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骑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邻居家串门

第五章 邻居家串门

飘荡墨尔本 2021-02-22 16:09:59
齐遇见了爸爸发了老半天呆都也没理她,就走到跟前去。“帅爸爸呀,那就隔壁差、不、多、的房子有人住了,我是也不是就也可以去邻居家串门子了呀?”齐遇亲热地推了推齐铁川的肩膀。“不行啊啊,爸爸说的差不多,是差不多的时间即将开工的华侨房。对面宦宅是大宅子,你不能够随随...

骑遇

推荐指数:10分

《骑遇》在线阅读

齐遇见爸爸发了半天呆都没有理她,就走到跟前去。“帅爸爸呀,既然隔壁差、不、多、的房子有人住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去邻居家串门了呀?”齐遇亲昵地推了推齐铁川的肩膀。“不行啊,爸爸说的差不多,是差不多的时间开建的华侨房。对面宦宅是大宅子,你不能随随便便就跑到人家家里去。”齐铁川没同意。“邻居串门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就随随便便了呀?你不还经常和我说,你小时候,爷爷总带你去邻居家串门的?”齐遇小朋友表示不服,凭什么爸爸去得,她就去不得?“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大家都是关起门来各管各的,没人会喜欢不打一声声招呼就过去串门的。”“如果人家有邀请你,你就可以去,没得到邀请就直接过去,就是随随便便。”齐铁川不是不让齐遇串门,而是不让她莫名其妙地往别人家里跑。“是这样吗?”齐遇有点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爸爸。但齐小遇同学很快就释然了“既然小哥哥就住旁边,那他肯定会再来洗车的,等他来了,我就找他要邀请。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了呀?”“你只要不勉强人家,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收到邀请,当然就可以去了。”齐爸爸从来也不给齐遇设置太多的条条框框,只会把该讲的大道理在适当的时候和她讲一下。“那好吧,等小哥哥明天过来洗车,我就找他要一个合、情、合、理的邀请。”齐遇愉快地做好了决定。合情合理,那还不就是自己看着办的意思?齐铁川看着齐遇得意地摇摆身体的小模样笑着打趣“小哥哥,今天才洗过车,怎么可能明天就会来,你是没给人家洗干净吗?”这是父女俩最常见的相处模式——宠爱有度。“怎么可能,我齐小遇洗的车,可是方圆十里公认最干净的好么?”“再说了,小哥哥那个车是他自己洗的,他人和他名字一样奇奇怪怪的,都不让我碰他的车子。”“而且呢,都自己洗车了,还非要在我们这里办年卡,帅爸爸,你说宦官哥哥他是不是傻呀?”齐遇很听话,爸爸说不能叫人家太监哥哥,她就把称呼改成宦官哥哥好了。“你也不可以叫人家宦官哥哥,人家有名有姓的,你要么就叫小哥哥,要么就把名字叫全了再加上称呼。”齐爸爸继续教育今儿个忽然有点兴奋过度,开始放飞自我的齐家小妹。然而,齐爸爸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派上用场。因为齐遇同学前前后后等了都快一个星期,也没有再见宦享到她家的洗车店“借”高压水枪。“帅爸爸,我就说隔壁的小哥哥很傻吧。”“像他这种一个星期都不来一次的,我让他办次卡他竟然还不听我的劝。”“他要再不来,他就亏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齐遇的标志性音阶笑声“照亮”了整个齐家铁铺。“你不是就想多赚点钱吗?怎么开始管人家小哥哥亏不亏的?”齐爸爸经常会有点小小的无奈,他怎么就把女儿养成了热衷洗车赚钱的样子。“不是啊,小哥哥当时办卡的时候是说让我看着给他办啊,这样的话,我不是要对小哥哥的信任负责吗?”齐遇俨然一副正义之师的模样。“是这样吗?你如果真的想要对人家负责的话,就把上次办卡的钱,还给小哥哥。”齐爸爸给出了一个建议。“啊?那怎么行?办都办了,都洗过一次了,哪里还有退还的道理呀?”“帅爸爸呀,你是不是也被小哥哥的傻给传染了呀?”“你想啊,你出去买东西,用过了之后,人家也是不会退的呀。”强大的逻辑遇再度上线。“你都说小哥哥上次来,只是借用了家里的水枪,车子都是他自己洗的,这样就不能算是已经用过了,是不是?”齐铁川决定要好好地引导一下。“可是我也没有强迫他办卡呀,我一直都让他办两百块钱的卡,是他自己非要办年卡的。”齐遇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你看啊,之前那些来我们这儿洗车呢,一来照顾你的生意,二来也是借用一下院子。”“可隔壁家的小哥哥如果愿意自己洗车的话,他们家的院子还不比我们家的大?”“如果是你,这种需要自己动手的情况下,你还会出来洗车吗?”齐爸爸问自己的女儿。“那我肯定是不会呀。”齐遇回答地斩钉截铁。“所以啊,小哥哥也是想着照顾邻居生意,他可能以为我们是那种很正规的洗车店,才进来的。”“进来之后,才发现是我们家小齐遇一个人在洗车。”“你肯定不能一次就收人小哥哥一千块,你说是不是?”齐铁川继续引导。“帅爸爸,你说的有道理呀,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明天就去把钱还给小哥哥。”齐遇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行,那我等下拿一千块钱给你。”引导初见成效,齐铁川立马给予最大力度的支持。“九百九就好了。”这回轮到齐遇提出了异议。“你什么时候又赚到了十块钱?”齐爸爸一直负责“打理”齐遇赚到的钱。“不是啊,既然小哥哥是隔壁邻居,那院子停一下也就停一下了。”“借高压水枪我也可以大方一点不收他钱,但水费他总是要给的吧?”“还有洗车用的泡泡,嗯,加起来怎么都要十块钱。”“我齐小遇可是童叟无欺的良心商家呀。”齐遇小朋友愉快地决定,以后谁要是来她们家自助洗车,就收十块钱“成本费”。“你的意思是,邻居的情谊还比不上十块钱吗?”齐爸爸再度被逗得啼笑皆非,所谓的引导初见成效,也就是他自己以为而已。“那我以前都不认识他呀,哪有什么情谊?再说了,小哥哥人都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邀请我去他家串门,也不算真的邻居,隔了这么大一条新马路呢。”齐遇觉得爸爸应该心安理得地收下十块钱的成本费。但爸爸还是拿了一千块钱给齐遇,理由是——没零钱。齐遇就这么拿着一千块钱,开始了到隔壁家不请自来的串门之行,哦,不对,是送钱之旅。齐遇小朋友还是第一次,怀揣一千块巨款出门。齐遇到的时候,发现“官家”的大门没有锁。这是她从会走路开始,路过“万国建筑博物馆”这么多次,第一次看到高高院墙的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子的。齐遇没能一眼就看到这个院子的全貌,因为视线被一个人和一辆破烂不堪的车子给挡住了。真的是很破、很破,非常破的车。小哥哥略显费力地往院子外面推一辆一点都不符合他气质的破车。齐遇还是第一次见人徒手推汽车,自认为力气很大的齐小遇,立马就撸起袖子过去帮忙“宦gu”齐遇刚想叫宦官哥哥,就想起帅爸爸说不可以这样,就赶紧改口,“宦亨哥哥,我来帮你吧。”“hua”,小哥哥字正腔圆地说了两个字,才接着解释,“享誉国际的享”。这下就有点精彩了,宦享的名字总共才两个字,齐遇一错就错了一双,官亨不是宦享,宦亨也不是宦享。一错未平,一错又起。“明明是哼哼唧唧的哼嘛,怎么就变成享誉国际了。”这多一笔少一笔的,对于才小学一年级的“齐秀才”来说,真心就差不多。“哼唧的哼,有多一个偏旁部首。如果你不喜欢享誉国际的享,理解成享受的享也是可以的。”宦享耐心地给刚刚开始识字的小朋友做讲解。因为自己的无知,已经有点恼羞成怒的齐遇,并不买账,气鼓鼓地来了一句“我以后就叫你宦官哥哥,这样就一定不会错了。”宦享没兴趣和一个小姑娘置气“车子挂了空档推起来不重的,我一个人就行了,不需要你一个小丫头帮忙的。”听到宦享换话题,齐遇顺着台阶就下去了“小哥哥你为什么要推一辆破车?”“这不是破车。”宦享郑重其事的提出抗议。“那这车能开吗?如果能开你为什么要推呢,你是不是真的傻呀?”齐遇好不容易才把心里想的破烂车子,在出口的时候改成了破车。只是,一个不小心,又暴露了她在和爸爸说小哥哥傻的事实。“不能。”宦享被问得没了脾气。“不能开的不就是坏车吗?坏掉的、还破破烂烂的车子,不就是破车吗?”齐遇完全就不觉得自己的话里面有什么毛病。宦享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是一台年久失修的古董车。”“古董车就不能破吗?”逻辑遇上线之后,就完全忘记了自己来找宦享的目的。“能破。”宦享被齐遇有些无厘头的提问给问的不知道要怎么招架了“虽然我不太想承认,但这辆车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些破旧了。连修都没法修。”“啊?怎么会不能修呢?”齐遇一下就来了兴趣。“我昨天有找修车的人看过了,说这边没办法修。我现在要把车推到门口,等会儿拖车来了先拖到港口,我再想办法把它弄到德国去修。”宦享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能修。“啊?这么破的一辆车你要送到德国去修?”齐遇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哥哥你没有发烧吧?这运费要比这车贵多了吧?而且这么旧的车子,放我们这儿都早该报废了,你确定德国人会要你的破车?”在齐遇已经认知过的那一部分世界里面,完全不存在古董车这个物种。什么年久失修的古董车,说的倒是好听,摆明了就是破烂车啊。“小妹妹,这辆车已经九十岁了,需要的零件这里都没有,只能送回到德国去。”宦享徒手推出来的这辆车是1928年出厂的奔驰680 ster。如果品相完好的话,到了国外都能卖到七八百万美金。绝对不是国内马路上跑的,那些在欧美几十万就能搞定的、妖艳的超跑能比的。宦享原计划是想要找德国古董车的修理专家过来的。人家远程看过了这台车的资料之后,就说无能为力。这辆车在没人住的“官宅”里面放了几十年,虽然没有风餐露宿,但也没有精心打理过,很多零件都坏了。如果想要让这台车焕发新生,就必须要到出生地回炉去。至于能不能恢复到一个良好的状态,都得到了德国才能知道。技师光人过来,肯定是没有用的,也完成不了这么大工程量的修复的。修复这样的一辆古董车,时间是要按年来算的。“有我爸爸在,怎么可能会有国内没有的零件呀?”热衷推销的商人遇开始上线“小哥哥你需要德国的零件对不对?”“找我爸爸肯定没有问题的呀。”“我悄悄告诉你哦,我爸爸大学同学的工厂,买了很多德国的设备。”“一开始都可好用了,可是每年维护费用都递增。”“后来呢,我爸爸同学就不买他们的服务的,自己维护。”“再后来呢,机器里面的一个螺丝就坏掉了。”“找德国人换,开口就要了机器一半的价格。”“一半,一半呀,是不是很夸张?”“你想不想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呀?”商人遇觉得每一个销售在讲故事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互动。“怎么样了?”宦享在齐遇的连续两个互动提问下,被动发问。“后来呀,我爸同学找了很多很多厂家,去做那颗螺丝,国内国外的都有找哦。”“然后呢,那些螺丝只要一放进去,没有几天就坏了。”“再后来呢,我爸同学死马当活马医,想到来找我爸爸。”齐遇小朋友一开始推销自己爸爸的手艺,就根本停不下来“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打铁的,我爸爸不仅会打铁,还是大学生。”“我爸爸给他同学做了三颗螺丝,这都好几年了,一颗都还没有坏掉的。”“上到做德国螺丝,下到打菜刀和滑板车,就没有我爸爸不能做的呀~”八岁的小女孩,正是崇拜爸爸的时候,而齐遇又是崇拜爸爸的小女孩里面的佼佼者。“你爸爸很厉害。”宦享给出了一个评价。“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吧?是吧?除了专利费,我爸同学还花三万块钱,买了那三颗螺丝呢。”“你见过一万块钱一颗的螺丝吗?肯定没有吧?”齐遇骄傲得下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没有呢。”宦享从善如流地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多少有些心不在焉的宦享没再说话,他的注意力,已经回到1928年的这台古董奔驰上面。“宦享哥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我都说了,你要的零件,我爸爸都能做了,你怎么还在推车啊?”刚刚还推销得兴高采烈的小姑娘立马就老大不高兴了。敢情她推销了这么久,人小哥哥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有在听,谢谢你啊。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是破车,破车就需要破破的零件来修,如果全都换成了新的,破车就不再是破车了。”古董车维修,讲究的是原汁原味。只有通过品牌的老车间还原古董车,零部件才能与原装的保持一致。只有用原厂配件还原的古董车,才能得到专业的资质。还原之后,老车间还可以收费的收藏认证服务,从白金级、金级、银级一直到铜级。获得白金级认证的,达到绝对完美级别的,“原汁原味”的古董车,在收藏市场上的价值,和随便不知道什么地方修好的,只是能开的“假古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齐遇的提议虽然“实惠”,却根本就不在宦享的考虑范围之内。“宦官哥哥,和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没劲呀!”在齐遇这儿,心情好的时候,小哥哥就是宦享哥哥,心情不好的时候,那必须得是宦官哥哥。“我说让你办十次的卡就好了,你非要办年卡。”“我已经告诉你,你需要的破车配件我爸爸都能做了,你还非要把车送到德国去。”“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不听劝呀?”“随便好了,一千块还给你,你自己好好在家洗车吧。”齐小遇同学气得连十块钱的水费都忘记找宦享要,就说明她是真的生气了。等到她回过味来,想到自己的“巨额损失”,肯定会更加生气。十块钱,那可是一个可爱多+一根梦龙呢!这是齐遇和宦享的初相逢。那一年,齐遇八岁,宦享十八岁。不算是太对的时间,也不算是太美好的开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在爱里成长 第三章 太监小哥哥 第四章 宿舍的兄弟 第五章 邻居家串门 第六章 奥运马蹄铁 第七章 【享誉国际】(为@小刀锋利 白银盟主加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