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柳暗花明花未明

第三章 柳暗花明花未明

聿文田 2021-06-11 17:35:29
子和秦王都在笼络药师兄,左右为难吧。秦王天纵奇才奇才,未待弱冠之年便横扫天下,奇人异士争相气味相投。而太子也是见识超群,圣上举兵时经略使太原,相对稳定大唐后方,前两年北讨刘黑闼,用兵之道不不亚于秦王,平抚山东民怨,更显仁德。平时卑身下士,府中谋臣良将也极多。二虎李靖问道:“贤侄可知我为何微服来到太原?”。...

大唐刑吏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原来此人是灵州行军道总管李靖,李明远祖父曾经是杨素府主薄,明远之父因与李靖年龄相若,又性情相投,故而交好。

  李靖问道:“贤侄可知我为何微服来到太原?”

  明远道:“突厥贼心不死,想是要犯我太原,故而伯父前来。若伯父率军大张旗鼓前来,突厥必不敢进,反而无法解除后顾之忧。”

  李靖笑道:“贤侄果然有见识,但此只是其一,其二呢?”

  明远不能答,望其父。

  李道宗笑道:“药师兄用兵天下无匹,想是太子和秦王都在拉拢药师兄,左右为难吧。秦王天纵奇才,未及弱冠便纵横天下,奇人异士纷纷相投。而太子也是见识过人,圣上起兵时经略太原,稳定大唐后方,前几年北讨刘黑闼,用兵不亚于秦王,平抚山东民怨,更显仁德。平日卑身下士,府中谋臣良将也甚多。二虎相争,必有一伤。药师兄东来太原当有避池鱼之祸之意。”

  李靖笑道:“果然是吾兄知我。贤侄还要多历练呀。想不想随我到军中任职?”

  明远起身正坐答道:“大唐有秦王和伯父,海内何人可及?四海升平指日可待。大患易解,然天下大乱这么多年,盗匪猖獗,百姓心中仍有戾气,纵是圣主也非日月可平复。小侄无元帅大才,只能做些小事,愿此生能为百姓解忧,平抚人心。”

  李道宗道:“看来我儿无福,能得药师兄指点,他日必然立于朝堂之上。虽然我已对唐无恨,不过也不想勉强于他。”

  李靖捻须点头:“那也罢了。军中近来出了些事,还望贤侄此间事了之后速速北上军中找我。”

  次日吃过早饭,明远便进城直奔县衙。心想那个人应该落网了吧。刘捕头带他到牢房一看,明远大吃一惊,被抓的人头发略微发黄,眼窝比普通人略深,是城中大马商吴德之义子吴驰。吴驰是吴德去契丹贩马时捡拣回来的孤儿。据说吴驰之父是契丹人,母亲是高句丽人。父亲死后被兄长排挤逃了出来,被吴德收留,他熟识马性,马匹好坏他一看一摸便知,还懂得用草药医治马疾,多年来帮吴德赚了不少钱,年初又被收为义子,更名吴驰。一名绿帔女子刚刚探视完吴驰,一脸泪容。

  原来刘捕头听了明远的话在埋伏案发地,果然一早天还未大亮便有人来找东西,更想不到的是还有一名女子。身手了得,轻功卓绝,飞身逃离。故而只抓了吴驰,吴驰坚称自己只是去散步。这吴驰虽然鬼点子很多,极会相马,但功夫很平常,刘捕头抓着他的肩膀用力一捏刑便鬼哭狼嚎。刘宅院墙很高,又养着狗,以他的功夫很难不声不响潜入刘宅偷换佩剑,只是不明他为何会出现在案发现场。据捕快到吴家询问,多名马夫证实吴驰案发前一天午饭后到关闭城关一直和他们喝酒并没离开过,倒是第二天一大早就溜马去了。

  明远离了县衙想着去安慰一下兰花,路上他也在细细琢磨。会轻功的女人是何人?吴驰何以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他声称现场有嫌犯遗失之物时吴驰并不在,是何人通知了他?难道真的是散步?绝不可能!姑娘,莫非就是竹叶说的仙女?

  来到程家门口,几位姑娘悻悻而出,嘟嚷道“还是城中老字号布店,连红布都没有,都扫兴”。明远便就此事问兰花。兰花说:“近期店里连续遗失红布,都晒在后院,虽然没有人,但几十年从来没发生过失窃的事,这两天还来不及染。”

  明远安慰了兰花几句便离开了。已近晌午,明远在面摊要了一碗素面。一个神情呆滞的老头跌跌撞撞的走过。面摊老板长叹一声:“马老汉也真可怜,就这一个女儿。那么善良的孩子,手脚又勤快,平时来了不但帮他爹干活,有空还帮我收拾桌子、洗碗,人也乖巧。那边就是马老汉平时卖豆腐的地方。现在却不明不白的死了,听说死状极惨,不说了,再说客人都吃不下饭了。哎,听说,本来年下要和吴老板的义子吴驰成亲呢。”

  明远吃完面来到马老汉寄居的巷内向邻人打听,原来小倩不但身受数十刀,内脏都掉出来。高高兴兴的穿着新衣服出去却再也没回来。那日尸体被白布所盖,只看到红色的袖子,没想到却是死的这么惨。吴驰平日对小倩很好,经常带她出去玩。死后吴驰也来过两次,还给了马老汉几百钱。

  得到这些消息李明远虽然悲伤却也有些兴奋。他又去衙门问了些事便坐在地上思考。马老汉为人忠厚,女儿也善良孝顺,都不会与人结仇,尸体没有被非礼,也不是奸杀。新的红绸衣服与她的死有什么关系?红绸与程家布店失窃的红绸有关系吗?为什么黄昏时分一个人去树林?还穿着新衣服?

  他又拜托兰花和他去衙门辨认了一下衣服的布料,果然是程家遗失的,还是最近丢的。“前面丢了几匹,爹爹为了赶出新的红绸浸染的时间不够,听爹爹说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里面染色较浅,你看,这样一拉!”果然和正常的面料不一样,里面没染透。

  这回李明远没有得意忘形,因为他想起了早上。明明应该落网的是那个人,结果却是另外一个人。小倩这样的娇弱女子不可能去偷,他卖豆腐的父亲也不可能给他买得起丝绸。八九是吴驰送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小倩母亲的证实。

  李明远隐隐觉得这几件事情之间有某种关联却又说不出为什么。小倩黄昏去树林必是与人相约,吴驰对她很好,肯为她偷布,却出现在另一个案发地。能够换掉剑的人却没有进一步行动。神秘女子也出现在案发地。莫非与竹叶说的仙女有关?

  他决定再到两件案件相关的地方看看。周五德遇害的地方没找到有用的东西。往西经过一片坟滩就是小倩遇害的地方,除了附近树上有些为了取食百姓上坟贡物的猴子、阴森的乌鸦叫声外也是一无所获,平时这里人迹罕至,尤其是天黑之后,想找目击者几乎不可能。地上斑斑血迹已经淡了。现在只能从现有线索入手:吴驰偷红布送给小倩,可只送了一小部分,偷来的一大部分去哪了?绿绢是偷错了还是另有去向?绿绢,莫非是,他想起了探视吴驰的绿帔女子,显然哭过。她和吴驰什么关系?绿帔?他决定明天确定这几件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两具尸体 第二章 剑 第三章 柳暗花明花未明 第四章 凶暴的猴子 第五章 水落石出 第六章 边境疑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