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_万古大帝最新章节

首页 > 目录 > 《天才宝宝疼妈咪》在线阅读 > 正文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三章  开心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三章  开心

梧桐阅读 2020-11-22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作《天才宝宝疼妈咪》,提供更多赵守金沈观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赵守金沈观小说在线阅读。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赵守金沈观摘选:赵守金经沈观一提,才想起她昨天的身份,立刻三步并一步的冲回熊站。 沈观看到被赵守…...

赵守金沈观小说名字叫做《天才宝宝疼妈咪》,这里提供赵守金沈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才宝宝疼妈咪小说精选:看她粗鲁的猛摇已经昏过去的孩子,身为孩子的老爸,沈观只觉痛在儿身,伤在爹心。“咳!老板娘,你是不是该回家看看你的准媳妇了吧!”他的儿子是用来疼的,可不是生来给人虐待的…… “唉呀!我都忘了正事了。”赵守金经沈观一提,才想到她今天的身份,马上三步并一步的冲回熊站。 沈观看到被赵守金吓昏的宝贝儿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蕊马上拍着沈观僵硬的脸。“沈乖!答应我不可以生气。” 沈观不满的扁着嘴。“唉!知道了啦!”每次都来这一套,只要听到蕊宁静…

看她粗鲁的猛摇已经昏过去的孩子,身为孩子的老爸,沈观只觉痛在儿身,伤在爹心。“咳!老板娘,你是不是该回家看看你的准媳妇了吧!”他的儿子是用来疼的,可不是生来给人虐待的……

“唉呀!我都忘了正事了。”赵守金经沈观一提,才想到她今天的身份,马上三步并一步的冲回熊站。

沈观看到被赵守金吓昏的宝贝儿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蕊马上拍着沈观僵硬的脸。“沈乖!答应我不可以生气。”

沈观不满的扁着嘴。“唉!知道了啦!”每次都来这一套,只要听到蕊宁静中带点微甜的声音,他那不争气的火气,全都消了一半…唉!看来他真被蕊吃的死死了。

不过,他倒是心甘情愿就是了……

    

荧光棒、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摇头晃脑的人群,熊站的后面的菜园顿时变成一场热闹非常的演唱会除了同是新婚的樵梦样之外,被赵守金海削一餐的蕊、冷恋、严情和韩君弼四个人,全都聚在喜宴的角落,互吐被钱嫂──赵守金白白削了一笔的怨气。

坐在角落,看着一桌不到万元的菜色,韩君弼只要想到身上的钱,全被赵守金扒的精光,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可恶!被那只老狐狸削了五万,今晚我非要好好的闹个洞房不可。”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冷恋,夹起一只小小小鸡腿,更是笑的阴沈。“呵呵!我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

虽然五万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但是被赵守金恶性的敲诈,他们就是一肚子的怨火,说什么都不能让赵守金太早抱孙子…

坐在冷气团里的严情,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在鸡汤里找些浮游给身边的爱妻。“闹洞房?整到的只有可怜的新郎,而不是新郎的妈,对吧!”哇塞!捞了老半天,还真的只有汤没有肉…就连香菇都没有。

蕊看向严情无奈的样子,淡淡的笑道。“放心!我们的宗旨是要让向来爱钱的老板娘破财消灾,所以我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真不愧是效率一把罩的蕊,竟然早他们一步就打点好了。

韩君弼不经好奇看向蕊。“快跟我们说,你安排了什么好节目?”

蕊不理会韩君弼他们的好奇,继续吃她的饭。“呵!天机不可泄漏。”

后园,喜宴热闹滚滚的安可声不断。门外,进进出出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他们彼此眉开眼笑相互寒暄,反倒让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变得突兀许多。

站在路灯下,两个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着,他们若无其事的望着进出喜宴的男女老少,脸上的欢喜却不同于前来喝喜酒的客人。

“有没有看到早上那个老太婆身上戴的金条?”

“呵!怎么可能没看到,那么粗的项链,看得我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剎那间,我彷彿听到她身上的手饰在跟我说,快!快把我带回家。哇靠!真是让我心痒难耐!”男人说着,还不忘擦去嘴角的口水。

呵!这实在不能怪他,因为这几年景气落差太大,害他手头紧的不得了,早就忘了有多久没再看到这么俗又有力的行头。要不是今天早上,他跟哥们两人闷的慌,刚好经过这个大金主的家,要不然怎么会有机会遇上这等好事呢!‘嘿嘿!金条、金条,乖乖等着我喔!’

“呵!那还等什么?!”理着平头,身材壮硕的高个子吐出一口白烟,随手将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踏了几下。而蓄着长发的矮个子,也跟着把抽完的烟屁股丢到脚边。

“等?当然是在等着去救它啊!”

冷风飕飕,两个男人抓住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准备趁着屋主收礼金的同时,动手行窃。

在夜色的掩护下,两人佯装来喝喜酒的好友,趁着众人酒酣耳热之际,很有默契的混入喜宴的人群里,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一个闪身俏俏的摸上二楼。

“三楼!”平头男对身后的长发男比了一下。

长发男立刻爬上三楼,凭着他行窃多年的专业直觉,找到了新房。“嘿!久没这么兴奋了。”他嘴角的邪笑,从闻到一股钱的气味后,就不断扩大再扩大。

平头男看他拿着万用钥匙的手抖个不停,不经出声。“喂!稳着点,要高兴也要等我们拿到手,再高兴吧!”

“喔!”长发男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亢奋压抑下来,才得以把门打开。

‘喀!’平头男一听到门把上响起一记轻脆的声音,马上推门而入。

一眼望去,温馨柔和的灯光、淡棕色的长形拉门,刚贴上的深色木制壁面,整间房间飘散着一种原木的香味,而墙边的镜子、鲜红的蚕丝被,全都被贴上了大大的双喜。

呵!丙然,他们找到了金库。平头男正想低声欢呼,却被身后的长发男赏了一记爆粟。“喂!你没事开什么灯啦!到时候被发现怎么办?”

平头男吃疼的揉着被打肿的脑门,杀气腾腾的回瞪。“你是白痴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嗑药,嗑到神智不清了吗?”白痴!他当然知道不可以这么‘明’目张胆。“我一进来,灯就亮着了,猪头!”

“嘿嘿!不好意思啦!我下次会先看清楚再打人的。”

“哼!”还有下一次?平头男要不是有要事在身,他非要好好扁这个白痴一顿不可。“快找啦!”

“嗯!”两人纷纷收起嘻嘻哈哈的笑脸,开始正经的翻箱倒箧。

平头男蹲在左边的床头柜,将上下层的抽屉整个拉出来,把全部可以翻开的地方全都掀了,就是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正当他想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最下层的抽屉有一个奇怪的小子。

‘嘿嘿!一定是放在这个盒子里。’平头男想打开盒子,看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却见手里,一个约手掌大小的金属盒上,除了一个细小的洞口之外,没有任何的缝隙。

‘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平头男把身上的万用钥匙,插入洞口,一个扭转,竟不小心被他折断。“妈的!猪头,你的钥匙给我。”他今天非要把这个盒子打开不可。

一阵沙沙的声音来到平头男的身边,递给平头男一根牙签,平头男接过来一看,差点被那个猪头气死。“你是白痴啊!我要钥匙,不是牙签。”

沙、沙、沙…耳边又是一阵怪声,没一会儿的功夫,再度递上了一根……头发!

“哇靠!你在搞什么鬼啊?!”接过头发,平头男整个人都被惹毛了,他抬头准备好好海扁长发男一顿,却被身边突然冒出的眼睛吓了一大跳。

一个额上有着奇怪符号的小表头,爬在他的身后,用一种诡异到极点的眼神,看得他毛骨悚然。

“喂!小表快闪到一边去。”平头男想用自己凶神恶剎的脸,吓跑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表头。

沈星尘无动于衷的眨着眼,继续瞪着他。“依…呀呀!”他嘟着小嘴,依依呀呀的说着,却没人听得懂。

“小表!你不走是不是?!看我怎么修理你。”打不开盒子已经很烦了,平头男对这个不知从哪跑来搅和的小毛头,更是不耐到了极点。对他警告了几句,看他还是没打算离开的样子,平头男一把拎起他的领子,准备把他丢出他的视线范围。

躲在平头男身后的沈星宇看到沈星尘小小的个子挂在平头男的手上,额间的金光突然冒出烈烈火焰。他瞇起危险的冷眸,静俏俏的爬向男人,在他来不及反应的同时,一个提气,在一阵衣裤齐飞的混乱中,只见**的平头男,面带惊慌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哼!’沈星宇皱着小眉头,怒气冲冲的瞪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男人,显然对自己的创作不是很满意。因为,他应该让这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更惨一点,才对!

“又是一个小表?!”平头男一把抓起沈星宇,硬是将两个小表头的小脖子扣在掌里。

“猪头!猪头?”四处张望,他发现墙边昏迷不醒的同伙,心里不经一阵低咒。虽然他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对于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小表头,他是愈看愈邪门。想了一会儿,他心一横,打算一不作二不休。“死小表!耙破坏你老子的好事,我就给你们死!”

话还没说完,被他扣住手里的沈星宇、沈星尘,额间的埃及眼突然发出刺眼的强光,瞬间‘轰’的一声,整个新房被炸得粉碎……

    

“轰!”一声巨响,参加喜宴的人先是一脸错愕,在看到不断冒出的浓烟和落下的瓦片,顿时乱成一片……

“啊!救命啊!”

从天而降的碎瓦片,只见妇人左手抓着一个,右手拎着一个,嘴里咬着一个…钱包,开始逃难。几个醉得神智不清的男人,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一吓,酒醒不打紧,两脚象是上了发条似的狂奔向门口。

腿短的赵守金呆站在混乱的现场,望着她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被人从后方连踏了好几下,痛得她失声尖叫。

“幺寿哦!是谁趁机偷袭我?”她大叫一声,挤在她身边的人全闪到一旁,赵守金正想大笑,嘴才张到一半,从天而降的墙角整个砸下来。

“啊!救……”水泥块在赵守金眼前愈来愈大,眼看就要砸在她的头上,严情赶紧冲向呆滞的赵守金身边,抢在石块落下的剎那将她救离危险的地方。

石块‘碰’的一声,在落地的瞬间四分五裂的弹出大大小小的石片,一如赵守金劫后余生的心跳,几乎失控的跳出胸前。

赵守金不停的深呼吸,一直到险些脱离身体的心跳,被她拍回原位,她苍白的嘴角依然止不住颤抖。指着三楼的大窟窿,她不经悲从中来。“呜!我的房子,我的房子…”看到摇摇欲坠的旧居,赵守金心想这下没有百来万,也要几十万才能搞定,马上趴在地上放声大哭。

‘天啊!’赵守金一副孟姜女哭倒万里长城的气势,逼得在场的人全捣上耳朵不说,就连已经残破不全的三楼,也开始再度掉下碎石。

木屑、粉化的油漆,在一声爆炸下,沈观在第一时间冲上三楼,雾茫茫的白烟里,他顾不得己身的安全,一心只想从破瓦中找到两个宝贝儿子。

“咳!”还在崩坍的天花板,沈观纵然捣住口鼻、压低身子,还是挡不住呛鼻的浓烟入侵,但救儿子的大事迫在眉稍,由不得他退步。

沈观一步步的爬上楼梯,凭着之前来过几次的记忆,顺利找到了战非的房间。轻敲墙面的木门,在确定没有因为爆炸而受损的同时,他一个使力撞破阻碍,门是被撞破了,他的人却停不下来,直直往倒塌的墙角冲去。

“沈!”随后赶到三楼的上官蕊连忙抓住差点坠楼的沈观。

一时之间,两人险象环生的场景,把楼下的严情吓了一大跳。“老板娘!你别再哭了啦!”再哭下去,蕊他们的命都要没了!

严情指着三楼,要赵守金暂缓愚蠢的哭泣。赵守金只好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看向三楼,这一看,她惨白的脸又被漂白了一次。“唉呀!他们是什么时候跑到楼上去了,还不快叫小上官上官他们下来?”花钱是小,出人命是大啊!她可不想让熊站变成一栋凶宅。

楼下一阑慌失措,只见三楼,龟裂的墙面、满地的狼藉,蕊抓住一旁的衣柜,拉住沈观的身体,双双跌坐在地板上。

沈观灰头土脸的站起身,看向四周。“沈星宇!沈星尘!”可恶!能见度太差了,他根本找不到他们。“沈星宇!沈星尘!有没有听到爹地的声音?”

“咳!”沈观慌张的样子,让蕊有点啼笑皆非。“沈!就算他们听到你的声音也不会回你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多月的婴儿……”看着沈观糊涂的表情,蕊无奈的走到床边,将四分五裂的破棉被掀了起来。看着两个闯祸的肇事者,正在棉被里玩着躲猫猫。看来他们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

“唔、唔…”沈星尘一见到老妈出现,马上伸出双手,要给她抱。反倒是沈星宇酷着一张脸,咬着落在被子外的棉花。

沈观抱起沈星宇,当场感动的流下两行英雄泪。“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紧贴着沈星宇的小粉脸,感觉沈星宇活蹦乱跳的生命力,却引来儿子依依啊啊的抗议声。

‘好痛喔!’沈星宇的小手努力想闪开老爸刺人的胡渣,马上就收到蕊的投来的警告,他只好嘟着一张小嘴,忍受脸上不时传来的刺痛。

就在一切看似皆大喜欢的时候,赵守金气喘如牛的跑上楼,一看到面目全非的新房,不经‘咚’的一声,往后一倒,倒在她身后的韩君弼怀里。

‘完了!肋骨断三根。’韩君弼被压在楼梯间,要上不下的窘境,让他差点滑下二楼。“老板娘!老板娘!”

赵守金被他摇着骨头都快散了,只好回头满脸痛苦韩君弼。“什么事?”

“你该减肥了。”韩君弼诚心的道出自己的想法,却被赵守金追着跑。

“你…你这个幺寿死囡仔,敢嫌我太胖,你有胆不要跑…”

‘喀、喀…’凌晨时分,传来一阵轻脆的脚步声,在四处无人的暗夜,一个穿着白袍,戴着眼镜的男人,正慢条斯理的沿着实验室外的回廊而行。

‘喀、喀…’昏暗的长廊,微闪的星空,他一头灰白交错的短发,被气窗的强风吹了轻飘,宛如黑夜的一抹魅影,他的脸在眼镜的庇护下,始终看不清楚。

一个转角,推开房门,他毫不迟疑的进入最角落的房间里。打开墙边的开关,天花板上突然发出的强光,照在一个铁制的架子上,一个被白布盖住的男人身上。他双眼呆滞,即使有人进来,他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强光依然刺眼,他的眼依旧是没有焦距的望着上方,那盏闪烁红、蓝、绿三色的光圈。

光环不时转动,以它特定的方式左右且不定时的转动,随着三色光圈旋转,躺在架上的男人却没有任何动静,让人不经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还是另有隐情…

穿着白袍的男人,一如躺在架上的男人一般,面无表情的掀开他身上唯一的屏障,露出他全身赤裸的身子。

他勾起男人的下额,沿着他的胸、腹到大腿,只见触目惊心的焦黑,几乎布满他的身体。

镜片在强光下闪了一下,这不是一般的灼伤,他非常的确定。因为这一块块如焦炭的坏死皮质,跟他记忆中的情景是一模一样。为了证实那一夜的真假,他已经花了数十年的时间,追踪所有的可能,但一如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到目前全都是一个无解的谜。

‘我会找到的,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找到的。’眼镜下的薄唇,勾起一丝冷笑,他终于又遇上了这个印记,一个只属于异空间的力量…

双星的周岁,客厅塞满了众人的祝福和期待,蕊和沈观两人坐在人去楼空的客厅,一一的解开大家的礼物。

婴儿车、益智玩具、床边故事和金锁片……诸如此类之林林总总,在张妈的贴心下,分门别类的放置在不同的大纸箱里。

望向四周还有半层楼高的礼物等着分类,他们的工作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沈观拆包装纸的手,已经酸得抬不起来,索性躺在沙发上休息。“上官!”

“怎么了?”蕊随手拿起脚边的纸盒,顺着盒上的蝴蝶结解开,不经会心一笑。自从双星诞生以来,他们所穿的衣物全是出于梦样的巧手,看看这次的衣服多可爱啊!

“沈!你看,梦样又做了好几套的连身装。”蕊拿起纸盒里的小衣服,在沈观面前晃着。“这次有斑马、貍猫和绵羊装…”

“噢!不……”沈观看到那些动物造型的衣服,整张脸皱得象是沙皮狗似的。他赶紧抢过蕊手里的衣服,迅速把它们全塞回纸箱里。“千万别让他们穿这些衣服。”要不然他会疯了!

“少爷!为什么不让他们穿呢?”沈星宇和沈星尘正是刚会走路的时候,穿这连身的绵羊装,是最可爱不过的。张妈实在不懂沈观反对的理由。

沈观猛摇头,异常的坚持。“穿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让他们穿这些衣服。”

“是吗?但我觉得他们穿企鹅装真的好可爱喔!”

“穿企鹅装?”沈观怎么没印象,他们穿过企鹅装?“什么时候的事?”

“嗯!刚刚啊!”

“噢!不……”沈观三步并二步,踢开碍事的纸盒,冲向婴儿室……

白雪茫茫,冰雪像银色光布似的铺展在无边无际的大地上。放眼望去,白布象是突然被拱起的小山,处处而立,其间还不时冒出许多纵向的深裂皱摺。在斜阳下,在凹下的背光处,反映着清冷的蓝光。

两只穿着黑衣燕尾服的小绅士,舞动着可爱的小短翅,一路摇摇晃晃的小圆身,从远处缓缓走来,只见他们象是刚刚学会走路,却还包着尿片的小娃娃,笨拙的游走在滑不溜丢的雪地上。

雪花再度落下,两只小企鹅伸长脖子,开始兴奋的拍着小翅膀,一蹦一跳的叫着。‘咻!’兴奋过头,小短脚来不及踏稳,整个身体已经从山头滑向山脚。

坑坑洞洞、凹凸不平的雪地,震得他的小屁屁又痛又红,立刻引来身后的嘻笑声。身后的企鹅,拍着双翅,舞着小脚,抖着圆滚滚的小白肚,看着飞出山头的同伙,正想大声欢呼,却也跟着飞了出去。

‘咻!’高速的滑行下,他的小肥身,一个左转、一个右弯,在屁屁遇上了小坑和一堆雪球后,整个身体震得飞出老远。

‘噢!噢!’悬空的小脚只能于事无补的上下晃动,他只好用小翅膀捣住自己的眼,来个视而不见。

两个失控的小影子往墙面撞去,突然一阵暖风吹过他们的脸,随即男人的宏亮有力的叫声传来。“沈星宇!沈星尘!你们玩够了没有?”

沈观一打开婴儿室的门,近零下四十度的寒冷差点让他误以为走错了地方。

一股冷到鸡皮疙瘩瞬间结冻的寒意,穿过他薄薄的t恤、他的身体,背上的酷热和迎面而来的严寒,让他止不住冰暖交错的颤抖。

“沈……”沈观眼皮猛跳,就在开门的剎那,只见两团冰球往他身上一撞,他整个人倒在地上不说,胸前的酷寒,冻得他差点变成冰雕。

“巴鼻!”他们两个小恶魔,一见到老爸的出现,马上露出无邪的笑脸,却怎么也唤不回老爸的好脸色。

“看看你们做的好事!”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要不是门内飞出的两团黑球和不该出现的雪花,他真以为自己工作压力过大,开始产生幻觉。

“谁可以告诉我,近二十度的暖冬也会有下雪的可能?”望着不断飘出的雪花,沈观不经想起这阵子打开这扇恐怖之门的情景……

一回,穿着老虎装,整个婴儿室顿时变成了丛林。一回,穿着螃蟹装,把整个婴儿室变成了沙滩。但这都不是最今人胆战心惊的,因为他还记得有一回,他们竟然穿着鳄鱼装,准备爬入婴儿室……

要不是他即早发现,他岂不是要到沼泽里找儿子了?!

“呵呵…”两个小表头,眨着水汪汪的眼,将头一转,不理会老爸怒气冲冲的臭脸,而是对着后来赶到的张妈和老妈笑着。

‘喀嗟!’两只小企鹅趴在穿着短袖的老爸身上,张妈抓住这个难得的镜头,马上掏出随身的相机,为这对天真无邪的小天使留下一段美丽的记录……

    

俏皮可爱的小企鹅、黑白分明的小乳牛、嘟着小嘴的老虎……

事隔多年,当张妈悄悄的再度打开属于双星成长的相簿,细看那一张张的回忆,还是会感动的掉下老泪。

抚上相片上的粉嫩小脸,他们是张妈见过最可爱的一对小兄弟了,除了继承了少奶奶的气质之外,还继承了聪颖异常的脑子。想起沈观对他们近乎歇斯底里的举动,她真不懂少爷有什么好大惊小敝的……

沈观抱着一堆刚出版的童话故事,兴冲冲的跑向沈星宇和沈星尘的书房。一早老爸爱孙心切的把一堆幼儿丛书全丢给他,说什么要让他聪明的孙子开始学着看图说故事。

嗯!虽然他们现在才周岁多一点点,但基于当年沈观一岁的时候,也已经开始看图说故事的惯例。沈观毫无异议的听从父亲的意见,抱着各类的故事书,准备当双星的床边书。

站在房间门口,沈观露出父爱十足的笑脸,隔着木门道。“喀喀喀!宝贝在不在啊?”

“在!”细细的童音和蹦蹦跳跳的脚步声,隔着紧闭的房门传了过来。

沈观看着一颗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马上压低身子,蹲在小沈星尘的面前。“尘!今天有没有乖乖?”

“有!”沈星尘举着小手,对沈观笑的甜美。一点都不像酷酷的沈星宇,老是有一搭没有一搭的回话。

“嗯!乖。”沈观推开而入,将手里的书全放在小小的桌子上,准备抽查他们秘密基地,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不明物体……

“告诉爸爸!你们今天都在做什么啊?”

整齐过头的书房,一点都不象是小男孩待过的房间,看向几天前买来的益智积木还收在置物柜里,故事书也原封不动的排在书架上生灰尘。

沈观眉头深锁,他明明记得张妈说,两个小家伙今天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几乎是足不出户的窝在书房里。至于在忙些什么,老实说他们在房里做了什么,没人知道,因为唯一能制住他们两个小魔头的蕊,今天正好跟他一起去研发室处理一些问题,再加上房门又被莫名其妙的锁起来,所以张妈只能从门外,听到一些稀稀疏疏的声音。

沈观狐疑的察看四周,就是没有奇怪的东西出现,这才想到还有一个小恶魔没有现身。“哥哥呢?”

沈星尘趴在沈观身上,嘟着小嘴,指向角落。“哥哥!”

沈观看见沈星宇一个人坐在书房的角落,专心的组合他手里的玩具,显得有些吃惊。“宇!你在玩什么啊?可不可以让爸爸看看?”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异于常人的儿子,这么专心……

将沈星尘放在地板上,沈观坐在沈星宇的身边,看着沈星宇专注的眼神,身为人父的骄傲,在沈观的心中油然而生。

‘唉!’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两个麻烦精的头上,出现了异常的天使光圈。

沈星宇将最后一片金属装在椭圆形的外壳上,才交给好奇的老爸看。“给你!”

“哇!这是什么东西啊?”沈观拿起沈星宇给他的玩具,跟两个儿子一起坐在地板上,开始研究起沈星宇的杰作。

“这是我跟尘做的。”沈星宇抬起骄傲的下巴,嘟着和沈星尘如出一辙的小嘴。

‘噢~原来他们喜欢DIY啊!’沈观一脸的恍然大悟,开始对儿子特殊的嗜好沾沾自喜。瞧瞧他儿子做的玩具多精致,沈观险些感动的声泪俱下。

灯光下,六大块的金属片,相互并成的椭圆形表面,有着一定的规则且厘米不差的相扣在一起,没有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气呵成。‘嗯!外壳很精致,一点都不象是小孩子做的。’再看向右下角的显示板,不时闪烁蓝色的光芒,引起他的好奇。

“谁可以告诉爸爸!你们做的是什么东西啊?”沈观原以为,会是向来最乖巧的沈星尘回答,却没想到竟是平时酷到极点的沈星宇举手回答。

沈观正想赞美他几句,却听到沈星宇细细的童音,带着诡异的兴奋,对老爸说道。“这是原子弹喔!电视上,那种会有碰的一声,出现白香菇的那一种。”

“呵!会出现白香菇的那种喔!”沈星宇难得的童言童语,让沈观忍不住大笑。

“我说的是真的。”沈星宇挎着一张小脸,以为老爸不相信他说的话,马上把原子弹抢回来,对沈观说道。“你看,我按这个,再按那个就会碰碰。”

“啊!”沈观挂在嘴角的笑,在沈星宇好意的讲解下渐渐僵硬成了苦笑。‘天啊!这不会是真的吧!’眼看沈星宇就将按下最后一个关键扭,沈观失控的抢下他口中的原子弹,便往门外奔去。

沈星尘眨着无辜的大眼,像个不小心落入凡尘的天使。看着老爸健步如飞的背影,不经对沈星宇一问。“爸爸是不是太开心了?”

“应该是吧!”同样的一张脸,在看到老爸落荒而逃的同时,他却宛如从宇宙最深处窜起的幽灵,邪邪的笑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二章 不见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十章   一家人出游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三章  开心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一章  至宝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九章 小升初考试 《天才宝宝疼妈咪》第四章  海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