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天残七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绝对信任

第二章,绝对信任

爱了勿忧 2021-04-06
义正言辞地反驳道:“这也不是谋反不是起义,子曰:物严禁平、、、哪里有、、、书生,哪话怎么想来的?我们要努力争取自由的,我们要、、、”。他回过头看向圣手书生。圣手书生双目微闭,老神在在的一声长叹一声,幽幽地说:“哎,是物严禁其平则鸣,是哪里有压迫从冲凉房出来的任五,穿着一条左酒/井右苍/井头像的三角裤头,瘦的跟狗似的,肋条骨根根毕现,湿漉漉的站在孩子们身后,手里掂着一根橡胶警棍,脸上挂着嘲讽的冷笑。。...

天残七星

推荐指数:10分

《天残七星》在线阅读

  、、、

  毫无疑问,起义的事情已经败露。

  从冲凉房出来的任五,穿着一条左酒/井右苍/井头像的三角裤头,瘦的跟狗似的,肋条骨根根毕现,湿漉漉的站在孩子们身后,手里掂着一根橡胶警棍,脸上挂着嘲讽的冷笑。

  打任六的声音他真没听到,但他听到了平板车“咕噜噜咯吱吱”的声音,便急忙穿上内裤跑出来,一看这架势。

  耶呵,这是要闹事的节奏啊!

  他声音阴冷地说道:“憨熊,你想造反吗?”

  憨熊挺了挺胸脯,义正言辞地反驳道:“这不是造反而是起义,子曰:物不得平、、、哪里有、、、书生,哪话怎么说来的?我们要争取自由,我们要、、、”。

  他回头看向圣手书生。

  圣手书生双目微闭,老神在在的一声长叹,幽幽说道:“哎,是物不得其平则鸣,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可惜啊,晚了,计划不周啊!我还没和你们说哪,其实,秋收起义也失败了。”

  圣手书生长得白白胖胖的,像个小弥勒佛似的一脸宝相。

  任五一看他的表情,禁不住乐了。骂道:“哈哈,小杂种,长学问了,算计到老子头上了,想找死了吧。啊达。”

  举起手里的警棍,一棍打向憨熊的脑袋。

  憨熊倒也机灵,间不容发之际略一偏头,警棍打在肩膀上。

  “哎呦”!憨熊一声大叫,任五又飞起一脚,踹在憨熊唯一的一条腿上。

  “嗖”,憨熊失去重心,两手高高扬起,腋下的木拐飞了出去,啪叽一声,趴在地上。

  憨熊大叫:“一毛,快打啊,和他拼了,不然大哥就死了。”

  “大哥”?

  这提醒了任五,他想起他的兄弟任六。他喊道:“老六,老六、、、”却没听到回答。

  任五恶狠狠地说道:“憨熊,行啊,还没出师就当老大了,竟然把任六、、、?”

  话未说完,脑后掠过一股凉风,“嗡”的一阵眩晕,后脑勺被狠狠踢了一脚。

  任五转过身,就看到一毛又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啪叽”一声,摔了个重重的狗吃屎。

  任五怒了,骂道:“秃瓢,你敢偷袭老子?”

  他挥舞警棍,就去追一毛。

  憨熊和聋哑女孩心有灵犀,猛的一扑,抱住任五的两腿,向后一拉。

  任五也“啪叽”一声,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吃屎,警棍当啷啷跌了出去。

  憨熊和聋哑女趴在任五腿上,死死压住他,全然不顾任五的踢打。憨熊大声喊道:“一毛,快打啊,没有退路了,你们也上啊。”

  几个小孩子一拥而上,扑到任五身上,抱胳膊的抱胳膊,抱腿的抱腿,没地方抱的就直接趴身上。

  一毛一个鲤鱼打挺,麻利的翻身站起,毛愣愣地问道:“大哥,打谁?”

  憨熊用下巴指着身下的任五:“他啊,快打。”

  没办法啊,这瓜娃子就是反应迟钝。

  一毛恍然大悟,抬起脚对着任五的脑袋狠狠踢去,边踢边说:“打就打,你们跑吧,我一人就够了。”

  几个小孩听了,二话不说,放开任五,爬起来就跑。

  憨熊带着哭腔喊道:“小祖宗,别跑,打死了再跑。”

  几个小孩又转回来,扑到任五身上,用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小镊子、小刀片之类的东西,在任五身上胡乱的扎胡乱的划。

  疼得任五大声嚎叫,拼命挣扎。

  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也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长得也不高大。这些小孩虽小,可实在太多了。有的还练了一招半式的。

  人说:瞎子愣瘸子横,哑巴打人不要命。而扑在他身上的瞎子、瘸子、哑巴全齐了。按得任五结结实实趴在地上,硬翻不过身来,而身上已是血肉模糊。

  什么叫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小孩子哪管什么后果啊。

  圣手书生说了,空间褶皱出现时,干什么坏事别人都看不见。离开这里,他们就可以吃饱饭了,就可以上学了。

  他们信了。

  此刻,他们心里就一个字“打”。

  任五叫着叫着,声音渐渐弱下来。一毛蹬着他的小短腿,还对着他脑袋猛踢,已经踢得他满脸是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

  最后,终于一动不动了。

  憨熊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扶拐,威严地扫视了一下现场,说道:“快,腿脚不好的先走,猴子,知道那台东风雪铁龙吧?快手拉着二瞎子,小哑巴拉着圣手书生,我和一毛断后。”

  猴子答道:“知道”。

  憨熊说完,又对聋哑女孩做手势,连说带比划地告诉她干什么,小哑巴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他蠕动的口型,点点头,拉着平板车就走。

  可她一使劲,滚珠轴承压在铝合金门槛上,一个重心不稳,又翻了。圣手书生竟然是用皮筋固定在车上的,车一翻他也滚了出去。

  他倒在地上两手无力的划拉着,嘴里还在说:“子曰:君子贞而不谅、、、”。

  大概是考虑不周的意思。

  曰你个头啊!

  憨熊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急忙跑过去,和小哑巴一起把平板车放正,把他固定好了。小哑巴拉着绳子,牵着平板车,咕噜噜咯吱吱的跑出去。

  一毛看人都跑了,他也慌慌张张的跟着跑,憨熊一把抓住他喊道:“一毛,一毛,你别跑,咱俩断后。”

  一毛似懂非懂地停下来,挠挠头说道:“啥,断后、、、愁人!”

  憨熊配合地说了句:“咋整”

  “嘿嘿”,两人相视一笑,脸上都脏得油漆麻黑的,却洋溢出一脸的童真和兴奋。

  “愁人”对“咋整”,“咋整”对“愁人”,是东北某地区的习惯用语。这是一毛的口头禅,也是几个孩子之间的默契。

  看其他小孩都跑出了街口,憨熊才拉着一毛,荡着一条空洞的瘸腿,说道:“撤,咱们走”。

  “走”

  小一毛得意地踢了任五一脚,腆起鼓鼓的将军肚,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走了出去。

  这娃,就胸前带了个鸳鸯戏水的小肚兜,身后系着一条细细的肚兜带,小屁股和整个后背都露在外面。

  憨熊一摇一晃的走着,他一蹦一跳的跟着,两个弱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口。

  起义,难道这就成了?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空间褶皱 第二章,绝对信任 第三章,愁人咋整 第四章,咋整愁人 第五章,牛刀小试 第六章,蛛丝马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