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重生之武林新史》在线阅读 > 正文 一 异禀天成1

一 异禀天成1

水漫 2021-05-04 09:55:50
  很明显,自己还活着,在这个世界醒来后,水漫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  水漫只过了三几个月就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当然不是全部。没有人能记得所有发生过的事。但是前生的知识...

  很明显,自己还活着,在这个世界醒来后,水漫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

  水漫只过了三几个月就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当然不是全部。没有人能记得所有发生过的事。但是前生的知识,情感,三十年岁月的痕迹,还有刻骨铭心的爱人的名字依然历历在目。

  真的挣脱了命运的束缚吗?

  那一对年轻的夫妇莫非是我的父母?呵呵,他们在哄我呢!李丘平就是我现在的名字吗?

  水漫沉浸在爱的海洋中默默的读取着时光的流逝,并没有因为有着三十年的生命阅历而厌烦。他的实际年龄其实比父母还大,却能安然而无不适,看来肉体与精神的相互影响还有更深邃的理解。

  好温暖的感觉啊!父母的爱,那是给李丘平的。那种难以言愉的爱的感受,那是血脉相连的,发自内心的,在前生是没有记忆的。

  好象是回到了古代哦,房间的造型和陈设绝对不是现代所有的,是地球吗?是中国吗?是古代吗?

  让命运见鬼去吧,我要掌握一切!前生的遗憾,委屈,不甘,都随着爱离去吧。水漫,已经死了。我叫李丘平!

  不过做一个有意识的婴儿还真不是正常人能忍受得了的呢!实在是,太闷了!

  正当他打算从平时父母和侍女的言语中来研究一下自己所处的历史年代,以及中国古文化的精髓的时候,他满周岁了。一场特殊的事件改变了他的思想,引导了他努力的方向,从而开始了他传奇的人生。

  老百姓有个风俗,在孩子满岁时让孩子抓“百宝”,都盼望孩子抓书、笔等寓意着大福大贵的东西,因而,父母的望子成龙之心在这里也可见一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呀。然而,李胜宾此人文武双全,妻子唐萍更是出身于武林世家,因而准备的小玩意儿除了普通的钱币,书本,锦带之外郑重其事的加上了两件制作精美的玩意儿,一件是一把木制小剑,上涂金漆,代表着父亲李胜宾的师门五岳派。一件是一枚木雕蒺藜,上涂银漆,代表母亲唐萍的家族唐门。两件东西金银相辉,极是抢眼。显然是希望小丘平能继承家风,成为一代武师。

  满岁酒上,五岳派衡山分支以及唐门均有人到贺。另有三湘镖局总镖头文治到场,衡州府不少有头脸的均有礼到。

  李胜宾少年时曾从文,得过乡试头名,后弃文习剑。游历一番后应少时同伴文治之请开创了三湘镖局。要知道走镖一行讲的就是人面熟。这些年来,三湘镖局从未失镖,固然有师门的面子,但李胜宾为人仗义,武功高强。文治沉着老练,八面玲珑。二人配合默契,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在三湘一地,李胜宾当得起相识满天下五个字。

  从客人们的交谈中丘平得知,衡山来的是父亲的师兄,衡山二号人物外号离火剑的肖元义。唐门到的是自己的大舅,唐门未来的掌门人,身为暗器世家,却以一柄九幽剑打遍西南,号称西南新生代第一高手的唐天望。

  内堂设了一席,专门招待文治,肖元义,唐天望等相交甚厚之人及亲属。大家同属武林一脉,相谈甚欢。

  酒酣耳热之际,席间唐天望对着对面的肖元义道:“久闻衡山剑法以飘忽而变化精妙著称。我妹夫的剑法在下倒是见过了,却是沉稳雄奇居多。若不是妹夫武艺却然了得,在下几乎要怀疑衡山私藏秘技而不授了。不知肖兄可否指点一二。”

  肖元义哑然笑道:“唐兄这是考我来着?南岳衡山属火,火那自然是飘忽的,火焰更是变化万千,这正是本派武学的要诣。然此为小火,便如佛教小乘之说。我派弟子修炼待到功力日深,那便积小火为大火。小火飘忽,大火雄奇。便如李师弟这般了。”

  唐天望道:“如此说来,肖兄以及衡山掌门也是如此了?”

  肖元义道:“那也不尽然,好比柴草堆在一起,那自然是越烧越旺,如果柴草等物是分散的,那便是越烧越广了。小火迟早要变大火。只看怎么个烧了。”

  唐天望道:“肖兄说的在理,在下佩服。却不知大火之后又有什么呢?”

  肖元义正色道:“那是天火!”

  唐天望道:“怎么说?“

  肖元义道:“天火一起,扑天盖地,焚尽一切。天下武学殊途同归,那就是最终的表象,唐兄乃世家弟子,不应该问我了。”

  唐天望道:“如此是我造次了,不知肖兄又是什么火呢,唐某颇想见识一下,望兄台不吝赐教。“

  那唐天望在西南一带最喜挑战各方豪杰之士,少年得志。被称为西南新生代第一高手。肖元义早知有此一事,乃端起一杯酒道:“不敢,唐兄乃是川地杰出高手,不用家传暗器就能打下如此名声,元义是远远不及的了,请先满饮杯。”

  唐天望不知其何意,于是举杯一饮而尽,却把眼睛看着肖元义。看他有何举动。

  只见肖元义毫不动弹间,忽然,手中酒杯上腾起一团白气,转瞬间满室酒香。

  唐天望一楞,随即反应过来。赞道:“好,离火剑名不虚传,蒸酒为气,好纯厚的离火真气。”

  席间众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一回神间便各自赞叹起来。只是惊呆了一个小丘平。

  内功啊!这就是小说里的绝世神功啊!用手就能把酒蒸发掉,这得多高的温度,何况是在瞬间就完成了的,绝对不是沸点温度就可以做到的。何况,就是沸点温度,也就是那个世界里的摄氏100度,又怎么可能从人的手上发出来。

  唐萍诧异的看着小丘平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涨红着小脸向肖元义伸出双手做出要抱的样子。笑道:“这个小家伙倒是蛮识货的嘛。”把小丘平递给了肖元义,“肖师兄抱抱吧,小孩子喜欢变戏法。”

  唐天望心里颇不是滋味,小孩子不会掩饰,脸上的好奇加崇拜谁都看得出来。肖元义却是大为高兴,抱着小丘平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比试之事便欲不了了之。

  唐天望有心也要露一手,奈何衡山内功神奇,虽然不能说胜过了自己,但用来蒸发酒水,天下内力却无出其右。说要演练两手剑法,那小孩却又如何看得懂。

  稍做沉吟,便对小丘平笑道:“来来来,小丘平,看大舅也表演个戏法给你看。”他自要在丘平面前炫耀却没想过小丘平能否听得懂,好在小丘平竟似听懂了一般,把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唐天望取出一把蝴蝶状的物件,也不知有几枚。烛光下发出幽幽蓝光。众人均是脸色一变。这种暗器是唐门一绝,控制技巧极是复杂,且淬有剧毒,就是唐家高手也没有几个能用的。唐萍欲有话说,李胜宾悄悄的拉了拉她,示意不妨。

  唐天望看了一眼李胜宾,随手甩出一枚。他出手极快,而那暗器离手之后却是极慢,状极诡异。

  只见那蓝幽幽的小蝴蝶仿佛有生命般向小丘平慢慢飞去。肖元义虽是一脸闲暇却是早已全神戒备,见蝴蝶来得如此之慢倒不知如何是好了。正没做理会处,那蝴蝶距小丘平的小脸已不过尺许了。

  正要出手间,唐天望又甩出一枚,这次却是来的极快。大家都是明眼人,看出这枚是奔前一枚去的,不由都松了一口气。果然后发的先至,两只蝴蝶撞在了一起。

  正当众人都以为两枚蝴蝶状暗器相撞后便应该自然分开的时候,奇变徒生。只见两只蝴蝶都忽然加速直射小丘平的双眼。肖元义大骇,此时若要出手已然不及。只见两只蓝幽幽的小蝴蝶离小丘平双目已然不过寸许。

  时间仿佛停住了一般,那两枚追魂夺命的暗器就这么停在小丘平眼前,小丘平甚至还好象看到小蝴蝶扇了扇翅膀。然后两只蝴蝶各自向相反的方向一侧,就这么加速飞回。

  唐萍手心已经满是汗水,肖元义背心已然湿透。李胜宾倒是没什么,如果大舅没把握,如何会冒险,唐门未来的掌门人岂是卤莽之徒!其他宾客大多还没有反应过来。文治和李胜宾一样安然不动,不知心中做何想法。

  那两只蝴蝶以弧形飞回餐桌中央,这时唐天望又甩出两枚。肖元义心道:又来了。果不其然,四枚蝴蝶碰撞后又慢慢飞向小丘平。这一次肖元义已然有底,于是安然端坐,心中对唐天望已是佩服之至。

  唐天望站起身来,又打出四只蝴蝶。这次八只蝴蝶在离小丘平身前尺许前相撞后却不再向前,而就停在小丘平前上下翻飞。烛光照去,蓝光闪烁。小丘平满心欢喜,这样的武技比之肖元义的神奇内功又更美更震撼了。

  唐天望面色凝重,把手中剩余的蝴蝶暗器全部打出,只听叮叮铛铛的一阵脆响。满桌的蝴蝶一齐回飞,或直回,或旋回,或上下翻回。唐天望大袖一拢,满室幽蓝瞬间都不见了。唐天望这才重新落坐,直把眼睛看着小丘平。

  小丘平早已震撼在神技中,只是呆呆望着唐天望的衣袖。这可比刚才的表现更有说服力了。唐天望大感得意。道:“来,让大舅抱抱。”

  肖元义递过小丘平,由衷说道:“唐门暗器当真神乎其技,肖某佩服之极。唐兄游历江湖未曾听闻用过暗器,只凭一把九幽剑便闯出偌大名声。若是再用暗器,天下间可与比肩者只怕不多了。西南新生代第一高手,呵呵。名不虚传!肖某今日交得如此高手,当浮一大白,来唐兄,我敬你一杯。”言罢举杯一饮而尽。

  唐天望把小丘平交给唐萍陪了一杯,随即又抱过。

  刚上手抱住小丘平,不想小丘平尿意忽来,就这么尿了大舅一身。唐天望苦笑“这个小家伙,大舅这么辛苦,你就是这般报答的么!”众人皆莞尔。唐萍乃接过小丘平,唐天望便去后堂换衣。

  稍后,李胜宾见唐天望已然换衣而出。于是吩咐家人撤去酒宴,于桌上摆上百宝准备让小丘平抓。两件特地加上的事物赫然在目。“小丘,你喜欢什么就抓什么。抓呀!”

  小丘平早有定计。直接就把木剑和木蒺藜一左一右分抓在手中。李胜宾大喜之余亦颇感诧异。乃取回二物重新布置了桌面,把二物用其他物品或遮或压。再抱着小丘平到桌前。小丘平探出身去毫不犹豫的从众多小东西下掏出了原来的那两件宝贝。

  文治笑道:“看来令郎不愧是武学世家后代,这可遂了你夫妻的意了!”肖元义接着道:“我衡山又可多一得意弟子了。”余人尽付赞美之辞。

  不时小丘平已然睡去。一场满岁酒就在笑语中结束,宾主尽欢。客人大多是本地人,纷纷回家。只有肖元义和唐天望留宿。

  笠日,肖元义和唐天望同时辞行。唐天望对唐萍说道:“父亲也想见见这个外孙,你有空时可尽早回趟唐门。父亲还没抱过外孙呢!”唐萍自然满口应承。肖元义则叮嘱李胜宾要早早为孩子习武奠基。并提醒李胜宾在小丘平五岁前将其送上衡山。

  肖元义和唐天望离去了,而并不知道,他们或有意或即兴的表演,实际上已经对这个时候的李丘平产生了启蒙作用。李丘平自此迈向了通往追求武道极限的传奇之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异禀天成1 一 异禀天成2 一 异禀天成3 二 衡山梦长1 二 衡山梦长2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