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古逆》在线阅读 > 正文 族内争端

族内争端

風萧萧 2021-06-10
车都装饰点缀得无比极致奢华。不一会,车上的人下去了,王善认出了,那最前边穿着锦衣的原来是是始终在外做生意的老三--王钱,他身边还跟随一个长得跟他有几分倒是的同样穿着锦衣的一个小孩,长的胖乎乎的,油光满面,这是王钱的大儿子——王力。王钱刚下马车时早以看羽的逐渐长大,家里的收入是有点拮据,但是他不好开这个口,这只会让人更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读书人,王善心中一凛,回道“这个就不用了,真是劳烦三弟多担心了,我们家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生活还是可以过下去的。”他们都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自苦以来,“士儒工商”人们对身份的定位,读书人看不起经商的,宁愿守着那清淡日子,也不屑于商人的那几个铜臭,而商人也看不起读书人,满满的“之呼者也,仁义道德”,这些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如一些实际的利益。两人就这样寒暄了几句后便向王家祠堂走去。王家祠堂是王家历来商量要事的地方,里面供奉有王家历代的先人,有官至人臣之极的宰相,也有战场上驰骋的武将,更有名声响彻当时的大儒,许许多多的名士,都是出自王家,由此可见,王家也是一个名门望族了。两家人各自走进祠堂,发现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家都彼此的讨论着这次族会的内容。只有王善这桌比较安静,因为本来就不太受待见,所以也就习惯了。王羽四处扫视了一下,发现四周还有几个跟他差不多是同个年龄段,大概十三四岁左右的孩子,这几个人就除了自己生活比较清贫外,其他人大都是穿着锦衣,生活丰裕的。突然,王羽发现自己被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了一会,顺着目光看去,竟然是之前和三叔一起进来的穿着锦衣的那个胖子,王羽不知道他为何对自己有敌意,思索了一下子,也没找出原因,索性就不去理了。等了不多时,只见一个着青衫的人走了进来,看起来脸型与父亲王善有点相似,其实这就是王羽的大伯,现任的王氏家族族长--王叶。王叶径直走向大堂中唯一剩下的一张座椅,那是象征族长地位身份的一张座椅,只见他走近座椅,转过身来,面对着大堂里的其他人,脸上显现出一丝威严,右手微微抬起后又缓慢得往下一压,大堂里一下子便变得安静起来,没有人再肆意谈论了。从大伯王叶的举止来看,全身上下都透出一种上位者特有的气息,那就是压抑,灰常的压抑。王叶发话了,“这次召集大家前来,主要是为了商量一件大事,我们要尽全力去做好这事,到时候对我们家族将会有巨大的好处。”下边的人又开始了小声议论,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想必大家都有听说过神仙吧!我们这次办事就是替仙长们办事。”族长的话立即让家族里的人一片震惊,有知道神仙的人连连惊呼“神仙…居然是要替那能飞天遁地、腾云驾雾的神仙办事,这也太让人出乎意料了。”“是啊,这莫非是上天降给我们王家的莫大福份,神仙对于我们凡人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现在竟可以替仙长们办事,真是太好了。”王羽对神仙之事也是有所理解,以前在读书的时候就对那些志异小说十分感兴趣。每当每天看完书刻完木雕后,王羽总会拿出这些小说来看,每次看到那一个个法术通天的修仙者为民除去祸害百姓的凶兽时,他心里总会十分的向往,那时候起在他的心中便早已有了一颗种子,一颗对修练成仙的种子。众人经过一下的惊呼之后,也开始有人冷静了下来。有人问王叶:“族长,不知仙长们要我们做些什么?”,这一问问出了所有王家人心中的疑问,仙长门个个神通广大,又会需要我们做什么呢。王叶站起身,说道:“这次仙长来我们王家是要挑选一些根骨不错的加入宗门,也去修练。如果将来我们家族也出一两个修仙者的话,说不定我们家族也能成为一个修真世家,这可是对于我们家族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王叶眼中充满无限憧憬得说道。底下的人被他这么一说又是一阵热血澎湃,修真世家啊,那可是实力无比强大的存在啊,都是经过数以百年的继承才发展起来的。暂且不论修真世家的庞大实力,就单论其世家成员个个都能腾云驾雾的本事来说也是普通家族所无法比拟的。“不过这仙长们要求的只是在年轻一辈中选人,且还有名额限制,所以我们还是先就名额的事先商量一下吧!”王叶吩咐道。王家族人便开始就名额的事开始讨论起来。竟然有人提议要将王善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反正王善那脉是单传,看他那个儿子王羽,就只会做些木雕,还妄想去修仙,真是不自量力,将来注定也是废物一个。有人开口,周围自然不少族人也开始相应附和着。“对啊,二哥,你还是把你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吧!与其守着这不实际的想法,还不如把这个机会给别人,这样吧,要不我用一千两银子跟你买,这对于你们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哦,考虑一下吧?”王钱开始准备对王善利诱。见王钱已经开始有所行动,王叶尽管不想让王善吃亏,但为了他这一脉的年轻一辈能有更多的名额,为了能有人成功被招进宗门修仙,也开始对王善有所许诺:“二弟,我觉得你还是将你们那脉的名额让出来吧!你看你那儿子,就会做那么一点木雕,还想去修仙,这不是痴心妄想吗?这样吧,只要你答应让出名额,我保证让你担任家族中长老一职。”王叶、王善的一番话,让王善心中很是受伤害,是的,在利益面前,手足亲情竟是变得那么的廉价,变得那么得不堪一击。王善他也很想能让王羽去修真,因为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有人说自家的闲话,毕竟谁也不想去得罪一个有修仙者的家,而且王善这一脉因为是单传,年轻一辈中就只有王羽一人,比起其他二脉来说,年轻一辈中都有好几个,而王羽丝毫不用竞争就有了一个名额,这自然有人提议要将王善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反正王善那脉是单传,看他儿子那个样,将来肯定跟他爹一样是个废物,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还不如把这机会让出来。这些不仅王善清楚,王羽也很明白。王善看了王羽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希望、有无奈、有坚定……王善他突然站起身子,眼神扫过大堂内的其他人,最后目光定在王叶和王善身上,目光开始变得犀利,厉声对着二人怒道:“你们以为我王善就是跟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虐就怎么虐吗?你们以为我王善就是那低贱的奴才,以为我就是“人善被人欺”吗?我知道你们现在发展了,现在一个有钱一个有权,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们不能看扁我的儿子,他即便是只会一点小手工,也比你们在场的同年纪的孩子强。我今天便索性告诉你们,即便你们给我再多钱.再多权;即便我这脉是单传,只有羽儿一个孩子;即便就算是我死,我也绝不会将我这脉的名额让出。”在场的众人仿佛都被吓呆了,他们不敢相信一向为人平和的王善今天竟然象是吃错药似的,把他一直以来所受的气都通通如火山喷发一样爆发出来,而且爆发的对象既是王家最有权力.最有财力的两个人——王叶和王善。其他人经过短暂的呆住后,也开始醒转过来,纷纷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将会有好戏又要开始了。但这些实际上只有王羽明白父亲的做法,他很理解自己的父亲,父亲一直以来实际上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即便是偶尔受了气,他也只会往心里放,而现在他这样做,表面上看是父亲在发泄他以往被族人嘲笑的气,只有王羽明白父亲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能有一个能出人头地的机会,于是父亲才决定了爆发,否则他只会一直忍受下去。。...

古逆

推荐指数:10分

《古逆》在线阅读

  经过数个时辰的赶路,总算来到了青木镇上。驴车在一座宽大的宅院门前停了下来,王羽刚下车就看到门前左右两边各放有两只十分显眼的至少有一万斤左右的石狮子,再抬头一看正中,只见两扇厚重的朱红大门,再往上点看,那里高挂着一面牌匾,上面书写着两个金黄字体“王府”。这俨然看出王家也是一副大户人家的派头。王善带着妻子和儿子,正准备进门,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回过身一看,不知是什么人,竟然阔气到用了四匹骏马,连马车都装饰得无比奢华。不一会,车上的人下来了,王善认出来了,那最前边穿着锦衣的原来是一直在外经商的老三--王钱,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长得跟他有几分貌似的同样穿着锦衣的一个小孩,长的胖胖的,油光满面,这是王钱的大儿子——王力。王钱刚下马车时早已看到站在王家门口的王善一家,王钱眼中略微透出一丝不屑的眼神,王善他们没注意到,但是王羽却看到了,这是王羽小时候经常练习木雕所练就的眼力,心想这次的族会父亲可能又要受苦了。王钱领着小胖子王力走过来,人还未到问候就先到了,“哟,着不是我们王家的酸读书人吗?恩,看起来比去年更加穷酸了点,是不是生活过得不如意啊?二哥,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吗,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兄弟我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有几个钱。”王善听到这话后,脸上微微抽了下,是的,这几年随着王

  羽的逐渐长大,家里的收入是有点拮据,但是他不好开这个口,这只会让人更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读书人,王善心中一凛,回道“这个就不用了,真是劳烦三弟多担心了,我们家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生活还是可以过下去的。”他们都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自苦以来,“士儒工商”人们对身份的定位,读书人看不起经商的,宁愿守着那清淡日子,也不屑于商人的那几个铜臭,而商人也看不起读书人,满满的“之呼者也,仁义道德”,这些对于他们来说还不如一些实际的利益。两人就这样寒暄了几句后便向王家祠堂走去。王家祠堂是王家历来商量要事的地方,里面供奉有王家历代的先人,有官至人臣之极的宰相,也有战场上驰骋的武将,更有名声响彻当时的大儒,许许多多的名士,都是出自王家,由此可见,王家也是一个名门望族了。两家人各自走进祠堂,发现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家都彼此的讨论着这次族会的内容。只有王善这桌比较安静,因为本来就不太受待见,所以也就习惯了。王羽四处扫视了一下,发现四周还有几个跟他差不多是同个年龄段,大概十三四岁左右的孩子,这几个人就除了自己生活比较清贫外,其他人大都是穿着锦衣,生活丰裕的。突然,王羽发现自己被一道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了一会,顺着目光看去,竟然是之前和三叔一起进来的穿着锦衣的那个胖子,王羽不知道他为何对自己有敌意,思索了一下子,也没找出原因,索性就不去理了。等了不多时,只见一个着青衫的人走了进来,看起来脸型与父亲王善有点相似,其实这就是王羽的大伯,现任的王氏家族族长--王叶。王叶径直走向大堂中唯一剩下的一张座椅,那是象征族长地位身份的一张座椅,只见他走近座椅,转过身来,面对着大堂里的其他人,脸上显现出一丝威严,右手微微抬起后又缓慢得往下一压,大堂里一下子便变得安静起来,没有人再肆意谈论了。从大伯王叶的举止来看,全身上下都透出一种上位者特有的气息,那就是压抑,灰常的压抑。王叶发话了,“这次召集大家前来,主要是为了商量一件大事,我们要尽全力去做好这事,到时候对我们家族将会有巨大的好处。”下边的人又开始了小声议论,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想必大家都有听说过神仙吧!我们这次办事就是替仙长们办事。”族长的话立即让家族里的人一片震惊,有知道神仙的人连连惊呼“神仙…居然是要替那能飞天遁地、腾云驾雾的神仙办事,这也太让人出乎意料了。”“是啊,这莫非是上天降给我们王家的莫大福份,神仙对于我们凡人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现在竟可以替仙长们办事,真是太好了。”王羽对神仙之事也是有所理解,以前在读书的时候就对那些志异小说十分感兴趣。每当每天看完书刻完木雕后,王羽总会拿出这些小说来看,每次看到那一个个法术通天的修仙者为民除去祸害百姓的凶兽时,他心里总会十分的向往,那时候起在他的心中便早已有了一颗种子,一颗对修练成仙的种子。众人经过一下的惊呼之后,也开始有人冷静了下来。有人问王叶:“族长,不知仙长们要我们做些什么?”,这一问问出了所有王家人心中的疑问,仙长门个个神通广大,又会需要我们做什么呢。王叶站起身,说道:“这次仙长来我们王家是要挑选一些根骨不错的加入宗门,也去修练。如果将来我们家族也出一两个修仙者的话,说不定我们家族也能成为一个修真世家,这可是对于我们家族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王叶眼中充满无限憧憬得说道。底下的人被他这么一说又是一阵热血澎湃,修真世家啊,那可是实力无比强大的存在啊,都是经过数以百年的继承才发展起来的。暂且不论修真世家的庞大实力,就单论其世家成员个个都能腾云驾雾的本事来说也是普通家族所无法比拟的。“不过这仙长们要求的只是在年轻一辈中选人,且还有名额限制,所以我们还是先就名额的事先商量一下吧!”王叶吩咐道。王家族人便开始就名额的事开始讨论起来。竟然有人提议要将王善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反正王善那脉是单传,看他那个儿子王羽,就只会做些木雕,还妄想去修仙,真是不自量力,将来注定也是废物一个。有人开口,周围自然不少族人也开始相应附和着。“对啊,二哥,你还是把你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吧!与其守着这不实际的想法,还不如把这个机会给别人,这样吧,要不我用一千两银子跟你买,这对于你们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哦,考虑一下吧?”王钱开始准备对王善利诱。见王钱已经开始有所行动,王叶尽管不想让王善吃亏,但为了他这一脉的年轻一辈能有更多的名额,为了能有人成功被招进宗门修仙,也开始对王善有所许诺:“二弟,我觉得你还是将你们那脉的名额让出来吧!你看你那儿子,就会做那么一点木雕,还想去修仙,这不是痴心妄想吗?这样吧,只要你答应让出名额,我保证让你担任家族中长老一职。”王叶、王善的一番话,让王善心中很是受伤害,是的,在利益面前,手足亲情竟是变得那么的廉价,变得那么得不堪一击。王善他也很想能让王羽去修真,因为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有人说自家的闲话,毕竟谁也不想去得罪一个有修仙者的家,而且王善这一脉因为是单传,年轻一辈中就只有王羽一人,比起其他二脉来说,年轻一辈中都有好几个,而王羽丝毫不用竞争就有了一个名额,这自然有人提议要将王善那一脉的名额让出来,反正王善那脉是单传,看他儿子那个样,将来肯定跟他爹一样是个废物,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还不如把这机会让出来。这些不仅王善清楚,王羽也很明白。王善看了王羽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希望、有无奈、有坚定……王善他突然站起身子,眼神扫过大堂内的其他人,最后目光定在王叶和王善身上,目光开始变得犀利,厉声对着二人怒道:“你们以为我王善就是跟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虐就怎么虐吗?你们以为我王善就是那低贱的奴才,以为我就是“人善被人欺”吗?我知道你们现在发展了,现在一个有钱一个有权,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们不能看扁我的儿子,他即便是只会一点小手工,也比你们在场的同年纪的孩子强。我今天便索性告诉你们,即便你们给我再多钱.再多权;即便我这脉是单传,只有羽儿一个孩子;即便就算是我死,我也绝不会将我这脉的名额让出。”在场的众人仿佛都被吓呆了,他们不敢相信一向为人平和的王善今天竟然象是吃错药似的,把他一直以来所受的气都通通如火山喷发一样爆发出来,而且爆发的对象既是王家最有权力.最有财力的两个人——王叶和王善。其他人经过短暂的呆住后,也开始醒转过来,纷纷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将会有好戏又要开始了。但这些实际上只有王羽明白父亲的做法,他很理解自己的父亲,父亲一直以来实际上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即便是偶尔受了气,他也只会往心里放,而现在他这样做,表面上看是父亲在发泄他以往被族人嘲笑的气,只有王羽明白父亲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能有一个能出人头地的机会,于是父亲才决定了爆发,否则他只会一直忍受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王家 族内争端 名额定下 仙临(上) 仙临(下) 入宗(上)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