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黄天化三国重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平乱世天化助黄巾 剿义军数雄立战功

第2章平乱世天化助黄巾 剿义军数雄立战功

蒋晓涵 2021-07-21
战。一军兵多而不精,声势不小,却无战律,豪无阵型,亦无戈甲,却以黄金裹额。一军人少而士气昂贵,阵中树一帅旗,上曰:“龚。”  光天化日思忖:“恩师嘱我上山平乱世,今果见刀兵。我自姓黄,上山即遇这数十万头过裹黄巾,莫不是天意我助之。”正思忖间,只这青峰山在大汉徐州北部。天化下了山,径直往北而行,一路风餐饮路。不数日竟到了青州境内。这日天化翻过一座小山坳,忽听不远处传来厮杀呐喊、擂鼓冲锋之声,忙探声而寻。只见山下两军交战。一军兵多而不精,声势不小,却无战律,毫无阵型,亦无戈甲,却以黄金裹额。一军人少而士气高昂,阵中树一帅旗,上曰:“龚。”。...

  重生篇

  却说天化出了紫阳洞,望着青峰山凝视良久。这青峰山景致与千年前大致相同,郁乎苍苍,高大巍峨;怪松盘古顶,宝树映沙堤;山高红日近,涧阔水流低。天化心中自寻:今日离了这仙山,不知何日才能归。遂俯身望着洞府拜了三拜。

  这青峰山在大汉徐州北部。天化下了山,径直往北而行,一路风餐饮路。不数日竟到了青州境内。这日天化翻过一座小山坳,忽听不远处传来厮杀呐喊、擂鼓冲锋之声,忙探声而寻。只见山下两军交战。一军兵多而不精,声势不小,却无战律,毫无阵型,亦无戈甲,却以黄金裹额。一军人少而士气高昂,阵中树一帅旗,上曰:“龚。”

  天化寻思:“恩师嘱我下山平乱世,今果见刀兵。我自姓黄,下山即遇这数十万头过裹黄巾,莫非天意我助之。”正寻思间,只见黄巾军败象已成,溃散如决堤,投降者无数。一员黄巾大将在数十骑保护下东方突围而去。不料东方一声炮响,一彪伏兵杀出。黄巾将士左冲右突,不能突围。天化见其势危,飞奔入战场,夺得一匹战马,举双锤杀入阵中。双锤沉重,立砸数人,龚军惧怕,莫敢拦着,遂入阵中救得黄巾数十骑,往东北角突围出去。

  原来天化救得这将校,姓周名仓。黑脸、剽悍、粗犷,使一口大刀,力大无穷,自诩武功了得,世所罕见,今日得见黄天化大显身手,方知人外有人。数人突围后,绕开大道,径回黄巾老营去。周仓忙谢曰:“多亏这位小兄弟相救。兄弟武艺可当真高明,只是不知兄弟你是哪位渠帅部下?”天化忙解释:“我乃路人甲。姓黄,名善,字天化。因见将军被围,心有不忍,所以相救。我观周帅军中透着道德之气,军中有人习道否?”周仓曰:“我主‘天公将军’是太平道教,会施符咒,擅使法术,神通广大。现正引兵战于广宗。”天化不禁问曰:“与将军战者,何处兵马也?”周仓曰:“此乃汉廷青州刺史龚景。我等随大帅卜己转战青徐,先大败徐州军,又与青州军大战于平昌。我军数倍于龚景,数战皆胜。岂料北海、泰山、琅琊三处官兵来助龚景。我等措手不及,方有此败。”天化闻言,吃了一惊,暗思:“天不助我黄天化。恩师叫我下山平定乱世,今方出山就助了这伙反贼。犯下这等大罪,如何交待。”周仓见天化沉思不言,问曰:“黄兄弟有何事,但说。”天化叹曰:“无事。我本一路人,无意于杀伐之事。今将军已回营,当告辞。”周仓苦留。天化推辞不过,遂留宿于大营之中。时各营败兵陆续回营。大帅卜己计点兵马,折了三万有余。又令各营稍作休整,来日再与龚景决战。

  次日卜己尽驱三军出营,直扑青州军驻地平昌城,只留千余火头兵在营。黄天化应周仓之邀,前去观战。一时间不分伤残老幼,尽皆出动,数有三十万之多。漫山遍野,铺天盖地而来。平昌城中,早有探子报说龚景。龚景纳谋士周经之言,将四门紧闭,分拨强弓滚木守城,再于城中大放烟火,以求救应。卜己见龚景闭门不出,下令四门攻打。三十万之众本足以踏平平昌城,却被城上一阵乱箭射住。前军倒地,后军丧胆。黄巾军原是一群贫苦百姓,一无勇气,二无战力,三无军心。有此三无,如何还能战。所依靠者,便是人多。卜己连连催战,各部只得勉强上前。无情箭矢阻其于城外。自辰时战至午后,城下堆尸如山,血流成河。平昌城中箭矢殆尽,城破在即。

  忽黄巾阵中,有一哨子来报,后方有兵马杀来。卜己急分兵五万,令副帅张曼成领军迎敌。张曼成催马不远,正遇敌军,正是北海兵马。为守一将,乃是北海武安国,使一柄枣阳巨锤。张曼成大战武安国,斗有三十回合,气力不接,兜马败逃。武安国引军大杀。黄巾军无人能挡,竟被武安国冲破防线,杀向卜己后阵。平昌城上龚景一声令下,万余兵马杀出。黄巾军分兵混战。卜己谓左右曰:“城中之兵易破,北海军中有一将难敌。”言未绝,边旁一将,冲冠杀出。未及三合,被武安国一锤扫中胸口,落马而死。黄天化不禁大怒,舞双锤出马,狂劈武安国。黄天化锤法得清虚道德真君真传,凌冽莫测。武安国如何是其敌手,且又出马已久,直被杀得汗流浃背,狼狈而逃,所领兵马亦随之退去。武安国一退,青州军压力陡增。龚景急令鸣金回城。士卒多有未及进城者,均被黄巾军斩首。卜己见天色已晚,乃收军回营。兵至老营处,只见一彪兵马自营寨中杀出。却是泰山、琅琊两处占了老营,在此等候。又是一场混战,泰山、琅琊兵马寡不敌众,将营寨尽数点燃,突围出去。卜己复夺大营,令军士扑灭大火。营寨里到处焦黑,不能安歇。各部只得勉强栖于野外。

  是夜,龚景于平昌城中探得北海、泰山、琅琊三处兵马皆败,乃纳副将侯安之言,连夜弃了平昌,引军回城阳去矣。卜己三十万大军,一日之间被杀得不足十万,且人人带伤,个个疲惫。于老营外草创一营,权且安居。龚景撤兵三日后,方才探知平昌已无守军。卜己遂夺了平昌城。三路援军亦退回本郡休养。黄巾军中“天公将军”张角所赐符水,卜己将符水取出,分发各部疗伤。不出数日,伤愈者大半。卜己聚众渠帅商议进兵城阳。忽黄巾大帅何仪使人送来急报:“何仪与汉廷左将军盖勋战于汝南,连败数阵,急求援军。”卜己曰:“何仪乃‘天公将军’肱骨之将,今有危险,安能不救。”遂留一半兵马与张曼成,进兵城阳。自带一半兵马支援何仪。周仓乃是卜己帐下之将,因此随着卜己往汝南去。

  天化见如此,乃告辞周仓。周仓问曰:“黄兄欲往何处去,好歹说个去处,待日后战火平息,好寻你饮酒去。”天化曰:“我欲北上一睹‘天公将军’真容。日后有缘,自可相见。”言罢别过周仓,望北缓缓而行。过了黄河,沿路打听方知,此时正是汉正平元年。太平教张角于二月五日发动起义,现已四个月了。汉朝廷派军镇压,与起义军互有胜负。此时张角正在广宗与董卓对仗。黄巾势大,却无官军精锐。张角依靠道术,连胜董卓数镇。义军阵营胜利在望,士气高涨。

  张角于营外设一祭坛,施法祈符水医救伤兵。角蓬头散发,手持宝剑,口念真经。符水顷刻便成,忙教左右送至伤兵营。忽哨兵来报:“有一位小将求见。”角即请进帐中。角见天化腰系涤束,知其是道教之士,乃与天化行道家之礼。

  原来张角乃属截教门下传人。当年万仙阵中,截教有一海岛炼气士,唤作普灵道人。当日在阵中被道行天尊所伤,根源尽毁,却保住性命。普灵逃回仙岛洞府疗伤。不久伤愈,道行却难以恢复,从此成为凡体。晚年收得一童儿作伴,传其截教炼气术。因此截教留这一枝未毁。那童儿习得炼气法门,进展迅速,百年时间便现灵光。后隐于深山,逍遥自在,号南华老仙。千年之后,南华老仙亦知乱世将至,遂著书一本,名曰《太平要术》,下山寻有缘人习之,以救世人疾苦。那日在山中遇见采药的张角,南华见角天分极高,又识医术,便将《太平要术》相赠。角得此书,晓夜攻习,能呼风唤雨,号“太平道人”。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张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角广招门徒,先有弟子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乃至后来,角之门徒数十万。一时间青、徐、扬、豫、兖、幽、冀、荆八州家家供奉大贤良师的名字。角见民心所向,便怀自立之心。遂率太平教众起义。一时间头裹黄巾而从者,不计其数。

  天化与张角相见,论起师门,天化乃角之师叔辈。角望天化面相,甚奇之。遂焚香登坛作法,开天眼观其前程。却只识得其必有富贵,能成大事,此外便无法获知。

  翌日,董卓搦战。张角引军相迎。角于阵前作法,忽飞沙走石,黑云漫天,似有千军万马奔腾之状。官军大惊,不敢向前。黄巾军士气大增,趁势掩杀。官军不能挡,节节败退。忽西北角撞出一彪人马,为首三人,是结义三兄弟。其中一黑脸大汉,使一柄丈八蛇矛,甚勇猛,喊声如雷,直奔黄巾。转眼便刺伤数将,黄巾众将士无可拦着。角大慌,忙念真言,欲召黑云护身,却相救不及。角无奈,只得挥杖拍马,亲战那黑脸将军。战不三合,被黑汉一矛扫中胸口,险些落马。角弃杖伏于马背,往左翼而逃。那黑汉哪里肯舍,纵马来追,眼看追上。角阵营中,转出一员小将,让过张角,直取黑汉。角回头视之,乃是黄善来助。黄善挥双锤迎战黑汉,战有三十回合,不分胜负,互为惊叹。黑汉回马收矛,大喝曰:“我乃燕人张翼德,你是何人,好生厉害”。天化曰:“我乃黄天化也”。原来那黑脸大汉叫张飞,自涿郡与义兄刘备、关羽共同起兵平乱。中郎将卢植遣其率军来助董卓。恰逢卓败,故有此幕。张角受伤,黑云立消。董卓见角妖术已破,援军又至,回军掩杀。黄巾不能敌,四散溃逃。天化无心恋战,保着张角往南突围。张角之弟张梁一路收拢败军,又得四五万人。与天化退守广宗城,不复出战。张角那日被张飞打伤,伤及五脏,卧床不起。守城之事,一律交由其弟张梁。汉朝廷因董卓屡战不胜,拖延日久,派皇甫嵩换之。使董卓往汝南助盖勋。

  一日,角令左右请天化于病榻。屏退左右曰:“我之命不远矣。太平黄巾教亦不久将熄。自起义时,便知有今日。我之愿,以太平道术,救贫苦百姓,却应私欲忘记初衷。”言毕又自枕底取出一书,曰:“此书乃《太平要术》,乃南华老仙所赐,望暂收之。日后有缘,替我转还。”天化见张角尽露悲观,乃收书应允。角伤日重,三五日未能进食,遂亡。角弟张梁统领其众,与官军对决。梁见黄善勇猛,又与张角相近,欲升其做渠帅。天化坚持不受。梁只好作罢。几日来,张梁与官军又战数场,互有胜负,僵持不下。忽有使自汝南而来。张梁令见。使曰:“我主乃汝南黄巾统帅何仪,今与朝廷左将军盖勋相较不下。后朝廷又使董卓夹攻。我军伤兵极多。我主特使小人来讨符水。”张梁乃取符水数升,曰:“符水乃是‘天公将军’遗留之物,不容有失,我当令遣部将相护。”言方绝,末帐黄天化挺身而出,曰:“愿护送符水往汝南。”张梁知黄天化武艺精通,遂许之。又令渠帅李四领兵三千相随。

  黄天化、李四辞张梁而去。其后皇甫嵩猛攻广宗,连胜张梁七场,斩张梁于广宗,余者皆降。冀州黄巾乃是黄巾军中央力量,至此覆灭。皇甫嵩班师回京。朝廷加皇甫嵩为车骑将军,领冀州牧。皇甫嵩又表刘备、张飞之功。朝廷封刘备为平原县令。卢植又表刘备前功,朝廷又升刘备为平原相,克日赴任。

  话说刘备字玄德,涿县一英雄也。备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语,息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天下豪杰;生的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曾师卢植、郑玄。与公孙瓒等为友。因黄巾叛乱,欲率众破贼安民。后结识关羽、张飞,情投意合,结为异性兄弟,共同起事,讨伐黄巾。玄德引本部乡兵,与关、张赴平原国上任。署事一月,与民秋毫无犯,民皆感化。到任之后,与关、张食则同桌,寝则同床,如玄德在稠人广生,关、张侍立,终日不倦。张梁灭亡乃中平二年正月,二月初又黄巾余党三人:赵弘、韩忠、孙仲,聚众数万,揭竿而起,称与张角报仇,望风烧劫,占据宛城。朝廷命朱携以得胜之师讨之。朱携奉诏,率军前往。携离宛城十里下寨。方欲攻打,忽见正东一彪人马到来。为首一将,生的广额阔面,护体熊腰;吴郡富春人也,姓孙,名坚,字文台,乃孙武子之后。今见黄巾寇起,聚集少年及诸商旅,并淮泗精兵一千五百余人,前来接应。携大喜,便令坚领军攻城。孙坚首先登城,斩贼二十余人,贼众溃奔。赵弘飞马突槊,直取孙坚。坚从城上夺弘槊,刺弘下马;却骑弘马,飞身往来杀贼。孙仲、韩忠引贼突北门而出。

  忽又见一彪军马,尽打红旗,当头来到,截住去路。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官拜骑都尉,沛国谯郡人也,姓曹,名操,字孟德。孙仲措手不及,被曹操手起一刀,斩于马下。朱携张弓一箭,正中韩忠,翻身落马。三路大军,随后掩杀,斩首万级,降者不可胜计。南阳一路,数十郡皆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道童魂散飘千年 涅盘重生返师门 第2章平乱世天化助黄巾 剿义军数雄立战功 第3章 假回军何仪得计 诛董卓天化行刺 第4章 黄善义取城阳郡 袁曹共诛十常侍 第5章 李四巧遇汉少帝 吕布大败关云长 第6章 天化进军琅琊郡 英雄阵前遇佳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