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三国之蜀国谋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送书信刘备退曹 定计曹林布流言

第五章 送书信刘备退曹 定计曹林布流言

三笑无为 2021-02-23 18:00:57
徐州谦让与你。玄德切忌推却。谦当自写表文,申奏朝廷。”  刘备退席再拜道:“刘备虽是汉王朝之苗裔,虽然功微德薄,为平原县令之时犹恐不不称职。而如今为天下大义,故来出手相助与陶公。陶公竟出此言,莫不是是疑刘备有并吞之心乎?刘备若举此念,皇天不佑也!”陶谦叹道:“如今天下大乱,王纲不振;玄德你乃是汉室宗亲,自是应当大力扶协社稷,拯救这天下黎民百姓。老夫如今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与你。玄德切勿推辞。谦当自写表文,申奏朝廷。”。...

  陶谦暗思自己已经老弱,而刘备正是壮年之时。并且自己又得罪了曹操,不若将徐州让与刘备,即可有刘备为其抵挡曹操。又见刘备仪表堂堂,有枭雄之姿,语言豁达,于是当时便做出了决定。陶谦便命糜竺去取来徐州牌印。陶谦便对刘备郑重的说道:“请君受之。”刘备愕然问道:“陶公这是何意也。”

  陶谦叹道:“如今天下大乱,王纲不振;玄德你乃是汉室宗亲,自是应当大力扶协社稷,拯救这天下黎民百姓。老夫如今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与你。玄德切勿推辞。谦当自写表文,申奏朝廷。”

  刘备离席再拜道:“刘备虽是汉朝之苗裔,但是功微德薄,为平原县令之时犹恐不称职。如今为天下大义,故来相助与陶公。陶公竟出此言,莫非是疑刘备有吞并之心乎?刘备若举此念,皇天不佑也!”

  陶谦道:“此老夫之实情也,玄德且安心受之。”陶谦再三相让,刘备仍然不肯接受。曹林见此,心知此事暂不可为,打圆场道:“如今,曹操大军还在城下虎视,我们不如先商议退敌之计,等到打退曹操,再谈此事不迟!”刘备道:“既然如此,刘备这就写一封书信于曹操,劝令其解和。曹操若不从,再厮杀未迟。”曹林连忙道:“主公此言甚好,此书信便由吾来代笔也。”刘备从之,于是传令三军,暂且按兵不动;派人将曹林所写之书信送与曹操。

  却说曹操正在军中,与诸将议事,忽有人报徐州有战书到达。曹操拆而观之,乃刘备书信也。信里是这么写的:“刘备自关外得拜君颜,嗣后天各一方,不及趋侍。如今,天子正危与董贼之手,而公手中尚有兵马,亦不缺钱粮,何不为也?今黄巾遗孽,扰乱于外;董卓余党,盘踞于内。公既受国之官职,当出力也,何必自毁声名乎!愿明公先朝廷之急,而后私仇;撤徐州之兵,以救国难:则徐州幸甚,天下幸甚!”

  曹操看完书信,大骂道:“刘备何人,竟敢以书来劝我!且中间尚有讥讽之意!”言毕,曹操又吩咐左右道:“将来使推之,斩也。”身后却走出一人,谏道:“刘备大老远来此救援,他既然先礼后兵,主公便当用好言答之,以放松他的戒心;然后加紧进兵攻城,城则必定可破。”此人正是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也。曹操便听从了郭嘉所言,好生款待刘备派来的信使,打算过会回书信给刘备。

  正商议间,忽然有探马来报,言有祸事。曹操于是问其原故,其人报说吕布已袭破兖州,进据濮阳。原来吕布自遭李、郭之乱,逃出武关,去投袁术;术怪吕布反覆不定,拒而不纳。投袁绍,袁绍接纳了他,与吕布共破张燕于常山。吕布自以为得志,傲慢袁绍手下将士。袁绍于是想要杀了吕布。吕布便又去投张杨,张杨也接纳了他。那时庞舒在长安城中,曾私藏吕布妻小,此时送还于吕布。李傕、郭汜知之,遂斩庞舒,写书与张杨,教杀吕布。吕布因而弃张杨去投张邈。恰好张邈弟张超引陈宫来见张邈。

  陈宫对张邈说:“如今天下分崩离析,英雄并起;君以千里之众,而反受制于人,不亦鄙乎!今曹操征东,兖州空虚;而吕布乃当世之勇士,若君与之共取兖州,霸业可图也。”张邈大喜,便令吕布袭破兖州,随据濮阳。止有鄄城、东阿、范县三处,被荀彧、程昱设计死守得全,其余俱破。曹仁屡战,皆不能胜,特此告急。

  曹操闻报大惊道:“兖州若是有失,使吾无家可归矣,不可不亟图之!”郭嘉道:“主公正好卖个人情与刘备,退军去复兖州。”曹操深以为然,从之,即时答书与刘备,拔寨退兵。且说来使回至徐州,入城见得陶谦,呈上书札,言曹兵已退,今已无忧。

  陶谦大喜,差人请孔融、田楷、曹林、云长、子龙等赴城大会。饮宴既毕,陶谦就请刘备上座。陶谦拱手对众人说:“老夫如今年迈,二子皆不成才,不堪国家之重任。刘公乃帝室之青,德广才高,英姿过人,可领徐州。必能报效于朝廷,造福于百姓。至于老夫,情愿乞闲养病也。”刘备道:“孔文举令备来救徐州,此举只为义也。如今无端据徐州而有之,天下将以为刘备为无义之人矣。”

  糜竺道:“如今汉室陵迟,海宇颠覆,树功立业,正在此时。徐州殷富,户口百万,刘使君领此,不可辞也。”刘备道:“此事决不敢应命。”陈登说道:“陶府君多年以来,体弱而多病,不能视事,明公切勿辞之。”刘备道:“袁公路四世三公,海内所归,近在寿春,何不以州让之?”孔融道:“袁公路不过冢中枯骨,何足挂齿!今日之事,实乃天授与之,玄德若是不取,悔不可追也。”

  刘备仍是坚执不肯。陶谦大声哭道:“玄德若是如此这般舍我而去,我必将会死不瞑目矣!”曹林也言道:“主公多虑之,如今之际,曹操虽退,实为吕布袭其后方,不得不回。早晚必将兴兵而回,若是主公不在,这徐州百姓便是枉遭祸端。”云长亦言道:“既承陶公相让,兄且权领州事。”张飞也道:“又不是我强要他的州郡;他好意相让,何必苦苦推辞!”刘备道:“汝等这是欲陷我于不义耶?”

  陶谦推让再三,刘备只是不受。陶谦于是言道:“如玄德必不肯从,此间近邑,名曰小沛,足可屯军,请玄德暂驻军此邑,以保徐州。何如?”众人皆劝刘备留居小沛,刘备于是从之。陶谦劳军已毕,赵云辞去,刘备执手挥泪而别,又是一番伤情。孔融、田楷亦各相别,引军自回。刘备与关羽、张飞、曹林引本部军来至小沛,修葺城垣,抚谕居民。

  且说刘备便令曹林为军师中郎将,兼治中从事。小沛的老百姓都听说过刘备的仁义之名,都愿意恭敬顺从。曹林知陶谦年不久已,便尽结徐州之富商,日夜赴宴畅谈,共得资助数万余钱。曹林便让张飞用这钱去买马匹,每日加紧操练士兵,以备来战。

  一日,曹林便去糜竺府上赴宴。糜竺道:“道明快快就请安坐,今日你可有喜事矣!”曹林哈哈一笑,道:“今日来迟,自当罚酒,子仲兄又何出此言?”糜竺道:“你是不知,今日徐州有一猎户,出城打到了一只鹿。自己不愿意吃,送来与我的府上,换得了些许赏钱。今日请你来此,可不是有喜事乎?”命厨师烹之,再另取其心,以便下酒。

  酒及三巡,饭过五味,曹林便言道:“子仲兄,却为何不请陶公一起赴宴也。”糜竺摇摇头,道:“府君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也,如今已然不能食肉矣!”曹林闻言,心中便有数了。曹林便道:“可怜府君一世之才,终究敌不过天年也。”于是伤心落泪,叹息不已。糜竺见此,心中也有忧虑,道:“今日请道明来此,也是心中有忧。府君若死,其二子又皆无才之辈,倘若曹操兴兵而来,恐不战自降也。愿道明能说服玄德兄,则徐州必可安也!”

  曹林听了,以衣袖拂泪,然后言道:“我主重义,岂肯轻受也。”糜竺叹气道:“可是,天下除了玄德这样的英雄,还有谁能敌过曹操呢?”曹林眼珠一转,佯装可惜道:“是也,但是我主也是仁义之人,若是陶公真的病重不能理事,想必还是会为了徐州百姓考虑的。”糜竺听了,自有打算,拂须不语。二人宴罢,曹林便悠悠然然的回了小沛。

  途中,忽遇到张飞。曹林道:“将军不是去买马否?怎会在此地?”张飞道:“马匹早已买好,只是听说糜竺请你赴宴,我特来此见你。可知,那陶谦老儿是否身体抱病乎?”曹林道:“非也,非也,陶公身体欠佳,只是今日过后,恐会重病,我等需竭力劝服主公矣!徐州之地,不可不取。”张飞闻言道:“哥哥总是尽为他人着想,如今,做兄弟的也得为他谋路矣!”说罢,催促曹林快行。曹林无奈,只得随张飞急急奔回小沛。

  却说,曹林和张飞回到小沛之后,便去见得关羽,具言今日之事。三人细细定计,皆决意劝服刘备,一则有容身之所,二则有霸业之资。随后,曹林便请人在徐州城中,散布流言,尽叙刘备仁义之名,又暗指陶谦天命已到。不过三五日,满城人尽知也。

  这正是:玄德仁义闻长久,天命所归授徐州。体力年轻气正华,当举宏图创世安。

  此时,又传出陶谦染病之事。陶谦命人请糜竺、陈登来议事。糜竺道:“曹兵之所以退去,只是因为吕布袭兖州的缘故罢了。如今因为今年闹粮荒而又罢兵,但是明年春天肯定又会派兵过来。府君两番欲让位于刘玄德,那时府君尚且身体强健,因此玄德不肯接受;如今病已沉重,正可就此而与之,玄德必不肯辞矣。”陶谦于是大喜,派人来至小沛:叫请刘玄德商议军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乱入三国起波澜 大旱连年灾祸起 第二章 苍天已死黄天立 各有心计等天时 第三章 盟军散曹道明投刘 第四章 救公孙刘备结赵云 第五章 送书信刘备退曹 定计曹林布流言 第六章 刘备得徐州 恶来斗虎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