜的时候奇怪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再次从房梁上传过来,小洛猛的真开了眼睛,这次他知道这不是幻觉,不是做梦,真的有声音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出来,小洛马上点亮了灯,顿时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就在灯光照亮的那一刻,声音戛然而止,在午夜的深山里显的更外的安静。小洛凭着记忆中的声音寻找声源,慢慢的抬头向房梁望去,可是小洛看到的是除了房梁上有个好像被绳索摩擦后的痕迹外,什么也没有找到。这时候小洛突然想起了白天王峰说的话,顿时感觉有些害怕起来。小洛寻找不到任何有可能发出这种怪声的东西后,坏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继续躺在了床上。这一夜小洛没有在睡觉开着燃油灯,等到天亮。

  傍晚,我曾祖父一个人在楼道的角落旁静静的等待,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午夜的钟声正在悄然的逼近,曾祖父的心紧张的快要蹦到喉咙了。突然楼道里传了第1次听却又那么熟悉的脚步声,是穿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嘀嗒、嘀嗒”,“难道她来了”曾祖父心中想到,曾祖父跟随的脚步声缓缓的寻去,慢慢的向楼梯上爬,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深怕只要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将会大难临头般,汗水不住的已经往下流,也许是紧张害怕也许是兴奋激动,当时的曾祖父自己也无法确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大概过了5分钟摸索,离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就在此时,突然曾祖父感觉到了后面一阵阴风吹来,浑身打了个冷颤,慢慢的回头,发现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正迅速的伸出了他那苍白的双手向曾祖父的脖颈抓来,曾祖父急忙后退,此时的双腿已经害怕的不受控制,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跌跌撞撞,一路乱跑来到了天台,一不小心绊到在地,就在此时那名红衣女子也幽然的飘荡在我曾祖父面前。红衣女子劈头散发,完全遮挡住了他的面容。曾祖父内心极度恐惧,“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恐怖的气氛压抑着曾祖父说话都颤抖起来。“勾引人家老公的,都要死,都要死”,“勾引人家老公的,都要死,都要死”红衣女子嘴里不断的念着这句话。这时候突然见狂风大作,红衣女子的衣服随风飘扬,遮挡在他面前的头发也被狂风吹飞起来,就在这时一张满脸鲜血,双眼通红,面部也就完全模糊的恐怖面孔出现在曾祖父面前,曾祖父但是就绝望了,惊悚的红衣女子正像他逼近,在当女子靠近的那一刻,曾祖父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恐惧昏死过去。

  第2天清晨,阳光照耀着曾祖父“我死了吗?”曾祖父醒来的第1句话便是问自己是否死了。但温暖的阳光已经给了他答案“昨天发生的是真的吗?感觉是场梦,但如果是梦的话,自己为什么会在天台,如果是真的话,那为什么红衣女子不对自己动手?啊!头好痛,不想了,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说明曾祖父就飞快的向楼下跑去,出了大厦门口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昨天真是太恐怖了,昨天真的遇到鬼了吗?曾祖父此刻的心理还有一些不相信这是真的。曾祖父回头深深的往大厦里望了眼,然后快步的离开了。

  “又死人了”,在大厦的门口,一位穿着警服的人脸色苍白的说着,即使这是他在这月中见过的第5具尸体了,但心中还被吓了一跳。这具尸体和认往一样死者女性,年龄大概在25岁左右且从尸体的表面判断胸那一刀是致命的伤口,但为什么每位死者脸上都但每位死者脸部都充满了无限的恐俱,在她们诤狞的表惰中难以想象在她们临死那一刻究竟遇到了什么.?尸体从被发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此刻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大家都神色荒张的议论着。隐约中大概听到了这么一个故事。一个月前有个女人跳楼了,就是从这座大厦夭台跳下来的,当场就死了,那场面真具惨不忍睹啊,整个人被摔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至从那时候起这大廈就接连不断的发生怪事,在半夜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在楼梯里听见高根鞋的脚步声,但是却总不见人,而且大厦还接连死了5个人了,还都是年青貌美的女子。知道那女孑为何跳楼吗?有人好奇突然问出了这句话。众人纷纷向提问的方向望,只见一个中年平头面容慈祥男人从人群走出来,缓缓的向一位大婶走去,来到刚刚吐沫横飞讲解着刚刚各种怪异事件的大婶面前继续询问到。大婶先是愣住,然后小声的对中年男子说到,听说是和她老公闹矛盾,原因好像听说是那男的在外面小三。大婶还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不过中年男子直接把他过滤了。

  今晚小洛准备不睡觉等到天亮,这里各种诡异的想象小洛回想起来也实在是睡不着,就这样小洛点着点,看着书,希望能分散下注意力,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

  而那杀人的凶手是那跳楼女人丈夫的小三,据说女子跳楼后,男子非常的自责,便要与小三分手,但小三不肯放手,在后来那跳楼女人的丈夫无故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小三在离开男子的一个星期后便疯了,有人说是太爱他男子了,承受不住失去那个男子便疯了,也有人说是那男子逼疯了小三,然后小三疯了杀了男子,还把他碎尸吃了等等。总归到底是小三疯了,后来到女子跳楼的地方到处杀人,妄想着有人抢走了他男人所以在半夜的时候专门杀害年轻漂亮的女子。不过这些都是传言,具体真像是这么样的曾祖父不知道,但曾祖父肯定的是,那天晚上他看见的绝对不是人。

  这天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就倾盆大雨,夏季的天气就是这样飘忽不定,说变就变。“吱呀”老板来间房。”进来的是位20出头的小姑娘,长的还算清秀,秀美的长发被雨水打湿后紧紧的贴在脸颊2侧,显的格外的动人。“最后间房409号,押金200,一晚100。”漆黑的柜台出传来了一声毫无感情的话。正在整理的小洛抬起头,“啊!”的一声,这时一张枯老的女人脸映入他的眼中,小洛仔细端详了一番说道,“老板你想吓死人呀!”然后就掏出了300元交到了如枯树枝一般的手中,旅店老板便从柜台中拿出了一枚钥匙交到小洛手里说道:上4楼左边最后间房,顺便告诉你这里没有电,用的是煤油灯,晚上没事的话不要乱跑。然后便转身去关上旅店大门向一间狭小的房间里走去,不再理会小洛。

  小洛接过钥匙便嘟囔了句,就提行李上楼了,走在狭窄,有昏暗的木质楼梯上,不时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丝丝的光线透过那残破的窗纸照射进来,勉强看清前方的道路。经过一番拼搏终于到了,小洛打开了409的房间,一阵酶腥味扑鼻而来,进入房间顺手向桌台划去一层厚厚的灰尘。“天哪,这时有多久没人打扫了。”本来心情极度郁闷的小洛便甩下行李找老板换房。飞奔到楼下便叫嚷着“老板、老板、换间房,那房间太脏了。必须给我换间。”此时老板也从小屋中慢吞吞的走出来,来到小洛身前说“最后间房,不住没有了,并且这个地也就我这一家旅店,如果不想出去喂野兽的话就赶紧回屋。”说完转身又回到了小屋里去,留着小洛一个人在那边脸色涨的通红,差点就破口骂人了“真是倒霉,本来想趁大学毕业这段好好出来享受享受,放松放松的,哪里知道刚进山就下雨了,还进了这么间破旅店。最可恶的是周围还就这么一家,什么破地方呀!”小洛边埋怨着边再次向房间走去。无奈只能自己动手清理下。

  此中年叫刘涛,正我的曾祖父,他是一位游历四方寻求稀奇古怪,探寻诡异真象好奇心极重的人每次除了探寻真象外还会杷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记录下来,祖父在他68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去世前就把他一生所见的奇闻异事记世录传给了我祖父,当时我曾父已经46岁了,早期人们结婚生子都比较早,自从有了我祖父后,曾祖父就离开了家到处游历,我曾父是我曾祖母一人养大,好在当时曾祖父家比较富裕母子俩也设吃什么苦,但曾祖父的离开也造成了我祖父设有兄弟姐妹。我父辈父亲也是家祖中唯的男丁,也许昊巧合在我这辈中我也是家族中唯一的男丁。在我20岁的的曾父把记世录传给了然后他、就离世了。看着破旧的书页我心中充满了好奇。翻开首页记录的便是上述讲的大厦诡异事件。我曾祖父在书中写到他询问到一些情况决定晚上探密下这座大厦,因为每次怪异事件都发生半夜与凌晨之间包括5位死者的死亡时间都在那个时间段。

  半夜里,吱呀,吱呀,睡梦中的小洛被房粱上奇怪的声音吵醒,“嗯什么东西呀真讨厌,还让人睡觉不”。还在睡梦中的小洛迷迷糊糊的说着。突然小洛猛的从床上跳起来,不对刚才的声音好像是我房间里发出来的。小洛迅速的跑向桌台点燃了燃油灯,顿时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小洛向刚才听到声音来源的房顶寻望而去企图寻找到挠她清梦的罪魁祸首,但奇怪的时,房梁上什么都没有难道我刚才听错了,又或者刚刚是在做梦?算了继续睡其它的等明天在说吧实在太累了。小珞熄灭燃油灯倒头就睡,或许真是累没几分钟小洛又睡着了,一觉到天亮房间里设有再听到奇怪的声音。小洛也一觉到天亮,醒了伸了个懒腰,起床解决个人生理卫生也没有在理会昨晚发生的事。貌似昨梦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曾祖父从大厦离开后便得了一场怪病,卧床休息了个把月才好,当曾祖父再次回到大厦的时候此大厦大门已经被紧紧的封闭。经过再次打听才得知凶手抓到了,但大厦因为死了很多人,业主们都纷纷搬走了,不到1个月就搬的一户不剩,现在大厦是空楼,政府为了避免有些瘾君子进入吸毒就索性给封了。

  此事件发生在一个偏僻深山旅店里,这时深山中仅有这一家旅店,此地与市区相隔千里地,且道路崎岖泥泞,打回要好几天,所以在旅店里的所有的食物都是自给自足。而住旅店的人要么就是出来写生的艺术家,要么就是在喧闹的城市里呆久了出来散心的。

  到了半夜,小洛有了睡意,但害怕的心理强忍着自己“绝对不能睡着”。外面依然还在狂风暴雨。突然,彭!的一声窗口打开了,外面的狂风呼啸而来,瞬间燃油灯就熄灭了,屋子里没有了灯光顿时暗了下来,唯有外面的被乌云遮挡住时有时无的月光给房间里带来了一丝丝的光线。小洛被吓的脸上惨白,马上跑去关窗,就在她经过那发出怪异声音房梁下时,头顶突然感觉碰触到了什么东西,小洛很不自然的伸手去触摸刚才撞到的物体,就在这时,小洛感觉到好像是一双脚,一双没有穿鞋的冰冷的脚“啊”的一声,小洛头也不回,猛的跳到了窗前然后回过慢慢头来看向了诡异的屋檐。这时乌云真好消散,皎洁的月光照亮了屋内,同时也照亮了那诡异的屋檐地下。小洛瞪大了眼睛“救命呀!”一声尖叫,不知哪来的勇气,小洛绕过那屋檐下,夺门而出,在楼道里拼命的喊叫着,试图寻求帮助,但这个楼道里并没有一个人,或者说这个旅店里小洛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出现。一路跌跌撞撞,小洛跑至309寻求王峰的帮助,现在的王峰成了小洛的救命稻草,恐惧已经占据了小洛的全部神经,在小洛来到309室前时已经来不及敲门,直接撞门而入,也许是恐惧、害怕发挥出了人的潜能,本来弱小的小洛居然直接撞开了309室的门,可她并没有找到王峰,他看到这个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各种写生的颜料,和一副还未完成的画像。画中之人正是王峰,通红的双眼中血色正慢慢的往下流。唯一的希望破灭,陷入绝望中的小洛再也承受不住心中巨大的压力昏死过去。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鬼怪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