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箭令》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

夕阳孤馆 2021-05-01
本网提供更多了夕阳孤馆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箭令》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在线阅读。等走过几个摊贩了,李文才放下高人模样,拿出荷包,数了数银子,应该有五两银子,可以吃顿好的。唉帮里收保护费还没有乞丐磕头行骗来的快,等会儿还要去游老头那里报道呢,唉那么下顿呢李文又忧伤了。。...

箭令

推荐指数:10分

《箭令》在线阅读

“施主慈悲为怀,善哉善哉,有缘再见。”

等走过几个摊贩了,李文才放下高人模样,拿出荷包,数了数银子,应该有五两银子,可以吃顿好的。唉帮里收保护费还没有乞丐磕头行骗来的快,等会儿还要去游老头那里报道呢,唉那么下顿呢李文又忧伤了。

“哥哥,我饿了,我要吃糖糖。”狗剩嘴里咬着手指,一只手指着糖人。那边有个老人在坐着原始的打糖,拉丝工作,而他面前已经有了好几个动物模样的糖人

李文摸了摸怀里的一个小盒子,反正都到了这东西,也不管自己耗时多少,反正那两个暗卫肯定比自己快,自己是真主子,难不成还要和小人争长短不成,哼。

买了两个糖人,李文一个,狗剩一个,李文本来不想吃的,他可是要做老大的人,怎么能吃小孩子的东西,不过经不住狗剩水汪汪的眼睛恳求,,李文一口把糖人的脑袋咬下,安慰自己道,不是自己想吃,是狗剩恳求的,在嘴里嚼,真甜,不过也没什么好吃的。

一路上,狗剩都在舔着糖人,糖人都被他舔化了,叽咕着“真甜啊,真甜。”,“哥哥,小马的脚被我吃掉了”。“脑袋也没有了。”李文被他念叨的受不了,低下头看了一眼,马上收回目光,大吼。

“李胜。”见他没反应,继续吼“狗剩,你看你吃的一脸,拿你的旧衣服擦干净。”看他一脸糖人一脸鼻子的,真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

“哦。”狗剩意犹未尽的丢下小木棍,舔了舔嘴唇,拿出旧衣服准备擦脸,李文看他的样子,赶紧把衣服拿过来,胡乱的在他的嘴巴鼻子摸两下,塞回狗剩手上。

在地下城的西面有一层一层低矮的民房,那里多数是青云帮的人的住处,不过这些人天天打打杀杀,其实也并没有在哪里安稳的住过,此时天已经快黑了,这些天李文都是逃课走的,想到平日里一尘不染,眉目严肃的老师,第一次逃课的李文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不过在看到自己小伙伴的时候,一切都被抛开。

暗卫如李文所料,他们的确早就回京了,小二一副高傲的挤眉弄眼的嘲笑了李文一番,然后这才飞奔的跳上树,隐没不见了,李文踹了那棵树一脚,随即在那些人的笑声中踏步走进房屋内。

接下来李文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那位训练自己武功的师父,然后沉默着将东西递了上去。

“不错。”对方淡淡的说出两字,让李文双肩顿时放松了下来。

“你若是想要在盛京好好的活着,没有家族,只能沦落成为地上的泥土,而他不想被人践踏,一个人的想要脊梁挺直的活着,必须有强硬的骨头,打到别人怕。”依旧是缓慢而冰冷的声音,但是李文听见这句话,心中却由衷的点头,在这盛京要是没点本事,就莫要混了,早点回家吃奶去吧

两人交流很少,对方并没有对自己有着命令的时候,并没有向对待小二他们的那样冰冷无情,不把李文的命当回事,不过李文心中却难免对他害怕,对方从未在身体上有过惩罚,不过李文也明白,要是自己失败了,那么该来的一样少不了,所李文铆足了劲,一点也不能输。

第二日,早上天气还凉快,李文在街上又遇到了昨日的那些人,应该说是在城门处遇见的,几人随便逛了逛,因为是走亲戚,方奇升不便久留,就留了地址便先走了。

“你们五兄弟没有自己的事情吗”李文看着旁边的尾巴,那个白痴就不说了,反正说了也不懂。

“我们老家都糟了灾,大师你武功这么厉害,会识字还会医术,我们就想跟着你,就想在这个城里过活。”老大说了,其余几人纷纷点头。

“别指望我,我还没有饭吃呢,这两个小的小,傻的傻我负责了,但是你们有手有脚,就自己去谋生吧”开玩笑一个个那么大坨,自己年纪还没有那么大呢。

李文劝说了半天,最后报出名号游老头那里或许缺人,那五个人才走了。

“大哥,我饿了。”狗剩摸了摸肚子,嗅了嗅空气中的糕点香气,真香啊,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狗剩转过头看着路边的糕点,吞了吞口水,舔了舔唇,清澈分明的眼睛抬头望着李文。

“我也饿。”黄书也就是山贼里的那个裸体贵族,不知是打坏了脑子还是本来就傻,一路跟着李文,听见狗剩要吃了,也跟着要。

“关你什么事”狗剩踢了踢他,狗剩不喜欢他,这个傻子什么也不会做,就会吃饭。

“哎哟,傻子你反了”不妨傻子也是不容欺负的,狗剩反被傻子踢倒在地。

“你不要欺负他,来,尝尝。”李文将买好的糕点丢了一个在嘴里,便全部给狗剩拿着。

“不给你吃”狗剩小心的接过糕点,一点一点的放进嘴里尝味道。

傻子紧紧跟着李文他们,一路一脸垂涎的看着狗剩吃,偏偏狗剩不理睬。

收整完,就在楼下吃了一点饭菜,各自休息去了。

李文本打算出来买件衣服的,毕竟明天要去学堂,奶娘给自己做好的衣服结果被上次弄坏了,要是被奶娘知道了肯定就回让自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抖出来,而自己告诉奶娘的结果就是,一脸心疼的让李文不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

“诶,诶,你别跑,黄书你捉住他。”狗剩这个乡巴佬,看着东西要么走不动路,要么到处乱窜,李文从那山坳坳处捡的一个小屁孩一点也没有自己的聪明,反而越来越难以管教,李文有些时候不禁磨了磨刀,想着或许死人比活人更加安全。

李文走过一道拱桥,桥上有些娇娘正看着桥下水上的花灯,一路上纳凉的,逛街的,摆摊的,表演的,一条街上明明亮亮,人山人海。

听着河面传来低沉厚重的古筝声,还有清亮悦耳的唱曲声,这里是十里秦淮,“纸醉金迷”、“六朝金粉”的秦淮河名不虚传,不过李文是从来没有去过那两岸的青楼的,不禁平日里奶娘管的严实,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没有钱,李文所在的溜达也不过是秦淮河边缘的那些巷道,被李文转悠的熟不不能在熟了。

河面画舫凌波,灯笼高挂,和尚灯影,鳞次栉比,明晃晃的恍如白昼,划船的桨声,吆喝声。“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秦淮河两畔宾朋满座的酒家,林立着,那些的艳丽灯花,披着轻纱的曼妙女子,缠绵悱恻的吴侬软语,还有那锦瑟琵琶,都带着遥远而朦胧的颜色,重复吟唱。媚香楼里那个一袭白衣、清骨傲神的叫李香君不知这里有没有

千古繁华皆一样,繁花埋骨各不同

到一个地方就是为了吃喝玩乐,把狗剩交给黄书,黄书虽然傻但是武功不错,就是十个狗剩也不能逃出黄书的手掌心。

“看戏勒,有人卖身葬夫,打起来了。”好事者不嫌事大,瞎嚷嚷起来。

“大哥看看去,是那些个流氓。”狗剩兴致勃勃。

无奈,李文让黄书开路,向里面挤,在好些人咒骂中挤到前排。

哟,主角李文他们还认识,就是那个贼匪窝里死了未婚夫的红花。

“你放开我,我一定要回乡葬了我夫君才行,呜呜~”

“钱你已经收了,人就是我的了,瞧这小腰,销魂的。”穿着蓝衣广袖交领,头戴待金冠,腰间围着玉带,一副浪荡公子哥儿的人抓着红花的手,另一只手吃着红花的豆腐,嘴上都是些花里胡哨的调笑话。

红花含泪,又羞又恼,“放开,放开,我把钱还给你,你放开我。”

“放开,银子岂有收回来的道理,美人我就要你,来人给我把美人抬回去。”

“文哥儿救我。”红花看到李文他们,尖声叫道,抬回去,原来是这么抬,两个两三个小厮抱着抬在肩上,有几个不老实的手尽往不该摸的地方摸。

这事儿本来就是红花自己冒昧了,李文实在是管不到,就打算撤出人群,那知红花奋力挣扎,孤注一掷的往李文这边扑过来,巧的是,李文低头一看,红花已经在脚下了。

“你小子谁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去去去”浪荡哥儿手里敲着扇子,一脸嫌弃,不过那位公子身边的另一位倒是走过来,围着李文转了一圈,“哟,姿色不错嘛,啧啧,瞧这些个孩子水灵的。”

“你喜欢这样的男童啧啧,老子就喜欢女人,这小子老子就不跟你争了。”

红花惊吓的不敢说话,抱着李文的脚不放,李文后退一步,低下身子,把红花牵起来,拍了拍手。

“你瞧,把人家姑娘给吓到了。”

“我们少爷问你话呢”那些下人蛮横无理,推了一下李文。

李文无奈,“一个小老百姓,和这姑娘有一点交集,请问公子是”

“我,盛京的人都知道我是谁,看来你是外来的只要记住别来惹我就是了。”

“看得出来,公子身份尊贵,毕竟敢当街抢人。”

“嗤嗤,那你还打算英雄救美吗”

“没这个打算,不过希望公子讲究你情我愿,不然公子也不能尽兴而归。”

李文向红花使了一个眼色,红花脸色一暗,绝望而凄厉大喊,“这要是逼死我啊,小六我来了”

“呀跳水了,有人跳水了。”各口喧哗就是没有人救人,毕竟也忌讳这个人是文通公子的人,哪个敢碰。

“文通公子逼死人了,文通公子逼死女子了”男童声音和着其他声音在秦淮岸边散发出来。

“谁在乱说,去给我逮来割了舌头喂狗”文通厌恶的看来落水的方向,一脚踹翻红花未婚夫的骨灰坛,“真是晦气”

文通公子李文倒是有所耳闻,在青山院可是有他的盛名,听所这人最好面子了,所以李文也就试他一试。

李文吸足了气扎了个猛子下水,见红花在水里也不挣扎,求死般的放任自己沉下去,李文急忙把人给救了起来,刚才让她跳水是无奈之见。

李文把人放在石阶上,红花被呛了口水,伏在石阶上干咳,李文把今天买的衣服给她遮住身体。

忽然闻得一阵幽香来,只见一双绣着红梅的绣花鞋出现在眼前,往上看是一个穿着白纱,身材高挑纤细的美人,美人眼中含泪,眼波流转,弯弯黛眉紧蹙在一起,嘴唇不抹而红。

“姐姐到我那里去吧,自古红颜多薄命,哪管情深似海,你的夫君应该是愿意跟着你的。”

“嗯。”红花低声抽噎,声声如泪,看到自己夫君的骨灰洒落一地,又哭了一场,方才跟着美人离去了。

任周围喧嚣燥热,歌姬丝竹声声,然夜凉如水,李文蹲在阶梯呆呆的看着女子渐渐远去,心中还在为那颦起的眉,含泪的眼心痛,李文捂着自己的胸,听着他在胸腔跳动,不知佳人芳名几何,家住何方。

热闹完了,自然就回青医巷了,一路上李文心中都想着在秦淮河上见的女子,那人的装束倒是不似一般的女子,不过口吐之言倒像是经历过几多情事被伤尽了心一般,真是奇怪。

夜晚狗剩小孩子倒头就睡,但是李文却辗转反侧,睡不着,河边女子的模样在脑海了愈发清晰,她的眼睛真好看啊,鼻子也小巧玲珑,嗯嘴巴红艳艳的不知是涂了什么烟脂,真想像红楼中的宝玉将她嘴巴上的胭脂吃了,啊~李文又翻了个身,唉女神皮肤真好啊玉脂一般,胸有点平,不过我喜欢~

这几日任务比较多,多数都是李文输给暗卫,李文已经被小二那个家伙明着嘲笑了好多次了,豆大点家伙,还没有自己高呐,嘚瑟个啥

半夜李文夜梦醒来,屋内月色铺成,院内暗影飘荡,十分安静,

本章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71章 为何会有顺子 第272章 第两百六十一张狗剩 第273章 追忆 第274章 第275章 副业 第276章 第两百六十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