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天才宝宝疼妈咪》在线阅读 > 正文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一章  至宝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一章  至宝

梧桐阅读 2020-11-22 14:23:45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作《天才宝宝疼妈咪》,提供更多赵守金沈观小说,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赵守金沈观摘选:赵守金,你给我出!”别我以为他不明白,这家拍立得相机的幕后老板是哪个切记命的家伙。 哼!那个切记命的…...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做《天才宝宝疼妈咪》,这里提供赵守金沈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精选:郊区,一台又一台不知从何而来的黑头车,如骨牌一路倒向最偏僻的别墅。迎面,银制的大门在最后一台轿车驶入的同时,毫不迟疑的关上,如同阻绝外界的揣测。没有人知道车上坐了什么人,更不知道他们来这的目的为何,只知道浩浩荡荡的排场,乍看下宛如黑社会聚集一般的神秘…… 大门深锁,保全伺机而动,黑头车里的男女或中或西,却都有志一同的身着黑装出席这次的聚会。在一股故弄玄虚的气氛中,整个别墅被莫名的怪异感充斥、渲染着…… 手表上的时间9:…

郊区,一台又一台不知从何而来的黑头车,如骨牌一路倒向最偏僻的别墅。迎面,银制的大门在最后一台轿车驶入的同时,毫不迟疑的关上,如同阻绝外界的揣测。没有人知道车上坐了什么人,更不知道他们来这的目的为何,只知道浩浩荡荡的排场,乍看下宛如黑社会聚集一般的神秘……

大门深锁,保全伺机而动,黑头车里的男女或中或西,却都有志一同的身着黑装出席这次的聚会。在一股故弄玄虚的气氛中,整个别墅被莫名的怪异感充斥、渲染着……

手表上的时间9:00正,望向忽明忽暗的下弦月…属于拍卖的夜晚,严谨且保密到家的‘拍立得’,特别挑在这个偏远却又不失高雅的郊区,举行他们一年一度的拍卖会…

为了保有会员的隐私和他们一堆令人瞠目结舌的收藏癖好。‘拍立得’总是会贴心的挑选隐密性高的拍卖地点,以密不透风的保全,谢绝外界和狗仔的打扰,为的就是满足这些有钱又有闲的雅痞们…

一位位的贵客下车,只见服务人员无视于受邀者的怪异,继续尽责的指引,将近二十名的男女带进入别墅的大厅,在他们接过指定的黑色号码牌和拍卖简介后,满座的竞标者、执槌而立的拍卖官,整个拍卖会在一记落槌声中正式开始。

“1970年首版的小叮当杂志、爱因斯坦使用过的小提琴……”

带上实时翻译的耳机,在拍卖官介绍的当下,现场设置的汇率转换显示板,分别以台币、美元、港币和日币四种同时显示。同一时间,专人的安排下,一件件在预展上的拍卖品开始待价而沽。

10:00左右,竞标过程非常热烈,更见号码牌此起彼落。一个举牌,每加两万元就有新的竞标者出价,就这么一来一往间,拍卖官足足喊了六十次,而这一切竟是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事。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数字和众人跃跃欲试的气氛,站在台上的拍卖官依然不改从容之色,忙中有序地随着高举的号码牌调整价位,其身手之利落,丝毫不出错的专业,完全掌握了在场每个人的心跳。

轻脆的落槌声、拍卖品持续上场,每个竞标者手中的号码都代表了一笔可观的金额,于是在一闪而逝的光亮中,他的一双眼更是犀利无比,绝不漏掉任何一点钱币闪过的光芒…

“五万一次,五万二次,五万三次,成交!滨一步带过的假睫毛由12号先生标得。”敲下木槌,买主的兴高采烈和其他金主的意兴阑珊,全看在拍卖官的眼里,他知道今晚的买气大不如前,因为他们在等…等今晚的目标上场。

拍卖官勾起算计的笑脸,看向已就定位的银制推车,对大家说道。“让各位久等了!今晚最梦幻的收藏即将开始竞标…”看着众人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相信这件炙手可热的收藏,一定会刷新公司成立以来的最高价。

银制的小推车上,一个圆形铁罩挡住了台下的窥探,在一阵鼓譟的同时,拍卖官才请站在一旁的服务小姐,把铁罩掀开。

一本铁灰色的相簿,被放置在推车中央的旋转架上。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旋转中的相簿不时露出边缘剥落泛白的岁月痕迹,还有最具代表性的印记,立刻引起大家的鼓譟。

为了不让场面失控,拍卖官实时的落槌声,压下大家的亢奋。“咳!我知道大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竞下这件梦寐以求的宝物,为了不担误大家的时间,我们直接从一千万开始起跳,每一次加价为一百万,各位应该没有问题吧!”

1号的小姐举起号码牌。“钱方面当然是没问题,但我们怎么能确定里面的东西是我们要的呢?”

“服务小姐请将相簿翻开,谢谢!”拍卖官收到她的疑虑,马上请服务小姐用推车上精致的架子,撑开了相本的内页,透过显示器,将其中一张相片放大在台后的荧幕上,让台下可以确认个够。

“嗯!是他们,没错!”大家在确认无误之后,更加的雀跃。

看到大家满意的眼神后,拍卖官再次询问。“各位先生女士,还有什么疑问吗?”

在拍卖官落槌的前一秒,5号的先生突然举起号码牌,透过翻译机说道。“我想这样的叫价还是太麻烦了,我们就以加价一千万的筹码开始,其他人要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价钱,可以自动放弃。”他的挑衅,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我们当然没问题,还怕你钱带得不够多。”

听到开始叫阵的喧哗,最高兴的莫过于站在台上的拍卖官,他看向大家势在必得的样子,心中不经暗笑,看来这次他们拍立得真的是挖到金矿了…

“咳!”他轻敲木槌。“双星一千万开始起跳!”

“三千万!”6号第一个举牌,一开口就是三千万。

坐在他身后的10号也不甘示弱,马上跟进。“五千万。”他瞄向6号的后脑门,心想。‘你要用叫价的,我也会!’

“一亿!”5号笑看他们两人的叫阵,直接了断的叫出一个高价,把大家吓了一大跳,不经开始有些进步。

“拜托!哪有人这么玩的。”一开始就叫出天价,后面怎么竞标的下去嘛!

在一阵犹豫声中,只有20号的少女不惧于5号来势汹汹的气势,一派优雅的举起牌子。“一亿五千万!”

“两亿!”只不过是个小表头,哪有什么本事跟他争呢?5号露出不屑的笑。

少女拨开额间的长发,回以甜笑。“两亿五千万!”

‘可恶!这个死小表是来闹场的吗?’

‘你又知道我没钱了?’

5号与20号彼此的眼神在空中交战于,在僵持的一分钟后,拍卖官只好开始喊价。“两亿五仟万,一次!”

5号的手迅速举起。“三亿!”看着少女不甘心的放下牌子,他僵硬的脸,再度露出笑容。‘想跟我争?小表,你还是回家吃奶吧!’

拍卖官见局势已定,开始落槌。“三亿,一次!”

“三亿,两次!”

在他宣读的同时,会场外一阵骚动,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怒发冲冠的冲入会场,在拍卖官落槌之前大叫一声。“谁敢把它卖掉,我就跟谁拚命!”他不理会众人的错愕,一个健步跳上舞台,一把抢下拍卖官的木槌。

“警卫!”拍卖官想叫人拦下鲁莽的男人,却被他打了一拳,应声倒在地上。他看向怒气冲冲的男人。“你…你是谁?小心我们告你非法侵入民舍…”

“我是谁?!”男人一脸铁青的把相簿抓起,才看向倒在地上的拍卖官。“你敢告就告看看!我还要告你们非法潜入我家,把我家的东西偷出来拍卖!”气死他了!这什么拍什么立得的,偷了他们家的东西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他家隔壁开什么拍卖会,真是不想活了!

男人愈想愈气,干脆顺‘脚’踢了他几下。

拍卖官大叫不妙,赶紧闪开。“你…你…”不会是他吧?

“我…我、我就是沈观,双星的老爸!”沈观趁拍卖官错愕之际,往他身体偷袭了几脚…

“说!你们老板在哪?”这一次,他非要把她抓出来痛扁一顿不可。

拍卖官第一次看到沈观发飙的狠样,立刻趴在台上不敢乱动,一张蕃茄脸被吓成了哈密瓜,只差没有盖上保证印堂发黑的标记而已。

“在…在那!”拍卖官颤抖的手指,不稳的指向后台的人影,趁着沈观分心,迅速连滚带爬的冲下舞台。

沈观不想理会那种‘小角’,一心只想抓出罪魁祸首,于是快步走向后台,一见到准备‘落跑’的人影,不经失态的破口大骂。“赵守金,你给我出来!”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家拍立得的幕后老板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

哼!那个不要命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什么‘西狼骨头’都要赚的老太婆──熊.王.守.金!那个沈观恨的牙痒痒的的死老太婆…

他大手一伸,拎起脚底抹油的赵守金。“你这次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唉唷!沈,这是一场误会…”

“五会?我还六会咧!”她的话如果可以听,狗粪都可以…,算了他是文雅人,不想说的太粗俗。

但想起这笔新仇加旧恨的帐,他说什么都不会轻饶她。“我们的帐,是不是该来个总盘点了?”

打从双星出生到现在,赵守金没有一刻不打他们的主意。先是说他们额上的埃及眼很特别,要做一堆仿埃及眼的商品来卖;一回又说要卖他们小时候穿过的婴儿服。哼!这也就算了,但现在呢?现在竟然还把他们从小到大的相片簿拿出来拍卖……

这还得了?!这是他最、最、最珍藏的宝贝,怎么可以被她卖了呢?

沈观的脸色沉的吓人,要不是看在老婆大人的份上,他早就把她丢到大堡礁喂鲨鱼了。

“我我…唉唷!我说小上官上官的老公啊,你就别这样紧张兮兮的嘛!只不过拿他们的相片出来卖,又不是把他们的人卖掉…”赵守金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惹毛了沈观,只好陪着一张笑脸安抚他。

“你敢!”沈观利眼一扫,顿时寒气卷上赵守金的背。

赵守金缩着脖子,挂在他的手上。“我当然不敢啊!”又不是活的不耐烦,她还想抱曾孙呢!

“哼!最好是这样,要不然你就等着喂鲨鱼吧!”沈观撂下狠话,凶狠狠的瞪了赵守金一眼,才抱着心爱的相片簿离开。

赵守金整个人摔坐在地,一双贼溜溜的眼,不看离去的沈观,反而看向坐在台下的少女。

她不是别人,正是沈观的老婆,上官蕊!

赵守金不意外她会出现在自己的拍卖场上,但一想到她家的喷火龙,赵守金就忍不住要说上几句。“我说小上官上官啊!你老公的脾气真的很不好耶!”

“噢?!”坐在椅上的女人一脸的无辜,在赵守金的抱怨下,优雅的站起身。“只要你别再动他的宝贝,他的脾气就会很好!”

“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好像都是我不对的样子!”

赵守金压根把方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让一向大公无私的上官蕊不得不为自己的丈夫说几句公道话。

“确实是…你不对!大家都知道沈什么都可以不计较,就是对他那两个聪明过头的双胞又爱又恨,你却老是要往他心口挖洞,他不气才怪!”可怜的观,整天要对付两个令他啼笑皆非的儿子,还要应付这个千年不死的老魔头,真是辛苦他了。

蕊不想再包容赵守金的胡闹,往门外走去。“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如果还有下回…”

蕊想了一下。“那就请你洗好澡,等着喂鲨鱼吧!”

‘虾米?真要喂鲨鱼哦!’赵守金赶紧跟在蕊的身后溜出别墅,免得被沈观抓去喂鱼…

沈观的大脚踏上塑胶并垫的软地板,在漆黑的房里,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让微亮的光,照在印有熊熊图案的窗帘上,而他就在坐在堆满玩具的地板上,捧着有点破旧的相簿,望向空无一物的婴儿床发呆。

小床在他手中摇摇晃晃,如时间的分和秒,不停的摇摆。一转眼,床间牙牙学语的孩子已经会跑、会跳、会…离开他!

“唉!”沈观象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他的回亿的小屋,感叹时间的无情。

突然,身后的一双小手抱住他。“在想什么?”蕊坐在他的身边,轻柔的挑开他渐渐变多的白发。

沈观抓住她的手,原本就愁眉不展的脸,在看着蕊的同时更发深沉。他的大掌沿着她一双迷人的眼、一张精致小巧的脸而下。感叹岁月彷彿特别眷恋她似的,让她一如二十年前,那个令他如痴如狂的女人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反观他自己,眼角的细纹、顶上的白发,好似被岁月加倍催残的体无完肤。呵!大概是岁月在忌妒他吧!忌妒他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美好家庭…

沈观搂着蕊,心酸的说道。“我在想,人生的尽头,我应该会早你一步走完!”

蕊忍住笑意,望着他。“为什么?”

“因为我老的特别快!”只要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突然离开他所眷恋的爱妻,沈观就止不住难过的波涛在心中翻覆。

蕊不以为然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好要一起走的,就会一起走。”

“呜!为什么你每次都说的好笃定,就连那两个家伙都跟你同一个样…”每每看到蕊的眼神或是听她说话,沈观总会想起那两个宝贝蛋。

呜~他终于明白蕊老爸的心酸,因为想当一个尽责的天才老爸,真不是人做的。

呜~~他们为什么这么像嘛!看向被翻开的相簿,他哭的更大声……

房里的哭声,让躲在门外的老幺-沈小星忍不住也跟着老爸一起放声大哭。‘呜…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就在蕊努力的哄着怀里的老小,还要忍受门外泪声攻击的同时,被遗忘在角落的相簿,悄悄的翻开了第一页……

吊挂在天花板的旋转音乐钟下,小灯的微亮透过相页的薄膜,瞥见两个刚出生的Baby,正趴在婴儿床上,一如往常的用他们异常分明的双眼,好奇的望着这一切的混乱……飞驰路间的救护车,以近破表的速度冲向医院。沿路,闪烁的红灯、令人心惊胆跳的警铃,只见车身横冲直撞所夹带的强风,差点让行驶在一旁的车辆和行人吹出路面……

‘快死了!快死了!’坐在救护车的老妇女和二、三个壮汉,顾不得心脏无力、脸色苍白,紧紧扶住坐在担架床上的女人。

“少奶奶!你撑着点,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

“嗯!”挺着大腹便便的女人,丝毫不受外力的影响,稳稳的坐在床上打着她的计算机,完全没有发觉到身旁的人,快被这不要命的车速吓得魂飞魄散。

“呕!”老妇女本想多说几句,却承受不了一路上的颠沛,双眼开始吊起、嘴角冒出白沫,而另外三个大男人,也好不到哪去…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他们吐得东倒西歪的样子,马上将油门踏到底,在医院百来步不到的距离,突然紧急剎车。

一阵尖锐的磨擦声,震破众人的耳膜。在路人纷纷走避的同时,救护车彷彿在大路上表演特技,在司机的高超技术下,一个漂亮的回转,正对急诊室的大门。

等待多时的护士立刻将口吐白沫的三男一女送入医院,却漏了还在跟计算机搏斗的孕妇……

三个重看不重用的壮男被训练有素的护士送入了急诊室,而昏迷不醒的张妈却被几个才来不久的实习护士推到了三楼产房。

“快点!据说这个孕妇的羊水破了,我们必须要快点送她到产房催生才行。”

“放心!Miss林已经安排好产房,就等我们将产妇送过去。”

“嗯!”

两个小护士以飞快的速度将张妈推到007室,看到准备接生的医生,立刻叫道。“产妇已经送过来了,但她本身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妙。”可能痛到昏过去了吧!小护士心想。

“是吗?Miss林,把听筒给我。”医生正准备为产妇做检查,却见妇人缓缓睁开双眼,看向他们,再看向自己。

“你们…我…”她现在是在哪啊?张妈还有点头昏脑胀,一时之间还搞不清楚状况。

小护士见状,立刻安抚张妈。“你别紧张,我们马上就会为你接生…”

‘接生…’张妈突然惊醒,不经尖叫一声。“唉呀!你们推我来这做什么?还不快点把少奶奶接过来?!”

“不是你要生吗?”小护士糊涂了。

“你看我还能生吗?”都七老八十了,她还生什么啊?看她们排的乌龙,张妈真是欲哭无泪。“你们还躇在这做什么?还不快点把产妇推上来?”

“是!”两个小护士面面相觑好一会,才推着张妈离开产房。

‘妈呀!继打错针,吃错药之后,她们竟然推…错人!惨了,她们真的麻烦大了。’两个小护士被张妈这么一叫,连忙冲向电梯……

“将a线路接到b线路,再将右边的c线路穿过……”沈观握着控制器,看着荧幕上的显示器,小心翼翼的指引隔间里的机器手,进行精密的动作。

强杰突然跑入实验室,大叫一声。“沈…”

“Shit!”强杰的闯入,害沈观的控制器抖了一下,整个机器手‘碰’的一声,引起不小的火花。“强杰!你最好是有个好理由,要不然我会请你负这笔损失!”

强杰耸耸肩。“不过就是二亿嘛!”嘿嘿!他有免死金牌,沈观才不会要他赔这笔钱呢!

“那钱拿来!”沈观可没时间跟好友瞎起哄。

强杰拉住他伸来的手,连拖带拉的离开实验室。“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磨菇,还不快点去医院!”

“去医院?”人好好的,去医院做什么?沈观只想回头处理方才的残局。

想走?!强杰站在原地,慢条斯理的看向准备走人的观。“沈观!你的儿子在医院,等着你去接生……”

强杰说到一半,‘咻’的一声,一阵怪风吹过强杰的身体,强杰揉揉发毛的手臂,才想到已经冲出去的沈观,只好跟着追出去。“喂!等我啦!”

“我等你?那我儿子谁等啊?”跑远的沈观才不理会强杰的叫唤,一心只想着令他震惊不已的话。

‘上官要生了…’沈观一路奔向停车场,满脑子都是强杰对他说的话,怎么办?他要做爸爸了,真是太…这感觉真得很难以想象。他和蕊结婚,彷彿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今天却听到她要生了。这是不是太快了一点,毕竟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沈观站在轿车旁,紧张的连钥匙都拿不稳。“可恶!”连钥匙都欺负他…

终于赶到的强杰,看到他的糗样,只敢闷闷的笑道。“坐我的车吧!准爸爸。”

“死梵,这个时候都还要亏我…”沈观勾住好友的脖子,非要将这个损友摔过肩摔不可……

“咳咳!你要是把我摔伤了,你儿子就没有可爱的干爹了。”

“哼!一堆人抢着做,还轮不到你…”想做他儿子的干爹,再说啦!沈观不放手,强杰硬是扳开沈观的袭击,顿时两个人男人全扭打在一起。

强杰被扭伤了脖子,连忙叫道。“喂!你还要玩啊!小心宝贝被别人抱走了。”

沈观马上放手。“还不快走!”

“是!”强杰赶紧跳上车,一待沈观坐定位,还来不及系上安全带,他便一路飞奔到张妈说的医院,紧张的心情可不比要当爸爸的沈观来得少。

他一路闯了五个红绿灯,甩了六辆警车,终于来到医院。

心急如焚的沈观等不及车停下来,打开车门便往医院大门冲去,吓得强杰猛踏剎车。‘噢!当爸爸的,都是这副样子吗?’真是不要命了他……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二章 不见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十章   一家人出游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三章  开心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一章  至宝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九章 小升初考试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四章  海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