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天才宝宝疼妈咪》在线阅读 > 正文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二章 不见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二章 不见      

梧桐阅读 2020-11-22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作《天才宝宝疼妈咪》,提供更多赵守金沈观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赵守金沈观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赵守金沈观摘选:赵守金。 说到赵守金穿的是婆婆装,但是一点儿都不为过。咳!瞧她一身红通通的礼服不…...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做《天才宝宝疼妈咪》,这里提供赵守金沈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精选:“张妈!…”气喘如牛的沈观,好不容易在混乱的人潮里看到张妈的踪影,立刻抓住她问道。 张妈被他捏住脖子差点断气,只好指向一旁抱着计算机不放的蕊。“在…在那!” 沈观顺着张妈的手,望向坐在病床上的蕊,顿时呆住。“上官!你…你不是羊水破了吗?” “嗯!”蕊没空理他。 沈观站在床边,只觉四周惨绝人寰的叫骂声不绝于耳,而他的老婆竟然还有时间在打计算机?!看着老婆镇静的样子,沈观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唉!’他只能说他的老婆真的是与众不同。 “少爷!你…

“张妈!…”气喘如牛的沈观,好不容易在混乱的人潮里看到张妈的踪影,立刻抓住她问道。

张妈被他捏住脖子差点断气,只好指向一旁抱着计算机不放的蕊。“在…在那!”

沈观顺着张妈的手,望向坐在病床上的蕊,顿时呆住。“上官!你…你不是羊水破了吗?”

“嗯!”蕊没空理他。

沈观站在床边,只觉四周惨绝人寰的叫骂声不绝于耳,而他的老婆竟然还有时间在打计算机?!看着老婆镇静的样子,沈观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唉!’他只能说他的老婆真的是与众不同。

“少爷!你快劝劝她吧!一堆人正在等她进手术室呢!”张妈摇醒呆若木鸡的沈观,指着蕊身边忙着劝说人叫道,却见沈观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捏他大腿一把。

沈观吃疼的抬起头,正好看到一堆护士正努力想抢下蕊的计算机,推她进手术室……

场面失控,沈观只来的及叫蕊的名字,就被护士七手八脚的推到一旁。沈观不甘被冷落在后,想尾随蕊的病床进入产房,一个护士突然回头看向他。“请问你是上官蕊的家属吗?”

“对!我是她先生。”沈观想开口要求陪产,披头散发的护士却抢在他之前开口。

“太好了,这个就交给你了。”护士马上把方才从蕊手里抢下的计算机交给沈观。

“那我可以…”沈观话还没说完,眼睁睁的看着体力透支的护士,‘碰’的一声,倒地不起,随后路过的护士手忙脚乱的将她带离现场……

前一秒的喧嚣随着手术室的进行而消失的无影无踪,整条回廊上除了沈观一个人抱着计算机站在产房外,没有半个生人,更别说是熟人了…

一股寒气袭上心头,沈观只好抱着计算机坐在长椅上,等待手术室上方的红灯熄灭……

躺在产房用的平台上,腹部到大腿内侧的疼痛,让蕊失控的尖叫。她什么都听不到,只觉得肚里的两个小生命,带着一股强大的破坏力想冲破她的肚皮。

‘可恶!羊水破了太久,胎儿再继续在母体里,恐怕会有脑死的可能……’

医生透过超音波,看着荧幕上,活动力渐渐迟缓到了静止的胎儿,不经大叫。“不能再等了,一定要把孩子催生出来,要不然会胎死腹中。”

一切迫在眉稍,护士努力压住蕊的手,不停在她耳边叫道。“上官小姐!请你放轻松点,先深呼吸、憋气再用力。”

“唔!”蕊象是快灭顶的溺者,紧紧抓住护士的手,终于抓回一点神智,开始照着护士的话,死命的想挤出肚里的小生命……

隔着肚皮,在紧缩的子宫里,两个小人影正在争取老大的位子,而打的不可开交。

没有羊水的庇护,他们如幽浮飘在小小的黑色宇宙中,以极缓慢的速度缠住对方企图冲出的动机。

缠斗了几个小时后,混着金光的小人影,大大方方的踏在另一个小人影的身上,引来银光的不满。‘唉唷!你不要踏在我头上啦!’他努力想挤开困在他身上的金光,却因身形娇小的关系而失败,他叹了一口气,突然让开。

金光踏在他头上的脚突然扑空,一个不小心掉入黑洞……

银光看着他一路滑入隧道的滑稽样,马上拍手叫好。‘嘿嘿!你要当老大,就给你做个够…’

‘你.给.我.记.住!’金光咬牙切齿的叫声混着银光的笑声,回荡在隧道末端久久不去……

“看见宝宝的头发了!”当护士兴奋的叫了一声,大家全松了一口气。

“用力,再用力一点。”医生捧住胎儿的头部,在蕊努力不懈的使力下,终于抓出一个…全身发青的胎儿,医生为他擦去血迹,感觉手中的动量轻的可以,而且…胎儿有一点怪。

咳!说不上哪里怪,大概是缺氧过度的关系吧!医生抓起小绿人的脚,以倒吊的方式轻拍他的背。‘奇怪!怎么不会叫呢?’

医生忧心忡忡的看着一动也不动的胎儿,终于看到他小小的肩膀开始微微的颤抖,医生马上使力的打着他的屁股,直到小小的肩膀由微颤变成弓起,突然脱落医生的手。

医生惊觉胎儿滑开自己的手,立刻扑向胎儿落下的方向。就在他碰到胎儿的剎那,小绿人一个转身,睁开了双眼。

“你.要.打.到.什么时候啦?!”他嘟着小嘴,一双没有眼白的黑眸,冒出怒火,直直望着‘凌虐’他的元凶。顿时,医生被他怪异的样子吓得口吐白沫昏厥过去,而忙着接生的护士看到醒来的小Baby竟然飘在空中,不经夺门而出…

一会儿听到蕊的叫喊声,一会儿听到护士尖叫声,就是没有听到婴儿响彻云霄的哭啼声。沈观站在产房的回廊上,抱着计算机来回跺步,每每隔着薄薄的门板,听到蕊的惨叫声,他便如无头苍蝇般的手足无措。

“怎么办?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再不去看看她,我会疯掉……”他心痛如绞却帮不上什么忙,整颗心悬在半空,精神绷到了极限。

强杰坐在长椅上,看着他飘来荡去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压住他停不下来的身体。“大少爷!我看你再不停下来,我会比你早一步进入精神病院。”

“走开啦!”沈观实在受够了这种分秒难挨、度日如年的煎熬,硬是想要闯入产房,看他的娇妻一眼。

强杰怕沈观失控,说什么都不让他做这样蠢事,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同时,产房的大门突然冲出一堆人。

强杰和沈观不约而同的望向那群落荒而逃的护士,只见她们一边尖叫、一边没命的奔跑,活像是世界末日到来的景象,不经愣在原地。

沈观愈想愈不对劲,连忙抓住最后跑出来的护士询问。“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老婆呢?她怎么样了?”

“啊!”花容失色的护士拚命猛头,吱猪唔的老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只好对沈观胡乱比划了一会,趁着沈观分心的同时,挣开他的手,逃离现场…

沈观问不出答案,只好闯入产房一探究竟。他推开大门,在看到蕊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安然无事,他不经露出心喜的泪,抱住平安无事的蕊。“上官!我还以为…”看见护士不要命的冲出产房,他还以为蕊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只是虚惊一场,真是好佳在。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抱着蕊,感觉到她的温度,沈观激动的流下眼泪。

蕊拍拍沈观颤抖的肩,虚弱一笑。“傻瓜!我当然没事啊!”有事的是别人,尤其是那两个皮痒的小表头,一出生就给她出这么大的纰漏…

蕊抱着沈观,双眼却凶狠狠的瞪着沈观身后的两个小人影。

两个小表头,一接到老妈的警告,马上缩到沈观身后,不敢出来。

沈观皱起眉头,回想起方才的混乱,他是愈想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抬起头,看向蕊。“上官!那刚才一堆护士冲出产房,是为了什么?”

“因为…因为医生突然心脏病突发,吓得护士全跑出产房找救兵去了。”蕊指着床边昏迷不醒的医生,剎有其事的说道。

“喔!”沈观看向倒在床边没有人理的医生,当真就相信了蕊的话。却不知道,正有两个闪着异光的小鬼头,在他的身后做着鬼脸……

PM九点一过,在众人依依不舍下,值班的护士将印着可爱图案的窗帘缓缓拉起,宣布今晚的探婴时间已经结束……

值班的Miss陈,带着两个刚来报到的实习护士,一路细心的解说照顾新生儿的重点和巡视每个宝宝有没有异样的方法。

“Miss曾和Miss张,在婴儿室值班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随时将观察到的宝宝生理变化和他们的健康状况,记录在每个床头卡上。尿布,请记得每隔2小时就要换一次,再来就是要注意到每个刚来婴儿室报到的宝宝,在他们出生后的六小时开始试喂开水一次,如果没有呕吐的现象,就可以每隔4小时喂奶一次……”

Miss曾跟在学姊身后,很认真的把重点记在随身的笔记上,一时没留意到身边的架子,撞了上去。“唉唷!”她来不及看清撞上了什么,只听见有人冲向她身边,实时扶住架子。

“Miss曾!”Miss陈扶住差点被撞倒的保温箱,气得两眼冒火。但碍于身边众多的婴儿,她只能强压怒火,轻声细语的警告菜鸟。“请你小心,好吗?”

“对…对不起!”Miss曾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怒火中烧的学姊。

Miss陈看她没有起来的样子,不经气绝。“你还不快点起来?!”

“喔!”

Miss陈看着有点脱线的小学妹,不经暗暗叫苦。‘天啊!千拜托、万拜托,今晚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正值实习的季节,每个老鸟在带菜鸟的时候,总免不了胆战心惊,尤其是要在婴儿室里值晚班,更是一件苦差事。

Miss陈不断的深呼吸,尽量让脸色好看一点,在Miss张的协助下,她们将空的保温箱放回原位,继续穿梭在排列整齐的婴儿床之间……

“对了!今天有两个早产儿安置在右边的保温箱里,他们的身体状况有点差,希望你们能特别留意他们的情况。”Miss陈说的口沫横飞,跟在她身后的菜鸟连连点头说是,让她颇为欣慰,想收回方才对她们过于严厉的嘴脸,却听到身后传来的碰撞声,顿时脸色又黑了一半。“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撞到东西了?”

“没有啊!”两个菜鸟面面相觑,很仔细的察看自己的四周,没有撞到东西啊!

‘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Miss陈也没看到她们有什么异样,只好转身继续走向保温箱。

“碰!”

Miss陈还没跨出一步,东西落地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Miss陈迅速的转身看向无辜至极的菜鸟,她们马上站在原地,举高双手以表清白。

‘见鬼了!’三个人连忙看向四周,想找出声音的来源。

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婴儿室的杀菌灯,突然开始闪烁不定,紧接着,布置在后方的仪器开始发出尖锐的声音。顿时,被惊吓到的婴儿哭声乱了三人的方寸。

“啊!”原本躺在小床里的婴儿,一个个的飘出小床,Miss张见状忍不住放声大叫。

“啊!”Miss曾想破门而出,却被被锁在婴儿室里,不经哭了出来。

经验老道的Miss陈也好不到哪里,只见她瘫坐在地上,指着保温箱上的小人影,吓得说不出话。

黑影不断飘向她们,额上的异光,在他释放力量的同时,落了下来。他象是蓄意要挑衅她们的胆识,眨着异常的眼,以缓慢的速度飞向三人。

一时间,她们全缩在床角,歇斯底里的猛叫,却没有人发现她们的窘境……

躺在病床里,蕊整夜无眠,望着身边沉沉睡去的沈观,想起在产房吓昏医生的两个麻烦精,她难掩愁眉不展的神情,再想起那夜的约定,她的心情更是不停从下沈……

泛灰的皮肤,光滑的好似一层薄膜,只见漆黑的大眼镶在蛋形的脸上,没有鼻子,没有毛发,有的只是一个小巧的薄唇和一个尖尖的小下巴。

蕊站在不知名的角落,任他们瘦小且不成比例的身体,在她四周飘浮不定。

“为了结束我们之间的恩怨,你必须成为我们转世的寄养者……”

“我不懂!你们为什么要惜我的身体来到我的世界?”

“这你不用多问,只要记得你没有说不的选择,因为这是你欠我们的……”说话的同时,他们的唇没有震动的迹象,声音却异常的清晰。

对于前世的恩怨,蕊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但碍于他们异世界的身份,又不免担心他们的转世会造成这个世界的灾难。但她有选择的机会吗?答案似乎再明显不过…

“我可以答应让你们寄生,但是你们必须要答应我,不可以滥用你们的能力破坏整个世界。”

“嗯!”两个小人影,很爽快的答应,却引起蕊莫名的不安,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难道他们想将这里当成他们的殖民地吗?’看着两个神秘兮兮的灰影,蕊不得不做防范。

蕊在答应他们要求的同时,偷偷做了两枚智能型的控制器,趁着他们没有防备的当下,将他们的前世记忆锁在芯片之中,让他们的记忆慢慢在芯片里消磁、淡去…

一切都在她精确的计划中进行着,但她万万没料到,芯片是让他们看起来象是正常无异的人类,却无法真正除去他们真空的记忆。她真的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竟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们随着成长而淡忘过去,却怎么也没想到,只要缺氧,只要离开平时赖以为生的空气时,他们将会回到他们的原形,一个异世界的生物…

蕊看向沉睡中的沈观。她实在不忍跟爱她至深的男人说…说他们的儿子不是人类,而是来自异世界且企图吞掉整个地球的异类。她知道这件事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所以她真的不敢、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出这个秘密。

蕊悄悄的走下床,心想如果她没有办法摆平这个问题,她宁可跟他们同归于尽,也不能让沈观知道…

紧握拳头,蕊强忍疲乏,拖着虚弱的脚步,悄悄走出病房。

“小姐!你…”才踏出房门没几步,前来查房的护士马上叫住她,蕊双眼一望,护士瞬间定在原地。

为了防止节外生枝,蕊用意识,将沿路的人事物定格在原地,才继续往婴儿室走去……

时间彷彿停在混乱的旋涡中,异光中的身影小手一指,哭泣中的Baby一个接着一个的飘出小床,在某种力量的驱使下,在Miss陈惨叫声中,被抛在空中的婴儿竟奇迹式的回到原本躺的小床里,象是玩上了瘾,baby手舞足蹈的笑着,开始期待下一次的波浪舞再度领着他们飞翔…

缩在床角的护士却哭丧着脸,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恶梦,一场马上就会醒来的梦魇。

“是谁把我绑起来的?”圣扎伊尔比特将反扣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环震开,额上的金色光芒,一如他的愤怒,不断发出熊熊火焰。看着缩成一团的护士,他一定要教训这些无知的人类,什么叫做该有的尊重。

“呜~~”看着恶灵目不转睛的瞪着她们,Miss陈已经滨临精神崩溃的边缘。就在三人绝望的剎那,婴儿室的大门突然被外力震开,她们只觉得一股睡意袭上心头,下一秒便倒地不醒了。

圣扎伊尔比特看向缓缓靠近的蕊,不着痕迹的收回怒光,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妈咪!”他想靠近蕊,却被震倒在地。

蕊不发一语,只是用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看着他额上摇摇欲坠的封印。一切如她所想的,他…根本没有被芯片封住…

“呵!原来你已经发现了,那我也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圣扎伊尔比再度回到空中,额上的金色封印在他的使力下震出他的额间,在空中抛出一个绝美的弧形后,落在蕊的手中碎成好几块碎片。

看着蕊五味杂陈的样子,圣扎伊尔比特不经狂笑。“Sorry!我没想到我的力量太大了,竟把你的东西震碎成一个没有的废铁,希望你不会介意。”想用一个不起眼的芯片困住他,真是太看不起他了。

蕊深不可测的眼神,闪过一丝苦楚,在圣扎伊尔比特的调侃下,她依旧不改沈稳的神情,只是,她紧握着芯片的手,泄露了她的不甘心。

“你是聪明人,不会想以卵击石吧!”圣扎伊尔比特知道她的动机,同时也开始对她企图阻止的行为有了防范。他表面不动声色,却暗暗蓄满意识,准备趁机控制蕊。

“我是聪明人,但我不免也恨起我自己的聪明,聪明到…太早发现你的企图,却也同时发现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蕊抬头看向野心勃勃的圣扎伊尔比特,他狰狞的脸,就像他的野心一样,丑陋的很。蕊知道自己的力量是抵制不了多久的,但她能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吗?

不!她宁可死,也不愿苟延残喘的看着他们胡作非为。

“想死?等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我会成全你的。”圣扎伊尔比持一个挥手,蕊整个人被锁在墙上。

蕊被扣在墙上,腰上的疼痛让她刷白了脸。‘可恶!生产耗去她太多的体力,现在的她就如一只弱小不堪的蚂蚁,只要他一根手指就会粉身碎骨…’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圣扎伊尔比特的手指,指向自己的额间,只要他轻轻一点,蕊就是他的俘虏了……

‘不愧是临危不乱的智者。’圣扎伊尔比特望着蕊冷然的脸,深深被她的镇静折服,但…即使是这样的人才,只要阻碍到他的大计,他还是会为了她。

“永别了!属于智者的记忆。”圣扎伊尔比特飘向蕊,双手扣住她的太阳穴,准备将意识灌入蕊的脑中。

看着圣扎伊尔比特的手放在自己脑门上,蕊也不甘示弱的抵制他强行入侵的力量,就在两人短兵相接之际,圣扎伊尔比特突然惨叫一声,抽搐的倒在地上。

“贝莱茵姆尔…”圣扎伊尔比特抵不住身上不断流窜的电流,痛得昏了过去。

一直躲在他们身后的银色小影,在圣扎伊尔比特倒下的同时,顺手将方才从空调拔下来的电线,丢到一边去。

看着蕊勉强站起身的样子,贝莱茵姆尔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即使你虚弱的连一只蚂蚁都没办法捏死,还是要坚持封住我们的力量吗?”

“没错!”蕊挺起腰,靠在墙边气喘如牛。在贝莱茵姆尔的询问下,她紧握拳头,只见花了她不少时间才做好的芯片,还是握在手里,即使是割伤了她的手,她也绝不放手。

贝莱茵姆尔了然的点头。“我明白了,即然你这么坚持,我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他轻轻的取下额间的银色芯片,看向蕊。“你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片芯片会没有用处,对吧!”

蕊点点头,等着他说下去。

贝莱茵姆尔一个挥手,银色的芯片落入蕊的手中。“它不是没有用处,只是成效不彰而已。”

“成效不彰?!”蕊看着芯片,总觉得贝莱茵姆尔话中有话。难道她漏了什么?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贝莱茵姆尔左手指着自己的身体。“我们的力量来自于我们强大且挥散不去的精神意识,一个巨大的精神灵体,所以你的记忆锁片才会失去功能,除非你用…”

“意识锁!”蕊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她的盲点,她知道要怎么制服这两个家伙了。

她握住芯片的手,不断流出鲜血,一如她渐渐耗尽的意识,缓缓流入芯片。

“你以为你现在的状况可以锁住我们多少力量?”贝莱茵姆尔知道她正在为芯片加入意识,却非常不认同她的作法。看着她不断流血的伤口,就算她流干自己最后一滴的血,也没有办法完全锁住他们。“我给你二个选择,第一个选择,锁住我们对过去的记忆,保留我们的能力。第二个选择,锁住我们的力量,保留我们对过去的记忆。”

“这…”蕊顿时陷入两难,不管选择哪一个方法,以圣扎伊尔比特的天性,他都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混乱,她真的能做一个决定吗?她真的很忧心。

贝莱茵姆尔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于是飘到圣扎伊尔比特的身边,对蕊说道。“放心!我会跟在他的身边的。”

看向贝莱茵姆尔,蕊想在决定之前问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智者。”贝莱茵姆尔不让她有时间细想,立刻指向身边的圣扎伊尔比特。“快点!他要醒了。”

“嗯!”蕊见机不可失,立刻用意识修好芯片,然后将两片金属丢向两个小人影……

抛出芯片的瞬间,一道强光穿过三人的身体,蕊再也支撑不了虚弱的体力,整个人往光团倒去……

    

“上官!上官…”

昏睡许久的蕊,眼皮随男人的呼唤跳动了几下,揉揉眼,她憨憨的睡脸,让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别睡了,再睡你就闹不了战非的洞房了。”

“什么?”什么再晚一点就闹不到洞房了?刚醒来的蕊,只觉得满脑子的馄饨汤还来不及消化。

“我…他们呢?”对上沈观的眼,蕊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不自觉的往四周一望,才发现自己竟在沈观的车上。

怪了!她不是在婴儿室吗?蕊看向路间来往的车辆,脑里,属于婴儿室的记忆,始终是挥之不去。

沈观看她难得的傻气,嘴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他们跟你一样,从上高速公路开始就睡个不断。”趁着塞车,沈观指向睡在后座婴儿床上的两个小Baby,对蕊笑道。

蕊顺着他的指尖,看到两片不到一指的小芯片,如胎印似的烙在两个小小的额间,她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一场梦…’

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阳光,在金银交错的金属光泽下,她似乎还看到一条泛着红光的锁链,由她的手,若隐若现的绑在他们的身上。‘这是梦吗?就当它是吧!’蕊不想再被这个问题困住,一如这段时间,她想摆脱的梦境……

“在想什么?”一长排的车辆再度移动,沈观从镜中,发现到蕊恍神的样子,不经忧心忡忡。

“没什么。”蕊摇摇头,没打算要告诉他。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好吗?不管是多么小的事,我都会听你说的。”沈观最怕就是蕊什么事都不说,尤其是她生下两个宝贝儿子之后,整个人开始变得嗜睡又容易恍神的举动,总让他有股不寻常的忐忑。

强杰取笑他是得什么…产后忧郁症。切!他好的很,怎么可能会得了那种症状呢!沈观才不想理会强杰的疯言疯语。

“上官!说来不怕你笑,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笨的男人,整天除了工作之外,我对这个家几乎是一知半解。对你,我还没有渗透当一个好丈夫的条件是什么。对孩子,我还没有抓到如何成为一个好爸爸的要领。但我知道我有一个聪明的老婆,她除了是我的贤内助,更是一个好妈妈。上官!我真得想快点进入状况,想成为这个家的支柱。”握住蕊的手,沈观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平常,却怎么也瞒不过蕊的眼。

“别担心,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蕊双眼微闭,用她长且卷的睫毛,挡去沈观的目光。

这阵子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忘了沈观是敏感的,也许是他太在乎自己的一举一动吧!只要她稍稍有点不对劲,沈观马上就可以察觉到异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一起的,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看向沈观的侧脸,她依旧是淡淡的笑着。

“嗯!一家人。”蕊的话带着一股归属感充斥在他的心头,巧妙的化解沈观的不安,他开心的转入交流道的方向,心里突然变得暖烘烘的…

    

“哇!对面的车队全是双B的耶!”

“切!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想当年我结婚的时候可是用天使带路的劳斯莱斯呢!”

假日,日历上Show着大大的吉字,只见街道纷纷出现抢人的车队,让好奇的左右邻舍的妈字辈,全都不约而同的往巷口一站,开始七嘴八舌的指着经过她们眼前的迎娶车队,对来往的车辆品头论足,顺便再给他话当年一番。

说到街上飞奔而过的礼车,她们的目光不经看向站在她们身边,一身婆婆装的赵守金。

说起赵守金穿的是婆婆装,可是一点都不为过。咳!瞧她一身红通通的礼服不说,光她身上的行头,就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赵守金意兴阑珊的往路上一望,露出不屑的笑意。“这算什么!劳斯莱斯还要一个小小的天使带路才飞的起来,我家战非的礼车可是比它高级更多呢!”

住在熊站对面的张三姑一脸的不信。“噢?比劳斯莱斯更高级…你不会是在澎风吧!”

“就是说嘛!”对面的陈六婆一脸的窃笑,等着看赵守金说的高级车出现。

在她们抱着看好戏的目光下,赵守金输人不输阵的回以淡笑,正好对上战非的迎娶车。“唉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她得意的指向准备弯进巷口的车,大声嚷嚷。“就是那一台。”

“哪一台啊?”大家伸长脖子,想瞧瞧到底是什么车可以比劳斯莱斯更炫…

她们的眼拙,却气坏了想现宝的赵守金,她只好跳到战非的礼车前,堵住车队的去路,顿时喇叭声四起。

战非见状,马上摇下车窗,准备对不要命的老妈精神训话,却没料到赵守金竟然还有心情的对一旁的邻居笑道。“我说的就是这一辆啦!”

“虾米?就是这辆?!”

众目睽睽之下,赵守金挺直腰指着她的得意之作。“劳斯莱斯不就只是多了一个小天使嘛!哪像我们这辆,不用天使带路就可以飞的高级房车……”

“你还敢说……”战非的脸色一阵惨白,看见一片死寂的三姑六婆,他的额上不只是三条线可以解决的。

看着老妈,他不经开始抱怨。“只有你才会想到要在两侧的车门上加装翅膀的怪点子。”真是丢脸死了。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人看的太专注而撞上电线干,真是……

“拿去!”战非不等老妈开口,先丢一张红单给她再说。

赵守金接过单子,吓了一大跳。“罚单?怎么会有罚单?”幺寿!还好几千块耶!

战非突然笑的阴沈。“没办法!警察说你这台造形超炫的车子,妨害交通,害沿路的车辆频频出车祸,所以请你记得去缴费,谢谢!”看到老妈铁青的脸,战非心里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那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呜!真的要她缴这笔钱喔!’目送带着双翅的怪礼车开向熊站门口,赵守金拿着罚单哭笑不得的站在巷口,看着那笔为数不小的金额,她的心…在滴血!

象是听到她无声的吶唤,突然有一台车停在她的身边,赵守金忍住泪水,看向缓缓落下的车窗。“小上官上官?!”

蕊摇下车窗,在赵守金开口的同时,一把将制住赵守金在巷口的符咒取走。“给我吧!”

沈观的车才转入巷口,蕊一眼就看到赵守金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盯着手里的单子。

不用猜!她的小手指马上就测出,钱的味道…她低头一看,果不出其料,一张要…赵守金老命的罚单。

“小上官上官,我就知道你最好。”知道蕊要帮她缴罚单,赵守金感动的差点痛哭流涕,为了报答蕊,赵守金特别在蕊耳边小小声的说道。“等下闹洞房的时候,我一定会留一个好位子给你的。”嘿嘿!够意思了吧!

‘闹洞房?’蕊摇摇头,心里倒是有个比较实际的答谢方式。“不用特别帮我留好位子,这张罚单就当是我给战非的礼金好了。”

“虾米?当战非的礼金?”哇咧!几千块就要打发掉她预先打好的如意算盘了吗?切!当然是不可能的,赵守金才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个金矿银山的呢!

拿着罚单,蕊对她的惊讶视而不见。“嗯!因为我在路上才想到我忘了带钱出来,所以…”

“没钱有什么关系,我这里有刷卡机。”她可是很先进的,知道年关近了,大家的现金都多不到哪去,所以她‘非常的贴心’,为大家准备了刷卡机。当然,前提是要他们自己付担那百分之五的税金!呵,她是不是很聪明啊?!

‘唉唷!别太崇拜我。’因为连她都不经要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呢!

“咳!”看着赵守金眉飞色舞的样子,蕊一点都不意外她会是这种人。“那请问,多少钱才能坐到好位子呢?”

“呵呵!不多,你们五个人都算是自己人,所以我特别为你们打了八折,然后再去头去尾,算了一下。嗯!只要五万就好了。”

“喔!五万啊!真是谢谢老板娘对我打的折扣。”是什么菜色要一个人五万?蕊倒是好奇的很。

赵守金被蕊一双透视的眼,盯着有点心虚,赶紧用笑意冲淡空气中不停迷漫的尴尬。“呵呵!都自己人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嘛!”

说着、说着,赵守金一双贼溜溜的眼,不经被后座的光扫得睁不开眼。“唉唷!可爱的小娃娃喔!”尤其是那闪闪发亮的小金片,让她一见就喜欢…

赵守金连忙钻入后座,把两张玉雕的小娃娃看个仔细。“他们叫什么名字?”‘都要当婆婆的人了,还有闲情注意别的事…’蕊回头看向后座的赵守金,不经为她的好奇折服。

“金色胎记的是沈星宇,银色的是沈星尘。”

“喔、喔!”赵守金虚应几声,眼里全是他们额上特别的印记,哪还有心情,管他是猩猩还是狒狒的…

‘这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到时她也要弄一个给她的孙子…’赵守金好奇的伸出手指,轻点沈星宇额上的胎印。

她触碰的瞬间,熟睡的沈星宇突然睁开双眼,紧握的小粉拳,在她错手不及的同时,露出胖短的小指头,不畏惧的贴上赵守金的太阳穴。

‘$$$$$…’无数的符号冲入沈星宇的脑门,震得他满天金条,昏了过去。

被惊醒的沈星尘,只是对眼前的不速之客,眨着迷惑的眼,不解自己的同胞为何昏迷不醒,于是也伸出一只小小的肥指,贴上赵守金的额头,。

‘呕!’不贴还好,一贴上去,一股铜臭味,醺得沈星尘咚的一声,倒回自己的小床边,草草结束与这个怪怪欧巴桑的第一次接触。

“哇咧!”是怎样啊!她长的有这么鬼见愁吗?赵守金不甘心的摇了两个不给面子的死恁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二章 不见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十章   一家人出游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三章  开心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一章  至宝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九章 小升初考试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四章  海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