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鉴鬼实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另类的法医检验

第五章 另类的法医检验

阿修罗的眼泪 2021-01-13 15:39:10
“请随便!”我很又大方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倒想看一看这位美女法医的葫芦里究竟埋了什么药,这么故弄玄虚。   对于解刨尸体,通常我就直接在尸体的两耳后下刀,切到喉咙口,行成一个Y型的伤口,接着一刀究竟。解刨刀划过尸体的皮肤和肌肉,那种感觉很很奇怪“叫我林逍好了。”我看着穿着白大褂的方蕾,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我已经做过了,死因应该是因为肾上腺激素一时分泌过多而导致的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也就是俗话说的是被活活吓死的。”。...

鉴鬼实录

推荐指数:10分

《鉴鬼实录》在线阅读

  “好吧,林法医,你有没有对她们进行过法医检验哪?”方蕾从衣架上拿下了一件白大褂穿好,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解剖用的手套戴上。

  “叫我林逍好了。”我看着穿着白大褂的方蕾,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我已经做过了,死因应该是因为肾上腺激素一时分泌过多而导致的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也就是俗话说的是被活活吓死的。”

  “那么,你不介意我再看看吧!”方蕾笑的职业而狡猾,怎么让我想起了一种名叫狐狸的动物。

  “请随意!”我很大方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倒想看看这位美女法医的葫芦里到底埋了什么药,这么故弄玄虚。

  对于解剖尸体,一般我就直接在尸体的两耳后下刀,切到喉咙口,形成一个Y型的伤口,然后一刀到底。解剖刀划过尸体的皮肤和肌肉,那种感觉很奇怪,完全有别于你用菜刀切猪肉或是牛肉什么的,虽然其实人死了以后和别的动物没什么两样,但是当你想到或许这个人在前一刻还是有笑有泪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毕竟不会轻松。不过专业的知识让我并不象别人那样畏惧尸体,有时候尸体是最好的证据,所以你必须花一百二十个心去找寻藏在它里面的秘密。请原谅我用了“它”,是的,不管它生前有多风光,死了以后也只能用它来称呼了吧。

  并不是每一个法医的验尸都喜欢一个程序的,象老曹就喜欢先把尸体放在X光线下照个遍,然后再下刀,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要先把任何事物都看透彻了才能对他下结论,而X光线就是可以把任何事物看得非常非常透彻的一个好东西。我不知道方蕾的做法是怎么样的,不过应该会很有趣吧,因为我已经看到她把解剖刀伸向了尸体的眉心部位,难道她想把尸体的脑袋也剖开吗?

  方蕾的手指很白细,我突然想到了玉葱这种形容手指的说法,这种手应该拿着女红还差不多,可惜现在拿得确是冰冷的解剖刀,真是浪费啊!我不禁叹了口气,看来最近我叹气的次数还是真不少啊。

  解剖刀很灵巧的钻入了尸体的眉心部分,轻轻一划,黑色的粘稠状液体留了出来。哎?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一招?方蕾用解剖刀挑了一点这种黑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然后,就象早上吃面包果酱一样的,很小心翼翼的把刀上的黑血涂到了符纸上。圣母玛利亚,幸好本人今天早上吃的不是面包加果酱!

  黄色的符纸一沾上黑血立刻变成了通体的黑色,好象是被刚刚焚烧过的样子,方蕾不禁皱了皱眉头。我忽然发觉她皱眉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风韵,让人有种忍不住要去呵护的冲动。真是好笑,这样的美女啊,可惜她正站在一具尸体的旁边。

  方蕾好象还没有结束她的法医检验,把符纸和解剖刀放到了一边,拿起了尸体的手,仔细的观察。通常死者的手指甲是法医必须观察的一个地方之一,因为在那里大多会留下一些重要的证据:皮肤组织、血液样本或是衣物纤维什么的。不过可惜这些尸体的手指甲里竟然没有,什么也没有。

  “你有化验过她们的血液样本吗?”方蕾问我。

  “有,不过并没有在血液里发现什么安眠药或是毒品迷药之类的东西。”我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检验报告,递给了方蕾。

  “谢谢,”方蕾很礼貌的接过了报告,只瞟了一眼,“显微镜在哪里,我想重新看一下。”

  我挑了挑眉毛,看来这位美女同事不太信任我的工作能力嘛,不过看在她刚才的奇怪检验方法上我也没有动怒,而是朝她身后指了指,说不定她又有什么古怪的办法哪!我倒也想见识一下这位有着法术的法医是如何化验的。

  方蕾转身走向显微镜,我跟了过去,顺便从专门保存血液样本的小冰柜里把这些尸体的血液样本拿出来递给她。方蕾接过血液样本并没有急着把它放到显微镜下,而是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是一张张兰色的只有指甲大小的透明试纸。我一看就知道这是用来承载血液样本的东西,一般血液样本会先滴在一片玻璃片上,然后再盖一张这种类型的试纸在上面。方蕾很小心的用镊子把原来的试纸拿掉,换了一张她自己带来的试纸盖上。难道这个女人有自带试纸的习惯吗?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哪!就在我奇怪她的习惯的时候,她已经把血液样本放到了显微镜下开始观察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她都没有说话,她在观察血液样本,我在观察她。美丽的容颜,姣好的身材,刚刚因为光注意她的一些奇异检验方法了,倒也没有注意到原来她的身材是这么好,凹凸有致,修长的腿即使裹在裤子里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性感,和印雪有得一拼啊!一想到印雪,我观察美女的兴致立刻没有了,回忆里那个晚上,和印雪如雪般的肌肤和柔软温热的身体立刻又好象重回眼前。

  “林逍,林逍!”方蕾的呼唤声传来,把我从回忆中又拉了回来。

  “哦,怎么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工作中是不应该开小差的吧。

  “你来看一下。”方蕾示意我看一看显微镜下的血液样本。我狐疑的弯下了腰,这个血液样本我已经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理论上应该没有什么我没有看过的了啊!可显微镜里的东西却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只见一些黑色的颗粒正以一定的速度繁殖扩散着,而原本的血液里的细胞正一颗颗的爆裂,生成更多的黑色颗粒。

  “这是什么?”我转向方蕾,却没有想到竟然正对着她的脸,两个人的距离应该说只有几厘米这么近。突然有张这么美的脸放大到我的眼前,心跳也漏了一拍,心动的感觉是不是这样哪?方蕾的脸上竟然闪过一阵红晕,见鬼,心跳又漏了一拍,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说不定要英年早逝了。

  “对不起。”我忙站直了身体,跳到了安全范围之内。方蕾脸上的红晕消失了,代之的又是她那严肃的表情,还真是扫兴哪!

  “这个试纸是特制的,经过我师傅的大悲金刚咒和五行石淬炼而成,只要接触血液就可以看出死者所受到的鬼气有多重。至于刚才那个符纸,则是试冤纸,如果纸变成红色说明是人杀死的,如果红中带黄则说明死者生前被奸污过,如果有水珠生成则说明是被淹死的,如果有黑烟生成则说明是被烧死的,如果是兰色则说明是自杀。”

  “那么黑色哪?”我有点头大,“你的试冤纸这么方便,要警察还有什么用?”

  “那就说明,”方蕾的语气很沉重,不理会我的嘲笑,“是被鬼杀死的,而且还有很大的冤气!而试纸的验证也证明,这些人死得并不简单,都是被鬼杀死的,而且死的很惨。死者的血液已经完全被鬼气所侵蚀,如果不快点把尸体处理掉的话,恐怕会有尸变的可能。”

  “什么?尸变?”我的头现在一定可以变成两个大了,我的唯物主义思想在经历了这么多考验之后正面临着动摇的危险。

  “你不相信?”方蕾的神色有点不耐,显然是对我这种没有法术的人感到无奈吧。

  “我怎么相信?尸变哪!你以为只是食物变质吗?”我白了一眼美女法医,心里急得要死,看她的样子并不象撒谎,可叫我怎么处理这些尸体哪?因为案子还没有结束,上面是断不会批准把她们给火化了的。难不成把它们都给扔了吗,这样老曹不和我拼命才怪!

  “我倒有个办法,就是需要你的帮忙。”方蕾的口气循循善诱,好象正张开了一张网,就等我这个无辜可怜清白作孽的小动物自投罗网了。

  可惜我这个小动物完全没有清醒的自觉,竟然傻傻的接口:“什么忙?”

  “如果是被鬼杀掉的死者要超度他们就只有把他们的带回死去的地点进行法事。”方蕾说得很轻松,好象只是把一袋垃圾扔到垃圾筒里那样自然。

  “拜托,这些是尸体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唉,而且还不止一具,我可没有办法变戏法把这些尸体变到出事地点去啊!”我希望方蕾还有别的主意,我可不想被人发现以为我有偷尸体的癖好。

  “不一定要全尸的,只要心脏就可以了。”方蕾很冷静的回答我,我立刻感到她的头上怎么长了两个角而身后还有一个带三角型的尾巴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你别想让我干这种乱没人道的事情。”

  “这不叫没有人道,这是帮她们!”

  “狡辩,那么杀人也算帮他们解脱好了。”

  “不一样的,你想等着尸变吗?”

  “我不想尸变,也不想让她们尸变。拜托,我只想安安份份的做好我法医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而已啊!”

  “等她们尸变了看你怎么做好你法医这个职业?”方蕾恶狠狠地威胁我。

  我再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竟然会落到我的身上,不相信她的话吧又怕真的会尸变,毕竟这些尸体的确有古怪。

  “这样做是犯法的,我的大小姐。”我近乎哀求的向方蕾分析其厉害,希望这个狂热分子可以改变一下她的念头。

  “你悄悄带出去,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反正这些尸体都归你管。”

  “这不是会被别人注意到的问题,这是职业道德的问题啊,你难道要我监守自盗?”

  “法医有时候不也会把死者的一部分弄下来嘛,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砍过手啊脚啊的,或是挖过心啊肺啊的做检验。”

  “……”我开始流汗,这位美女的用词非常的不恰当。

  “我这样做也是要进行法医检验啊,只不过另类了一点。”

  “……”我继续流汗,看来她还非常振振有辞。

  “你不干的话,我自己就动手了哦!”

  “…”我要晕倒了,my god,谁来救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活人身上的尸斑? 第二章 黑森林酒吧 第三章 案情分析 第四章 新来的美女同事 第五章 另类的法医检验 第六章 心湖之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