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仙术之搬山卸岭》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杨秀

第六章 杨秀

农夫也仗剑.QD 2021-06-09
这样的我们就切记怕成那样了。”“你哥我现在的澄清谣言两件事。”盖云冷冷的地说:“第一,你和秀兰还没成呢,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第二,怕的人是你也不是我。”“回去。”盖云口中默诵,匕首便从那少女身上自己退了出,弹了回了盖云手中时,那少女像落两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上面的房梁。。...

  “来了。”盖云大吼:“在上面。”

  两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上面的房梁。

  “嗖”逆鳞从盖云手中挣脱而出,有如脱缰野马,速度之快。光芒大盛,向房梁上的那鬼魂飞冲而去。

  “呀啊”惨叫,而且是那女鬼的惨叫声,从里屋传出来的。

  “在里面。”盖云说着,二人便跑进了里屋,只见一少女被逆鳞钉在了墙上,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长得还挺清秀的。

  “哥,这鬼还挺好看的,就是比不上我家秀兰。”盖聪得意道:“早知道鬼是这样的我们就不要怕成那样了。”

  “你哥我现在澄清两件事。”盖云冷冷的说道:“第一,你和秀兰还没成呢,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第二,怕的人是你不是我。”

  “回来。”盖云口中默念,匕首便从那少女身上自己退了出来,弹了回了盖云手中时,那少女像落叶一般,轻轻的摔在了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这般待我。”那少女坐在地上手抚这胸口,缓缓地说道。

  “你先回答我,你是谁,为何在此作怪,竟扰得王府上下不得安宁,速速道来,不然今天定不饶你。”盖云大喝道。

  “我是谁,呵呵。”那少女突然笑道:“你们去问王才啊,王才他最清楚了!”

  “我让你把事情,来龙去脉,讲清楚,不是跟你打哑谜。”盖云看了看手中的逆鳞冷冷的说道。

  “哥,怎么这样,这么不好怜香惜玉。”盖云差点没被盖聪这句话气得吐血,暗骂道,干,怜香惜玉,你当我们是来泡妞吗。

  “姑娘起来说话,地上冷。”说到这,盖聪做出了一个动作,差点没把盖云吓死。那就是走上前去扶那少女,盖云也是机灵一手抓住盖聪后衣领,往一拽“你疯啦,她是鬼。”盖云怒喝道。

  “我被她的外表迷惑了,呵呵。”盖聪一脸无辜的说着,便退回了盖云身后。

  “好,我说,咳咳。”那少女无奈的咳嗽了几声。

  话说,这少女名叫杨秀,家住华亭县城外的一间小茅屋。家中有父母加上杨秀共三口人。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生活过得可谓是津津有味。再说说王涛的儿子也就是王才,这人张横跋扈之外,兴趣爱好广泛之极,吃喝嫖赌,玩耍,打猎,可谓是样样精通。两年前的傍晚,打猎而归的王才,带着一群家奴,骑着马,缓缓地走在官道上,这时候正好碰上了刚刚从田里忙完准备回家的杨秀一家三口撞了个对脸。

  “公子,你看那女子,长得跟天仙似的。”旁边的家奴凑到了王才身边猥琐的说道。

  “把这女人给我盯着,晚上我要定她了。”王才小声的对那奴才说道。

  “是,公子。”那奴才猥琐的笑道。

  其实不用那奴才说,王才也早注意到了杨秀,在老远的地方就一直盯着这杨秀看,只差把眼睛吐出来了,因为不管在哪个年代,没有哪个富家公子愿意放弃和美女搭讪的机会。那天回家后的连饭都吃不下心里一直装着那个杨秀,加上晚上又是孤枕难眠。

  “咚咚”这时,王才的房门响了起来。“公子,那女人有消息了。”门外的奴才说道。

  “你去叫三个靠得住的换上夜行服,在马厩等我,注意这事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王才说着,便下了床。

  “是少爷。”门外那奴才应声后,转身就跑去叫人。

  王才在屋里换上夜行服后,便偷偷摸摸的来的了马厩,看到几个下人夜换上了夜行服后说道:“人都到了,上马,我们走。”说着这五人骑上了马,向城外急驰而去。

  出了城后,王才和那四个下人来的了城外的一间小茅屋前,五人趴在一小土坡上,嘀咕着。

  “少爷那女子就在里面睡着呢,但是她爹和她娘就睡在隔壁那间茅屋。”奴才小声的说道。

  “迷魂香带了没。”王才小声的说道。

  “这呢!”那奴才从一兜里拿出来几只香递给旺财。

  “你跟我来,你们三个在这把风,一旦有动静。”王才说着,接着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恶狠狠的说道。

  “是公子。”四个下人应声道。

  “走。”王才说着,便带着下人向那茅草悄悄摸了过去。

  由于夜色黑暗,加上又是阴天,没有月光,所以这两人只能摸黑前行。来到了一间茅屋外的墙下。然后拿奴才用大拇指,指指茅屋意似王才就是这了。接着那王才从衣兜里掏出了个火折子,将迷魂香点燃,从茅屋墙缝中伸了进去。接着两人便拿起黑布,遮住脸后在屋外耐心的等了差不多那迷魂香烧完。

  “我们走。”王才小声的说道,便和那奴才偷偷的来到木门前,拿起一把刀子,伸进门缝中从里面拉开门闩,轻轻地推门而入。

  “公子,就地解决,还是带走。”那奴才小声的说道。

  “先就地解决,再带走,这么漂亮的女子可不能浪费,把脸转过去,去把门关上,要开始了。”王才淫笑道。

  当那奴才把门关上的的时候,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秀啊!还没睡呢,干啥呢。”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隔壁想起。那就是杨秀她爹,名叫杨一冲,四十来岁,小时候在学过武,长大后当过兵,打过仗,后来因为一次押韵军饷时遭到大批山贼的伏击,被砍断了一条胳膊,但也幸免活了下来,由于严重残疾,领了一些军饷,退出军营,回了乡下,娶了媳妇。

  正当,王才兴奋的要为杨秀宽衣解带时,杨一冲突然在隔壁来了这么一句,把他和那奴才吓了一跳。

  “嘭,嘭,嘭。”敲门的响声把王才吓了一跳,害怕和恐惧充满了王才的内心,因为如果今天的事让他爹王涛知道,他定活不成,他心里很明白,他爹被华亭县的百姓称为王大善人,而自己却干出了这种事,想到这王才心里就冒能汗。再着说,王才也属于后娘养的,他还有两个哥哥,个个比他能干,多了他不多少了他不少,这点他心里最清楚,据说啊,不管是什么人,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此时王才眼睛已经充满了血丝,直冒冷汗,把心一横,对那奴才,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意式那奴才杀了外面那老头。两人便拔出了匕首,都到了门后。

  “啊”外面突然间,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而那人不是杨一冲,而是埋伏在外面的三个下人中的一个。原因是,埋伏在外面的那三个下人以为会很顺利,因为三更半夜的,人除了睡觉只有睡觉,可万万没想到,其中一个下人,看到有一黑影,从一家茅屋里出来,走向了杨秀的那间茅屋,在那敲门,心想,坏了出事了。便叫上另外两个下人掏出匕首偷偷的摸向杨一冲,可没想到,那杨一冲,竟然是个练家子,身手敏捷不说,耳朵还特别灵,一听都背后有动静,迅速抓墙壁边的扁担,往后一甩,速度之快,而他身后的那奴才来不及躲闪,正中那奴才的脑门上,接着就有了那么一声惨叫。

  “你们三个是谁,为何偷袭我。”杨一冲手那着那根扁担,恶狠狠地盯着那三个家奴看。

  不知何时杨一冲背后的那道木门已经被王才打开,偷偷的摸到了那杨一冲的背后就是一刀刺进来杨一冲的背。“呲”血红的鲜血从杨一冲的背后喷了出来。那杨一冲一下就倒在了血泊中。

  “孩子他爹。”突然旁边有个妇人失声大叫道,那妇人就是杨秀的娘,杨一冲的媳妇,此时见杨一冲倒血泊中吓疯了,跑过去趴在杨一冲身上大骂道:“你们这些天杀到底是谁,为什么。”

  这五人谁也没说话“唰”王才又是一刀,那妇人也倒进了血泊之中。

  “你们三,这边处理干净,明天到账房领三百两,有多远走多远。”王才冷冷的说道:“你跟我,用麻绳把她捆起来,拿个麻袋给我装起来,扔到马背上,现在没心情享用了。”

  “是,公子。”

  不知为何,王才将杨秀运到了府中后院的房间后,将装杨秀的麻袋解开时,只见杨秀咬牙切齿,两只眼睛正盯着他看,咬牙切齿那眼神中充满了血丝,恐惧还有哀怨,差点没把王才吓死。

  原来杨秀早就醒了,就在她娘倒在血泊前,喊骂的那句话,把杨秀吵醒了,只不过吸了迷魂香后,浑身无力,任由王才捆绑。

  “我要你命~。”杨秀咬牙切齿,无力颤抖道。

  王才被杨秀的眼神吓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你想干嘛。”是心虚,还是杨秀的眼神,王才没想到那个时候她会醒过来。此时王才忽然反应过来,心想,杨秀身上还绑着麻绳,既然是这样那有什么好怕的。

  “你爹娘确实是我杀的,谁叫他们坏我好事来着。”王才站起来,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我要你命~。”杨秀恨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牙齿摩擦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美人,你只要从了我,我定会好好对你的,哈哈。”王才似乎觉察不到异样,反而更加嚣张。

  血是血,杨秀的嘴巴涌出来血,大口大口的血从杨秀的嘴巴中吐了出来。咬舌自尽,死了。

  王才见杨秀口中涌出来的血呆住了,愤怒的抓起杨秀的衣领道:“丑婊子,给你脸不要脸,死都不成全我,那我就成全你。”王才挥出了一拳打在了杨秀的脸颊上,半截舌头和血从杨秀口中喷射而出。

  就这样杨秀就被王才杀了,而杨秀的尸体就被埋在了后院的废楼的院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启程 第二章 海妖 第三章 逆鳞 第四章 告示 第五章 王府 第六章 杨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