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两具尸体

第一章 两具尸体

聿文田 2021-06-11 17:35:27
,我早到了,你却晚了。”  这位叫竹叶的少年边大口喘气边说:“北边死人了,咱们去看一看。”  姑娘听后吓了一跳,此外两名少年却已站起身随竹叶往北走了,也只得跟随去了。  竹叶,刘竹叶,是城中名医刘苦楝这名药店老板的独子,少女程兰花,是隔壁布店老板这天清晨,北都太原城西石桥边的树林就有3名少年在练剑,2男对练,1女独练。这时另一名佩剑少年急匆匆跑来,一边喊着“出事了”!。...

大唐刑吏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刑吏》在线阅读

  唐朝武德八年秋,大唐建立已经8个年头,但北都太原周边仍不太平。百姓也多习武。城西不远的山上有一大片树林,正是练武的好去处。

  这天清晨,北都太原城西石桥边的树林就有3名少年在练剑,2男对练,1女独练。这时另一名佩剑少年急匆匆跑来,一边喊着“出事了”!

  绿衣姑娘马上站起来嗔道:“说好了在城西南边石桥这里的树林练剑,竹叶哥哥你跑哪去了?”

  高个子少年也说:“你一大早就出门,我还挑了两趟水才出来,我早到了,你却晚了。”

  这名叫竹叶的少年边喘气边说:“北边死人了,咱们去看看。”

  姑娘听后吓了一跳,另外两名少年却已起身随竹叶往北走了,也只好跟着去了。

  竹叶,刘竹叶,是城中名医刘喜树这名药店老板的独子,少女程兰花,是隔壁布店老板的女儿。另外两人中高个子健壮的叫韩进功,河北道人氏,是刘竹叶的表哥,因战祸成了孤儿,被刘竹叶的父亲收留,一边学医一边帮忙干活。另一个有些黑的少年叫李明远,他父亲在城外村里教一些孩子们读书,这几位少年正是同窗。

  这一日照例相约卯时在城外练剑,不想刘竹叶却姗姗来迟,还碰见死了人。

  到了北边,果然地上躺着一名紫衣男子,地上到处是血迹。不远处地上是捕快们抬着的红衣女尸。一名20岁左右的少年被绑着一直喊着“冤枉”。不多时,捕头来了。

  原来捕快们接到樵夫报案在树林有具女尸,身上多处刀伤,死状极惨。检查了现场后抬着尸体往回走,偏偏发现这名少年提剑逃进树林,他们就追,结果又出现一具尸体,赶紧去禀报了刘捕头。

  捕头打量了下被绑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何方人氏?”

  少年答道:“在下赵长生,忻州人氏,在太行山随师伯学艺期满回家探父,路经这里,实不知发生何事。”

  刘捕头问道:“人不是你杀的?那你刚才见了捕快为什么要跑?”

  赵长生答道:“我从客栈出来刚刚正在树林练剑,本打算练完了吃点干粮赶路,不想有个骑马的人抢了我的包袱,我就追了过来。”手一指太原方向:“从这个方向跑了。人不见了,却看见地上躺的人,想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大人们绑起来了。”

  刘捕头问其他捕快:“可曾看见骑马的人?”

  捕快道:“我们追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什么骑马的人。”

  刘捕头转头对赵长生道:“那这个人明显死于脖子上的剑伤,而你的剑虽然擦过还是有血迹,这又作何解释?”

  赵长生答道:“我昨日抓过野兔,剑上的血是杀兔子留下的,还在宋家庄村民那里借灶,大人可以派人查问。人不是我杀的。”

  这时明远他们过来,和刘捕头打了招呼,刘捕头看见李明远过来,赶紧上前招呼:“李公子,这事你怎么看?”

  原来李明远自幼聪明过人,几年前就曾协助捕快破过要案,在太原小有名气,偶有捕快就疑难案件找他。这次见他过来,刘捕头赶忙询问下他的看法。

  李明远在尸体周围转了几圈,又用脚踢开地上树叶看了看说:“刘大人你看树叶下地面上有拖动的痕迹,是凶手把死者从别处拖到这里才下杀手的。”

  刘捕头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向刘竹叶问道:“从地上的血迹看,死者应该是今天早晨遇害。”

  刘竹叶仔细看了看,用手捻了下血迹道:“死者遇害时间是在半个时辰以内,从现在推算应该是大约卯时初刻到二刻之间。”

  韩进功也一直注视着尸体,他也久随刘喜树,也懂医术,仔细看过伤口沉思着说:“伤口这么窄,看血迹向前飞溅这么远凶手出剑应该很快,不是习武之人很难做到。”

  刘竹叶附和道:“看尸体倒向,应该是从侧身后下的手。他为何不拖到此地从身后直接断颈却要从侧后出剑?”

  韩进功道:“恐怕是凶手怕血溅到身吧。”接着又道:“现在才卯时三刻,路经此地的人应当不多,附近就1个李家村,人数极少。”

  李明远接道:“此人身上包袱还在,不像谋财害命,很可能是谋杀。如今已是深秋,天寒露重,没有人会露宿了。此地离城门不远,凶手从城里出来的可能性更大,应该问一下守城士兵,重点看有哪些带剑的出城,再派人和我们回李家村里调查一下,再查一下死者的身份以及和哪些人有接触,午后我们进城再与刘捕头商议。”

  韩进功拍拍赵长生的肩叹了口气道:“赵兄也不必焦急,如果不是你杀的,我们一定找到真相,还你清白。你先忍耐一下。”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很快就问完了。没有可疑人物,据村口劈柴的王老头说,一早出村的除了李明远就樵夫林老头和张铁匠的女儿燕儿。

  林老头是一早赶去报案,昨晚打完柴路过万坟丘采山果,不想却碰见死人,无奈城门已关,今天一大早就赶紧向巡捕报告了。张铁匠的女儿是却送信。有长安来的商人周五德前几天捎来远在长安的他大哥的信,还在他家吃了一顿饭,张铁匠不识字,打算找人写回信让周五德捎回去。约好今日早上在城西帮他带回信,昨天找李明远的父亲李道宗帮他写了信。今天一早他就让燕儿拿着写好的信去到约定的地方交给周五德。但是没见到人。

  午后李明远一行领了张铁匠到衙门认人,果然是周五德。另一具女尸也有人认领了,是做豆腐的马老汉的女儿小倩。尸检报告说是死于昨日黄昏,身中几十刀,都是浅伤。而客栈伙计也证实了赵长生今天一早就敲开门出去了。从宋家庄回来的捕快也说确有人在宋家庄村内借灶,从长相、服饰来看应该就是赵长生。

  刘捕头说:“我们问过把守城门的士兵,昨天出城的人太多,记不清,但从今天早上开城门有时间杀害周五德的至少要在卯时初刻出城。天还没大亮,再加上西城门出来不远就是群山,除了驿夫、巡捕、掏茅厕的2辆马车,行人不多,佩剑的前后却有4人。初刻相继出去2人,因为天刚亮,看不太清。二刻之后出去1高个子男子,穿灰色长衫。后来还有一位佩剑的姑娘也急匆匆出了城。”

  几人一打量,赵长生和刘竹叶是蓝衫,韩进功是灰衫。一合计,前面两人应该是赵长生和刘竹叶,有作案时间。后面的灰袍高个子应该是韩进功,姑娘是刘竹叶的青梅竹马程兰花。

  程兰花插嘴道:“竹叶哥哥你那么早出城,怎么三刻才到石桥,你去哪里了?”

  刘竹叶吞吞吐吐:“没去哪里,我迷路了。”

  程兰花不满:“我们经常到石桥和明远哥哥练剑,怎么会迷路呢?”

  刘捕头转头盯着刘竹叶说:“刘公子,为避免嫌疑,我想看看你的剑。”竹叶虽有不甘但还是解下来递过去。拔出一看,剑干干净净,递到众人面前问:“是他的剑吗?”众人一看剑身底部有“竹”字,并无异常。递到程兰花面前时她看了看,摸了摸,想着什么事,突然说:“这不是竹叶哥哥的剑,‘竹’的字体不一样。”

  刘竹叶接过剑一看,也是一脸茫然。“怎么回事?我一早从家里后院拿上就出来的,从未离身!”

  刘捕头下令:“案犯没有足够时间走远,二狗你带人在案发现场周围寻找凶器。”

  不多时,刘竹叶的剑在案发现场不远处的枯草丛中被找回,剑上带着鲜血。

  “来人,把刘竹叶锁了押入大牢,待我禀报老爷择日开堂审理。”

  韩进功一脸焦急,程兰花则哭着喊着竹叶哥哥不是凶手,“刘竹叶是凶手吗?”李明远出来限入沉思,随后又到案发现在察看一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两具尸体 第二章 剑 第三章 柳暗花明花未明 第四章 凶暴的猴子 第五章 水落石出 第六章 边境疑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